国旗

 

幽燕西亚国旗(Yuyencia National flag):

设计于2018年7月15日,是民间通用的正式国旗。

采用水平条纹式黑白红三色旗设计,正中间是一个幽燕十字架徽标。
采用和波兰国旗一样五比八的高宽比,红色区域占一半,代表两国之间的深厚友谊,因为波兰这个传统天主教国家是幽燕最重要的盟国之一。采用绯红(Crimson)作为国旗上下两端的颜色,象征鲜血,代表燕族人传统的尚武精神;白色条纹则代表幽燕教会,民族信仰的象征;黑色底布是民族代表色,也就是幽燕的“幽”与玄鸟的“玄”,取自燕族人的尚黑传统。红夹白也代表哈布斯堡奥地利的旗色,红黑相接则是西班牙长枪党的旗色,黑白两色又是条顿骑士团与普鲁士的旗色,这些都是和天主教国家相关联的元素。

中间的几何图案是幽燕西亚十字徽,燕民族的标志。其主体“幽燕十字”源于幽燕文明诞生地赤峰,是殷商时期青铜器上的庙堂族徽,是燕地最早的十字架图案,并且是独有的,该图案如今在幽燕腹地京南保北的传统民居中仍然用于窗棂格图案等装饰。徽标由五个十字架组成,十字架就是信仰的象征,数字五就象征耶稣基督为救赎全人类所受的五伤。四个白色的幽燕小十字就代表地理上的燕地四境,即北方的高山丘陵、西部的盆地河谷,南方的内陆平原、与东部的沿海地带,同时也象征着燕族人四千年的文明史,即以公元前2000年左右进入青铜时代的夏家店下层文化后,由“天命玄鸟”神话而产生玄鸟图腾,也就是对燕的认同开始作为民族的起源。四个小十字中间红色的“X”部分是徽标中的第五个十字架,该造型在燕地核心区传统民居的砖砌图案中很常见(◇X◇带状镂空砌法),其原型为安德鲁十字,源于殉道的宗徒圣安德肋(St Andrew),代表幽燕教会的殉道诸圣,带刺的边缘则与卡洛斯主义(Carlism)传统的勃艮第十字(白底交叉红十字样式)相近,象征基督受难时所戴的荆棘冠,因为燕族人尊耶稣为最高君主,卡洛斯主义也是燕独运的准则之一。整个图案的八个角代表燕地境内组成现代幽燕民族的八大民系:1.燕亳兰人(保定-廊坊一带);2.幽州人(北京话方言区);3.天津人(天津话方言区);4.孤竹兰人(唐山-秦皇岛一带);5.热河人(承德-辽西-赤峰一带);6.察哈尔人(张家口一带);7.中山兰人(石家庄-邢台-衡水一带);8.河间兰人(沧州一带)。数字八也象征新约圣经里耶稣基督所赐山上宝训里的“真福八端”:

“1. 神贫的人是有福的,因为天国是他们的。2. 哀恸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要受安慰。3. 温良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要承受土地。4. 饥渴慕义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要得饱饫。5. 怜悯人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要受怜悯。6. 心里洁净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要看见天主。7. 缔造和平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要称为天主的子女。9. 为义受迫害的人是有福的,因为天国是他们的。”————《玛窦福音》第5章第3-12节

十字徽就象征燕地四境人民因着耶稣基督的救赎而组成了共同的幽燕民族,五个十字架互相穿插,密不可分,也象征燕族人的团结统一。十字徽简单的绘制方式就是先画一个安德鲁大十字(X)然后在四角各画一个幽燕小十字。

这个十字徽图案的一部分设计灵感是来自天津紫竹林圣路易天主堂内的彩绘与地砖图案。紫竹林教堂在原法租界内,圣路易(天主教中文里传统上称为“圣类斯”)就是十字军东征时期的法王路易九世,天主教社会的模范君主,圣路易曾大力支持对蒙古帝国的传教工作,在他去世后不久,在燕京汗八里城内就由传教士孟高维诺建立起了燕地首座天主教堂,是现代燕人形成的开端,近现代的幽燕教会也主要是在法兰西王国的圣味增爵遣使会传教士努力下而建立起来的,因着天主教信仰古老的燕族人才获得新生,可以说圣路易就是现代幽燕民族之父。

由于是对称的设计,当旗子竖挂时右转九十度即可,背面也不用变。

已废弃的历次旧版旗帜参见《幽燕国旗与国徽设计方案


竖挂形式:

 


比例示意图:

 


幽燕十字徽(Yuyencia Cross Badge):

 


政府旗(State flag of Yuyencia):

采用了北欧十字旗样式,左上角附上了幽燕十字徽,十字徽就是联邦政府的象征,与正式的国徽不同。

 


政府兼民用船旗(Ensign flag of Yuyencia State & Civil):

政府与民用船旗采用燕尾旗样式,黑白红三色等分,中间放置十字徽。

 


陆军旗(War flag of Yuyencia Army):

陆军旗为战争时期在战场上使用的类型,采用正方形设计,将十字徽变形,小十字换为黑色,中间穿插勃艮第十字,吸收了十字军各大骑士团的元素。

 


海军旗(War flag of Yuyencia Navy):

将十字徽移除后的政府与民用船旗,以在海上更为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