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燕地理

(一)幽燕版图:

何为燕人? 燕地之人。地域是民族认同的最基本因素,因此确定燕地的范围对于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燕人至关重要。燕地核心区主要位于渤海湾西岸,燕山南麓的海河流域低地,以及燕山北麓的高地,处于亚洲大陆最广阔的蒙古高原与太平洋之间的走廊地带,是满洲与晋绥,蒙古与中原的十字路口。如果粗略的来说燕地就是现在的京津冀三地。

1.燕地传统范围:

燕国在被秦国灭亡前的领土范围就是以北平为中心,包括今天的张家口、保定、廊坊、天津、唐山、秦皇岛、承德、朝阳、赤峰、葫芦岛、锦州、沈阳,以及整个辽东半岛。
《汉书·地理志》记载当时的燕地为:“东有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西有上谷、代郡、雁门,南得涿郡之易、容城、范阳、北新城、故安、涿县、良乡、新昌及渤海之安次,皆燕分也。乐浪、玄菟亦属焉”,即位于今河北中北部、包括北京、天津二地,山西北部一部分,辽宁全境、内蒙南部、朝鲜北部地区。根据学者郭大顺、张星德2005年在《东北文化与幽燕文明》里对幽燕地域的考证,其范围可概括为:北以燕长城为界,南到拒马河流域,西起张家口,东到辽河入海口。

2.当代燕地范围:

当代的燕地不宜照搬旧时的历史边界。
新建立的幽燕国除了参考历史上的燕政权边界,囊括其核心地带,还将参考天主教徒的集中地带、燕语,即北京官话的分布区、地形等因素。基于上古燕国以及近代满清直隶省的版图(顺直议会时期),这里舍弃了辽东,替换为冀州北部一带,其他部分不变。当代幽燕理想的领土范围共占有现在的十七地市,包括属于燕地中境的北京、廊坊、保定三市,属于核心领土;燕地东境包括天津、唐山、秦皇岛三市,濒临渤海;燕地北境包括承德、赤峰、朝阳、葫芦岛、锦州、阜新六市,以医巫闾山和西拉木伦河(或科尔沁沙地)与满洲为界,以戈壁(浑善达克沙地)和蒙古为界;燕地西境包括张家口市,以太行山余脉和晋国为界;燕地南境包括石家庄、邢台、衡水、沧州,四市以马颊河与大运河作为和齐国的边境,以旧时的巨鹿泽作为和卫国(或中国)的边界,以太行山作为和晋国的边界。总面积约33万平方公里,相当于波兰加上诺夫哥罗德飞地的大小。其中的除燕地南境以外都是旧燕故地,旧燕故地除燕地西境外都是典型燕语区(北京官话)。在地理上十七地市也都属于海河流域与燕山诸脉,除去语言和历史等发明民族的主要因素,在地缘上大幽燕的领土是以燕山与海河这两大独立的地理单元为基础构成的,这就是构成一个民族诸多要素之一的共同地域。
幽燕领土属于二元性的地理构成,即山区与平原各半,这种多样性的构成是促成文明高度发展演化的关键,因为越是地处偏远的文化单一地区,文明演化越滞后,而幽燕文明之所以在历史上某些时期兴盛一时,成为红山文化以及殷商王国的兴起之处,就是因为这种优越的地理位置。当然,这个位置也是让燕地在近古时期沦为大一统帝国中央的关键因素,蛮族的崛起与中原的没落,让蛮族不再像中古时期那样愿意冒充中国,为了维持自身强悍的文化不受中原腐化,同时因为西亚穆斯林切断了内亚陆路西来的大通道,让满蒙蛮族的力量超过了中世纪早期的西域胡人,由此这个内亚港口的中心就从关陇转移到了幽燕。在征服中国以后,这些北方蛮族就选择了燕地这个过渡地带作为其帝国中央所在地,而这样做的后果却同样是拖累了农耕与游牧两大地区,更是灾难性地割裂了我们燕民族。而只有放弃大一统帝国主义,让地方恢复自治能力,才能长久兴盛。历史上最近一次的先例就是大辽的二元制王国,正是因为燕云十六州境内燕人与契丹人,库莫奚等族的联合互补,农牧业商业各产业齐全,各族按照各自的习惯法自治,才让联合王国能够延续长达两百年。由于近古以后海路已取代陆路的秩序输入路线,当代来说,这种二元性的优势就主要体现在现代燕民族的重新建构与复兴上。强调祖源在北方,就可以和中国汉人这个怪胎做切割,并且在作为独立国家时期,让国民保持北方的强悍民风,不至于在完全的农耕平原地区深受编户齐民费拉化的毒害,在战争时期也便于提供大后方的庇护所。
整个幽燕的版图正好像是一只昂首起飞的燕子,燕北高地是上半身,赤峰是头部,承德是胸腔,辽西是左翼,张家口是右翼,燕南低地是下半身,京、廊是腹部,唐山秦皇岛是左爪,保定是右爪,石衡沧刑就是燕尾,由此看来燕地各部肢体缺一不可,否则幽燕非死即残。

●小幽燕:

燕地中境与东境的六市地域是幽燕国土的核心地带,是严格意义上的燕地,或称为小幽燕,加上南、北、西三境地域就是大幽燕,最大则至南满的辽东半岛为止(上古燕国辽东郡)。其中小幽燕地区之内的保定、廊坊、京南一带则是纯粹的燕地,因其原有文化与民族精神保留的最为完好,是古燕人的兴起之地,当地天主教信仰根基也是最稳固的,可称为燕亳兰(Yenpoland)。
北平是宗周诸夏时代燕国王都之一的上都蓟城,地理位置处于燕地中心,但它已有数百年作为帝都的异化历史,奴化至深,因而并不是当代燕文化中心。而做为古代燕人与现代燕族共同的发源地,保定自然是新燕的政治宗教与文化中心,它不仅是民族兴起时的燕亳王都所在地,后又拥有旧燕故都之一的易州武阳城及燕下都临易、燕中都窦店,还有上古燕国最富庶的督亢之地,也是当今幽燕天主教信仰最为兴盛之处,众多忠贞于信仰的天主教友是燕人的立族之源,境内更拥有东闾朝圣地,是发起幽燕独立运动的中心。
燕东的津、唐、秦也是幽燕历来的故地,其中天津在近现代已经成为燕地的经济中心,拥有优良海港,对燕族人来说不可或缺。唐秦二市属于原孤竹国故地,孤竹人后来也融入到了幽燕民族,现在此处可恢复旧名而称为孤竹兰(Kuchuland)。此六市都是幽燕毫无争议不可分割的核心领土,在宗教、语言和文化上都是统一的,只不过因为帝国行政区的恶意划分,让京津二地与其他四市在文化认同方面有一定阻碍,也造成燕亳兰与孤竹兰相隔,同样有碍共同的地域认同,因此新幽燕最适合联邦制政体。

●燕地北境:

燕地北境的承、赤、朝、葫、锦、阜六市则在语言上与燕地统一,都属于北京官话区(仅葫、锦、阜一带低地接近东北口音,但在文化上,比如传统民居样式当地与朝阳、孤竹兰一带都是相同的)。
这里在近代旧称热河,是幽燕的北方屏障,都属于整个大燕山地带。燕地北境是燕人的起源地,幽燕先民于今天的赤峰与辽西一带最先步入文明,发展出了兴盛的红山文化,进而南迁开化诸夷,自此燕山南北就同属一种文化区。红山文明后裔建立了孤竹、燕亳、殷商等古国,而中古时期成功复兴幽燕的鲜卑各家族以及后来的粟特安史家族均出身于辽西,在燕史中的地位不可忽视,在近古大移民时期,小幽燕地区的移民主要来源地正是热河的兴州,也就是现在承德的那片山区,故而燕北热河当是幽燕民族不可分割的固有领土。
现在的辽宁在起初基本都是属于当年上古姬姓燕国的辽东与辽西二郡,燕人与之前的殷人都是其最早的殖民者,直到明代以前都是与燕地连为一体,同属一个文化区的。因为燕山并不像太行山那样大部分地段都是难以穿越的天险,而是十分破碎的大片山地河谷,通过那些河谷就可以连接所谓的“关内关外”,最初的长城就并不是在山地的南缘,而正是位于北缘,就是燕人在两千年前独立而强盛的时期。而当燕人衰弱,国土并入大一统帝国以后,暴明因为南支人的衰弱,无力抵抗满蒙的进攻,由此才将帝国北疆界限南移到极限,于紧邻平原的山麓地带重新修建了长城,才将燕地分为了关内关外,所以说这种分界在燕人看来是丝毫不可承认的,因为暴明本来就是我们燕族人的敌国,我们不可能认同因为他们无能而形成的这条人工边界。满清统治以后,因其“柳条边”政策,关外燕地更是长期与关内隔绝,当地原住民与后来的闯关东移民逐渐形成了现在说东北官话的满洲文化,但在辽东半岛与辽西高地至今仍然保留了原有语言,即分属现在的胶辽官话与北京官话,由此说明燕山南北的文化亲缘性至今未断,残破的长城根本阻挡不了燕山南北族人之间的情谊。正因为明清大一统帝国的人为分隔,最终在1914年民国政府将辽西六市从直隶省脱离建立了热河省。此后到满洲国成立的第二年,也就是1933年热河才被日本关东军强行吞并,最后才纳入近代的满洲国版图,这并非是当地人自愿并入,因而热河四市理所应当属于幽燕,却和统治了当地仅有十几年的满洲国没有什么关系。
满洲国本身的国族主义也是很不成熟的民族构建方式,它直接脱胎于日本的泛亚主义,仍然是旧时代的天下大一统意识,所以才提出了所谓的“五族共和”,这个口号以及他们国旗本身就是照搬自北洋政府以及梁启超发明的中华民族,只不过因为当时能力所限,只得搞了一个微缩版。虽然历史上的满洲国相较于国民党统治区的确更为繁荣,当时热河人打心里不愿意认同所谓的“关内”,但是以后就不会再有中国了,新建立的燕国并不会差于满洲,所以这种认同完全是可以转变方向的。东三省地带按照正常的民族建构,理应是纯粹满族人的国家,闯关东后裔不应该存在,而且随着中国的解体趋势,以后汉族的概念就不存在了,作为五族共和之一的汉人也就变得毫无意义了,而现在的满族人已经濒临消亡,东三省的主体人口就是闯关东的齐、鲁、燕等族后裔,因为他们已经形成了一致的语言和文化认同,他们就应该放弃五族共和,重新建构自身民族。
这样的话,就完全没必要再次要求历史上民族建构并不成功的那个满洲国版图,而现在的燕满二国就当以天然地形为界,也就是分隔开辽河与大小凌河流域的医巫闾山,这条山脉才是两大文化区的天然分界,在上古燕国时期就是辽东辽西两郡的分界线,至今山脉两侧都不是同一种方言,而长城两侧却都属于幽燕的幽州话方言即北京官话。因此医巫闾山以西,西拉木伦河以南理应划予新的燕国。
热河一带的战略位置对于燕人也十分重要,满洲由于其资源在东亚最强,并且难以建构为单一民族国家,一旦再有大一统主义兴起,没有热河作为缓冲区,就会直接占领幽燕,因为燕人的核心区就在燕山南麓,如果出了城没有一天路程就出国了,那对国土安全会是很不利的。
至于辽东半岛,虽然当地人讲胶辽官话,与燕语同源,但其在地理上由辽河与燕地分割,距离核心区最远,且是旧燕故国最晚开辟的殖民地,因而不再是当代幽燕的必要领土,当地人愿意归属满洲还是齐人,还是自己独立都无所谓,但当地人民如能认同幽燕更好,这样会扩展出更多海岸线,不必担心在战争时期出海通道被邻国封锁而成为内陆国。

●燕地西境:

燕地西境的张家口地区虽然与晋地的地理环境相似,但并非畅通无阻,而是由一个个山间小盆地组成。
当地原本就属燕国上谷郡,历史上燕代并称,代地人在起初就与北上入侵的华夏后裔晋人不同。在青铜时代当地也属于夏家店下层文化,只有少量晋地的白燕文化特点。其语言历来与燕地相同,属于汉时扬雄《方言》中所划分的燕代方言。直到明初的移民潮与后来清代晋人走西口迁来大量山西移民,才改变了当地的语言,成为晋语方言为主地区(晋语张呼片,但这种张家口方言明显带有与燕语过渡的性质,不能算典型晋语,特别是其地理位置紧邻北京,受其影响要比晋人中心的太原大得多),至今在其最南部与最闭塞的蔚县以及山西的广灵县作为旧时的代郡仍然保留了原有的方言,属于北京官话保唐片。在行政归属上该地也一直与燕地保持一致,1928年后宣府才与坝上作为察哈尔省分离了出去,除此之外从未被晋人的政权统治过(值得注意的是代郡虽然与燕地语言相同,代地后来在行政上却长期与晋地一体)。
当地天主教信仰比例也很高(宣化教区属于河北教省,而非山西教省),并且当地教友信德顽强,大多属于忠贞教会,与晋人普遍加入爱国会的情况有很大不同,可以说当地人作为移民来到燕地定居,也被本土风气所染而早已成为燕人了。这里又与燕京接壤,从战略安全考虑也当归属幽燕。晋国对此的领土要求仅仅是因为现在的语言学上当地人被划为晋语区,但同属晋语的邯郸豫北他们却不要,是十分不讲道理的,因而对此领土纠纷燕人不得让步。而靠北的坝上地带,包括今属内蒙古的兴和、太仆寺旗、多伦等地,处于浑善达克沙地以南,虽已属于蒙古高原,由于当地天主教徒也十分集中(特别是张北、尚义二县),属于西湾子教区,有共同的信仰认同,因而同样可归属于幽燕。

●燕地南境:

在海河流域的诸条河流基本上都是东西走向,因此与中原的地理阻隔也是很明显的,黄河就是第一道屏障,往北走需要跨过多条河流,在族群归属上就可直接根据语言来划分,也就是除去河北南部邯郸一带的晋语区即可,东部沧州一带虽然与鲁北一带文化上的区别很小,但也可按照两省长期的边界马颊河区别开。
燕地南境的石、刑、衡、沧三市,虽然曾是白狄中山与赵国、齐国领土,但其各自亡国以后,成为冀州地,与原燕国的幽州地相对。后又历经数百年胡化,其民风及体质已与燕人无异,特别是属于天主教信仰十分深厚的地带,在精神层面上无疑与燕人如同手足,彼此拥有高度向心力。其中石家庄人的独立意识应该不会有多少,毕竟中山国只存在过一次,且年代久远,不像燕国后来曾经屡次复国,认同当代新的燕民族不会很难。至于邢台与沧州、衡水人,当地在战国时代是燕齐赵中山四国交接之地,没有什么固定归属,属于齐国的时候多些,但是当代齐人是以胶东为基础发明新的齐民族,显然他们也不适合与鲁西北那片冀鲁官话人口一同作为一个单纯的低地民族,可用材料也太贫乏,而更容易作为河北人的一部分认同京津冀三地新的燕民族。在地理上幽冀两地也没有什么天然屏障,两地人民往来密切,历史上也有“幽冀之士”并称。在语言上,此四市与山东的济南、聊城、德州、淄博、滨州、东营等地一致,同属冀鲁官话(实际上应该作为冀州话从属于燕语的南部分支),这片方言区在地理上也都是河北平原,靠泰山和黄河与中原地带分隔开来,民风相近,其中山东境内的部分可以归附于齐国,而仅保留了石刑衡沧四市,如以传统上的马颊河为界,则还可包括宁津、乐陵、庆云三地。如在南段不以大运河为界,则可除去故城、清河两地。另外在沧州东部几县因为属于回教徒集中分布地带,由于在宗教信仰上与幽燕民族差异巨大,且处于燕齐交接地带,如果不进行严酷的种族清洗,将燕地回教徒驱逐出境,那么当地人就可建立他们独立的伊斯兰政权,并且也可把燕地境内散居各处的回教徒集中迁往该地,而沧州西部尤其是献县、河间、任丘数县因为天主教徒密集聚居,理所应当纳入幽燕版图。邢台大部因天主教徒集中分布,当地所属的顺德教区则是波兰传教士发展起来的,代表着两族的友谊,其中宁晋与威县两地天主教徒比例很高,当地也属于燕语冀州话与南部晋语区的边界,故而也将这些地区纳入幽燕(其实在早期的版本中,并没有把邢台算入)。
而之所以把同样天主教兴盛的邯郸排全部除在外,主要是因其位置过于接近中原危险地带,缺乏地理屏障,保护它的成本过高,并且它是赵国故地,当地人说晋语,与幽燕更没有历史渊源,因而排除,如果当地人没有建立自己稳定的民族国家,其中的教友就可迁居到幽燕境内。

3.边境争议地区的处理:

以上幽燕各地中邢台西部山区的临城,加上石家庄的井陉与赞皇因为晋语为主,以及衡水南部的清河、故城、枣强、武邑、衡水市区,张家口的阳原、怀安、康保,赤峰的东部,朝阳的北票,葫芦岛的兴城与市区等地,这些地方的天主教信仰都不是很强,因而也可以不包括在未来的燕国境内,要么就先包括进来再对其传教。如果与满洲国、晋国能够通过和平协商合理划分各自归属,那么其中的热河可以保留现今省内的承德市燕山核心区,以及辽西走廊的葫芦岛市,而张家口地区则可保留蔚县广灵幽州话分布区以及宣化以南洋河流域的怀涿盆地,再加上赤城与崇礼燕山余脉。另外如果幽燕能够实行联邦制,那么热河与张家口就可以尽量保持完整的版图。[01]
由于燕地的地理位置处于中原、满洲、蒙古三大文化交汇之处,造成语言的统一性较差,如果难以将语言统一,那么幽燕可以施行联邦制,如同瑞士的情况。总体来说将幽燕各地整合到一起并不容易,唯有靠共同的天主教信仰方可做到,特别是以后需要对燕地东境与北境大力开展传教工作。

(二)燕地位置:

幽燕位于北半球、东半球,是东北亚的一部分,大概在北纬37度至43度,东经114度至122度之间,版图为东北-西南走向。燕地处于蒙古高原与太平洋间的连接地带,是中古时代的内亚草原文明与近现代东洋文明的结合之处。整体呈倒楔形,嵌于晋齐与满蒙之间,如同 “燕” 字的原型,宣府与辽西构成左右两翼,燕首向广阔的蒙古高原延伸过去,燕山、北太行与兴安岭南余脉相连构成“人”字形,为燕地骨架,燕南越发收窄的尾部与中原相连,直抵黄河北岸。

2345截图20180422203729
幽燕在全球中的位置

(三)幽燕地形:

燕地的地貌十分丰富,拥有山地、高原、盆地、草原、沙漠、平原、沼泽、湖泊、瀑布、温泉、河流、海洋、岛屿等各种地貌类型,其中山区高地与低地大约各占一半,分为燕山与海河平原两大地理单元。
幽燕地理简图

1.山地:

燕地西境由太行山与燕山余脉和晋地形成天然边界。这里的景色壮美,生态良好,也是中古时代众多逐水草而居的草原游牧部落的起源地。
八百里太行,山高林密,陡峻挺拔,是燕地中境燕亳兰与南境中山兰的西部屏障。燕地最高点就位于太行山脉北部的小五台山,海拔2882米。燕山的山岭与河谷地带就是燕地北境,是高地燕人的居住地。整个燕山的主峰及其余脉,包括其中的诸河流,比如大、小凌河,滦河、以及辽河上游的西拉木伦河与老哈河一带都属于一个完整的地理环境,南到燕山主脉,东到医巫闾山,北到西拉木伦河,西到兴安岭余脉和蒙古高原,这一片广袤的山区在卫星图上很突出,一眼看到那片绿色的三角形,也就可知燕地的位置了。燕地北境是古燕族的前身,诸夷部族的族源之地,先祖们在燕山北麓创造了远东最早的青铜文明,随后因气候变化而南迁,于海河流域建立了半农半牧的氏族国家以后就成为了殷商时期的古燕族。后来留驻燕地北境的诸夷先民则成为了纯粹的游牧民族,也就是后来的山戎、鲜卑、契丹诸族,这些古民族如今都已融合进了今日燕人的血脉。

2.平原:

燕地南境为广阔的海河平原,土质优良,可供幽燕人民耕作以达到自给自足。古代燕人先祖们便最早定居于燕山太行的河谷与山麓地带,发展农业,建立国家。这里水土丰美,适合多种农作物的种植,当地人广泛以种植小麦作为主食,尤以战国时代位于燕地南境的膏腴之地督亢最为肥沃(今保北一带)。不过因为中国殖民主义的祸害,如今燕地南境遭受着严重的环境危机,特别是水资源匮乏。

3.河湖:

幽燕文化也可称为海河文明。
因为燕地主要以海河水系为主,境内分为七大河流,自北向南分别是大凌河、滦河、蓟运河、潮白河(上游分潮河、白河)、永定河(上游分洋河、桑干河)、大清河(上游分拒马河、唐河)、子牙河(上游分滹沱河、滏阳河),七河全部汇入渤海,漳卫新河下游与辽河水系上游的西拉木伦河分别是燕地南北的界河。其中以大清河及其上游的瀑河与白洋淀为界可分为海河北系与南系两大流域。除大凌河与滦河之外,其余五条河流全部汇入天津的海河(蓟运河只是入海口与海河相邻),因此天津素有“九河下梢”之称(包含其上游主要支流)。海河作为燕族人的母亲河,可更名为马瑞恩河/马林河(英文名“Marine River”,“Marine”就是海洋的意思,它的原型是拉丁语“mare”,与 “Maria”–圣母玛利亚同源,海星圣母“Stella Maris”也是水手的守护者)。
燕地境内最大湖泊是位于保定东南部的白洋淀,它是燕亳兰与河间兰的天然边界,与周边燕地南境干燥的陆地显著差异,这里宛如江南水乡,但是2017年以后中国殖民者要进行雄安新区的开发,当地的自然景观面临人工破坏的风险,包括当地的传统文化。而在中古及上古时期,燕地南境的巨鹿泽(又名大陆泽)则是华北最大的湖泊,是中山兰与卫国的天然边界,中原文化的影响最北便至此为止,这在语言上仍然很明显,以北是燕语中山方言,而以南则是晋语区。历经自然环境与农业垦殖,巨鹿泽在至17世纪初开始逐渐干涸,如今已完全消失,但这里仍然可以作为现代幽燕西亚最南部的边界。
上古时期,燕人先祖聚居于七河间的河谷与河口地带,当时滏阳河以南有大片沼泽(即巨鹿泽)将燕地南境与东亚的中原洼地分隔开,使得燕地与胶东半岛一同构成了东北亚文化圈的一部分。在中古时代,黄河是分割燕地与中原两地最明显的天然屏障,因此燕地也俗称河北,但其实黄河与幽燕文明并没有什么关系。燕南低地便是由幽燕母亲河海河水系诸支流及滦河水系冲刷而成,与中原地区的黄河与淮河水系截然不同,这养成了燕地人民保一方水土而不侵扰邻国的优良传统,而大河地带的民族一般都有侵略扩张的野心,黄淮常年洪水泛滥也造成中原一带人在道德上十分低下。
虽然燕地南境有多条中小型河流,但因为传统的天然边界巨鹿泽已经消失,并且仅有的那些河流也水量较低,因此如今的燕南低地和中原地区已经没有了天然屏障,中国作为燕国长期的威胁,因此幽燕独立以后在南部边界必须再修筑一条自太行山到大运河西北岸的边境隔离墙,以阻止黄泛区的流民北进。

4.海洋:

燕地东境拥有漫长的海岸线,燕地占据了渤海三湾中西部的渤海湾,是海河的入海口。但是因为胶东半岛与辽东半岛的半包围,渤海只有一条海峡与黄海相连,加上朝鲜半岛与日本列岛的屏障,使得渤海成为了一种半封闭内海,无法直接面向广阔的太平洋,类似于欧洲的波罗的海,这也是燕人在历史上没有能够成为一个海洋民族的主要原因。但如果幽燕能够独立,与周边各东北亚邻国建立地区同盟,必然能够成为一个海洋强国。
远古时期的渤海是一大片沼泽,辽东半岛与胶东半岛相连,那时西边的燕地完全位于内陆,三地共同构成了东夷所属的环渤海文化圈。后来随着冰期结束海平面升高才形成了现在的渤海。
东汉末年曹孟德所书的《观沧海》,以浪漫主义的笔触描绘出了其壮丽景色。天津、秦皇岛、黄骅、曹妃甸、葫芦岛几个优良海港,是燕地对外交往的东方大门。
燕地最大的岛屿是面对辽西走廊的菊花岛。

(四)燕地气候:

处于暖温带的燕地,主体属于半湿润半干旱性大陆性季风气候,四季交替分明,冬季寒冷干燥,夏季炎热多雨,春秋两季短暂,春季多风沙。燕地最好的时节是在秋冬季,秋季漫山红叶,天高气爽,冬季大雪纷飞,一派典型的北国风光,正是这种气候培养了幽燕人民的豪壮性情。燕地年均温0-13摄氏度,年均降水量约400-800毫米,夏季的燕地多短促暴雨,尤其是山麓迎风坡一带,过去常造成洪水泛滥成灾,不过后来幽燕人民民修筑了众多堤坝,此危害已少见。早在战国时代的燕国也已经修建了众多水利工程,荆轲刺秦王时所献的督亢之地即为幽燕当时最为富饶的地带。

(五)燕地资源:

燕地物产丰富,可以满足作为独立国家的自给自足能力。

1.矿产:

目前已发现各类矿产116种,其中探明储量的矿产74种,以铁(迁安、磁山) 、煤(开滦、峰峰)、石油(任丘)、天然气、铝土矿、金为主,且储量大。这些资源分布广泛,体系比较完整,具有建设大型钢铁、建材、化工等综合工业基地和发展煤化工、盐化工、油化工的有利条件和良好基础,也是建立军工事业增强燕国武装的重要资源,只是很不幸的这些资源正在被中央帝国吸血鬼一点点吸干。

2.农业:

境内植物共有3000多种,栽培和有用野生植物2800余种,典型的本地树种有杨、柳、榆、槐、枣、椿、桑等。玉米产量占中国的1/10,水果约占1/11(主要特产有深州蜜桃、天津鸭梨、赵州雪花梨、宣化葡萄、京东板栗、兴隆红果、沧州金丝小枣、赞皇大枣、河北红小豆、沧州冬菜、河北血杞、坝上口蘑、祁州药材、口皮、枣强营皮 、鸡泽椒干 、河北萤石 、蛭石 、迁安桑皮纸、武安山羊、张北马和蕨菜等)出口的药材植物有20多种。陆栖脊椎动物500余种,其中良种禽类40余种。沿海鱼、虾、蟹、贝类有140余种。

(六)环境危机:

因为帝国近年对燕地的压榨而在境内发展高污染企业,造成冬季燕南低地的空气质量十分糟糕,雾霾肆虐毒害幽燕人民,帝国一日不除,燕人永受其害。更加上共产帝国对燕地资源的疯狂掠夺,兴建了很多严重破坏生态的水库,以供给帝都那些吸血鬼们,导致海河诸流多已枯竭,土地干旱,生态恶化。原来海河盛产优良水产,三叉河口的银鱼品质最好,胜芳的螃蟹可以和江苏阳澄湖的大闸蟹媲美,因为80年代的引滦入津工程,现在这些品种都已经绝迹。水草丰美的许多湿地也消失了,比如幽燕明珠白洋淀,如果不是有限供水早已干涸。而因开挖引渠为白洋淀供水,大清河沿线的各个内陆港却消失了,沿河贸易无法进行,当地人民变得贫困,帝国对我燕的罪恶真是罄竹难书!
.
———————————–
[01]不同的规划方案以及燕地历史地图见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