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燕独立|Yuyencia independence

序言

……..幽燕民族(Yuyencian)是一个东北亚地区的古老民族,他们共同居住在燕山与海河间的渤海西岸之燕地,有自己的语言——幽燕语,以罗马天主教作为共同信仰。

Yuyencian is an ethnic group in Northeast Asia for long time. They live in Yanland on the west of the Bo Sea(渤海) between Yan Mountains(燕山) and Hai River(海河). They have their own language-Yanish, and take Roman Catholicism as their common religious belief.

……..早在三千多年前燕族人的祖先就已建立起了自己独立的王国——战国七雄之一的燕国,它繁荣而强盛,曾是整个东北亚地区的文明中心。自从被远东首个邪恶大一统主义的秦帝国入侵而亡之后,燕地文明开始衰落,沦为了帝国的边疆,社会动荡不安,人民流离失所。但一代代不屈的燕人爱国者们奋起反抗,屡次成功复国,使得燕人对燕的认同没有在历史中彻底被磨灭。

As early as three thousand years ago, the ancestors of the Yan people established their own independent country, the Yan Kingdom, one of the Seven powerful country of the Warring States Period. It was prosperous and strong, and was once the center of civilization in the Northeast Asia region. After being invaded by the Qin Empire, the first evil monolithic in the Far East, Yan Kingdom is destroyed, the Yan civilization began to decline and became the frontier of the empire. The society was turbulent and people were displaced. But generations of unyielding Yan patriots resisted, and successfully rebuilt the country of Yan repeatedly, let the Yan people’s identification with Yan have not been completely obliterated in history.

……..历代支那帝国统治者都严厉打压燕人的族群认同,企图把燕人改造成可以完全统治的顺民奴隶,大力推行同化政策,使得燕人后裔逐渐以汉人自称。而民族语言也越加脱离东北亚分支的阿尔泰语系,如今只残留一部分痕迹。满清帝国解体以后,现代民族国家概念已经产生,支那大一统主义者又发明伪汉族和伪中华民族概念,让燕族后裔继续遭受欺骗,忘记了自己祖先的民族归属,认贼作父。20世纪中叶燕族人的家园沦陷于共产主义支那帝国,编户齐民的同化政策发挥到了极致。

The rulers of the Chinese empires in all dynasties severely suppressed the Yan people’s ethnic identity, attempted to transform the Yan people into obedience slaves that could be completely ruled, and vigorously implemented the assimilation policy, making the Yan people’s descendants gradually call themselves Han people. The national language has also become more and more separated from the Altaic language family of the Northeast Asian branch, and now only a part of it remains. After the disintegration of the Manchu Empire, the concept of a modern nation-state has emerged. The Chinese Imperialists invented the pseudo-Han and pseudo-Chinese concepts, Let the Yan people continue to be deceived, forget their ancestor’s ethnic sense of belonging, and recognize the enemy as the father. In the middle of the 20th century, the homeland of the Yan people fell into the Communist China Empire, The assimilation policy of the Bianhu Qimin(编户齐民) has been brought to the extreme.

……..燕地自从公元13世纪开始基督教化以后,罗马天主教已经成为当代燕族人最大的宗教信仰,强烈的天主教信仰使得燕族人与东亚其他民族区别开。而支那帝国统治者历来反西方,尤其是欧洲人的基督信仰,为了以儒家思想同化被征服者,帝国对燕族人的信仰强力打压,并一直持续到现在。今天中共正以“天主教中国化”对信仰进行扭曲,拘捕反对的教会神职人员,拆毁教堂,企图磨灭燕族人的族群特征。

Since the beginning of the Christianization of Yanland in the 13th century, the Roman Catholic has become the largest religious belief of the Yan people. The strong Catholic faith distinguishes the Yan people from other ethnic groups in East Asia. The rulers of the Chinese Empire have always been anti-Western, especially European Christianity, In order to assimilate the conquered with Confucianism, the empire continued to suppress the belief in the Yan people, and it has continued to this day. Today, the CCP is distorting Catholic beliefs with “Catholic Sinicization”, arresting clergymen who oppose it, and demolishing churches in an attempt to obliterate the ethnic characteristics of the Yan people.

……..因而燕族人如今的目标,便是恢复祖先原有的民族认同和独立自治,驱逐支那侵略者,在燕族人世居之地,建立起一个独立的主权民族国家——幽燕西亞(Yuyencia),恢复燕人治燕的传统。这个由幽燕爱国者所发起的政治运动就被称为幽燕独立运动(Yuyencia independence movement)。有关幽燕民族与幽燕独立运动的思想主张就是幽燕民族主义(Yuyencianism)。

Therefore, the goal of the Yan people now is to restore the original national identity and independent autonomy of their ancestors. Drive out the Chinese invaders, establish an independent sovereign nation-state—Yuyencia in the place where the Yan people live forever, and restore the Yan people’s tradition of Yan Kingdom.

……..需要注意的是,现代的幽燕西亞拥有历史的传承,从宗周的姬燕到鲜卑的三燕,再到安史家族的大燕,都是同一个燕国,所以幽燕西亞独立本质上并不是一个从中国分离的政治运动,而是一个驱逐入侵者的复国运动。只不过历史上的燕国政权都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因此这里按照欧洲人的习惯创造了一个新的名词幽燕西亞来代表现代的燕国,并采用国际上主流的独立一词,称为“幽燕独立运动”。

It should be noted that modern Yuyencia has a historical heritage, From the Spring and Autumn period’s Yan Kingdom of Ji family to the Xianbei’s three Yan Kingdoms of is Murong family, and to the An Lushan and Shi Siming family’s Great Yan, they are all in the same Yan country. Therefore, the independent of Yuyencia is not essentially a political movement to separate from China, but a restoration country movement to expel the invaders. It’s just that the Yan country in history is not a nation-state in the modern sense, therefore, a new term——Yuyencia, was created here in accordance with European habits to represent the modern country of Yan.

(一)独立缘由:

1. 什么是民族国家:

“民族”的概念起源于欧洲,在英语中就是“Nation”,与中文里的“国家”是同一个意思,是指一个有统一文化共同体的族群。通常来说,构成一个独立民族的各要素包括:血缘上相近、内部互通的语言、共同的宗教信仰、共同的风俗习惯和起源神话、彼此居住于固定的地理区域内等,并且族群内成员都自发地认为彼此同族,即拥有一致的内部认同。但这些条件在实际上很少有哪些民族能够充分满足,因此现在的民族主要是一个建构出来的政治共同体,即享有相同政治权力的一群人,就可以说是同一个民族。

既然是建构的产物,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就不是伴随人类文明出现而一直存在的。在民族国家出现之前的中古时代,除未开化的蛮族部落地区是采用简单的习惯法,世界各地成熟的社会结构普遍为封建制度,尤其是中世纪欧洲,那时并没有现在那些有着明确地理边界的民族国家。公元5世纪起,日耳曼人开始改信天主教,基于部落习惯法的封建制度形成。这是由于日耳曼各部落原是依靠武士精英统治,武士是对家庭最直接的保护者,也是土地的直接拥有者,不存在一个中央政府进行干预。当中世纪初期的法兰克王国建立以后,这一传统便延续下来,保障了各地方领主的自治权力。封建领主是土地边界的实际决定者,而非统治国家的至高君主。教会则在封建体系中维持了一个秩序维护者的地位,这是由于罗马帝国衰败之后教会发挥了一个替代政府的角色。在教会获得整个社会广泛尊重的情况下,使得王权受教会的道德约束而不能够将个人权力完全压过众贵族和平民。此后的神圣罗马帝国更是一个封建制度的典范,存在了千年之久,最后沦没于20世纪初的哈布斯堡家族。当时欧洲的各国基督徒君主之间经常彼此联姻,只存在王室贵族与平民阶层,以及因各种职业、宗教等背景而组成的团体跟行会等小共同体,社会稳定而繁荣。那时候,虔心信仰天主跟忠诚于领主是最尊贵的品质。

公元14世纪黑死病在欧洲的泛滥强烈动摇了教会的权威,宣示了中世纪的黄金时代的终结。马丁路德发起的宗教改革运动,让欧洲原本统一的天主教文明发生了教会大分裂,造成欧洲长期的南北对立。北方的众多日耳曼王国成为新教国家,不再受罗马教廷约束,开始谋求国家的强大以彻底摆脱南方的影响。与此同时这种竞争关系又导致了天主教君主的中央集权化,以法国的路易十四为其中代表,寻求富国强兵以跟新教各国争霸。虽然没有像英王亨利八世那样叛教,那些天主教君主们也不再如他们的先王圣路易那般虔信天主,他们也利用城市中产阶级的壮大来排挤教宗的权力,封建制度便也随着教会的衰落而衰落。17世纪的三十年宗教战争之后,因为法兰西王国的背叛,天主教国家再也没有能力消灭北方的叛教者,神圣罗马帝国不得不签订了威斯特伐利亚条约。至此主权国家之间清晰的边界开始变得重要起来,成为未来民族国家的基础。这场近八百万人丧生的宗教战争也让大量的贵族阶层消失,千百年来土地的稳定传承被打破。

随着大航海时代的殖民主义扩张与全球贸易形成以后,城市和商业的繁荣促成了资产阶级的出现,这使得金钱变得比土地更贵重。这个新的资产阶级起初主要来自从事商业的中产阶级市民,他们以掌控了金融业的犹太人为主,处于以贵族和农民形成的封建体系之外,直到欧洲工业化以后大量农民和小贵族成为市民,构成了近代资产阶级的主要来源。商业发展之后,过去盛行的封建忠诚不再重要,人们都希望一夜暴富,这严重冲击了依赖土地的中世纪庄园经济。雇佣兵的盛行,骑士的效忠精神不再受人青睐,直到国家军队的出现彻底取代其传统地位,进一步削弱了封建制度。古腾堡印刷机的发明,教育的普及对平民识字率的提升,都鼓励了普通人参与政治的热情。平民开始觉得贵族跟自己并没有本质区别,因为自己靠资本积累同样可以获得权势。不同于中古时代早期,那时候普通的部落成员依赖于贵族武士的保护,而现在自己只要有钱就能获得武装自卫能力,为什么还要继续被那些贵族统治,这不公平,便开始要求民主共和。就这样伴随着贵族阶层权力失落,社会结构产生了巨变,中世纪经典的封建制度逐渐解体。这之后的经济主力从农业转为了商业,基于土地的封建主义让位于基于金钱的资本主义。

贵族没落以后,掌控地方权力的平民资产阶级崛起,并最终控制了国家政权。他们在启蒙运动之后奉行自由主义民主制,主张人人平等,少数服从多数,反对传统的君主制。英国、美国、法国陆续掀起了革命,自由主义者跟当时的绝对君主制的王权成了政治上的两个极端运动。欧陆列强之间为了平衡各自的经济利益和权力分配,他们通过18世纪以来的数次战争将国界逐渐稳定下来。这期间殖民地国家也纷纷独立,结束了殖民时代。在各种条约中又陆续出现了众多新的国家。随着资产阶级的壮大,民族的认同在新教国家最先出现。当拉丁语的至高地位丧失之后,新教的传教士们通过使用本地语言的圣经将各国民族语言发明了出来,在经济利益上统一的国内市场也促进了民族认同。因与改教后的王室冲突较小,北方的新教国家大多保留了君主制,但也通过立宪保护了资产阶级的财富不被王室与贵族夺取,让议会权力强于君主。其中大英帝国的维多利亚时代创造了一个繁荣的社会,让中世纪文化得以在19世纪复兴,例如出现了诸多伟大的复兴哥特式建筑,以及前拉斐尔派的精美画作。因为天主教君主制与其共和主义的理念完全不相容,大革命后掌控权力后的法兰西和意大利等地资产阶级彻底推翻了君主制,建立了共和国,以官僚取代贵族统治。在这一运动中,最后的天主教王国哈布斯堡家族的奥匈帝国在一战后解体,西班牙帝国也发生内战,王室没落,宣告了中世纪封建制度彻底结束,民族国家开始盛行的时代。

天主教会的信仰中心,罗马教廷作为封建体系的一部分,在这一历史浪潮中自然也不能够安稳度过,它也随着封建制度的瓦解而灭亡。教皇国的绝大部分领土就在1870年被意大利全部吞并了,虽然如今仍然有梵蒂冈城国残存,但在梵二会议之后,这个新的教廷已经不再是封建体系的主导者,而成为了一个资产阶级统治下的傀儡。

造成1600多万人丧生的一战使得残存的老欧洲贵族阶层一蹶不振,再也无力主导国家政权。旧秩序被彻底瓦解后,将人类之恶表现得淋漓尽致的无产阶级共产主义和基于种族主义的纳粹便开始趁机兴风作浪,他们都是以财富取代了宗教信仰的资产阶级社会中的附属产物。新兴的资产阶级只有在不受欧洲战争波及的新大陆才真正壮大起来,美国独立以后彻底摆脱了来自旧大陆的控制,资本家们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权力。二战之后的欧亚大陆千疮百孔,大英帝国一去不返,只有美洲新大陆的美国独善其身,使其有能力支配世界,创造了取而代之的新秩序,即延续至今的威尔逊主义。为了防止旧世界再次复辟过去那些互相争霸的大帝国,并阻止纳粹主义复活和苏联共产主义的扩张,威尔逊主义便极力推行在旧世界,也就是欧亚大陆为主的地区实行民主制度,依靠民族自决原则建立各民族国家,奥匈帝国解体后巴尔干半岛新建构出来的各民族就是其典型成果。在美国全球主义的支配下,20世纪有很多新的民族被建构出来,也促成了苏联不彻底的解体,波兰的复国。印度则因保留了大英帝国的封建影响而维持了多民族的稳定联邦关系,如今的旧大陆地区只有中国作为大帝国的形态仍然未转化成巴尔干式的多民族国家并立的情形,由一个独裁的共产党统治着相当于整个欧洲的庞大领土,以虚假的中华民族主义维持大一统集权。

其实资产阶级主导的自由民主制度下的民族国家也是封建君主制王国的一种演化。因为两者的本质都是基于土地的,只不过范围不同,各个民族国家就相当于是现代世界中主导了全球化的美国这个新的“神圣罗马帝国”之下的众多封建领主。民主的本质就是自治,自己的事情自己管,是简单化了的封建。真正的实行民主原则就必须先要建构出合理的民族共同体。

自由民主制度通过对私有财产的保护,保障了小共同体自治的政治权力,使其不受大政府的国家官僚控制。官僚总是伴随着专制帝国,大政府官僚国家的典型便是两千多年前东亚的秦帝国及现代的共产主义国家,帝国统治者以编户齐民和流官制将社会的自发组织打散,原子化的小家庭与个人在国家面前便不堪一击,被剥夺了个人财产的拥有权后,其资源由国家随意征用。所以说东亚的秦帝国和路易十四那种中央集权化的绝对君主制并不是封建制度,虽然表面上仍然是君主制,但他们在本质上已经和共产主义国家没有区别,只不过共产党成为了国家的君主。除了在中国已经用了两千多年,官僚制也在拜占庭帝国和波斯帝国使用过。来自东方世界的这种官僚治国技术在启蒙运动以后传到了欧洲,被那些实行绝对君主制的皇帝和那些推翻了君主制的共和制国家使用,特别是共产主义国家。

由于民族国家不再由贵族作为统治者,官僚就取而代之,这使得民族国家里很容易出现民粹主义的问题。现在欧洲那些左派自由主义者主导的大政府福利社会,也由于官僚主义,已将资产阶级民主搞成了大众民主,将封建性彻底抹除。这样的大政府让官僚操办一切,就使得社会丧失了活力。世俗主义者控制的政府因为排除了教会的影响,使得人们对宗教信仰漠不关心,出现极低的生育率,人口的不断减少也是难民危机的主因。不过自由民主制度也让一些民族独立运动以和平的全民公投的方式寻求建国,比如苏格兰人。虽然现有的民族国家往往都是通过战争建立了国家政权之后,再通过对教育的控制等手段来后期建构起民族认同的。

对于当代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中,实行由资产阶级统治的民主制度,通过民族国家最能够保障家庭与地方自治的权力不受侵犯,虽然其在普遍实行近一个世纪后的结果并不算理想,只不过是选择了一种最不糟糕的办法。由于自由民主作为现代新兴的制度是依靠资产阶级的强大为基础的,依赖于帝国的普世和平而存在,并不比在人类历史中延续数千年了的封建制度更有生命力。一旦这个由美国资本家主导的全球化商业文明没落,特别是毁灭性的世界大战之后,使得人类重归农业为主的状态时,古老的封建制度将再次复兴起来。而某些局部地区如果陷入连年战乱,封建也能取代大众民主。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幽燕独立运动既是在建构民族,同时也是推崇封建君主制的。因为中国解体以后必然会是长期的军阀混战状态,人民会更加依赖于武装跟宗教组织,随着城市和商业的衰落,典型的民主将无法实行。

人类的历史根本上是由天主的意志所决定的。地球轨道和太阳活动的任何微小变化,都会影响到火山和洋流的稳定,火山灰遮挡阳光以及暖流的减弱都会造成气温降低的小冰期。小冰期里总是伴随着频繁的干旱和洪水,破坏了农业社会赖以为生的根基,粮食的缺乏造成大饥荒,引发迁徙的流民和战争。这又使得瘟疫变得很容易传播,大瘟疫则造成了大量人口丧生并引发社会剧烈动荡,直接决定了帝国兴衰和世界秩序。古罗马帝国的崩溃和中世纪封建繁荣的终结都是这个原因,当今全球扩散的武汉肺炎中国病毒也将是这个时代落幕的标记。因此,一旦天主决定人类需要翻盘的时候,任何人类的力量都将无法抗拒,人类所能做的只是顺服天主的意志,祈求靠着对救主的信仰,在方舟内度过“大洪水”,在更新后的世界里重建文明。

English translation see here《What’s a nation state

2. 为什么说我们不是中国人:

中国人并不是一个民族,中国人也不是人。中国人是一个吞噬了燕族人、晋族人、蜀族人等真民族的幽灵,它没有身体,只是披着死人们的皮,伪装成了一个人。

当今人们对所谓“中国人”的认同,完全是被国、共二党强制政治洗脑的结果。它并不是一个真实的民族共同体,诸夏各地人民在自然情况下不会爱这种帝国,而是爱自己熟悉的家乡。中国仅为一个建立在谎言上的虚假幻影,恶人利用它来奴役那些被欺骗的人们,使得他们成为没有家的流浪者,成为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大约在四万多年以前,当人类走出非洲之后,通过南北两条路线迁徙到了欧亚大陆东部,这个大陆最偏远的地带,也就是远东,远离环地中海的人类文明中心。由于大冰期的缘故,南方路线较早,人类在狩猎-采集的旧石器时代沿着南亚海岸一直抵达了东南亚和澳洲。这一支人类遍布东亚的海岸地带,他们的后裔就是后来的百越人和南岛语族群以及日本列岛的绳文时代土著,长久以来都维持着单纯的部落社会。北方路线较晚,当一万年前大冰期退去之后才人类才得以在内陆地区向东迁徙。相比南方较为匮乏的资源让他们最先脱离了狩猎-采集时代,进入了新石器时代的农业社会,产生了复杂的社会结构。当时的文明中心之一就是东北亚的西辽河流域,而南方的内陆低地很长时间不宜定居。由于长江跟黄河之间是大片沼泽洼地,长久以来都是无人区,作为难以逾越的地理屏障将南北两大人种分隔开。伴随着内亚古印欧人游牧文明的兴起,环地中海的文明在青铜时代进入了远东的农业社会。

古印欧人不仅从人类文明中心地带带来了青铜技术,还一同带来了更加复杂的社会结构。发源于燕地的殷人就第一个脱离了部落形态,建立了一个叫做商的邦联国家。它由众多自然生长起来的方国组成,出自殷人王族的子姓诸君主与祭司、贵族武士们构成了最早的松散封建制度。随着黄河下游平原的洪水消退,在大片土地开垦的同时,东北亚与东南亚两大地理区也开始连接了起来,与内亚的结合处就成为了中原地区。商王南下占领了中原地区,并将那里作为统治的中心,因此中原地区最早就是作为一个外来征服者的殖民地而存在。

周人灭商以后,封建制度得到了进一步强化,众多地方性的邦国组成了一种基于“周礼(礼乐制度)”的国际秩序。当时的中原地区存在着众多的封建小国,跟中原之外遵从周礼的邦国都被称为诸夏。如同欧洲中世纪,商周两代的封建秩序也延续了有一千多年。诸夏的封建制度之所以没有能够延续更久,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周人相比殷人缺乏宗教热情,没有祭司阶级。就因为缺乏一个独立而强大的教会组织压制王权并维护法统,使得周天子权威失落以后便礼崩乐坏。封建制度衰落后,诸夏各国互相兼并的战争愈演愈烈。中原地区的众多邦国被周边的楚、齐、晋、秦所陆续吞并,燕地的众多独立的封建国家也因为齐国的军事介入而都被燕国统一。

所以说人类自从进入文明社会很长时间以来,中国都并不存在。东亚这片土地原本是很接近于中世纪欧洲经典的封建制度,并不存在大一统集权下的中华帝国。本来的“中国”与“中原”是同义词,只是代表黄河下游平原这个地理区域。之所以叫中原,就是因为当地是东北亚、东南亚、内亚的结合处,是东亚的中央,因而也就成为帝王建都之处。狭义上来说,中原就是周人立国建都的洛阳盆地,也就是周王直辖地区。自秦帝国之后到金元之前的历代大一统王朝,从他们各自建都的殷墟、长安、洛阳、汴梁,到孔孟儒家的“圣地”曲阜这之间的地区就是纯粹的中原地区。以中原为统治中心武力征服周边地区就是邪恶的大一统主义。由于最初是一片洼地,不存在土著国家,因此也可以说黄河中下游的内陆低地才是中国的固有领土。如果除去位于秦国的长安,真正的中国就是西起洛阳,东到曲阜,北起殷墟,南至驻马店所在的淮北泛区这一地带,差不多等同于现在的河南省。

一直到20世纪初,都不存在以中国为名的国家政权,只有中国所依托的大一统主义。中国大一统主义就是始于秦帝国,商鞅变法之后的秦国就是诸夏内首个中央集权的专制帝国。从秦孝公到秦始皇的历代秦国暴君就是摒弃了旧礼法约束,无底线地采用消灭贵族土豪后以编户齐民(户籍制度)的方式,如同共产党的土地改革,将秦国人变成绝对服从秦王的奴工和炮灰。这使得依然部分遵守规则的东方六国的军事力量与其不对等,让秦国才能够依靠战争屠杀、残酷奴役来实现的野蛮征服,是背离文明的反人类罪行。秦帝国又以“书同文,车同轨”的同化政策来磨灭各国独特的本土文化,使得征服区内的诸夏各地人民都沦为帝国的奴隶。

秦帝国消灭各国王室与旧贵族后,仅依靠少数的旧官僚无法有效统治庞大的土地和人口,使得秦国很快灭亡。集权带来暴政,激起人民强烈反抗,但诸夏列国并未成功恢复。取而代之的汉帝国扭曲了上古的儒家思想,儒家本是贵族为维护封建周礼的思想。汉帝国以新的儒家思想更巧妙地维持了大一统中央集权,起初还保留了诸侯国,直到汉武帝彻底终结了周礼的封建残余,以官吏完全取代贵族,自此编户齐民和郡县制成为历代大一统帝国统治者奴役人民的得力工具。此后直到满清帝国,任何接受了中原儒家思想的帝国统治者,都延续了始于秦汉的大一统主义。帝国又以朝贡体系将中国贪求的土地从诸夏延伸至东北亚、东南亚、内亚的众多国家,这种对霸权的追求长久以来为各国带来了无尽的苦难,例如吐蕃和东突厥斯坦、蒙古、满洲都是这样被中国入侵的。在整个中古时期,西周列国那种封建制度只在的“蛮族”部落统治诸夏初期才会短暂出现。隋唐以后科举形成,世家大族进一步没落,知识分子官僚更加盛行。而明清两代则将儒家大一统主义进一步强化成如秦帝国一样的绝对君主制。

当满清解体,西方民主议会制度传播而来,地方自治开始进行,例如在继承了直隶省的整个燕地内便建立了地方自治的顺直议会。按照历史的正常发展,大一统主义将会随着绝对君主制的倒台而一去不返。在欧美列强的监督下,各地方性政权将纷纷以资产阶级民主方式通过军阀之间的战争达至势力平衡,而形成拉美地区一样各国独立的情况,并产生各自的民族建构。那时诸夏的人们会再次互相称呼燕国人、晋国人、楚国人等,而不会再自称是中国人。仍然认同中国人的将只剩下黄河下游的中原地区,因那里是从秦汉到隋唐各大帝国统治的核心区,为顺应潮流,当地人可能以小中国主义重新建构民族。

也有中国民族发明家梁启超等人,在当时借用历史上代表地理区域的“中国”一词,用于大清覆灭后北洋政府的国名,企图建构成如同德意志民族一样的现代民族“中国人”,虽然这是一种包含不同人种、多种不能互通的语言、各种宗教的“帝国超民族主义”。如果没有外来干预,这种民族发明自然没有市场,后来的历史中没人会记得梁启超是谁。然而,共产主义帝国苏联却在此时崛起。为了以无产阶级赤化东亚,苏联不会允许地方豪强的资产阶级军阀进行割据,因而开始重拾中国大一统主义,扶持国民党消灭了诸夏各地军阀。经过国民党政府开动宣传机器之后,诸夏各地被谎言洗脑的人们才被迫逐渐认同了“中国人”这个称呼。苏联又利用国民党的大一统主义在当时独立于中国的燕地制造了“通州事件”,挑拨国民党的中国政府侵扰满洲国,激化其与日本帝国的矛盾,使得中日两国在二战中两败俱伤,让东亚的共产主义流氓无产阶级趁机崛起。最后苏联才扶持中共代理人取代国民党这个白手套,成功赤化了整个大陆地区。而败逃台湾的国民党政权则继续坚持大一统主义,故而丧失了台湾本地人的支持,无力“反攻大陆”以后,又开始以同为中国人的身份讨好中共以换取亲中派支持,将台湾也带入了赤化的危险中。

因此,从起源来说,中国大一统主义跟共产主义是密不可分的,真正反共的第一步就应该是反中。为什么自称中国人的国民党反共失败,就是因为中国人本来就跟共产主义是共生关系,你不能通过用右手拿刀砍掉自己的左手后还能保持身体的健康完整。对中国大一统的认同正是共产主义滋生的土壤,只要认同中国人,就能够被共党利用,对“中国人”的民族认同就是当今共产党最得力的统战工具。因为脱离了地方共同体的无根之人是没有任何力量的,必然会依赖于帝国政府的供养。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民主小清新一开始表现得特别反共,但跑路海外以后大多沦为了中共匪谍的原因。因为所谓的华人并不能在脱离其母国支持的情况下建立起自己的共同体自治,他们最后为了生存只好纷纷倒戈以换取口粮。那些所谓的海外华人其主体也大多是粤人、闽人,本来就差异巨大,并不会团结一心,互认为什么“同胞”。

经过共产党半个多世纪的专制独裁统治,通过国家强制手段,中共先在大陆沦陷区肉体消灭掉对共产主义和大一统主义反抗最坚决的那些土豪士绅、宗教领袖与部落酋长,后在学校内对儿童和青少年灌输中华民族的认同跟爱国主义洗脑教育。造成了如今沦陷区内自20世纪6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中,几乎只认得教科书与党媒所宣传的那一套说法,被谎言洗脑之后自发的认可“中国人”这个伪民族身份。他们相信中国的强大不能离开共产党的统治,并且很多人赖以为生的工作也正是与中共体制分不开的,比如所谓的国企员工。连中共党员本身的数量就高达九千万,算上共青团员、少先队员这些下属及与之有利益相关的人群数字就更加巨大。中共既离不开通过大一统汲取资源维持集权统治的庞大成本,中国的大一统也离不开依靠中共这种残暴的组织来野蛮消灭各地民众自发的分离运动。所以说,中共与中国人已经是牢不可破的一体,你不可能在真反共的同时却不反对那个被中共统治了七十多年的“新中国”政权本身。而所谓“中国人”里面出现的极少数对该身份不认同的各地诸亚与诸夏独立主义者,跟数量庞大的认同中国的人相比已经可以忽略不计,况且这些人都不是中共所允许存在的。

当诸夏各地人民从共产党的洗脑中清醒过来,发现了自己真正的民族归属,就不可能会再认同所谓的中国人。

English translation see here 《Why we are not Chinese

3. 虚伪的中华民族:

所谓中华民族其实就是中国人的同义词,只不过是个中国大陆的“国族”概念,以区别于包括了海外华人在内的“中国人”。

中华民族这个虚伪的民族共同体是在20世纪初,由民国的知识分子如梁启超等人凭空发明的。只是企图用来继承满清帝国的政治版图,满足皇汉主义者的大一统野心。因为大清统治的地域涵盖了东北亚、东亚、内亚、东南亚的众多族群,是一个超大型帝国。如果按照近代兴起的民族自决独立建国原则,大清一旦垮台,大一统就随之瓦解,如同奥斯曼帝国一般。所以如果想继续维持统一,就要也人为建构一个所谓的中华民族才能勉强顺应国际潮流,哪怕造的很糙也是必要的。但中华民族本身就不可能获得各地族群的一致认同,因为它只是个“弗兰肯斯坦”怪胎。

维吾尔人、藏人、蒙古人等成熟的民族都各有自己独特的语言文字、宗教信仰、文化习俗,且其世居之地远离中原。其他众多小民族也都有各自的语言跟文化传统,与中原内地十八省说汉语族方言、使用简陋象形文字、绝大多数为无神论或迷信多神崇拜的所谓“汉族”有明显差异。在北洋时代他们都曾逐步恢复了民族独立地位,可共产主义崛起后借助国民党与共产党赤化的力量,使得中国大一统得以延续至今。那些国际公认的独立民族如寻求东突厥斯坦独立的维吾尔族人等,一直都在不懈地进行脱离于中国统治的民族独立运动。正因如此,如今中共才在东突厥地区推行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运动。因为维吾尔人作为以高加索人种血统为主的民族,又几乎集体信奉伊斯兰教,与中原汉人的差异巨大,最难以被同化,因此只能通过引入大量的内地移民以挤压当地人的人口比例,并修建进行思想转化的“集中营”,企图强制性地改变当地种族结构。

因而中华民族是个彻头彻尾的伪民族,只依附于中国大一统政权而存在,如果该政权丧失了合理性,这种所谓的中华民族也就毫无意义了。特别是如今的习近平政权正在大力鼓吹所谓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企图以“国家主义”强化统战工作,让广大奴隶们为了中国的强大而心甘情愿卖命,而不在乎这个中国的统治者是残暴的共产党。可以说认同中华民族,就等于认同中共统治,认同自己的奴隶身份。

4. 汉族只是费拉:

除了较为明显作假的中华民族,所谓的汉族看似没什么问题,但其实也是一个虚假的民族共同体。因为在这个概念下的各地族群也是差异甚大,尤其体现在语言上。汉语族内各地方言就如同欧洲拉丁语族之下的意大利语、西班牙语、法语一样,甚至一些地方的方言内部差异巨大,彼此不能互通。汉字则像拉丁字母一样并不能代表使用它的人群就是同一个民族。而从地理上看,汉地十八省的面积和人口对应的是整个欧洲大陆,如果说这么一大片地区的人口都是叫做汉族的单一民族,就等于说是存在一个单一的欧罗巴民族,而不存在什么德意志民族、法兰西民族、波兰民族。目前东亚地区这些在语言、文字、血缘,以及历史、文化等层面上相近的各独立族群,仅可以“诸夏”来称呼,类似于“诸罗斯”、或“泛突厥”下各民族的统称。只不过这些族群还都需要从松散的自然状态人为建构成典型的现代民族。

在暴秦侵略东方,造就东亚大陆第一个大一统帝国以前,诸夏各地都拥有自己的独立国家,燕国就是战国七雄之一。源自周人宗室或贵族的诸夏列国如齐、晋、楚等国在当时也都已有各自独特的语言、文字和习俗。秦汉帝国吞并列国之后实行编户齐民以及中央集权的绝对君主制,原来那些维持封建性的贵族不复存在,扎根地方的豪强一旦崛起就被打掉,将本土政权控制在流官手里,弱小的平民不再得到地方势力的保护,而沦为帝国中央随意收割的“韭菜”,让大一统吏治帝国下的编户齐民农民成为一群丧失武力的废物。此后东亚大陆的帝国周期性更替也证实了大一统有百害而无一利。因为缺乏互相竞争的环境只会造成技术演进的滞后,很快这些失去了武装跟组织能力,技术又落后的农民们就沦为了北方新崛起的游牧民的手下败将,来自内亚的“蛮族”成了东亚大陆的统治者,正如日耳曼人摧毁古典时代的罗马帝国取而代之,建立了中世纪封建制度。为了跟内亚征服者加以区别,从此这些被征服者按照过去汉帝国的“汉”就被称为了汉人,以作为一个广大降虏的阶级称号,而非民族。因而汉人的本意其实就是被征服者而已,其另一个称呼是“费拉”或“顺民”,以及他们常常自称的“老百姓”。[02]

为了维持大一统,各大帝国统治者都有意地削弱了各地方的地域认同。比如自秦帝国延续下来的“书同文、车同轨”,又不按照地理和文化划分行政区。现在则是强制推广普通话、大肆修建纵贯全国的交通设施以强化各地人口混居等。帝国让差异巨大的各地族群强扭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矛盾体,各地方势力存在冲突却永远不能解决,在内耗中反而被帝国中央牢牢控制。所以当代的诸夏各地没有一个地方成功的自发建构出了自己的民族,广大顺民们则被汉族这个虚假民族主义所蛊惑而认贼作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如今诸夏各地其统一性只是有相近的文化而已,缺乏有效的共同体认同,内斗永远胜过团结。近代历史上所谓的“汉奸”带路党远多于对中国的“爱国者”,这种现象正是说明社会的散沙化产生出大量的机会主义者,封建的忠诚不复存在,也同样不会存在那种真心拥有民族自豪感的爱国者,只存在被宣传机器洗脑的无知小粉红。如今流行的地域歧视问题,也都说明汉族不是一个如日本大和民族那样真正的单一民族。况且也早已有学者将汉族内部划分为16个大民系,实际上每个民系都可以此为基础进一步形成各自独立的单一民族。如粤语、闽语、吴语、赣语等已经获得国际上普遍承认为是不同于汉语-普通话的独立语言。这些民系各自都已满足了内部语言基本互通、血缘相近、共同地域、共同风俗习惯,共同的文化认同等作为一个独立民族的客观必要条件,只需要由民族发明家再按照文化民族主义的方式利用天然的材料人工建构一番,并开动宣传机器,就能得到国际认可为一个独立于所谓汉族的真正民族。就连语言互通程度较大的所谓广大官话方言地区内,也并非就不能够建构民族,因为北方的优势在于历史传承的深厚,上古时期周人封建下建立的各诸侯国都是诸夏各地复国的充分历史依据,并且即便是说同一种西班牙语的拉美地区都没有统一,即使民族建构难以成功,长期军阀割据之后也自然会成为各独立国家。

因而作为幽燕西亞爱国者首先就要知道我们绝不是什么汉族人里的河北人、北京人、天津人等等,而是一个独立的幽燕民族,这是一个比汉人要古老的多的真正民族。我们的祖先不是被异族征服无数次的费拉奴隶,而是一群创造了高度文明的,并以勇武保卫家园的战士。

5. 帝国必须解体:

正是因为要维持大一统就必须采用编户齐民,如同共产党夺取政权以后进行的“土改”,打掉地方豪强,由官僚化的党组织控制基层。那些面对帝王本来有能力自保的平民就开始作为肉猪被统治者圈养,平民的武力和组织力自然就一落千丈,成为散沙一片,只能依赖于国家的保护。每当遇到天灾或政权更替,政府瘫痪时,饥荒中的平民就成为了那些只想活命或抢夺资源而毫无底线的流寇,造成社会失序,如历史上杀人如麻的黄巢和张献忠、太平天国等。

因此大一统帝国历史上每次的朝代更替都要在其统治的核心区,也就是编户齐民执行最彻底的地区经历一次次的人口灭绝,河南、山东、安徽、陕西一带经常会遍布流民和横扫一切的食人大军。[03]那些食人族的后代正是现在那些丑陋不堪,骨子里都彻底败坏的纯正中国人,因为他们的祖先可以干得出食人这种极度反人类的野蛮行为,再干其他坏事儿自然不会存在一点儿罪疚感。如果是列邦分治的情况,就绝不可能会出现帝国更替时的一场场惨剧,那会惨到整个地区的人口都几乎清空,需要远方某地一大群人背井离乡,移民到无人区,继续作为帝国的奴隶为朝廷贡献税收。

而在所谓的“分裂”时期,也就是短暂的地方自治恢复以后,正是人口大灭绝最少的时候。比如北齐到隋唐帝国时期,燕地是当时东亚各地里面经济最为富庶,人口最为繁盛的地区,这种情况延续到河朔三镇的独立时期,直到契丹与女真统治时期,使得燕地产生了众多的世家大族,这正是封建制度繁荣的结果。欧洲中世纪的人口快速增长与城市的发展也是同样的原因。只有大一统帝国建立之初以“统一”名义屠杀各地方的反对力量,以及帝国崩溃造成的无政府状态饥荒遍布流民四散之时,尤其是元末明初,所以才有了北方各地大规模的官方强制移民事件。中共建国初期的所谓“三年大饥荒”也是个追求大一统集权而带来灾难的突出例子。

大一统帝国中央集权的制度本身就是对其统治区内的各地方人民极为不利。集权下各地的资源无法用于造福本地人民,反而被帝国中央源源不断地汲取压榨,用于维持其统治的庞大成本。比如燕地内为了供养北京而形成的“环首都贫困带”,还有现在习近平独裁政权大肆兴建的雄安新区、大兴新机场、以环保名义的河道村庄搬迁等,造成了大量的强拆惨剧。而东南沿海富庶地区被作为“奶牛”来无条件输出资金到西部内陆的穷乡僻壤。就是因为个人和家庭的私有财产跟土地在中共的法律中不受保护,任何资源包括人口本质上都是属于国家的,因此政府可以随便强行征用平民的土地,为帝国中央的统治者服务。除此之外,资源就被既得利益群体所用来个人享乐,特别是当今腐败的共产党官僚。那些帝国之下的流官绝大多数都不会真心服务本地人民,只会毫无顾忌地压榨当地人民以服务中央,谋取私利的同时为自己个人的官位晋升创造机会,即便是老实的官员,也不会在乎本地人的福祉,而只在乎政绩,混口饭吃。因为帝国的官民之间并不是同一个有机共同体,自然不会存在公平正义。而共产党土地改革镇反运动消灭了那些不同于流官的乡绅,更加剧了这种不公和腐败泛滥的局面,因而只有地方充分自治才是公正合理的制度。

因而为了一个正常的社会秩序,帝国也必须解体。把中央吸血机摧毁,让燕人治燕、满人治满、藏人治藏、粤人治粤、蜀人治蜀、闽人治闽、港人治港,诸如此类,让各族自治,才能实现公正。

另可参考刘仲敬文稿站Tosanto的《解体中国常识手册》一文。

6. 幽燕民族的独特性:

燕地是属于东北亚与内亚的边疆,是内亚古印欧文明东传的一支,而非中原洼地的一部分。

幽燕自古就是远离中原腹地的边北之国,上古时期的黄河作为难以逾越天然边界将燕地与中原分隔开。燕文明早期是源自东北亚的西辽河与大小凌河流域,在新石器时代的文明伊始燕族人就独立发展,创造了自己繁荣的红山文化,是当时东北亚的文明中心,它跟华夏人的仰韶文化、东夷人的龙山文化平行发展。在夏家店下层文化时期,红山文化后裔大举南迁,在燕山南麓殖民,开拓水退之后的新土地,进入定居文明的古燕族正是在拒马河流域形成了最早的聚落燕亳,因而流域遍及燕山的海河水系就成了燕族人的母亲河。青铜时代的古燕族与来自内亚的古印欧人产生接触并相互融合,文明迅速发展,其中一支族人又顺着太行山东麓继续南迁殖民,改了族号,建立了强盛千年的殷商王国。从亚燕、孤竹、令支等族名来看,与中原人的名称差异明显,如今已无法得知其原始含义,就是因为两者的语言差异巨大。西方的周人到来以后,灭了殷商,让燕国开始成为了以中原为核心的诸夏一份子。而诸夷自此衰落,加入诸夏之后的古燕族才与东北亚那些长期都未进入农耕文明的各族差异日益明显,甚至连语言都脱离了古阿尔泰语系。

中国人常自称是炎黄子孙,而从神话传说看燕族人民也根本不是什么炎黄子孙。当古燕族南下殖民进入山前低地之后,也与以胶东半岛为主体的东夷族群产生密切联系,两者本来就共同属于以鸟图腾崇拜为特色的泛诸夷族群,是东北亚环渤海文化圈的土著。诸夷跟内陆的诸夏族群显著不同,周人所建立的诸夏源自华夏族群,其祖先炎黄部落作为内亚殖民者,对东夷来说历来都是外来侵略者。他们本来住在西部的高原,消灭泛诸夷中以蚩尤为首的部落集团后开始统治黄淮流域的中原地区,也就是中国的核心区。两族是属于世仇的关系,这在以后的历史中一直都有表现出来,也就是东北亚诸夷后裔的代表燕国,跟内亚诸夏后裔的代表晋国之间争端不断,中古时期最后一个独立的燕国就是因晋国入侵而灭亡的。因而燕人后裔绝不能认贼作父。

通过文化比较也可知,燕人向来与南支那百越、苗瑶、巴蜀、吐蕃等族毫无来往,彼此语言不通,习俗相异,血缘甚远。因天主教信仰今日在燕地的广传,以及燕地质古的民风,草原及西域的胡人血缘,加上语言的显著不同,而与中原人亦有极大差异。虽同属华北大平原的黄河南北,但燕人从未有河南黄泛区中原人那种被人诟病的欺诈恶习,而多坦诚耿直之士,更没有流民易子相食的反人类传统。燕地历史上建立过数个与中原帝国相对立的燕国政权,作为灭亡燕国的秦国更不可能与之产生任何认同。西北回教穆斯林自成一体,为古西域诸胡后裔,与燕人只在血缘上亲近。晋人虽在民风、血缘、宗教等方面与燕人相近,但彼此语言不通,且被天险太行相隔,故而不属一族。齐人传承自周人殖民的齐国,作为海洋民族有自己特有的语言和习俗,虽在血缘上与燕人同源上古诸夷,但齐人后来并没有经历大规模胡化,血缘差异明显。而今日满洲人与燕人在语言上相通,血缘、习俗相近,但缺乏共同的宗教信仰,当地人也更倾向近代的满洲国认同。塞外蒙古部族亦与之类似,起源自鲜卑人,与燕人算是远亲。在民风上燕人也明显优于中原人、满洲人、齐人、以及南支那人等,自荆轲时代流传至今的“多慷慨悲歌之士”是对燕人的经典称呼,而欺诈、残暴、懦弱等恶习向来极少见于对燕人的评价,反抗暴政的勇士杨佳就可堪称为当代燕人的代表之一。

在民族语言上,燕语之下的各方言如北京话、天津话、唐山话、保定话等各有特色,具有高辨识度,显然跟又挎又土的河南话、山东话、东北话不属一类,即便那些所谓的语言学家将它们都归为了官话。

幽燕民族更是信仰罗马天主教的民族,与世俗的中国人有本质区别。近三百万之众的天主教徒使得天主教成为现代燕人首要的有组织宗教信仰,自从蒙高维诺在大都汗八里开教以来,在燕地已经延续了七百多年,境内教堂林立。从1900年抗击拳匪的庚子圣战,以及20世纪40年代剿杀共匪的公教青年报国团,再到80年代兴起顽强的地下忠贞教会,都已证明天主教信仰成功地将勇武不屈的幽燕民族精神加以继承并得到强化,让燕族人从沦陷区的众多费拉降虏中脱颖而出。信仰天主教的燕族人既不会认同国民党所谓支撑中华民族的儒家思想,更不会认同共产党的无神论统治,故而理所应当拒绝做中国人,要拥有基于信仰属于自己单独的民族认同。正是因为共产党的大一统帝国利用爱国会分裂教友,才让幽燕教会遭受了那么多的损失,传教事业严重受阻,而共党得以借助苏联的力量兴起正是因为国民党搞大一统的缘故。明辨是非的幽燕教友必须团结起来,认识到我们是一个独立于无神论中国人的民族共同体。我们拥有自己的政治自治权力,我们的教会内部事务,如主教的任命等无需外人插手。只有当我们建立了自己的国家,这些信仰自由权力才能真正的拥有,而企图靠外教人保护则是永远不可能得到的。

综合以上,幽燕民族并不属于中华民族或汉族,当代燕人是在同一地域内因共同的天主教信仰而凝聚起来的一个独立的族群,有充分的条件和必要性建构为一个真正的民族,并建立起自己独立自主的国家。

(二)当代幽燕独立运动:

20世纪末在民间是否有主张幽燕本土脱支独立的人士不得而知,可能是有的,但是当时信息流通不便,估计没有留下可靠的文字记录,而且应该也没有什么较为完善的理论和相应的影响。进入21世纪,由于互联网的便捷,网络上才开始出现部分提到燕独或主张本土独立的宣传。[04]

2015年之前:

▼1984年1月21日:香港信报《人在香港》专栏的一篇《“楚独”屈原》里提到了“燕独”,可能是当代最早使用这个词的,但其指的是战国时期的荆轲,而且作者是宣传大一统的。
▼2011年5月2日,推特有人提到“燕独”一词,但可能是在开玩笑。
▼2012年07月2日:上海人蒲汇塘渔夫写的《红朝宫廷评话-原名:王立军事件给人的启示》,第三章第八回,亦提到了“燕独”一词。
▼2013年8月25日:blogspot博主张裕聪发文《华北独立运动之正名》与《北洋共和国——国土,人民,国家象征》,主张在京津冀与山西地区建立“北洋共和国”。
▼2014年4月:人人网的黃浚宇写了一篇《單純就是想整理記載一下李碩的藍圖》,想像了一番独立后的燕国。
●2014年6月27日天涯社区有人发帖《梁大岭:假冒子孙求平等,是泛汉主义得的甲骨病》,提到了未来可能出现的“燕族”。
▼2015年8月6日,知乎网有人提到了一位信仰天主教的14岁保定少年已不认为自身属于汉族,而是“河北族”,属于北方游牧民后裔,并且支持冀东防共自治政府,反对北京的帝国统治,如果河北人都信仰天主,依靠东闾圣母的庇护就能让本地人变得繁荣富强,这位少年因此遭受了其党员父亲的毒打,但其信念反而更加坚定。

●2015年之后,在巴蜀学者刘仲敬先生(阿姨)“发明民族”的号召之下,其读者群体中陆续产生了中国大陆各地的分离主义运动,包括满洲利亚(Manchuria)、巴蜀利亚(Bashulia)、粤人的加通尼亚(Catonia)、闽越(Hokkienam)、吴越(Goetland)、晋兰(Jinland),以及荆楚、江淮、赣鄱、湖湘、齐洲、夜郎、“大不列滇”、“桂尼士兰”、等各地独立分子,后来被称为诸夏主义者(Cathaysianism),但当时燕独爱国者并不活跃,在刘仲敬的文章里也没有提到过燕独,而且他在那时候比较倾向于把京津冀豫鲁皖陕这一带北支那官话平原区划入所谓的“四边形中国”,不认为这些地方可以发明出独立的民族,是未来大洪水的重灾区,西安以东会被“核平”。

2016年:

▼2016年4月:有人在Facebook建了些个包括“河北獨立-自決建國”等一样后缀词的各省市独立主页,不过看样子只是瞎搞的,作者应该不是燕人,主页里也没有什么具体内容。同一时期,诸夏主义者的开篇作《诸夏自由同盟宣言》里面提到了“燕赵”复国。
●5月2日:冬川豆的微信公众号发表了一篇《燕虽旧邦,其命维新》,署名作者为“燕有乔”的文章,此为诸夏主义者内首次介绍燕独。5月中旬,诸夏主义者建立了自己的一个小论坛,其中亦有燕国专栏
●6月10日的一个论坛里又有人把荆轲称作燕独恐怖分子。2017年又有人写了一篇《楚独分子屈原成为爱国诗人是中国历史的老常态》对此予以反驳。
●9月7日:YouTube用户王守悉发布了一段视频《【中國情報】北京独立,燕幽复国的可能性》,以他自己的观点评论了当代的燕独,认为不会成功。
●11月27日:刘仲敬在《诸亚与诸夏》里面提到了“中山民族属于内亚”,中山民族(Kashgaria)指的就是现在的石家庄人。
●12月初,雅格比约开始独立地对当代幽燕民族进行初步的建构工作,以作为燕独的理论基础。12月28日开始在Twitter上介入相关话题的讨论。

2017年:

▼2017年1月6日在Facebook建立了相关的主页进行宣传,12号通过的审核,最初名为“大燕復國運動”。后开始在Wordpress博客上分享相关资料,最初名为“聖教興燕”。
●1月27日基本的理论体系架构了出来,随后在博客发布了《大燕民族的建构与复兴》一文,分别介绍了幽燕民族的定义,民族教会,民族语言,民族文化,地理环境,领土范围,国史简编,以及对复国的规划等内容。
●4月7日设计了一个组织徽章,作为非正式的国徽,以东闾圣母为主体,之前只是简单的“燕”字图案。
●5月末开始以“幽燕”取代了“大燕”一词,首文也就改为了现在使用的“幽燕民族与幽燕独立运动”,英文名也由“Dayansia”改为现在的“Yuyencia”,Facebook主页则改为了现今的名称“幽燕獨立運動”。
●6月末,因传言诸夏主义者被共党有关部门定为了非法组织,一些支持者便隐遁了起来。
●7月16日设计了最初的国旗“幽燕十字旗”。
●8月25日在维基百科创立了“幽燕民系”条目,以作为介绍幽燕民族的页面,本来以为这个词应该不会有什么争议,30日又创建了“幽燕独立运动”条目,但被一些支那五毛举报,9月5日两个条目都被管理员删除,不过燕独也借此得到了较好的宣传,被更多人知道了。
●9月24日,国旗设计开始由北欧十字式换成水平条纹式,第一版采用了圣母符号,12月4日的第二版采用盾徽。
●9月30日,在雅格比约与晋人的领土争论中,刘仲敬评论道:“張家口是蒙古在東亞殖民地的上海、滿洲國不可或缺的金門安全區、晉蘭民族和語言的耶路撒冷、幽燕民族血肉相連的腹心之地。誰的民族發明更早更成功,漢薩同盟的但澤自古以來就屬於波蘭的格但斯克。誰發明民族更晚更失敗,亞美尼亞的阿拉拉特山就只能留在國旗上。誰拒絕發明民族,就會像普魯士一樣滅亡。” 这可能他第一次公开的使用“幽燕民族”这个词,刘仲敬的支持对燕独宣传起到了很大作用。
●10月22日整理完成了幽燕近现代史简编(20世纪至今)。
●11月5日因系统错误举报,博客被管理员封禁,便暂时使用备用的域名“jacobpius”,到8日网站恢复正常,名称改为了新发明的“Yuyencianism”一词(幽燕民族主义)。同一天刘仲敬在其公布的《諸夏紀事本末》节选里提到了“幽燕西亚(Yuyencia)”,补充了编年史里面反清独立战争时期的燕人名单。
●12月4日以组织徽章为基础设计了东闾圣母盾徽作为完整版的幽燕国徽。
●12月7日建立“燕獨運”小组,作为聚集Facebook燕独支持者的地方。

2018年:

▼2018年1月24日,发布新版国旗,“八角族徽旗”。
●4月9日,雅格比约向日本千叶县丽泽大学Jason Morgan先生介绍幽燕民族和幽燕天主教会
●6月6日,刘仲敬开始在YouTube的明镜频道上连载三期《燕族國家》。
●6月末,雅格比约参与诸夏网的创建,诸夏网与诸夏传媒负责人Ryan开始参与到燕独运动。
●7月1日,幽燕爱国者Frank在中国驻美国芝加哥领事馆前举起当时版本的幽燕国旗进行公开抗议,代表着燕独运动开始从网络扩展到实际行动。
●7月15日,修改了八角族徽旗的颜色布局
●7月22日,雅格比约手动绘制了第一面实体的幽燕西亞国旗。
●8月初,雅格比约加入诸夏网发起的“十年诸夏文化大型创作活动”,11月29日开始正式整理幽燕国史。同一时期网络上的幽燕爱国者在推特建立了第一个群组。
●9月30日,雅格比约回应路透社驻京记者马思潭(Christian Shepherd)的提问,介绍了幽燕民族和教会
●10月12日,雅格比约发起组建幽燕西亞独立运动联盟(燕独联)的倡议,代表着燕独运动开始有组织化。
●10月27日凌晨,11位幽燕爱国者在诸夏传媒发起的视频会议上,以幽燕独立运动联盟为名首次相聚,此后线上聚会逐渐成为了定期活动。
●11月8日,雅格比约对组建燕独联的倡议进行了修改,正式公布出来,并简单设计了一个代表燕独联的徽章,开始陆续有燕独人士在网站留名作为匿名成员加入。
●11月24日,中国大陆沦陷区的4位燕独成员在幽燕国土上首次线下聚会。
●12月14日,创立燕独联官方推特账号。至年底,燕独联已有14位署名成员。

2019年:

▼2019年1月11日,重新设计并发布了新版幽燕国徽“黑鹰纹章”。
●2月9日,雅格比约回应 驻东京的美国作家Dylan Levi King对幽燕独立运动的提问,介绍燕独
●2月11日,幽燕爱国者Eshao创建幽燕民族教会网
●2月17日,雅格比约在推特参加举牌声援维吾尔人的#MeTooUyghur活动,并和要求中国当局释放苏志民主教。
●4月4日,燕独联成员巨斧风在组织里一位成员的援助之下,成功逃脱中共当局的逮捕,于当天流亡日本。
●4月8日,李某在高阳县医院看望病人时,用手机入侵医院LED显示屏系统,并控制其显示反华标语“打倒中国帝国主义等”。当天,李某即被抓获并被刑事拘留,暂不确定李某是否是一位支持幽燕独立的爱国者。
●6月4日,来自大陆沦陷区、日本、美国、加拿大四地的5位成员走上街头,进行了纪念六四运动三十周年活动。同一天Ryan在美国开始申请建立“幽燕西亞民族基金会”,作为幽燕爱国者们第一个在地方政府公开注册的实体组织。6月10日基金会获得了美国华盛顿州政府的批准,正式成立。
●6月14日,全球各地的燕独联成员举行了第一次全体会议,由四位线下与七位线上成员共同参加,会议上开始进行实名工作,确定了国名、国旗、主张的领土范围、政治制度等,并宣读了《幽燕独立宣言(草案)》。当时燕独联已有成员24位,实名成员11位。
●6月18日,调整了幽燕国旗八角族徽旗的十字图案比例。
●6月29日,日本大阪G20峰会期间,当地的燕独联成员联同巴蜀与吴越的爱国者,同主张香港独立的学生运动一起在街头举旗游行。
●8月6日,召开燕独联2019年度第二次全体会议,8月16日通过了组织章程,宣告燕独联正式成立。

●8月23日,幽燕爱国者Igor参加了在美国国会参议院大楼举行的2019年华盛顿独派政党会议,会议由维吾尔裔美国人协会和上海民族党共同举办。

2020年:

▼2020年3月至4月,美国的幽燕爱国者们在当年的全美人口普查中以【Yuyencian】作为自己的民族归属。

●3月13日,幽燕独立联盟及幽燕西亞民族基金会发布对新冠状病毒肺炎的联合声明

●6月5日,燕独联发布对新中国联邦的声明

●6月23日,雅格比约致信哥伦比亚卡洛斯党人El Diario de un Godo介绍燕独运动

●7月12日,首位穆斯林成员加入了燕独联。

●7月16日,两位幽燕爱国者QS与Theodore参加了由晋兰临时政府筹委会举办的在网络上进行的声援香港活动

●7月25日,幽燕爱国者Theodore参加了以方政组织的在旧金山大使馆门前举行的支持香港抗议活动

●8月19日,燕独联成员Igor在华盛顿特区中国驻美大使馆前进行声援满洲爱国者王展的活动,22日另一位幽燕爱国者Theodore在洛杉矶的中国总领馆前也加入了该活动。

●10月3日,幽燕西亞爱国者QS与上海、香港、大粤、楚、滇的爱国者一起在美国旧金山中国领事馆前进行抗议活动

●12月4日,幽燕西亞爱国者QS与晋兰、香港、巴蜀的爱国者响应国际组织「NOW!」发起的「自由周五」(FridaysForFreedom)活动,在旧金山中领馆外声援香港独立运动。

2018-07-01美国芝加哥中国领事馆前抗议;2019-06-04美国西雅图、加拿大多伦多、日本东京、沦陷区北京纪念六四;2019-06-14于沦陷区北京举行的燕独联第一次会议;2019-06-29日本大阪G20抗议活动;2019-08-23参与华盛顿特区国会举办的独派会议;2019-11-29于沦陷区张家口展示国旗;2020-08-19华盛顿中国大使馆前声援满洲王展;2020-08-22旧金山中国领事馆前声援满洲王展;2020-09-08于沦陷区北京人大前展示国旗;2020-10-03参与旧金山独派抗议活动。2020-12-04旧金山声援香港。

与吐蕃特、东突厥斯坦、香港等较为成熟,规模和海内外都有较大知名度的独立运动相比,当代幽燕独立运动作为近几年里新兴的政治运动,其影响还十分有限,需要得到更广泛的支持。

但这些年来,燕独运动从无到有地浮现出来,从一开始支那人的嘲讽,然后被人不经意间将这个词作为一个未来可能出现的事说了出来。继而是出现了本土的爱国者粗糙发明的北洋国、河北族,以至于燕族人的燕国在人们的评论里逐渐成为了理应存在的民族和国家。直到诸夏主义的大旗横空出世,得到理论支撑后独派力量越加壮大。虽然刘仲敬他老人家本来根本不相信燕地能够发明民族独立复国,但随着幽燕爱国者们不甘堕落,拒绝中国人这个污名,并努力建构新一代的燕民族,编写燕国史,燕独运动终于被很多人认可,燕人不再被视作无可救药的费拉。随着燕独联作为燕独政党组织的建立,以及成立了负责资金支持的幽燕民族基金会,复国运动将来也必会一步步走向成熟。

我们的处境就如同当年东欧的波兰人民,周围满是异教徒,自己的古老王国被外族一次次地征服,人民世代遭受奴役。但我们决不可就这样坐以待毙,我们必须认识到,作为拥有共同信仰的一群人,我们是一个独立的民族,我们的命运是一致的,我们要团结起来,继续反抗帝国暴政。只有建立起自己的国家,保卫起我们神圣不可侵犯的信仰,殉道圣徒们的鲜血才不会白白流淌。故此幽燕人民应早日唤醒我们的民族精神,驱逐盘踞燕地的赤色恶魔,恢复幽燕的光荣与自由!

(三)对未来的展望:

1. 复国的准备:

我们的国家,因处于大一统中国的心脏,被共匪牢牢控制,较之于诸夏其他地区,复国任务尤为艰巨。

虽然中国共产党是我们的死敌,但由于力量对比悬殊,现在既没有能力发动暴力革命,也无需进行其他小型破坏性的活动。鲁莽的行动是不可能成功的,现在要保存实力,不做不必要的牺牲。尤其是个人性的对抗行为,除了满足自己虚荣的英雄主义,对燕独运动并不会起到实质作用。因为我们的幽燕民族认同尚未建立起来,不可能通过牺牲个人生命来唤起人民的大规模反抗,反而只能被广大费拉奴工们嘲笑。反抗应当是有组织性的,除非建立起自己的国军,且有充足的后勤资源,不然没必要发动任何势必失败的武装反抗。

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先是要唤醒幽燕民族共同体的自我认同。如果这一步的工作没有完成,那么未来的民族独立也都无法实现,燕地必然会遭受长期的流民洪水冲击,最后再次重复中国大陆周期性的分裂与统一。

一定要明白我们主要的使命是建构,即在乱世中重建秩序,而非是像共匪那样通过闹革命来对一个社会进行解构。所以说,我们的任务并不是要来推翻共产党的统治,对于共匪的各种批判和辱骂都是毫无意义的,这种示威对他们的统治也不会有任何影响。我们只能祈祷天主的正义降临在共匪身上,让他们自食其果,自己当初做的恶,今后必要悉数偿还。

当共匪统治结束后形成权力真空,势必会由各地称霸一方的土豪军阀直接掌权,过去“闷声发大财”的那些人都会起来折腾,这个时候才是我们能够大干一场的时候。如果是教外世俗者取代共匪建立了某个割据政权,由于没有本地人广泛而自发的支持,其组织力水平必不能长期抵挡洪水,政权也会被其他国家消灭。即便没有外患,也会是持续的内乱。这些结果都是在没有恰当的民族认同的情况下发生的,这种情况也会破坏原本就已脆弱的自发秩序共同体,进一步阻碍以后民族认同的形成。因此最好的情况下是在帝国崩溃之前就已产生一定程度的民族认同,使得解体后掌权的军阀们能够主动拿起已发明出来的幽燕民族理论,以支持自身统治的合法性。

所以说,身处沦陷区的燕族同胞应以保护基础共同体为主,其中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让我们的天主教信仰一代代顽强地传承下去。去除教会中流毒百年的中国主义情结尤为重要,要让更多的教友跟教会领袖接受幽燕民族的认同,比如幽燕民族的守护者东闾圣母就不能再和“中华”一名捆绑起来,否则第二圣殿永远无法重建起来。因为天主教信仰就是幽燕民族的根本希望所在,如果丧失了这个,幽燕民族的复兴无从谈起。于此同时,已经认同幽燕民族的教友也要努力结交本地土豪,尤其是那种对家乡有感情的类型,对他们传教成功,会成为未来动乱时期教会的得力帮手。最好的情况下则是教会靠着自身的力量积累起资源,这在部分地区如保定东闾等地已经拥有这个能力,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要确保这些资源在将来不被共匪强征。这些资源是教会将来在乱世中能够保境安民的基础,而只有先成为人民的保护者,才有资格掌握政权。

一旦帝国控制力减弱,沦陷区的宣传工作将能够更好的展开,独立的民族认同可能会迅速唤醒。在沦陷区内也可利用大洪水前还拥有的有限时间做好民族建构、国史编著等文宣工作,但应注意不要暴露,因此这个工作主要是在海外进行。燕独运动的第一个组织“燕独联”已在2018至2019年建立起来,成员便是以身在海外者为主。当组织继续壮大并发展成熟以后,还要再组建一个幽燕西亞的流亡政府,并组织国军进行军事训练,为以后还乡团返回沦陷区登陆建国做准备。由于沦陷区的资源有限,独立战争时期将主要靠海外社区来输入资源,并依靠那些受过西方教育的人员来建立秩序。

海外成员要利用自由的环境公开宣传燕独运动,以促进幽燕民族认同,让更多人明白自己是一个独立的民族,要自己掌握我们民族的命运。宣传对象主要包括现存的燕人海外社区,比如在美国本土就有二十多万北京中产移民,以及来自石家庄藁城及衡水的近六十万黑户,在马来西亚沙巴的亚庇市也有一个拥有百年历史的燕地移民小社区,他们主要是天津人,有一万多人,自称“津侨”。特别是还要对于那些中共掌权以后流亡的燕族教友加强宣传,他们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自己的信仰与所谓的“祖国”格格不入,所以说他们应该认识到自己就像当年流亡的波兰人一样,要明白自己真正的祖国是什么,它不是中国这个弗兰肯斯坦,而是被祖先所遗忘的幽燕,也是一个借助天主教信仰而会重生的幽燕。对此,2019年成立的“幽燕民族基金会”的一个主要计划就是在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市建立一座天主教堂,专为流亡当地的燕族教友使用,教堂建成之后,将会成为当代燕独运动的中心。在海外宣传上也要与西方人取得联络,增加国际知名度和主流国家的认可,特别是天主教信仰虔诚的国家,如波兰。要争取到西方列强的支持,不管是来自于政府还是民间,因此广为西方所知,备受中共打压的幽燕地下教会要成为这一任务的主导力量,特别是要让他们知道那些幽燕殉道者的事迹,以证明燕族人不畏死亡,勇于流血的民族精神,只有勇士才会得到领主的赏识。

支那帝国维持的时间越长,越会让我们在海外的准备更为充分。如今海外的排华已经越发强势,单纯为了自保,也会有更多所谓的海外“华人”抛弃旧的虚假民族身份,接受新的真实的民族认同。当有两三代的海外移民能够持续传承燕族认同,就能形成稳定的社区。当这些海外的族人有能力团结起来自保,使其在华人的灭绝运动中幸存下来,即便沦陷区没有能够建立族人自己的国家,民族发明也就算成功了一半。

在宣传的同时还要争取到足够的资金支持,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来为将来的战斗做准备。在人员上,任何有战斗能力的燕族爱国者都要武装起来进行训练。也可以招募全球各地支持燕独这一目标的战士,特别是信仰虔诚的的天主教传统主义教友,为抵抗异教徒,共同建立一个天主教国家而并肩战斗。可通过教会自身的外交优势寻求国际上的军事支援,优先选择传统的天主教国家,如波兰、匈牙利、西班牙、爱尔兰、哥伦比亚、菲律宾等地,作为复国主力的骑士团也是要在这些国家准备,只有当地可提供优质的军事训练。当中国崩溃引起“洪水”肆虐,届时可将一定数量的燕族难民安置在一些天主教国家如波兰,或者美国。已经身在海外燕族人可作为志愿者前往中东等地的战场,援助当地的基督徒民兵,进行实战训练。已经走正常途径移民的燕族人也可通过加入所在国军队的方式学习到实战的军事经验。如果财力允许的话,也可以直接通过更加专业的雇佣兵来参加一些关键的战役,不管其出身,即便是穆斯林。无论如何,我们必须要准备好一支足够有能力上战场杀敌的军团。当共产党的统治濒临瓦解,我们的武装力量也准备好以后,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凭借还乡团杀回故土,开启幽燕独立战争,在洪水肆虐后恢复起正常秩序。

1900年抵抗义和团拳匪,是幽燕民族的第一次圣战,那时圣母玛利亚在东闾显现,加上联军的协助让各地天主教民兵战胜仇敌;1945年以后至沦陷于共匪之间的剿匪期,是幽燕民族第二次圣战,期间以雷震远神父建立的公教青年报国团为主力,但因反共同盟国军的失败而结束;未来的民族独立战争将是我们的第三次圣战,由进行幽燕独立的天主教徒所领导。我们幽燕民族的耶路撒冷就是东闾圣地,解救沦陷中的东闾,这是多么光荣天主的事!为解救圣地而牺牲的灵魂必然会升入天堂,其重要性与我们幽燕忠贞教会以前那些被共匪迫害致死的殉道者们等同。真正的基督徒绝不能只知道在压迫中忍受苦难,必要的时候我们也必须拿起武器战斗!作为天主的利剑,斩杀仇敌!

2. 独立战争时期:

因着当今中共政权的一步步作死政策,帝国的崩溃也只是时间问题了,而且不会等太久,敢保证我们有生之年都可以见证。在此之前,不管海内外都要把燕民族精神继续传承下去,坚守信仰。

帝国一旦难以维持,机会的窗口便真正地敞开了,边疆受奴役的各民族便可纷纷复国,届时共匪必定退守帝都,依靠精锐武装继续苟延残喘。可惜帝国中心就在燕地,如果不提前迁都,这里将成为最后的“龙骑兵”地区。因此燕独复国军能够有所行动,也将是在邻国满洲、南蒙古、晋国等率先独立之后。

这时,洪水势必会从南方席卷而来,因为编户齐民历史最久的黄淮洪泛区的中原人最缺乏独立建国的能力。当地秩序崩溃后,大批流民草寇便会成为燕地的首要威胁。同时中原地区亦可能被远道而来的伊斯兰国圣战者所征服,其建立帝国的野心将会成为此前共产中国的继承者。因此幽燕独立战争最重要的意义就在于此,消灭共匪残余、伊斯兰国、流民这三大威胁我们国家的邪恶势力,就是我们继1900年的庚子保教战争、1940年代的反共剿匪战争之后的第三次圣战。在这个混乱的时候,沦陷区的燕族同胞们便可以趁机建立自己的武装组织了,凭借天主教传统的优越组织力,教会民兵的战斗力必然高于一般流寇,如一百年前庚子圣战的情况。

在抵挡洪水的同时,我们也要联合境内所有以前被共匪压迫的新教徒、回教徒等族群并肩作战。与此同时经过高质量军事训练的海外的还乡团、雇佣兵便可以杀回故土,与本土民兵里应外合,最终将共匪残余力量在燕地彻底清除。而因为再没有外部力量如苏联的支援,共匪的灭亡也会是迅速的。

在消灭共匪之后,届时的各路复国军便可按照在独立战争中的贡献而在新建立的燕国临时政府中获得相应的权力。这时还需要再解决领土争端,完成燕地四境的统一。

3. 领土争议:

流民洪水的威胁退去后,新建立的燕国必定会再与邻国爆发边界纠纷。满洲国跟燕国的宿敌晋国如果率先独立,势必会占领燕地北境大片领土,并趁乱在燕南低地扶植起一个傀儡政权,这就会与燕族自发建立的临时政府产生严重冲突,因而三国之间的战争不可避免。在消灭傀儡政权之后,会与晋国在察哈尔地区爆发多次战争,并与满洲持续争夺热河地区的控制权。此外南蒙古国对燕地北境部分地区也可能会有领土要求,与齐国则会在东南边境和海上航道有摩擦,但规模将远小于和晋、满两国的冲突。

对于这类边界纠纷,如果通过和平商议寻求一致方案签订条约,可能的结果之一是北方争议地带会各自对半分,或者察哈尔跟热河自身成为一个主权实体各自维持独立,进而有选择是否以联邦形式加入到某一方,这种情况很可能会在有某些西方列强或日本国的调解下产生。当没有第三国列强介入时,战争将会是长期的。

条约即便能够签订也不可能长期维持,最终还是要由战争强行确定出边界,使争议地区归属于战胜者。这会影响到地缘关系,届时日本如果再次希望成为东北亚甚至东亚各国的霸主,就会极力支持满洲,并且双方会跟晋国结盟。而燕国则可能与争端最小的齐国或朝鲜结盟以共同对付满洲,并可能牺牲北方领土换取蒙古的支持。同时作为日本的老对手,届时没有解体的俄国在此时会对燕国进行援助,特别是俄国如能恢复君主制,会极力压制日本对大陆地区的势力扩张,燕国将成为俄国在东方最重要的盟友。另外的一个解决方案就是如果三国各自恢复封建制度,就可采取王室联姻的办法来停战,将争议区交由联姻后代的某个亲王统治,也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总之,未来的格局目前很难想象,因为支那帝国崩溃之后将是整个东亚和世界秩序的重建,会有太多的变数。

(四)新国家的规划:

虽然现在离国家独立还很遥远,不过只有为自己先找到一个理想作为目标,才能够有以这个目标而奋斗的动力。而未来独立之后的燕国实行什么样的政治制度,完全取决于届时掌控政权的组织。以下为燕国理想的政治制度,即封建制度下的君主制与联邦制。

1. 政治制度:

幽燕西亞将成为天主教传统的联邦君主制国家,国家主权归于天主,国王作为教会的保护者行使管辖权。

以传统主义者看来,当今流行的民族国家并不比封建制度更加优越。民族国家不过是传统君主制国家被革命者瓦解以后,在大乱局中寻找到的一种临时解决办法,其方式是武断和粗糙的,只是为了防止那些垄断了武力的暴君独裁者们在互相争夺霸主的时候毁了这个世界。因此民族国家的本质只是封建制度的替代品,当民族国家的问题增多而无法解决时,就会再次复兴封建制度。

随着二战后的长期和平已延续了近一个世纪,民主制度下的各民族国家也并不能有效维持地方自由。这种长期的普世和平造成了政府权力越来越大,教会权力被严重压制,高度城市化与高福利下的人们越来越懒,信仰丧失,社会缺乏生机而进入内卷化,人民成为费拉,只有各种彻底反传统的如LGBT、BLM等扭曲的左翼社会运动持续在搞破坏。粗糙发明的大众民主走入了死胡同,这就是欧洲难民危机和美国内乱的根本原因。这是一个全面转型的时代,封建豪强们将卷土重来,摧毁帝国黄昏中的费拉们,因此如伊斯兰国这种拒绝民族国家的再封建力量在新千年中开始层出不穷,不仅能够攻城略地,更是吸引了大批白人青年,因为他们此前迷茫地生活在一个衰败中的社会,圣战让他们看到了自己能够活出另一种更有活力的人生。面对这些新兴的再封建力量,全球化中产生的城市文明由盛而衰,主权国家在局部战争中纷纷丧失对地方的控制权,美国对此也无能为力,本来已深陷中东的战争泥潭,更无心对付伊斯兰国,宣告其主导的威尔逊主义失败。这在川普总统任内已经越发明显,美洲岛在未来更有可能奉行孤立主义,不再直接参与欧亚旧大陆的争端,把乱局交给日本、印度、俄国等列强。但如今因着民族国家成为合法政权的共识,没有了产生帝国暴君的基础,民族国家中仅能产生无能的费拉化大政府,即便有如普京一样的独裁者也对全世界不构成威胁。唯有闷声发大财多年的中国会输出革命,但由于也是个高度费拉化的集权政府,其并无实际操作的能力,因苏共老大哥早已倒台,就只能做梦了,一番作死操作反而会加速帝国崩溃,让位于解体后的军阀们。全球民主制度本就依赖于美国的监管,一旦没有了新教徒资产阶级世界主义者的介入,秩序就会逆转。届时金钱资本不再起决定作用,而武力和信仰会成为建立政权的基础,充满活力的封建制度就会再次盛行起来,不仅在东亚,全球都将迎来伟大中世纪复兴的时代。

●联邦制:

联邦是现代民主国家的制度,地方高度自治,但和其他国家组成联邦后再不作为单一主权国家,多为共和制国家,如美利坚合众国。而邦联则是主权国家承认同一个统治者,跟封建君主制的关系更密切,如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上古时期的殷商王国其实就是个由各方国组成的大型邦联,当时的燕族人已有自己的方国燕亳作为殷商封建体系的一员。燕地东境的孤竹国一直延续到商亡以后三百七十多年,其他燕地的独立国家还有令支、无终、屠何、代等。作为同属红山文化与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后裔,他们在很早时就跟燕国组成了一个君合国,因燕国是当时东北亚渤海北岸文明程度最高的国家。此外燕地南境的中山国也和燕国保持着密切联系,虽然其领土从未被燕国所统治。姬姓王室统治的燕国作为诸夏的一员,跟齐、楚等国曾以周王作为共主形成了一个如殷商时代的邦联,直到战国时代的五国相王终结,燕国完全独立。中古时期幽燕复国后又有鲜卑五燕(前/后/西/南/北)以及由军事兄弟会统治的河朔三镇(幽州/成德/魏博),都接近邦联的关系。大辽的五京制王国则是以燕地北境为中心的联邦,因相较于商周的邦联,大辽境内各部族之间存在更加紧密的关系,而其中的燕云十六州境内燕族人享有高度自治,有燕人四大族与契丹王室联姻,但没有单独的燕王存在。上个世纪,这一邦联形式由日本帝国复兴,在燕地东境扶植建立了冀东自治政府,在燕地西境建立了察南自治政府,跟满洲国一样实际是以日本天皇为共主。

因为这些历史渊源,造成现在的燕地四境存在着多样的地方文化,可分成最基本的八大族系,各有自己独特的语言风俗和历史传承、地理环境,不像现在的波兰那样存在高度的内部一致性,所以未来的燕国不可能成为一个普通的民族国家,而是适合以联邦制的形式维持燕国统一。

虽然近代民族国家的联邦制通常是由原有的主权国家共同组成联邦,但未来的独立运动则更有可能是由军事征服者武力夺取领地建立政权,正如古代世界各王国的建立过程一样。军阀们要凭借其在乱世中创造秩序的能力,也就是有武装的同时又有教会的信仰让其统治名正言顺,能够保境安民,地方自治得到保障,让人民活得有尊严,才能获得广泛支持,成为一个地方合法的统治者。各地军阀之间在不能够互相吞并的情况下维持久了就会建立各地方政权并立的局面,如同当今的拉美各国,如果这些地方政权要在维持自身统治的情况下组成同一个国家,就只能直接实行联邦制。但军阀们的“民主”式联邦仅可作为过渡时期的制度,如果要进一步形成一种稳定的秩序,就需要实行传统的封建君主制,规范各地政权的法统,使之名正言顺地成为地方统治者。因而燕国的联邦制实际上就是封建制,也可以说联邦制是封建制复兴的基础之一,联邦是燕国从民族国家过渡到封建秩序的一个阶段。当东亚各地都陆续恢复君主制以后,加上基督信仰如果大规模传播开来,幽燕西亞作为一个封建王国就可能通过联姻和其他周边国家形成邦联,比如在东北亚的各国承认日本天皇为共主,这时各国的领土争端也就能够顺利解决,因为会形成一个新的稳定的国际秩序。

●君主制:

幽燕先民本来就有良好的君主制传统,因此在未来将其延续也是很合适的。

在上古时期的部落时代,商王建立了东亚最早君主制国家,其出身的玄鸟氏部族亚燕和同属王室血脉的孤竹国也都在同一时期和商王国组成了封建体系,商王是当时燕地各方国的共主,这一体系延续了约有六百多年,其中孤竹国等在商亡之后继续维持着王国的独立,直到燕国统一战争时并入了姬姓燕国,延续了达一千年的国祚。殷周之变以后,周人的姬姓王室开始统治燕国,拥有长达八百多年不曾间断的王室血脉传承。燕南的中山国也拥有两百年国祚。在整个上古时代,燕国作为独立君主制国家的时间长达一千四百多年。燕国沦陷于秦汉大一统帝国之后,从异姓王臧荼、卢绾,直到明帝国初期的朱棣,燕王这一爵位在各帝国中都有保留,由帝王册封或割据的军阀豪强自立,如中古时期的慕容家族建立了有近一百年的燕王国,后又有安禄山和史思明家族复兴大燕,最后一个独立的燕国是深州刘氏家族在河朔三镇后建立的。

未来的幽燕独立战争时期形成的军阀们,必定会随着独裁统治的时间增长而最后将权力传给家族嫡系成员,成为世袭制的政权。届时如要完成燕国统一,各地军阀不管是武力吞并的方式,还是和平协议的方式,都需要以封建君主制将自身统治合法化,否则就是无休止的暴力。而未来的燕国王室,可能出自本土豪强,也可能出自海外社区归来的复国军还乡团领袖,总之,他们必须是地方政权的掌控者做到了保境安民,为幽燕独立流了血的民族英雄,广受人民爱戴。

幽燕西亞的君主要通过特别的甄选才能被加冕。理想的情况下,首先他应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燕族人,祖上数代都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军人出身,其家族在复国战争中有过卓越贡献。其本人也拥有良好声望,接受过西方正式的公教培养,体质康健,容貌出众,举止得体。其次就是看其血统,因肉身上作为大卫王后裔的耶稣基督自己都是讲血统的,因血统是统治合法性的来源之一。燕国王室可以内亚和印欧父系优先,毕竟中世纪欧洲建立了真正的基督信仰下的政治秩序,拥有法统来源。如果是东亚原住民后裔,则可进行联姻,迎娶来自欧洲各古老的王室家族后裔,以优化血统,亦可延续下老欧洲曾经繁荣的天主教君主制传统。之后历代王室的联姻都可采取以上原则,如果欧洲各传统的天主教国家都恢复了君主制,对此也是很有利的。由于东亚历来落后于西欧,虽然在欧洲现在难以恢复天主教君主制传统,但是在东亚就没有那么大的阻力,那些没落的王室后裔,完全可以在远东重新恢复统治,而后以此为基地,再进行将来的收复失地运动。

如果届时军政府统治者本身的家族已经符合以上条件,那么就可以直接由军政府过渡为君主制,而不能长期进行军事独裁。如果统治者有诸多不足,则在确定王室之前担任临时摄政。当拥有合适的人选以后,复国战争后掌握最高权力的军政府,就可以将权力移交给首任君主,就像当年西班牙王国弗朗哥将军所做的,只不过我们的燕国王室传统已经中断时间太久,难以找到人选。即便如此,东闾圣母也是燕族人在天上永恒的女王,无论地上世俗的王室是否存在。

首任君主需要被幽燕教会最高神职人员,即总主教或枢机级别,在国内最重要的圣堂内,通过进行传统的傅油礼与加冕礼,在至高天主权下合法地接受王位。

国王加冕以后,可以根据“三权分立”原则统治幽燕西亞,可称之为三元制君主立宪制。也就是国王、教会、议会三方互相制衡,类似于大革命和中央集权化之前的法兰西王国三级会议。其中国王负责统治(行政),拥有神圣的地位,是国家主权的代表和国家军队的最高统帅,可对其他国家宣战;教会负责圣化(立法),国家的法律以教会习惯法为基础,普通法作为其补充形式;议会负责监督君主与教会两者(司法),代表众贵族和一般平民的权力。王室与贵族、教会、平民三方需要共同制订一部宪章,以规定各自的权力范围和需承担的义务。例如其中要保障私有财产的不可侵犯,国家或贵族不得强征平民土地。国家宪法的修改由议会负责,但教会拥有决定权,征税和其他政策的提出也由议会负责,执行的决定权则归由国王,各主要行政部门首长由国王从议员中直接任命。议会分为上议院和下议院,上议院代表贵族,议员来自每个家族的族长,终身制,下议院代表平民,可组织党派,定期选举,每个州按其人口比例确定议员人数,部落区则各有一位。联邦政府从议会中产生,最高法院和国会则以议会为主,少数高级神职人员共同组成。

王位的世袭以嫡长继承制优先,单偶制下的男性长子为第一顺位继承人,其他男性直系后代为次。如无男性后代,直系后代的女性亦可继承一次,包括次女,也是一种半萨利克法。在女王登基后就需立即制定一个候选人名单,由六大领主通过选举产生新的王朝,如同神圣罗马帝国曾实行过的选举君主制。女王的后代无继承权,除非她在登基时未婚并和选举中获胜同样未婚的大公缔结联姻。获选的领主家族无需迁居,可继续居住在其原有宫邸并作为以后的王宫,在女王逝后由该公国在任大公加冕为燕国新的王朝初代君主。而旧王室的燕亳兰王冠领地则继续由前朝的旁系男性大公继承,该人选在新的王朝选举中也要同时确定下来。在初代王都的选择上,最为理想之地为大石河旁的旧“燕山”。

在贵族爵位中,六大公国的大公是各国实际统治者,在血缘上可能与王室不同,只看燕国统一时各公国地方的统治者是本土军阀还是由王室分封了。而王室里无继承权的旁系贵族其部分爵位仅为象征性的一种荣誉,由国王册封,只有权管理其有限的私人土地,除非是因绝嗣的情况而获得燕亳兰亲王的继承权。次于公爵的侯爵最多只可作为一个州的统治者,其后的伯爵、子爵等更多也都是荣誉性高于实际统治。

不同于当今普遍的君主立宪制,如日本天皇与英国女王本身已无实权,仅成为了国家象征,也不同于如法兰西帝国君主路易十四那种中央集权的绝对君主制,未来的燕国因基于地方自治跟再封建化的原则,实行传统的君主制,即国王是拥有实权的,只不过受到宪法和贵族、教会、议会各方限制。因此,国王在联邦制的整个国家中仅对其直属领地拥有完整的管辖权,而并不能够实际控制在此之外各地方政权,本质上是整个王国的共主。

由于我们主张的是君主制,因此不能再称作典型的民族主义,但这个制度属于结合了古老的封建君主制与近现代新兴民族主义的特殊形式,共同理念都是避免大一统中央集权,保护众多基于地方的小共同体之权益。

2. 行政区划:

幽燕西亞独立以后由于实行联邦制,依据地方自治原则,依托境内八大族系而划分为八个自治地方作为一级行政区,行政区划形式类似于现在的西班牙王国。

在地理环境上,燕地就是指渤海西岸的燕山与海河流域,分高地与低地两大部分。在这一共同地域之内,上古时期新石器时代的高地孕育出了繁荣发展的红山文化与夏家店上下层文化,青铜时代的高地人进入低地以后,则形成了幽燕文明,产生了燕国和古燕族人。《汉书·地理志》记载当时的燕地为:“东有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西有上谷、代郡、雁门,南得涿郡之易、容城、范阳、北新城、故安、涿县、良乡、新昌及渤海之安次,皆燕分也。乐浪、玄菟亦属焉”,也就是以现在的北京为中心,包括今天的张家口、保定、廊坊、天津、唐山、秦皇岛、承德、朝阳、赤峰、葫芦岛、锦州、沈阳,以及整个辽东半岛,但其中的辽东属于燕国最晚开拓的殖民地,而非是传统的燕地。当代幽燕独立运动中设计的版图是以历史上的满清帝国直隶省为主体而进行规划的,以作为我们幽燕西亞独立运动所主张的领土范围,这也是顺直议会时期所辖地域,作为法统依据之一。明清两帝国的直隶省将燕地南北统一了起来,包含了历代燕国的传统领土与南部曾属于上古时期中山国、赵国、齐国的领土。六百多年中,这一地区虽然继承了古时的多个王国,但共同居住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已经形成了一致的政治认同。故而如今我们直接维持直隶省的大致版图,通常也就是现在的京津冀三地除去邯郸之外的十二市,再加上辽西四市与内蒙古的赤峰。

燕山脚下的海河流域是燕地的核心区。京、津、廊、保、唐、秦六市作为“小幽燕”(Lesser Yuyencia),相当于爱尔兰的国土面积。这里虽与周边邻国无领土争议,但内部差异并不小,故而再分为四大族系,恢复古国之名,即燕亳、蓟兰、孤竹,与天津。中山之地与小幽燕地区关系紧密,文化日趋接近,经济来往频繁,因而可以成为燕联邦的一员,其地以太行山作为和其世仇晋国的边界。直隶省南部的广平府与大名府作为原来的赵国领土处于中原地带,并非原中山国领土,因此不能算入幽燕。沧州地区作为曾经的河间府也与小幽燕地区关系紧密,加入幽燕无争议,直接以现在的省界作为和齐国的边境即可。燕地中只有国境北部人口稀少的高地热河与察哈尔分别跟满洲和晋国有领土争议,并将原不属于直隶省但属于传统燕地范围内的辽西走廊海岸地带也包含在内。小幽燕的典型燕人四大族系跟石家庄的中山人,张家口的察哈尔人,承德与辽西的热河人,以及和齐国相邻的沧州人就分别作为现代幽燕民族进一步细分的八大族系(或称民系),各自按照自己的政权实体,作为联邦的一员组成“大幽燕”(Greater Yuyencia)。幽燕西亞全境差不多相当于越南的国土面积,比波兰多一点,也就是一个普通民族国家的正常大小。

八大族系的人民各有自己独特的方言,燕亳兰为燕语里的保定话,蓟兰京津都会区分别有北京话和天津话两大特色方言,孤竹兰有唐山话,这四大方言属于燕语里的山前幽州方言,热河话属于燕语里的山后幽州方言,察哈尔的一半是晋语与燕语过渡的张家口话,中山兰与河间兰都是冀州方言,一个以石家庄方言为代表,一个以沧州方言为代表,分别属于燕语跟晋语、齐语的混合产物。

为避免争议,规划的政区边界是以自然地形为主要参考条件,高地依据山脉,低地依据河湖,并结合历史和语言边界进行调整。

未来的燕国行政区划为三级制。

第一级:自治领/自治市/特别地区,第二级:州/部落区/自治区,第三级:市镇/村社。

自治领(Dominion)属于燕联邦一级行政区,各自治领的领主(Lord)皆出自王室嫡系或与之有姻亲关系的公爵(Duke)。大公其对所拥有的领地有直接管辖权,是地方军队的最高统帅。自治领各有一个首都,可有自己的宪法管理内务,亦可保留自身独特的语言,以及自己单独的国旗。总体来说自治领是以乡村为基础政体的。自治领实际上是属于封建制公国的性质,因此亦可直接以公国(Duchy)为名,只是在联邦意义上来说时一般就称作自治领。虽然名称相同,但和大英帝国曾经存在的自治领并非是同一概念,后者为殖民地的准国家形态。构成燕联邦的自治领有七个,包括燕亳兰(Yenpoland,YP)、蓟兰(Kiland,KL)、孤竹兰(Guchuland,GC)、热河(Jehol,JH)、察哈尔(Chahar,CH)、中山兰(Zungsland,ZS)、河间兰(Hochiland,HC)。加上天津(Tientsin,TS)单独作为一个共和制的自治城邦(City state),这八大自治领地就分别对应于现代燕人的八大族系。燕王可直辖其中的燕亳兰自治领,该地是燕国在历史上最早建立政权的传统核心区,类似于曾经波兰立陶宛联邦中的“王冠领地”,但实际则由亲王(Prince)作为领主行使管辖权,也就是作为一个亲王国(principality)。王室和领主作为世袭制同时受国家宪法约束,宪法规范了其各自权力范围和直属领地。

除七个自治领与一个天津自治城邦之外,另有三个特别地区,分别是燕山王城(Royal castle of Mont Yan),燕京联邦政府直辖区(Yenkingto City)和东闾圣城领地(Archbishop’s Domain of the Holy City of Donglu),均不属于自治领完全管辖,燕京与东闾和天津一样实质上也是一个自治城邦。王城位于旧燕故都圣聚城北部的燕山地区,直属于王室的特别领地。联邦政府直辖区位于燕京都,是法定首都,联邦政府主要负责外交工作,和处理自治领之间的问题,也直接处理各州一级的部分民政事物,但无统治权。东闾及周边村镇和其他地区由神职人员管理的教会领地同样内部自治,不受州政府管辖,直属幽燕教会管辖的东闾圣城。

每个自治领内部以平原为主的人口稠密的州(State)和人口稀少的部落地区(Tribe Area)或自治地区(Autonomous region)作为二级行政区。州长由境内全体居民公投选出,并效忠于领主,其主要职责是代替领主处理社区民政事务。州内不设地方军队,只有民兵。每个州有一个首府作为地方政府所在地。在未来的再封建化中,州也可转变为仅次于公国的侯国,即侯爵统治的领地。

太行山北部与燕山地区几个四面环山的地带均为山地部落自治领地,内部没有统一的地方政府,因而各山地部落领主要以该地河谷的主干河流为名,辖区内的各村社各山寨由部族长老统治。燕亳兰与河间兰交界处的白洋淀湖区渔民单独作为一个特别的自治领地,管辖权由两大自治领对分,但整个湖区拥有一个委员会来处理湖区的经济与生态等问题。燕地唯一的较大海岛觉华岛也作为一个由渔民组成的自治领地。燕北高原拥有几个游牧部落的自治领地,主要以保护境内蒙古人的文化与生活方式为主,但作为游牧区亦可接受非蒙古人加入,但只能从事畜牧业,以保护当地天然草场。非天主教徒的异教徒如聚居的穆斯林群体本身也作为一种自治社区,和山地部落、渔民、牧民一样,都受其所在的自治领管辖,但只拥有军事义务,并不受自治领的宪法约束,而是根据各自的习惯法进行自治。

州的下一级行政单位是各独立的基础社区,每个社区以家庭为单位由人民自愿组织建立。社区可分为市镇与村社两种类型,市镇主要为工商业居民,市长或镇长由全体居民公投选出,散居的以农业为主的各村社则由地方乡绅或族长自治。社区本质为政治单位,可以不拥有固定地理位置,自治领之内各州的人民可自由迁徙,只是迁徙到其他自治领和部落领地有限制,因是否接收移民的决定权归由领主与部落首领。各社区之间可以单独身份或组成联盟作为代表参与到州政府的组建。社区可拥有自己的民兵,并可作为地方军队服务于领主或加入国家军队。

七大自治领总计有129个二级政区,其中燕亳兰24个(含8州15山地部落区,1白洋淀自治区),蓟兰10个(含9州1山地部落区),孤竹兰22个(含10州1觉华岛自治区11山地部落区),热河30个(含7州19山地部落区4游牧部落区),察哈尔11个(含5州5山地部落区1游牧部落区),中山兰22个(含14州8山地部落区),河间兰10个均为平原州。


●燕京都直辖区(Yenkingto City):

燕京都是燕国的法定首都,和天津自治市一样是个实行共和的自治城邦。可将原来的廊坊市改称做燕京都(Yenkingto),或“新燕京”,以跟北平的旧燕京相区别,其旧名是“广阳”,廊坊按发音也可欧化为“Rafaron”作为其英文名。

燕京都的辖区范围是以现在的廊坊市区为中心,南部以永定河与燕亳兰为界,西部和北部从大兴国际机场西部公路到永兴河,安定镇东部的岔河,青云店镇北部的凤港减河与蓟兰为界,东部以北运河、龙凤河与孤竹兰为界。

廊坊市区一带作为幽燕境内的中心位置,处于京、津两大都市和燕亳兰-保定与孤竹兰-唐山两大地区的交界处。廊坊的地方文化较弱,上古时期是属于燕国、蓟国与无终国的边陲低地,又因处于永定河下游泛区,故而开发少,仅有安次城有两千年以上的历史,曾属燕国广阳郡。廊坊与临近的蓟兰-北京相比,未受支那帝都风气污染,是属于由现代铁路的开通而发展起来的一个年轻城市,地理位置又处于燕地中央,因而在燕国独立以后适合做为正式首都。

这里作为燕联邦政府所在地和直辖区,拥有国会、最高法院,和各国大使馆。现在中共政权在南各庄一带新建的大兴国际机场届时可直接作为燕国的首都机场。因联邦政府主要处理全国性的内政外交,故而主城区(即现在的廊坊市区及北旺、南尖塔、杨税务、小茨、九州)之外各乡镇社区作为一个自治州,只是在族系归属上算作蓟兰人,因当地在过去长期归属顺天府管辖,两地文化语言风俗都一致。该自治州是作为首都燕京城区扩张的最大范围。


●燕山王城(Royal castle of Mont Yan):

燕山王城位于燕亳兰的北部,是燕国王室直属领地。其位置在燕亳兰北部的燕州境内。

这里目前属于北京市房山区的燕山地区迎风街道与栗园社区,即大石河西岸山麓。此处地势十分特别,为天然形成的一个半盆地区域,西北部为最高山岭,称为“大房山”(或“防”),但其原名则是燕山,因临近燕国最初的王都而得名。盆地东南部有一个缺口,迎风坡诸条溪流自此汇入源于北部山谷的大石河。王城辖区范围就是整个盆地和大石河西岸到原房山城关一线。

该地处于周口店古猿人洞遗址北侧,是远古时期的燕人先祖最早落脚生息之地。这里也与大石河之畔的琉璃河镇燕亳圣聚城遗址相邻,“圣聚”的意思是指西部燕山诸条溪流汇聚之处,那里是姬姓王室统治的燕国立国之处。这里就是上古燕族的发源地,起源神话中的“天命玄鸟”就发生在西部的圣水河谷。从满洲女真人统治的金国时期开始,这里长期作为房山县的城关所在地,在龙门口村旁的九龙山上有一处大金帝国时期的皇陵,曾安葬有完颜阿骨打等数位女真皇帝。在小盆地西南侧还有一处中世纪景教修道院的遗址,这里曾有著名的聂斯脱里教士拉班·扫马在此修道,他是生于大都燕京的维吾尔人后裔,在公元1276年远赴耶京朝圣,并到罗马朝见了教宗尼古拉四世,还与英王爱德华一世等欧洲君主会面过,他不仅是燕地最早的基督徒之一,也可能是欧洲人最早接触到的燕人。

燕地沦陷共匪后的1958年良乡县并入了房山县。此后从1970年开始,共匪的国企燕山石化在当地成立,占取土地大规模建造厂房,生产工业产品。随之而来大量外地移民作为工人,新建了许多居民区。这对燕山的当地原有的地理风貌和自然生态造成严重破坏,该地最好的位置目前就被燕山石化的厂区占据。但由于保留了“燕山”之名,当地随处可见“燕”字,可见当地人对其有很强的认同。

未来当幽燕独立之后,需要将厂区搬离,修复原有的自然风貌。这里将建设为燕王国的文化中心,在原厂区兴建大量学校、博物馆,和教堂、修道院等。宫殿位置可选在目前厂区上方呈“Y”字形的山脊之处,依照中世纪的传统建立起一个城堡,类似于托尔金笔下的刚铎王城——米那斯提力斯,真正的王者之都。


●东闾圣城大主教领地(Archbishop’s Domain of the Holy City of Donglu):

东闾圣城领地在行政上为教会直属辖区,是一种自治城邦,由幽燕天主教会的总主教直接管理,如同现代欧洲的安道尔大公国,更是效仿曾经的教皇国。

该地处于燕亳兰、中山兰、河间兰三大自治领的交界处,辖区范围就是清苑县的唐河右岸平原地区。

在上古时期当地主要是受南部的中山国文化影响,曾短暂归属过幽州管辖,也曾归属东部的高阳与河间郡。随着1227年张柔营建保定城,这里不再是三大文化的边缘,而成为保定府的文化中心,临近城关的东闾一带开始归属清苑县,而受北部的燕文化影响越来越大。

因临近保定城关的主教府,近代的传教士很早就在东闾一带建立了大量天主教据点。以东闾圣地为中心,规划辖区的圣城领地内除西北部四个村庄外,其他村庄在历史上都曾建有天主教会的分支堂口,东闾即为总铎所在地,可能目前当地半数以上的人口都是天主教徒。1900年圣母曾在当地显现,帮助东闾的天主教徒击退拳匪与满清官兵连续数月的围攻,因而成为幽燕最重要的朝圣地。东闾南部相邻的安国县,在1937年9月24日因国民党政府地方官员与警察全部逃走,在安国天主堂传教的雷震远神父被当地人推举为代理县长,直到10月底共匪占领当地后结束,因而教会完全有能力在传教的同时行使政治能力,将资源组织起来维护地方治安。东闾亦是幽燕忠贞教会最活跃的地方,上世纪90年代初东闾的忠贞教会曾恢复过大规模的朝圣活动,忠贞教会著名领袖刘冠东主教就生于东闾北部相邻的韦各庄村,苏志民主教与范学淹主教的出生地也都与该地区相邻 。东闾周边另有全昆、南宋、北河庄、温仁、西王力、段庄六个本堂区,是保定教区内天主教徒最集中的地带,也是整个幽燕地区的信仰中心。

当代的东闾村镇内有至少一万居民,人口增长迅速,当地人以制造业和蔬菜种植为主,工商业繁荣。当幽燕独立以后,加上朝圣活动重新恢复,随着第二圣殿重建,东闾在未来有望发展为一座小型城市,作为幽燕的耶路撒冷。


●燕亳兰自治领(Yenpoland Dominion):

这里是燕地的核心区,狭义上燕族人的发源地。虽然名为自治领,但实为一个亲王国,境内包括了燕国王室居住的燕山王城,因而这里是作为亲王直辖的领地。

燕亳一名最早见于《左传·鲁昭公九年》:“肃慎燕亳吾北土也”一句,对于其中燕亳二字连读还是分开尚有争议,因“亳”是殷人早期用来称呼祭祀中心也就是高地上主要定居点的大型聚落,作为殷人先祖来源的拒马河流域,自然存在着一个中心聚落,也就是别称圣聚的燕亳。而上世纪发现的齐国青铜器陈璋方壶上刻有“匽亳邦”一名,其中记载前314年齐国入侵燕国的历史,可见当时的燕国就是被别称作“燕亳”的。但有观点认为这个“亳”是指现在保定市南部博野县旁的古博水,不过那里其实也可算燕地核心区的南界了,因殷人在南迁路上也顺便建立了许多个“亳”。无论如何,保定南部的这个亳国也与北部相邻的燕国存在密切关系。因此对于燕地核心区的国名上,延续最初的“燕亳”是最合适的。而在后面增加的“兰”则是因在英文名后增加了代表地名的日耳曼后缀词“land”,连读起来就是“燕亳兰”,其中“亳兰”与“波兰”又同音,也象征了两族友谊,共同拥有强势的天主教信仰。

燕亳兰的范围基本上是按照自然地理边界划分的,包含了整个拒马河流域,分西北高地与东南低地两大部分。北部以永定河与孤竹兰、燕京都、蓟兰为界;以百花山的大石河北部分水岭以及拒马河跟永定河上游支流壶流河的小五台山分水岭与察哈尔为界;在西部以拒马河源头分水岭与晋国为国界;西南部山地以拒马河跟唐河的分水岭白石山以及漕河跟唐河支流界河的分水岭白银坨与中山兰的部落区为界;南部低地以漕河及保定和清苑大致县界与中山兰为界;以唐河跟东闾圣城为界;以唐河、白洋淀、赵王新河、大清河与河间兰为界;东部以子牙河与天津城邦为界。燕亳兰首都为涿州。

这里是燕地最早有人类居住的地区之一。燕族先祖们脱离穴居时代以后,就是最先在房、涿、涞、易四县的山前河口旁定居,以避开山洪跟沼泽遍布的低地。但不同于辽西高地的情况,由于这些定居点分散而稀少并未发展出复杂的社会组织。直到新石器时代晚期,辽西红山文化后裔的高地人开始陆续南迁,他们先进入滦河与潮白河的河谷地带,再顺流而下来到燕山南麓数个河口旁的冲积扇地带,为早已定居在当地的原住民带来了先进的文明,开拓了水退之后更多的土地,人口开始繁盛起来。到了青铜时代,来自内亚的古印欧人大规模向东方殖民,他们翻越了太行山,进入拒马河流域,并与原住民融合,建立了父系制的氏族方国。他们开始以“燕”作为自我认同的族名,当时称作“亚燕”,“亚”是个尊称,王族以“子”为姓。这一部族并未就此停下拓殖的步伐,他们有一支顺着燕山脚下向东,建立了蓟、无终、孤竹、令支等氏族方国,另外一支则顺着太行山脚下往南,进入中原地区,并与晋地的氏族联络起来,获得了更高等的文明技术,得以建立了强盛的殷商王国。由于拒马河流域是其祖源地,大石河与圣水河交汇处的圣聚就成了最早的祭祀中心 ,称为燕亳,燕亳族人与殷商王室长期保持着密切的姻亲关系,是殷商祭司阶层的主要来源。新一波内亚殖民者周人取代殷商之后,燕亳开始受姬姓王室统治,其最初统治的领地就是圣聚方圆五十公里左右的拒马河流域。起初的燕国仅直辖圣聚城,城外都是仅在名义上认燕王为共主的土著各氏族部落,过去的子姓王室后裔仍然有很大的影响力。很长时间里,因为远离中原,燕国都被诸夏的史书所遗漏,这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都是太平年间,没有战争,自然没有值得记载的事迹,并且燕国本地的历史资料也都因齐国与秦国两次灭国战争中毁灭了。直到三百多年后,才因着齐桓公北伐山戎让燕国才加入到了诸夏的国际体系。进入春秋时代后,希望复辟的旧贵族们便联合东方的数个土著王国以北方游牧化了的山戎人为主力发动对燕国姬姓王室的战争,使得圣聚城被废,燕王迁都于临易(即现在的雄县一带)。燕王向同尊周室的齐国求援,才收复失地,并且将东方的那几个王国都吞并了,并以其中的蓟城作为新的都城。但燕国的旧贵族势力仍然很强,以至发生了“惠公之乱”和之后的“子之之乱”,并引发燕国最严重的危机,最终使得国土被齐国趁机侵占,也是燕亳第一次沦陷于外国侵略。内战和燕齐战争也使得旧贵族势力彻底衰落,燕昭王复国以后只得任用游士,并在易水河畔建造了当时世界最大城市之一的武阳城作为新的王都,直到遭秦国入侵灭亡。

此后的历史中,燕亳的政治中心地位让给了永定河以北的蓟城,蓟城就是新的燕京。在行政上,燕亳的易水之北长期属于幽州,涿州成了这里新的地方政治中心,作为燕族起源地,也属于中古时期燕地文化最发达的地区,如产生了知名的世家大族范阳卢氏。后有燕王安禄山在范阳(涿州)发动了复国战争。燕云十六州时期的白沟河以北地区都属于辽国,得以让燕亳兰大部都避免了被中国殖民。金、元、明、清四大帝国时期,因为帝都选择了曾经的蓟城燕京,并将永定河以南的房山、涿州、固安三县划归了帝都直辖,这使得三县在语言上与帝都的北京话保持一致,而保定府内的保定话方言则能够保留了燕国早期的语言特征,如同孤竹兰-永平府的唐山话,都是未被帝国殖民者所改造的土著语言。燕亳兰作为保定府整体也很好地保存了原本的民族文化,例如这里盛行的一种民间礼乐组织“音乐会”(按方言“乐”读做“要”),其社会功能早已超过其本来的职能,成为乡村地带人民的社会凝结核。此外,保北一带是燕地传统民居中风格最为多样化的,例如山墙造型在个别村庄里就多达六种,装饰也十分丰富,这正体现出了中古时期燕地强势的封建性所带来的文化繁荣。燕人传统的勇武精神也传承了下来,有句俗语“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也是指保定人忠诚勇武的特点,其彪悍难驯的例子有如上世纪中叶的剿匪高手王凤岗。这种民族精神也体现在保定地区的天主教徒身上,燕地最强大的地下忠贞教会就活跃在这里。

◆燕州:这里就是燕地核心区中的核心,是“燕”的起源地,故而名命为“燕州”。这里是拒马河北部支流白沟河上游诸多源流纵横之地,水土丰美,因而成为古人类在燕地最早的居住地之一,周口店河旁山麓就拥有燕地最早的现代智人遗址。旁边有一条名为“圣水”的河谷,从名称看这条河谷一定就是民族起源地了,拥有最神圣的地位,故而得名。圣水河的山口处也有个叫“天开”的村庄,从名称看应该就是“天命玄鸟”神话中的发生之处了。对应到真实的历史,就是说来自辽西高地人后裔有娀氏的女酋长简狄,在一个万物复苏燕雀归来的春天于圣水河畔沐浴时,见到了从遥远内亚游牧至此的一位英俊的异域武士,两人一见钟情,他们诞生的后代取名叫做子契。子契的父亲因为习惯于游牧的生活,在简狄生下他之前就离开了,因而父子二人从未相见,简狄就按照当地人由来已久的鸟图腾崇拜,创造了吞食燕卵而受孕的故事,让子契相信他的父亲其实是一位天神,这位至高的天神命她吞下了一枚燕卵,才生下了他。作为混血儿的子契长大以后也知道自己的容貌和体质都很特殊,不同于周边常见的人们,于是他和那些经常赶着牛羊游牧至此的内亚部落联合,成为了第一位男性酋长,开创了一个新的氏族。子契带着族人也习惯于游牧,后来他的后代们一直迁徙到南方征服了当地土著,开创了一个叫做商的王国。而后其母系祖先简狄所生活过的地方就成了殷商王室特别的祭祀之处,由当地氏族亚燕在圣水河跟大石河等众多河流汇聚之初建立宗庙,名为燕亳,别称圣聚,也是上古时期燕族人的第一个城邦,日后则成为了延续了国祚八百余年的姬姓王室立国之处。

燕州当地的方言均为北京话地区,其范围是东以永定河与蓟兰相邻,南以北拒马河跟防洪堤(小清河与永定河之间)与东西两督亢州及易州为界,西部是旧燕山,并和大石河部落区将燕山王城包围了起来。燕州以房山区的山前平原为主体,包含丰台区与涿州的一部分,首府为良乡城。

◆西督亢州:名称取自上古燕国的督亢之地,因荆轲刺秦王时假意献给秦王的燕国最富庶的土地就是督亢,因而督亢之名广为人知。督亢是拒马河与白沟河之间的冲积平原,因源于西部山地迎风坡的众多小河流经其间,水资源充足,又没有像永定河那样常年洪水侵袭,故而成为燕国最早进行农业开发的地区,物产丰富,至今仍然是燕地主产粮区之一。富饶的土地这也孕育出了燕地著名的世家大族范阳卢氏,其发源地就是现在的涿州城旁。涿州也别称范阳,虽然最初的范阳在今定兴南部一带。督亢北部由于明帝国将涿州、固安两地划入顺天府长期管辖,因官话的推广使得当地方言变成了北京话,其他地方则都是保定话的北部方言区,保留了最多的燕国土语和发音特点。因督亢地区与其他州相比面积大又人口多,故而以横贯其中的白沟河为界分成东西两部分,西督亢的北部以北拒马河与燕州为界,以南拒马河在西部与易州为界,在南部与武遂州和容州为界,包含现在的涿州、高碑店、定兴等地,以涿州城作为燕亳兰的首都及西督亢州首府。

◆东督亢州:即督亢地区的白沟河以东部分。相比于督亢西部,这里的土地质量要差一些,因为按照历史上的洪水流向,多是东南方向,故而土地多沙。造成河东土地较差的祸首便是永定河,永定河自中古晚期即12世纪左右开始夺取了白沟河的河道,造成河东常有洪水破坏,直到18世纪初才改道自固安北部往东流,河东地区得以慢慢恢复繁荣的局面。如今的河东也已跟河西差别不大,只因受北部北京话的影响而在方言上有些微差别。当地的白沟镇在当地土豪隆基泰和集团多年经营之下,如今已发展成为一座中小型城市,是督亢地区经济最具活力之地。这里最早时曾是燕国的方城县,隋唐时期挪取了易县旧称的固安。东督亢州的范围是以白沟河跟西督亢州为界,以大清河行洪道与容州为界,以赵王新河、大清河与河间兰平舒州为界,东部以永清大致县界、定泊自排渠、中亭河、东淀与胜芳州为界,包含固安、永清、霸州、高碑店、雄县等地,首府为南北交通枢纽霸州城。

◆胜芳州:胜芳是督亢的东方低地,燕亳兰最低洼处,处于永定河与大清河的下游泛区。中亭河以南曾是与白洋淀相连的大片水域,称为东淀,与天津相邻处则有三角淀,现在这两个湖泊都已被开垦为了农田。上世纪为防洪而开挖的赵王新河与大清河新道则称为了燕亳兰与河间兰的天然屏障。境内的胜芳镇是一个大型聚落,在大清河北岸,由近代来往天津与保定之间的内河漕运而繁荣。虽然曾经长期属于顺天府管辖,但不同于涿州与固安北部,可能是因为离燕京较远,胜芳镇所属的霸州、固安南部、永清原本的方言都得以保留,与西部督亢之地差别不大,都属于保定话。胜芳州在地理位置上是燕亳兰东部突出来的一个头,北以永定河与燕京都为界,东北以永定河-北运河与孤竹兰的武清州为界,东南以子牙河与天津自治城邦为界,南以大清河-中亭河与河间兰的平舒州为界,西以定泊自排渠-永定河故道与东督亢州为界,包含霸州、永清、安次、武清等地,首府为胜芳。

◆容州:上古时期为燕国的易都所在地,因城畔有易水河(今南拒马河),但如今易州常指易县一带,即燕国时的下都武阳城,故而以境内的容城县为名,该名初为汉帝国受封的匈奴侯国。境内东部曾长期称为易县,因是有易氏的起源地,也就是当年跟殷人始祖王亥发生冲突的那个氏族,当时两地之间就存在着频繁的贸易往来,有易氏跟殷人母系起源的有戎式两族应当也是共同起源的。上甲微为王亥复仇之后不久,就带着族人离开了这片有着惨痛回忆的土地,往南寻找新的家园。燕王当年因山戎大举进攻而迁都到这里的临易,可能就说明本地早已存在着一个有易氏后裔建立的城邦。直到唐帝国时这里改为了归义县,周帝国柴荣侵占大辽王国领土后又改称雄州,并沿用至今。2017年,中共设立了所谓雄安新区,企图将帝国首都的负担转移到这里,拆毁当地的众多村落,从荒地完全新建城区,想要吸引大量外地人迁居当地,这严重破坏了当地形成数千年的自然风貌,以及原住民的利益。燕国独立后会将遭破坏后的风貌尽可能地恢复,主要是将其继续作为乡村地带,而非作为供养外地人的大城市。西南部的安州,曾长期与高阳一带作为同一政区,因唐河新道形成了新的地理边界,故而将当地归为容州。白洋淀湖区的大部分也可归由容州,但湖区更适合成立一个独立的自治区。燕国新的容州北部以南拒马河跟大清河行洪道与东、西督亢为界,南部以大清河-白洋淀-唐河新道与河间兰的莫州、高阳州为界,西部大致以现在的容城县范围与武遂州,以漕河、唐河与清苑州为界,包含容城、雄县、安新三地,首府为容城。

◆易州:得名于地方主城易县,虽然最初的易县在今雄县西部。这里和燕州、西督亢一样,都是土壤肥沃而无严重水患的山前冲积平原,在拒马河口的大冲积扇也是一个燕族先祖活跃的定居点,镇江营-塔照一带就有丰富的新石器时代遗址,应当跟燕山的亚燕氏族同源,均为夏家店下层文化族群。姬姓王室的燕国统治这一带时期,这里当是旧贵族势力最强大的地区,也可能有同燕亳圣聚一样的城邦存在,也就是战国时代燕昭王修建的燕下都武阳城前身。武阳城有几十万人口,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之一,相当于后来中古时期的大都燕京,也是个国际化都市,不同人种的族群作为燕王的佣兵或工匠而居于城内,比如城址贵族墓葬里出土的大量斯基泰风格金器。可惜这座壮丽的城市因为秦帝国的入侵而毁灭。此后这里曾长期称为故安,隋唐时期开始改称为易县。满清帝国时期,因为修建了清西陵,易州就已从保定府分离出来了。不同于周边地区的传统民居样式,易州主要为囤顶屋,这和辽西与孤竹兰的传统民居一致,说明了当地人的起源,正是高地人南迁的后裔,带来了他们原有的房屋样式,而随着燕京一带开始向周围广泛传播起脊的人字形山墙瓦房,使得囤顶屋在燕地的分布不再连成一片,在燕地核心区仅残留于偏僻的易州一带。相比于北部的亚燕氏族更早的进入了父系制社会和城邦国家,这里也长期维持了早期的社会形态,其中最突出的一点便是后山女神崇拜,本地人俗称为“老奶奶”,这种在红山文化时期就已存在的女神崇拜在燕地仍然长盛不衰,其影响遍及整个保北地区,是燕国土著原生的异教信仰。这种女神崇拜产生的宗教活动使得当地有着强盛的音要会礼乐组织,使得燕地核心区不像其他被帝国控制的散沙化地区,而是有着强劲的自组织力量。例如中古时期封建豪强张柔父子,就来自易水河与南拒马河交汇处。这也使得燕亳兰南部强势的天主教会在北部难以传播开,因为竞争对手也很强大,但当地人一旦改信之后却也是特别忠诚,如当地的易县教区就是幽燕地下教会里最活跃的一部分。易州的范围是易县跟涞水县的山前地带,包含定兴县的一小部分,西靠云蒙山、洪崖山,东以南拒马河与西督亢州为界,南以中易水河与武遂州为界,首府为易州城。

◆武遂州:名称取自徐水境内的遂城镇,上古燕国时期当地名为武遂。亦可称为范阳州,因徐水北部的固城镇一带是燕国在上古时期的范阳城址,但后来的范阳移至涿州,故现今的范阳多指涿州,如范阳卢氏。武遂最早是属于燕国的北新城县,隋唐大一统时期改为遂城,金帝国统治时期称遂州,明帝国时改为安肃,遂城废,1914年又改称徐水。这里是传统燕地中天主教信仰最浓厚的地区,西部山前平原上的安庄村是燕地乡村中最早信仰天主教的,其族人祖先为河朔三镇时期移居燕地的河中粟特人,其祖先可能是安禄山的王室后裔,山脚下的椿木峪村则有易县教区墓地,埋葬有周善夫、刘书和两位著名的忠贞教会领袖,漕河边的谢坊营村诞生有著名的陈建章主教,逝后葬于安庄的教会墓地。漕河镇附近的师庄与安庄一样是燕地最早的天主教村庄,是著名的师恩祥主教故里,但该地虽属徐水境内,但已在漕河南岸,故而在规划中归入清苑州。漕河一带亦多回民,可见当地人的祖先多为胡人,保定著名的小吃驴肉火烧就发源于此,极有可能是当地人的游牧祖先从中亚带来的,因穆斯林忌食猪肉,故而以平原常见的驴肉代替草原上的牛羊肉,以内亚人常食用的小麦饼制作成火烧这种作为骑马的牧人或商人便于食用的小吃。境内流经城区的的瀑河(古称南易水)是上古时期燕国传统的南界,战国时期曾沿河修建过长城作为固定的国界,往东直达大城一带,这条边界往南最多可将燕国势力范围扩展至满城一带的漕河与中山国相邻。武遂州的范围主体为现在的徐水县,另包含了易县南部,北部扩展到以中易水河与易州为界,以南拒马河与西督亢州为界,东部大致按照现在的县界与容州相邻,南部则以漕河东段与清苑州为界,西段山麓隔河与顺平州为界,首府为徐水。

◆清苑州:名称取自保定市清苑县,这里是燕亳兰最南部的一个州。虽然作为一个州,但保定却属于燕亳兰最大的城市,因而本身也作为一个像天津那样的城邦。因位于易水之南,严格来说,按照狭义的燕地范围,这里已经不属于燕地,只是通常来说,保定是燕赵分界处,实际上并不能说是与赵国的边界,因赵国是入侵占领的中山国领土。在战国时期燕国与中山国的冲突中,燕国攻城略地最远便是今天的顺平-清苑-高阳一线,但统治时间很短,燕国南部边界长期以来还是以南易水为主。清苑东部在汉帝国到曹魏统治时期也曾属于幽州,之后的幽州范围退回到了传统的燕国南界,当地长期与东部的高阳-河间归属同一政区,有乐乡和樊舆县,后隋帝国改乐乡为清苑。直至燕云十六州时期当地沦陷于宋国,宋国改称保州,金帝国沿袭,1227年张柔营建新的保州城,后改称保定沿用至今,明帝国开始作为直隶的省政府所在地,并发展成地区中心城市,保定的方言作为官话慢慢向四周扩散,使得保定府范围内的方言逐渐成为一体。因而这里作为传统上燕文化的南部边陲,是燕国与中山国文化的交汇之处,从传统民居的建筑风格可以明显看出这一点,燕地传统核心区流行的人字坡形山墙最南的分布地点就是保定城区,而定州为中心的一种平顶式山墙最北的分布地点就在漕河南岸。在方言上,现代的保定话就是古幽燕话与中山话融合产生的,以保定城区为界,南北方言差异显著,定州-安国一带曾是中山国的核心区,但现在的方言与石家庄一带显著不同,而与保定话更为接近,这里属于核心燕地的语言文化扩张的南部极限。燕地传统的自组织音乐会分布南界就是清苑地区。与武遂州一样这里都是燕地天主教信仰最浓厚地区,东部边境府河西岸的望亭是幽燕天主教会最著名的领袖范学淹主教的故里,南部的田各庄村则是苏志民主教的故里,隔河相望的东闾圣地是整个燕地的信仰中心,按长久以来的行政划分也属于清苑。清苑州的范围主体为现在的保定市城区,北以漕河与武遂州为界,东以府河-唐河故道与容州为界,南部以唐河与东闾圣城领为界,西部以保定城区以及清苑大致县界与中山兰的唐州和顺平州为界,首府为保定城。

◆白洋淀自治区:安新县大部及任丘的淀区沿岸。

部落区:◆石河源部落区:大石河上游山区发源的众多支流所在的河谷,北部为百花山,南部为大房山。◆宋各庄部落区:宋各庄所在的拒马河支流河谷。◆十渡部落区:拒马河上游干流河谷中与河口相邻的东段。◆蒲洼部落区:拒马河上游干流河谷东段的北部支流。◆三坡部落区:拒马河上游干流河谷北段,野三坡的腹地,其境内的主要小镇紫石口与相邻的蒲洼、龙门在20世纪上半叶仍然是部落制度,故而燕国独立后将其模式推广到整个幽燕的山区。◆龙门部落区:拒马河上游干流河谷北段的北部支流小西河中段。◆西河部落区:拒马河上游干流河谷北段的北部支流小西河水源地区,西部为小五台山主峰,拥有熙笃会特拉普派的杨家坪圣母神慰院遗址。◆蟒石口部落区:拒马河上游干流河谷北段的北部支流,西部为小五台山主峰。◆其中口部落区:拒马河上游干流河谷北段的西部支流。◆南城司部落区:拒马河上游干流河谷南段。◆塔崖驿部落区:拒马河上游干流河谷西段。◆乌龙沟部落区:拒马河上游干流河谷西段北部支流。◆涞源部落区:拒马河西段的水源地区。◆易水源部落区:中易水河的上游河源谷地。◆漕河源部落区:漕河的上游河源谷地。


●蓟兰自治领(Kiland Dominion):

蓟兰是燕联邦面积最小的一个自治领,位于燕地中部,是唯一不与外国接壤的内陆成员国。因北京的高度城市化,现在当地的人口却是燕地各处里最多的。

蓟兰得名于上古时期的蓟国,其都城名为蓟城,是这里最早的地名。之所以称为“蓟”,可能是源于部落时代的氏族图腾,燕地常见的“大蓟”这种野花被蓟人最为喜爱,就像是苏格兰人以蓟花做为他们的国花。蓟兰还传统上有幽都、燕蓟、燕京等数个基于本土的名称,其中燕京是最为广泛使用的传统名称,但由于未来的燕京选在了廊坊,故而旧燕京不再使用该名,作为曾经的蓟国所在地,便直接以蓟为名。跟燕亳兰的“兰”一样,后缀词也是来自英文名的发音。蓟兰现在更加广为人知的名字是北京,及其别称北平,这些名字充满了殖民色彩,代表着蓟兰长期作为帝国首都的历史。其中北平一名是明帝国殖民者赶走蒙古人以后,改大都为北平,意思就是“平定了北方(蛮夷)”,虽然战国时代的燕国设立有“右北平郡”,但那个北平是位于今蓟县-承德一带的原无终国领土,而跟明帝国无关。1928年国民党中国大一统主义者侵略幽燕以后将北京改为了北平,因国民党政权首都是在南京,作为南支那皇汉,他们鄙视北方人,故而恢复此蔑称。而北京的意思则是“(帝国)北方的京城”,京就是王都的意思,始于明帝国初期封于北平的燕王朱棣在夺得帝王之后改称,以跟明帝国的旧都南京相对应,属于明清两帝国沿用了数百年的名称。1949年北京沦陷于共匪,赤化统治数十年之后,现在的北京一名就已经等同于中共政权当局。北京代表共产党,北平代表国民党,同作为外来的殖民者都是燕族人的敌人,因此幽燕独立之后再使用这两个地名是不恰当的,应当恢复其最古老的本土名称——蓟。而北京城区名称则可恢复为中古时期曾使用过的幽州,虽然幽州一名也指广义上的燕地。

蓟兰的范围就是今北京市的主体部分,即燕山南麓的湾状盆地,潮白河纵贯其间。西南部以永定河与燕亳兰为界,西北部以军都山与察哈尔为界,东北部以云蒙山、密云水库、雾灵山与热河为界,东南部以盘山、泃河、潮白河旧道、大运河与孤竹兰为界,南部以凤港减河、岔河等与燕京都为界。蓟兰首都为幽州城。

除了平谷州,蓟兰各地的方言都属北京话,北京话是自辽金以来,古幽燕语显著阿尔泰化的产物,并在明帝国时期吸收了江淮话,是受外来帝国统治者强烈影响下的语言,目前被称为北京官话。可以说北京话跟热河方言是燕地里最接近上古时期的原始幽燕语。因原始幽燕语在上古晚期随着姬姓王室的燕国加入到南方诸夏的国际体系,尤其是燕国灭亡以后长期被中国大一统王朝殖民同化,使得古燕族的语言日益远离了古阿尔泰语系的满洲、朝鲜、日本列岛的语言,而更接近所谓的汉藏语系。直到辽金以后燕地大规模“胡化”,也就是受契丹、女真、蒙古统治者的语言影响,产生了回归阿尔泰语特征的新幽燕语,以帝都的北京话为代表。

和燕亳兰一样,蓟兰的文明伊始也是新石器时代红山文化后裔的辽西高地人带来的。潮白河的山谷就是一条迁徙通道,因而这些移民在燕山的山麓地带建立了数个聚落。从地缘来看,蓟人起初可能是无终人的一支,平谷-蓟县一带山麓是其聚居中心,从当地墓葬发现的丰富金饰品来看,蓟人的先祖跟燕亳与孤竹一样都有着安德罗诺沃文化古印欧人的起源。由于永定河容易泛滥成灾,因而蓟人较晚才西迁到永定河北岸即今北京城广安门一带建立城邦,成为殷商时期燕地众多方国之一。蓟国也拥有漫长的独立国家时期,国祚长达一千多年,由于地偏国小,诸夏的史书中几乎不见蓟国的事迹,其中只提到周武王将黄帝之后贵族分封到蓟立国,和燕一样,取代了原来始于殷商初期的土著方国。公元前七世纪,燕齐联军击退山戎之后不久,燕山南麓仅剩的独立政权蓟国也被燕国吞并了,而相邻的无终国则西迁到了上谷之地,约两百年后亡于赵国。燕国还将蓟人的王都蓟城作为了新的燕京,以取代遭到战争严重破坏了的旧都燕亳圣聚城。秦汉帝国吞并燕国之后,实行郡县制,燕地作为幽州开始成为了帝国的一个“省”,治所就在蓟城,并将原蓟国领土继续作为广阳郡,使得当地成为了燕地新的政治中心。

长期以来,燕京都是作为燕人的首都,直到1153年来自满洲的女真人定都燕京统治大金帝国,开始了燕京的帝国化历史。1264年取代女真的蒙古人又将燕京改为大都,以突厥语称作汗八里,使得燕京真正的开始成为一个国际性的大都市,城内汇聚了各色人种和宗教团体,并建立了燕地历史上的第一座天主教堂,使得燕京成为此后西方传教士在燕地的教会中心。可成为帝都虽然带来了城市的繁荣,但也带来了全面毁灭的风险。自辽金以来的改朝换代中,帝都往往成为大屠杀和人口流放最严重地区,新的统治者往往会将原来的人口清空。特别是明帝国初期,使得当时的大规模移民潮中,燕京及周边的顺天府是接收外来移民最多的地区,其来源多为山后地带,使得阿尔泰化了的新幽燕语在这一地区广泛使用。帝都的另一个负面作用就是阻碍了政治上的地方独立运动。20世纪初的民国时期,就是因为燕京北平是所谓中华民国的首都,周边地区如晋、齐等国,以及燕地内的孤竹兰、察哈尔都产生了自治政府的情况下,燕京仍然被作为中国的一部分,仅有发起地方自治的安厚斋在郊县的香河县曾短暂成功脱离中国,而其后的冀东自治政府只能将首都定在紧靠燕京的通州。如果帝都不在燕地,那个时候的燕人早就能够建立如晋兰阎锡山一样的燕地全境统一的自治政权。

这种情况在未来的幽燕独立战争时期仍然如此,除非共匪迁都,否则燕京必会是最后一处光复的沦陷区,并且帝都还有首先被“核平”的危险。无论如何战争破坏将会是很严重的,以至于当地会成为一片不再宜居的废墟,蓟兰全境都将回归乡村为主的局面,就如同日耳曼洗劫之后荒废的罗马。由于燕京现在的称呼北京一词已经跟共产主义中国捆绑在了一起,不仅名字要换,这座城市也不能够再成为燕国的首都,故而在幽燕独立之后将新的首都选在了与之相邻的同为燕地中心的廊坊一带。

◆幽州:幽州城就是现在的北京市主城区,

◆兴州:

◆通州:

◆顺州:

◆泃州:

◆平谷州:

◆渔阳州:

◆昌平州:

◆永定州:

部落区:◆怀河谷部落区:潮白河支流怀河上游谷地。另有高崖部落区、白羊沟部落区、八达岭部落区、十三陵部落区、神堂峪部落区、潮白河谷部落区、达峪部落区、大华山部落区、陡峪部落区、泃河源部落区可分出,但大多过小就暂时略过。


●天津自治市(Tientsin City state):

天津自治城邦是一个特别的自治领,因其独特的天津话方言与其文化局限于城区,故而作为一个城邦,如同新加坡和香港。它拥有与其他自治领相同的权力,但由于其高度城市化和发达的商业,因而以共和形式由人民选举城主,但该城主没有领主所具备的独立民兵管辖权,军事方面由联邦军队直接负责。燕国独立后天津的目标是要建设成东北亚的金融中心,并成为与西方联系的桥头堡,恢复往日繁荣。其北部以永定新河与孤竹兰为界,南部以独流减河与河间兰为界,西部以子牙河与燕亳兰为界。

天津主城区一带在上古和中古时期一直都是燕国海岸未开发的荒地,人烟稀少。在明帝国入侵者占领燕地,并且迁都燕京之后,为了保护帝国中央,故而从其皇室发源地江淮为主的地区迁来了大批军户驻扎在当地,1404年开始作为一个军事据点名为天津卫。随着后来由附近迁来的燕地平民与驻军互相融合,天津区别于临近地区特别的方言和文化开始形成。但现代天津文化中最显著的当属其西方特征,天津是属于燕地境内受西方殖民文化影响最强的地区,从1860年起,陆续有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美利坚合众国、法兰西第二帝国、德意志帝国、大日本帝国、俄罗斯帝国、意大利王国、奥匈帝国、比利时王国九国建立租界。由于1917年由中国政府在对奥宣战之后强行占领的奥租界,1918年奥匈帝国哈布斯堡王室的统治覆灭,中方与敌国私自签署协定将租界划归中国,而哈布斯堡王室一直未声明放弃其天津租界的所有权,故而燕国独立后,天津自治城邦可将原奥匈帝国租界使用权再次移交给亡国后暂无领土的哈布斯堡王室。俄国租界的情况与奥租界相同,罗曼诺夫王室统治被推翻之后的1920年布尔什维克政府私自将俄租界交给中方。除此之外,大英帝国也未放弃其天津租界所有权,是1941年由日军强行占领后交给当时的汪精卫中国政府的。美国政府则在1902年将其租界转让英国,此前美国曾希望建立公共租界。1943年维希法国宣布放弃天津租界,但其是否有资格代表正统的法国政府有争议,其所有权当为法兰西王室。德国租界在一战之后因德国战败而自行放弃。日本租界在1943年日军占领天津以后交给了中方。1943年意租界因被日军占领而结束。九国租界中,唯有比利时租界是1927年由其原始拥有者比利时王室主动放弃的,但其开发程度本就很弱。


●孤竹兰自治领(Guchuland Dominion):

燕地东境有冀东防共自治政府的基础,以及古老的孤竹国,因而可建立孤竹兰自治领,包含滦州、遵化州、无终州、武清州、宁河州、唐海州、乐亭州、渝州共八个州;唐山一带作为重工业中心,尤其要发展军工,保障幽燕的军事力量,国家独立以后可以将其更名为滦州,以取自其境内滦县的古名,以及境内同名的滦河;秦皇岛一带则为教育中心,至葫芦岛的沿海一带也作为海军基地,因其城市繁荣得益于渤海的海运,因而国家独立以后可以将其更名为渤州,或延续旧名临榆而改称为渝州,亦或可取北戴河之名而称戴州;天津北部数县作为古无终国之地,以及渔阳郡故地,作为唐山话方言区可建立一州简称渔州,或取蓟县之名作蓟州。

蓟州:天津北部数县作为古无终国之地,以及渔阳郡故地,作为唐山话方言区可建立一州简称渔州,或取蓟县之名作蓟州。
滦州:唐山一带作为重工业中心,尤其要发展军工,保障幽燕的军事力量,国家独立以后可以将其更名为滦州,以取自其境内滦县的古名,以及境内同名的滦河。当地是幽燕在近代唯一达到半独立状态的地区,即成立于1935年到38年的冀东防共自治政府所在地。首府可选唐山,其也可改名为原名永平,取自旧名永平府/永平教区,或使用更古老的名称孤竹,因当地在起初就是孤竹人的国家,其与燕人同源,后来两者融合为同一个民族。
渤州:因环境优美,秦皇岛一带可成为幽燕的教育中心,至葫芦岛的沿海一带也可作为海军基地。因其城市繁荣得益于渤海的海运,故而国家独立以后可以将其更名为渤州,首府秦皇岛的名字必须丢弃,因为秦始皇是灭亡先祖故国的敌人,可改为临榆这一旧称。
滦州:另支州:、遵化州:、无终州:、武清州:、宁河州:、唐海州:、乐亭州:、渝州:、宁州:、觉华岛自治区、柳河部落区、洒河部落区、瀑河谷部落区长河部落区、沙河源部落区、青龙河谷部落区、狗河源部落区、石河源部落区、黑水河源部落区、六股河源部落区、


●热河自治领(Jehol Dominion):

国境北部高地地广人稀,地形复杂,热河与察哈尔各市则是我国后花园,并且在南部边境失守的情况下便于将国家精锐撤到山区,积蓄力量以能够再次南下收复失地。在当地还要重点建立空军基地,就如先民的燕图腾一样,使用以轻巧迅猛为特点的战机,主要用于防卫,军队服装则适合以黑色作为主色,对应本民族传统代表色。
国家独立以后可以将其中的承德改名为兴州,取自始于辽金的旧名,特别是山后地带是明初移民潮中小幽燕地区众多居民的祖源地,即小兴州移民。承德东部连同青龙、凌源等地可根据大凌河而另立一州,名为凌州;赤峰可改为辽州,因其境内为大辽王国的上京与中京所在地;朝阳市则可改为柳州,因其最古老的名称便是柳城,如生于当地的燕王安禄山当时就被称为柳城胡,也可改为隋唐时期的古名营州;如果以医巫闾山与满洲为界,所包含的葫芦岛可称为宁州,取自旧名“宁远”;锦州可维持原名;而阜新改称为阜州即可;

南热河地区居于高山河谷之中的族群,可以按照历史上的库莫奚人命名,即“Kumosinia”,

赤峰州:契丹州、敖汉州:、库莫奚州:、营州:龙州、鲜卑州、阜州:、锦州:、凌源州:凌州、凌河源部落区、青龙河源部落区、瀑河源部落区、老牛河部落区、柴河部落区、武烈河部落区、伊逊河谷部落区、伊逊河源部落区、依玛吐河部落区、滦河谷部落区、潮河谷部落区、潮河源部落区、汤河部落区、天河部落区、白河谷部落区、黑河部落区、奈曼游牧区、契丹游牧区、辽河源游牧区、造阳游牧区。

兴州:国家独立以后可以将其中的承德改名为兴州,取自始于辽金的旧名,特别是山后地带是明初移民潮中小幽燕地区众多居民的祖源地,即小兴州移民。承德处于燕山的中心地带,在战国时期属于燕国的渔阳郡与右北平郡,战略位置十分重要。首府承德可保持原名。
凌州:承德东部连同青龙、凌源等地可根据大凌河而另立一州,名为凌州。
宁州:葫芦岛可称为宁州,取自旧名“宁远”。
锦州:锦州可维持原名。
阜州:阜新改称为阜州即可。
营州:朝阳市可改为柳州,因其最古老的名称便是柳城,如生于当地的燕王安禄山当时就被称为“柳城胡”,营州也可以使用,但是因为南部有另一同音的瀛洲,所以改为了柳州。首府朝阳的名字可保留,因当地确实是幽燕最东方,最先迎来曙光之地。另一古老名称龙城也可使用,源自鲜卑人当时建立的慕容氏燕国国都。境内天宗教信仰也比较兴盛,是过去热河教区的主教府所在地。
辽州:赤峰可改为辽州,因其境内为幽燕民族祖源之一契丹人大辽的上京与中京所在地,首府可仍然称为赤峰,因当地以红山文化著名,其意相同。当地的天主教信仰也比较兴盛,当初也是与幽燕境内的宣化、安国、保定、正定、赵县五个教区一样拥有过本地籍的主教,境内北部的林西县天主教徒比例最高,因而这里就成为幽燕国土的最北端。


●察哈尔自治领(Chahar Dominion):

燕西晋语居民可以历史上的察哈尔省为名建立自治政府,他们与热河一样都不是属于周边某一个民族的典型,所以争议地区都适合独立,但出于地缘关系,热河与察哈尔各自作为一个独立的自治领,与燕山南麓的典型燕族人组成一个联邦是对各自都有益的,在体量上使得幽燕不至于过小,有与晋、满竞争的能力,以保持整个地区的力量均衡。察哈尔自治领包含宣、代、武、康四州;
曾属察哈尔的张家口,东部数县可建立为宣州,以取自历史上的宣化府;张家口西部洋河上游可以张家口市区为中心,根据旧名而称为武州;蔚县与广灵属保定话方言的地区可以建立单独的蔚州,或者根据旧国名而称代州;宣州长城以北坝上高地可再建立一个康州,取自康保县,以及昭武九姓之康姓。

南察哈尔地区以蔚县为中心的代人领地就可以称为“代西亚(Taisia)”。

宣化州:、上谷州:屠何、妫州:延庆、蔚州:代州、喀尔甘州:纲成州、武州、崇礼部落区:西湾、白河源部落区:赤城、红河部落区:龙关、澹林游牧区。
宣州:张家口可更名为宣州,以取自历史上的宣化府。首府改回地方历史文化中心宣化城,也是宣化教区的主教府所在地。
代州:张家口西部洋河上游可以张家口市区为中心,根据旧名而称为武州。
武州:蔚县与广灵属保定话方言的地区可以建立单独的蔚州,或者根据旧国名而称代州。
康州:宣州长城以北坝上高地可再建立一个康州,取自康保县,以及昭武九姓之康姓。


●中山兰自治领(Zungsland Dominion):

在石家庄、衡水、沧州一带作为防御南方流民及大一统者入侵的前哨,要建立陆军基地,为幽燕军事中心。其中石家庄在独立后可更名为石州,以取自其城市形成的基础石门村,石姓也是粟特人昭武九姓之一,与北部相邻的安州一样,以突出幽燕民族此一独特的血统来源;石家庄东部属于赵深小片方言区的一带可建立一个延续百年前的深州;幽燕境内最南部的衡水可更名为冀州,因其是古冀州所在地,但冀州因与蓟州同音,也可改称为衡州,取自现在的名称;邢台市区及周边在早期的版本里没有算作燕地,由于考虑到当地语言属于燕语冀州方言,故而现已纳入燕地之内,可名为刑州;衡水东部数县也可以再分出一个景州;沧州西部数县可以河间为中心建立一州,恢复其古名瀛洲;沧州东部地区可建立同名的沧州。鉴于“中山”一词已被支那滥用,滹沱河-滏阳河一带的冀州人领地也可称为“鲜虞利亚(Hsienyuria)”,鲜虞就是建立中山国的部落族名。Zhungsanland

石家庄人则可恢复古国中山,联合衡水地区相同的冀州方言居民共同建立中山兰自治领,包含石、深、冀、刑四州;沧州一带则可建立河间兰自治领,包含沧、瀛、景三州;

石州、定州、鲜虞州、深州、赵州、刑州、衡州、冀州、巨鹿州、威州、磁河源部落区、滹沱河谷部落区、冶河谷部落区、赞皇部落区。

石州:石家庄在幽燕独立后可更名为石州,以取自其城市形成的基础石门村,石姓也是粟特人昭武九姓之一,与北部相邻的安州一样,以突出幽燕民族此一独特的血统来源,当地在河朔三镇时期就属于其中的成德军,粟特血统是很高的,首府石家庄可恢复原来的名称正定。
深州:石家庄东部属于赵深小片方言区的一带可建立一个延续百年前的深州。
冀州:幽燕境内最南部的衡水可更名为冀州,因其是古冀州所在地,当地拥有幽燕教会最多的殉道圣徒,因而必须纳入进来。其另一名称景州也是可选的名称,对应于原来的景县教区。首府可定在地区中心城市衡水市。
刑州:邢台市区及周边在早期的版本里没有算作燕地,由于考虑到当地语言属于燕语冀州方言,故而现已纳入燕地之内,可名为刑州。


●河间兰自治领(Hochiland Dominion):

亦可名为沧兰,Hochienland

沧州:沧州东部地区可建立同名的沧州。
瀛洲:沧州西部的数县可以原献县教区为主体,以河间为中心建立一州,恢复其古名瀛洲,首府就定在地区中心城市河间,较南的献县也可以,因为献县是献县教区的中心,天主教最为兴盛,皈依的历史也长达数百年,信仰基础十分牢固。沧州东部数县因为回教徒集中,可以独立为一个伊斯兰国家,如果幽燕施行联邦制则可将其纳入进来。
景州:衡水东部数县也可以再分出一个景州。
沧州、黄骅州:平舒州、瀛洲、景州。海兴州、


3. 其他工作:

由于我们国家的政府形式采取联邦制以及封建制,而不是大一统中央集权,那些不愿意改说燕语的察哈尔晋语人口,以及满族、回族、蒙古族等不认同燕族而维持原有认同的民族均可拥有自身的自治权,特别是对于复国贡献较大者。除了境外迁入的教友,那些在境内数量上占据优势的教外群体,因为他们也属于传统的燕民族,只要他们不反对我们的政权,也可给予其相应权力,而但凡认同支那或汉人身份的原住民,均会被驱逐出境。在不受战乱威胁以及工业区之外的地区均可合理发展农业,让国民满足温饱。我们也要恢复起燕地在支那工业化时期摧残的地貌,还原自然状态,让燕族人的母亲河——海河,再次滋养这片美丽的国土。

全面掌握政权后也要在燕地南境继续加强武装力量阻挡流民,因为广阔的大平原缺乏天然屏障,除了炸桥,泄洪等临时办法,就需要组织精锐武装重点守护南部边境,同时修筑起漫长的隔离墙。诸夏各地如果有遭受迫害的教友也都应当作为难民主动接纳进来,天主教的幽燕有义务对其救助,这也会壮大境内天主教会的力量。

与此同时我们还必须要清除掉境内一切过去共产主义的文化遗存,如地名、以及各种雕塑和建筑,尤其是要把天安门广场的毛泽东纪念馆拆除,在原址建立幽燕爱国殉道者的纪念圣堂,也要将埋葬共产党人的陵墓全部清除掉,如八宝山革命公墓。除此之外原本那些妨碍幽燕民族认同,代表此前中国大一统文化的历史遗物也都该清除掉。可以说我们的民族主义运动主要部分会是在独立建国以后才能进行的。

除此之外,还可以扶持邯郸到豫北一带晋语区,以原卫国为基础建立一个新的民族,卫族,以此作为燕国与黄泛区之间的一个缓冲区和屏障。

大一统中国的笼子破碎以后,被肢解的东北亚各族必然会再次恢复起地区性的同盟关系,日本是其核心,环渤海圈各族受其保护,就像不列颠对于环波罗的海的日耳曼各族。是有别于东正教的露西亚–旧内亚帝国的继承者,也有别于伊斯兰化的旧内亚地区,以及南方湿热的东南亚圈,而自成一体。

(五)国家象征:

1. 国名:

幽燕西亞”这个国名是取自本地区传统的名称。“幽”代表幽州,是广义上的燕地,即海河与燕山之间的辽阔地域,“燕”就是指狭义上最初的燕地,始于燕国建立之初的范围。“Yuyen”就是“幽燕”的威妥玛音拼法,“西亞”并非是字面上表示亚洲西部的意思,而是来自英文名”Yuyencia“后缀的“cia”发音,这是欧洲人传统上命名一个地方的习惯,如同满洲利亚(Manchuria)。按照英文名发音也可以“幽燕夏”作为别名,而平时就直接以广为人知的“燕国”作为简称。为了与过去的燕国加以区别,故而我们就称自己的国家为幽燕西亞,“幽燕”是它的过去属性,所继承的传统,“西亞”就代表了其未来属性,一个全新的燕国。

国名全称可以为:【神圣公教和基督主权的幽燕西亞联邦王国——Federal Kingdom of Christ sovereign and the Holy Catholic Yuyencia】,简称:幽燕西亞联邦(Federation of Yuyencia)。

2. 国旗:

现在使用的幽燕西亞国旗是一系列设计中第二版第六类型的幽燕十字八角星旗,设计于2018年7月15日。[05]

关于此版旗帜的说明:采用水平条纹式黑白红三色旗设计,正中间是一个幽燕十字架徽标。由于我们考虑的优先同盟是天主教国家,以波兰为首,所以这里设计时就采用和波兰国旗一样五比八的高宽比,红色区域占一半,代表与波兰和西班牙王国这两个天主教国家的传统友谊。并采用波兰红(绯红-Crimson)作为国旗上下两端的颜色,也象征鲜血的勇武精神,白色条纹代表民族信仰,黑色底布是民族代表色也就是幽燕的“幽”,民族的尚黑传统。红夹白也代表哈布斯堡奥地利的旗色,红黑相接则是西班牙长枪党的旗色,黑白两色又是条顿骑士团与普鲁士的旗色。徽标中的四个白色小十字就代表燕地四境(北方高山、西部盆地,南方平原、东部海岸),也象征着燕族人四千年的文明史(以公元前2000年左右的“天命玄鸟”进入夏家店下层文化后,对燕,即玄鸟的认同开始作为民族的起源)。这个造型的十字架源于幽燕文明诞生地-赤峰的殷人庙堂族徽图案,该图案如今在小幽燕保北一带的传统民居中仍然常见。四个小十字之间红色的“X”部分是徽标中的第五个十字架,其原型为安德鲁十字,源于殉道的宗徒圣安德肋(St Andrew),代表幽燕教会的殉道诸圣,带刺的边缘则与卡洛斯主义(Carlism)传统的勃艮第十字相近,象征基督受难时所戴的荆棘冠,燕人尊耶稣为最高君主,卡洛斯主义就是燕独运的准则之一。整个图案的八个角代表燕地境内组成现代幽燕民族的八大民系:1.燕亳兰人(保定-廊坊一带);2.蓟兰人(北京话方言区);3.天津人(天津话方言区);4.孤竹兰人(蓟县-唐山-秦皇岛一带);5.热河人(承德-辽西-赤峰一带);6.察哈尔人(张家口一带);7.中山兰人(石家庄-邢台-衡水一带);8.河间兰人(沧州一带)。这个十字徽图案的一部分设计灵感是来自天津紫竹林圣路易天主堂内的彩绘与地砖。紫竹林教堂在原法租界内,圣路易就是十字军东征时期的法王路易九世,天主教社会的模范君主,圣路易曾大力支持对蒙古帝国的传教,在他去世后不久,汗八里城内就建立了燕地第一座天主教堂,是现代燕人形成的开端。整个图案就象征燕地四境人民因为共同的天主教信仰而组成了统一的幽燕民族,五个十字架互相穿插,密不可分,也象征燕地四境的团结统一。十字徽简单的绘制方式就是先画一个安德鲁大十字(X)然后再在四角画四个小十字。由于是对称的设计,当旗子竖挂时右转九十度即可,背面也不用变。

3. 国徽:

2019年1月11日设计。模仿自奥匈帝国与神圣罗马帝国的黑色双头鹰纹章,代表着再次独立后的燕国将作为一个天主教君主制国家。主体是一只展开双翅头向右的虎头海雕(Steller’s Sea Eagle),也是幽燕的国鸟之一(另外几种是雨燕或普通家燕、乌鸦),它全身以黑色羽毛为主,喙和爪金黄色,额头、肩头、腿部、尾部白色的外观;在中间的金色盾徽上放置了国旗上的幽燕十字八角星徽标(后改为幽燕十字);海雕左爪托着的十字球象征的是国家权力由天主所赋予,右爪握的剑代表武力,权杖代表司法。项链下悬挂着一枚金色的幽燕十字架;顶部金色王冠象征君主制,黑白红三色条绶带置于其下,上有国家格言,拉丁语“ Habemus Ad Dominum”,意即“我们全心归向上主”。
关于燕族的图腾玄鸟,为什么说不大可能是书面上使用相同“符号”的燕子,主要是因为在秦汉以前的燕国青铜器金文里,燕国人称自己的国家名字为“匽”,而不是后来的“燕”,可能起初连发音都不同,目前未发现先秦时期的燕国与燕子有很直接的联系。而根据易县燕下都留存至今的宫殿大门青铜辅首造型来看,它明显是一只抓着两条蛇,站在饕餮头上的大型猛禽(虽然被支那专家说成是凤凰,但其神态和造型跟支那文化中的凤凰根本不同),而燕地最大的猛禽当属虎头海雕(也是全世界体型最大的猛禽),这种猛禽只分布在东北亚沿海地区,以鄂霍次克海、日本海和渤海为主要活动范围,在古代的燕地可能是其重要的繁衍处,但如今因人工海岸开发和城市化对自然生态的破坏,以及过度捕猎,虎头海雕在燕地已经十分罕见。虎头海雕过去曾存在过一个朝鲜亚种(H. p. niger),除尾部外,全身黑色,是朝鲜半岛的留鸟,它更有可能是当年燕国存在的主要海雕类型,但很可惜该类型在1968年最后一次在韩国发现,不过由于2001年在德国巴伐利亚2014年的丹麦人工饲养下的普通海雕各诞生了一只如朝鲜亚种的黑色幼鸟,已说明该性状并非是一个亚种。根据燕人传统的尚武精神来看,也当然会更为崇拜猛禽,而非弱小的燕子,因此燕国当时的民族图腾应该是虎头海雕,作为“国徽”被雕刻在了宫殿大门上。虎头海雕的羽毛主要是黑色,自然也是一种“玄鸟”,而玄鸟作为殷商的民族图腾,它可能并不是指某种特定的鸟类,是指所有黑色的鸟类,其祖先在内亚游猎时期,可能将乌鸦作为玄鸟的外在形态,而到了沿海的燕地,又可能变为当地的猛禽海雕,最后到了中原农耕区,才变为了当地人熟悉的燕子。虎头海雕也和美利坚合众国的国鸟白头海雕以及波兰的国鸟白尾海雕是近亲,欧洲古老的天主教君主国也大都有以黑鹰作为纹章的传统,所以现代燕族人以它作为国家的象征再合适不过了。当幽燕在未来能够成功独立,这个纹章也就同时作为幽燕王室的家族纹章,并且随着幽燕的再封建化,这个纹章的组成也会越来越丰富。
由于奥匈的黑鹰原型是金雕,和海雕外观有一些区别,起初只是简单照搬过来,修改了颜色和布局(原图),2020年9月5日再次进行了修改,将黑鹰的头部换成了虎头海雕的样子,盾的底色改为白色,图案换成了幽燕十字的传统造型。

4. 国歌:

2018年3月19日由雅格比约初步编写了一首歌谣《幽燕夏之歌》(Song of Yuyencia),今后可改编为正式的国歌

Our homeland Yuyencia,You have been enslaved so long by China, Compatriots, let’s fight! To offer our nation to God, Let our people be free, Let our soul be saved, Let Yuyencia again great!
我們的祖國幽燕夏,你被支那奴役的太久,同胞們,起來戰鬥吧!為上主獻上我們的國家,讓我們的人民得自由,讓我們的靈魂被拯救,讓幽燕夏再次偉大!

5. 国语:

幽燕西亞的国语就是燕语(英语:Yanish,也可与燕人用相同词:Yuyencian),燕语是燕地众多本地方言的总称,而不是特指其中一种,这些方言中目前被语言学家们称为北京官话、冀鲁官话、东北官话。

为了各地交流方便,并作为与世界各国交流时代表燕国的语言,将会以现有的普通话(Mandarin)作为燕国的通用语,即通用燕语(Common Yanish)。因普通话原本就和幽燕本土的热河话方言没有什么区别,以其为基础进行适当修改即可。值得一提的是,日本明治时期牧相爱1894年真对大清的官话编著出版了本教科书《燕语启蒙》,或许是燕语这个词最早用于语言上。通用燕语不会强制推广,各地人民按需要而自愿学习。本属燕语之下幽州方言的北京话、天津话、保定话与唐山话等方言土语可在民间日常生活中继续使用,燕地南境的冀州话石济片方言与燕地西境的所谓晋语张呼片方言也都完全可以保留。公立学校中的语言课程会同时教授国际通用语英语、国内的通用燕语,以及基础性的本地方言。

因新的燕国需要与西方国家有紧密联系,因此也需要将通用燕语进行拉丁化,发明出独立的燕文。因为除了语言,相应的文字也是帝国进行大一统的重要工具,所以我们要进一步切断与旧时代的联系,建立全新的书写体系,像韩日跟越南一样发明新的文字,取消汉字的官方地位。表音字母相比于旧的象形符号也更有利于民族语言的传承,特别是更好的保存下各地方言。

而传统的汉字则可在民间作为一种艺术形式继续使用。

6. 国教:

罗马天主教对于现代幽燕民族的形成中的作用突出,故而会成为燕国的国教,因共同的宗教信仰对于一个民族的凝聚力会起到很关键的作用。同时,传统的封建制度也少不了教会作为其中一员,教会与贵族共同成为限制王权的力量。教会将拥有完全的传教自由,主教任命权、自主办学权等都不受国家干预。同时,教会将拥有自己的领地,其中包括了总主教直辖的东闾圣城地区,各地的教堂内也是政府无权干预的场所,如同中世纪教会拥有的庇护特权。教会也能够拥有自己的民兵,如骑士团等作为与国家政权对等的武装或执法力量,特别是用于惩办教会内部的异端。

在以天主教为国教的同时,也将允许有限的信仰自由。国家不会参与到教会的传教工作中去,也就是不会通过暴力或其他手段强迫异教徒跟无神论者改信。教会如果通过武力强迫异教徒改信,届时将由国家军队进行遏止,并得到相应处罚。任何赞成国家宪章及国王统治的异教徒都将被允许保留自己原有的宗教信仰及其宗教组织。但异教徒没有在公共场所的传教自由,只可以通过家庭血缘传递其宗教,如果有外教人自愿新加入到一个有组织的异教中去,那么所加入的这个宗教组织便需要上交一定的人头税,新加入的越多,金额越多。如果该宗教组织主动参与了幽燕独立运动,并在其中作出了一定贡献,那么该组织将能够拥有自己民兵甚至传教自由的特权。对于没有形成组织的民间传统信仰则不受保护。而无神论者将在社会各方面都受到限制,特别是其反宗教的宣传,不仅限于反天主教。在基于以上原则上,各地领主可自主决定执行的细节问题。

新的燕国将不会是政教分离的,但也绝非那种绝对君主制的政教合一,教会将是作为统治者与平民之间的连接处,协调两者关系。

7. 国鸟:

燕国的国鸟是北京雨燕(Apus或Common Swift),燕地是其繁殖中心,其迁徙路线跟燕族始祖的来源一致,是民族图腾。此外更为常见的家燕、海岸地带罕见的虎头海雕、以及纯粹的“玄鸟”乌鸦则同样拥有国鸟的地位。

8. 国花:

此外还有国花可以是燕地传统民居中独特的十字花符号窗棂图案的原型“二月兰”(又名诸葛菜、日语中称作“大紫羅欄花”,英文名“Orychophragmus Violaceus”),燕地是其原产区。

9. 国树:

燕国的国树可以是燕山地带落叶阔叶林里最常见的栎树(Oak,又名橡树、槲树),东北亚也是其原产地,很多欧洲国家都采用它作为国树。此外燕地平原常见的榆树、胡桃、旱柳等也可同时作为国树。

如果幽燕成功复国,在和平与良好的社会秩序下生活了若干代以后,幽燕就可以成为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国家。因而我们最终的目标,便是在这个充满罪恶的世界中,依靠信仰的力量,建立起一个堡垒,一个属于基督的国度,让其国民的灵魂免受邪恶奴役,并因此得救。


[01]见维基百科“民族”条目。
[02]费拉的定义参见《阿姨学词典:费拉
[03]中国的食人传统参见《中国食人文化
[04]下列诸条来源见《当代燕独运之沿革
[05]全部设计见《幽燕西亚国旗与国徽设计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