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燕文化


(一)什么是燕文化

当代民族中的文化认同包括内在的精神气质,信仰,以及彰显在外的语言、习俗、文艺、建筑、饮食等方面。传统上的幽燕是属于农耕、渔猎、游牧三大文化融合之地。

燕文化的形成始于暴秦统一六国之前存在了长达上千年的燕国,独立而繁荣的国家是孕育一个民族共同文化的基础,并且这种民族文化一旦形成,便很难遭外力磨灭。燕文化最初便是一种国族文化,它的存者和发展都离不开燕族人自己独立的国家。

从精神气质上来说,燕文化是一种深沉低调而散发阳刚之气的男子文化,犹如一位成熟稳重又久经沙场的将军。因幽燕地处中原北境边塞之地,气候环境较为严酷,山高气寒,土厚水冽,因而养成了燕人保守尊古的性格,历来维护传统秩序,少有扰乱社会的革命分子,是典型的北国武士性格。燕地一句俗语“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概括了燕人给人的总体印象,说的是燕文化代表保定人忠诚勇武,多习武从军,天津人长于经商,能言善辩,而北京人因地处帝国核心“天子脚下”,因而更像是秉承千年帝国文化的中原人,处世圆滑,善于搞政治。又因燕地常年处于战场,致其民风剽悍,轻财重义,舍生忘死,向来鄙视物欲享乐之风,未被中原人的骄侈诡诈之气所染,更不同于书生文弱的江南人,至今多出侠客豪杰,乃继承自先秦封建贵族之遗风。尊礼而尚武,燕人在东亚诸夏各民族中无疑是德行最优者。数千年来,幽燕国土中从未诞生过大一统帝国,元、明、清等数个帝国的统治者均是将帝都选在燕京的外族,幽燕也是解体数个大帝国的重要力量,比如拖垮唐帝国的河朔三镇,也是反映了燕人保一方水土而不侵扰近邻,弱邻有难则相助的封建骑士精神。在燕地苍茫雄壮山河养育之下的幽燕人民,亦同样多有慷慨悲歌,激昂赴义者,燕人的心灵就如同北国冬日的苍穹一样辽阔深邃,又充满了一丝来自遥远过去的悲情,乃是族人的数次亡国之痛。从周人灭商时誓死不做降掳的百位燕族烈士,以及孤竹国伯夷与叔齐不食周粟的忠心,再到荆轲刺秦王的义举,正代表了燕民族维护封建自由的真道,对抗帝国统一暴政的决心,为义而终,虽死犹荣。燕民族精神亦世代相传,直到如今,燕地天主教会的众多忠贞牧人与殉道者们再次彰显着为守护真理而慷慨赴难的民族气节。用一曲悲歌代表燕民族精神的核心,便是太子丹送别荆轲义士的那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二)燕文化在近现代的复兴

1890年,在当时的直隶省涞水县发现了“北伯”铜鼎,1921年民国学者王国维认为这是燕国文物,开启了考古学意义上的燕文化研究。1914年易县燕下都遗址处有乡农在老姆台挖掘出青铜器,随后美国考古学家毕士博对遗址进行了初步发掘,燕国文化开始从史书文献里,生动的以实物再现于燕人眼前,让我们得以直观地了解祖先们曾经建立的那个古老而光荣的王国。[03]此后数年内,确定燕北长城范围,以及在日本学者帮助下对热河地区的考古研究也有初步成果。
1933年4月保定市发行了文艺期刊《幽燕》,萧作霖为创刊人,最初只是收集整理本地民俗文化,为当时的幽燕民族意识有一定促进作用,很可惜不久以后即被国民党政府控制,转而宣传其大一统伪民族主义。[02]
1949年后燕地沦陷共产党政权,但考古工作并未遭到很大干扰,越来越多的燕国遗址被发掘出来。50年代初,考古学家安志敏在其发掘报告中首次使用了“燕文化”一词,1973年随着琉璃河燕初都遗址正式开始发掘,燕文化的考古工作进入黄金时代,此后确定了许多燕国受封初年的历史问题。80年代随着更多燕国及先燕遗址的发掘,整个上古燕国的面貌越加清晰,也从中梳理出了从石器时代到燕国建立以后燕族人的发展历程,“燕文化”一词开始在考古学界被正式命名。[04]
除了考古成果,因80年代共匪亲美的自由环境,本土的民间文化在经历共匪的破四旧运动打击之后又开始复兴起来,其中比较明显的一点,笔者自己家乡那些富有民族特色的传统民居大都是建于那个时候。就在90年代共匪改变亲美政策以后,民间文化再次衰落,建筑工艺水平也是逐年降低,到现在都成了那种富有共匪低级审美的粗糙板房,本土特色完全丢失了。


(三)代表性的民族文化

在历史上燕人有过数个独立的主权国家,如春秋战国时代的姬姓燕国、鲜卑慕容氏诸燕、粟特安史之燕等,在帝国统一之中则维持与原国土相近的省制,如直隶、河北。燕人也拥有共同的民族语言-燕语,即北京官话(幽州话),境内各地居民用各自方言均可做到基本上的语言互通。这些共同地域内出现的政治实体与其下的独立语言都促进了统一的燕文化。只不过后来因为数百年处于帝国中央的不幸命运,削弱了燕地内部的统一性,比如当代京津冀三地的割裂。燕地也有许多共同的风俗习惯,比如地名上有独特的“X各庄”在燕地普遍使用。[01]在民间传统建筑上也别具一格,有独特的结构布局,如四合院,普遍采用青砖与瓦结合木材建造,造型简朴而优美,如燕人的性格一样低调,从不张扬。燕地传统语言艺术十分丰富,代表性戏曲有京剧与河北梆子,以及天津相声,包括发源于燕京的评书,京东、京韵、及河间的西河大鼓,经常以燕地历史传统的武侠故事为题材。燕人也有共同的饮食习惯,主食均为小麦粉做的面食,饼类居多,燕人没有南方人那么吃辣或爱甜,也不像晋人爱酸,没有满洲人那么多大鱼大肉,而是口味比较平淡,也没有什么地方名菜,也就是保定的驴肉火烧算是比较有名的本地特色小吃吧,因为燕人对吃喝向来不讲究,认为这是享乐的恶习,这也有燕人军事传统的文化背景。

1. 建筑:

传统民居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燕地历来多为战场,局势动荡,因而本地民居的普遍形式为高墙大院,较为封闭,便于防卫,每个院落就如同一座微缩城池。加上冬季气候较为寒冷,春季多风沙,因而普遍墙体厚实,开窗较少。为了便于采光和保暖,一般民居则均为单层平房。在布局上多为坐北朝南,左右对称。在材料上采用坚固的砖石与木材,辅以瓦片,墙体内则为土坯填充。室内都有灶台与火炕,烟囱由墙壁穿过,由山墙顶部两侧排出烟气。其间富户多为完整的“三进”四合院,房间多,普通民居则多为简单的三合院形式,单独一个庭院。[05]

●四合院:幽燕一带的传统民居以北京四合院为代表。典型的四合院遵从传统儒家的思想,以体现尊卑有序、内外有别。[06]三进院落由外宅的前院、内宅的正院以及后院组成,严格按照中轴线进行对称的布局,以体现本地传统文化中所注重的端庄严谨,这种偏好也与幽燕地处北方苦寒之地,塑造了本地人倾向于理性的性格,加上后来燕京成为多个帝国首都,这种建筑风格也是为了彰显王者风范。作为代表宅主人身份地位的脸面,最外面的宅门尤为高大气派,左右有石狮,门楣上常有提有代表宅主人价值取向和道德追求的匾额。通常宅门位于院落东南角面南,进入宅门对面可见影壁。左转进入前院,院南为四合院四边之一的南边,称为倒座房,为男仆、家塾、客人居住用,其中轴线对面为第二道门,及装饰最为精美的垂花门。通过垂花门就进入内宅最为宽敞的正院,居中坐北朝南的就是正房和耳房,地基也是宅院内最高的,以突出地位,两侧为构成四合院东西两边的厢房。正房的明间有时做成过厅式,耳房多为宅主人或长辈居住,厢房为兄弟或儿子等男性亲属居住。内宅的后院有一排后罩房,为女儿及女仆居住,构成四合院的北边。四合院整体错落有致,空间收敛的节奏富有韵律美。幽燕传统建筑技术及民居风格是源自唐末时期西域的粟特胡人移民,粟特人在呼罗珊地区拥有高超的建筑技术,当时粟特与燕人的建筑技术互相融合,[07]在蒙元时期建立的汗八里城为其典型,胡同、四合院都是源自那时候,[08]进而向周边辐射传播,逐步形成了当代富有民族特色的幽燕传统民居。

具体实例和详情介绍请参见主题文章:《幽燕传统民居

2. 文学:

上古时期燕人的神话传说主要有“天命玄鸟,降而生商”,为上古燕人与殷人共同始祖子契与简狄母子的故事,这是在东北亚地区广为流行的卵生神话体系,长期以来,上古燕人热衷于崇拜玄鸟。这些传说记载见于《诗经》、《楚辞·天问》、《呂氏春秋》等古书。到秦汉以后,随着中原文化的传播进来,中原人传说中的黄帝战蚩尤传说也在燕地流行起来,以及与之相关的“天女魃”神话,皆出自《山海经》的记载。在同一时期诞生的《战国策》、《史记》等史籍则描述了上古燕国的历史与人物。
随着暴秦入侵而亡国以后,因为“荆轲刺秦王”的传奇在燕地深入人心,便有某不知名的幽燕民间爱国者结合史料,创作出了一部最能代表幽燕本土的文学作品《燕丹子》。该书最早是收录于《隋书·经籍志》,全书分上、中、下三卷,共2800余字,主要人物包括荆轲、燕太子丹、太子傅鞠武、田光、樊於期、夏扶、秦舞阳、高渐离、宋意等人。这部小说长期激励着燕人的复国理想。
汉代大一统时期,燕地最知名的儒士与文学家是韩婴,他发扬宗周封建主义,极力反对大一统,与当时的董仲舒相对立,其主要文学成就是阐释《诗经》,著有《韩诗内传》与外传,内传在辽时遗失,外传原有六卷,共有短章310则。
三国时的曹操父子曾长期征战于燕地,受燕地风貌的感染,他们创作出了一些描绘燕地的诗词,是为“建安诗派”。如曹操在北征乌桓后所作的《步出夏门行》,其中《冬十月》与《土不同》两篇便是以冬日燕地风光为主题而创作的,他用极富浪漫主义的手法生动描绘出了幽燕的精神气质,另有最广为人知的《观沧海》,描绘的是幽燕深秋时节的海边风景。曹操的四子曹植也曾创作一首《白马篇》,以“幽并游侠儿”为主题,描绘出上古燕人的尚武风气。曹操次子曹丕的诗曲《燕歌行》则咏唱出作为古战场的燕地特有的气质。
到魏晋时期,燕地作为幽州,本土文学以范阳方城(今固安)人张华为代表。张华家族是燕地土豪,他本人博学多识,著有《博物志》十卷、《杂记》五卷、《张华集》十卷,并有部分诗文流传,其代表作是《鹪鹩赋》,特点是词藻华丽、多用典故和偶句。
从魏晋到北朝时期,燕地的世家大族当以范阳卢氏为首(今涿州)。随着塞外五胡游牧民的殖民活动深入燕地,古老的封建制再次复苏,因此幽燕地区能够孕育出这种兴盛数百年的地方豪强。范阳卢氏的奠基者是三国时期的卢植,其后世子孙多为幽州政权的实际掌控者,卢植本人就是一位卓越的文学家,他以古文经学为其专注,以《尚书章句》、《三礼解诂》为代表作,并有诸多作品传世。卢植后世中的卢钦、卢浮、卢道将、卢思道等人亦都对文学颇有造诣,其中以北齐时期卢思道的《从军行》水平最高,这首慷慨悲壮的七言诗描写了边地军人的内心情感,他的另一首代表作《听鸣蝉篇》,则抒发他本人的亡国之痛。
北魏统治时期,燕地范阳人(今涞水)郦道元通过其代表作《水经注》以其高超的文学手法描绘了幽燕的地理与人文情况。这部著作把燕地核心区的大大小小主要河流的信息全部整编起来,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在字里行间也可以看出郦道元对他的家乡十分热爱,这是他能够创作出这么一部优秀作品的根本。
近代北京作家辈出,由此诞生名为京派的文学流派,并与以上海为根据地的海派相对。京派文学家描写的内容主要是人生,同时避谈政治。京派强调文学是纯文学,要“和谐”、“节制”、“恰当”,包含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京派的风格淳朴自然,回归田园,写人情美和人性美,融合乡土文化,而语言则简练、朴素、活泼、明净。 燕地较为知名的近现代作家有老舍、冯至、史铁生等。

71gg5phudhl

3. 曲艺:

京剧、河北梆子、评剧、丝弦、天津相声、评书、数来宝、双簧、京韵大鼓、京东大鼓、西河大鼓、梅花大鼓、高跷会、井陉拉花、秧歌。

●音乐会:音乐会是燕地特有的民间自组织,其起源于迁入燕地的游牧民,为辽金以后因燕人原来的宗族衰落以后而逐渐壮大的。燕云十六州沦陷于宋国短暂的几年与元末明初那两次大洪水,因为屠杀与迁民,加上帝国中央转移到燕京,使得中古时期那些燕人世家大族多被帝王铲平了,音乐会的出现就是为了接替其原本的社会组织功能,他们不仅仅是表面上的奏乐,还主管祭祀,传承各种口头艺术与历史传说等方方面面,与过去的士绅等共同维持着燕地乡间的社会秩序,避免了王朝更替时像中原地带那样出现大批逃荒逃难的流民,没有造成社会整体性的散沙化。[09]燕地音乐会的祭祀中心,最重要的就是易县后山,之前已经提过,这种女神崇拜非常古老,是燕山北麓的牛河梁红山文化女神庙南迁后的翻版。这种音乐会比那些佛道之类的社会组织能力要高很多,后者受朝廷扶持,平时和普通人没多少来往,音乐会则照顾本地人日常婚丧嫁娶各方面,就因为这种强大的自组织能力,形成类似教会的功能,所以天主教会当初来这里,特别是保北一带,并没有很快传开,与保定南部缺乏音乐会的地区对比鲜明,主要就是因为当地存在这个竞争对手,但是当地人一旦开始奉教,也就会十分坚定,像是忠贞教会的许多位著名主教司铎,来自保北的就占一大部分。

英国学者Stephen Jones的考察笔记:
易县后山及附近》《京郊》《廊坊》《霸州》《雄县》《白洋淀》《徐水》《静海
微信公众号【土地与歌】内也有大量实地考察资料。

4. 工艺:

景泰蓝、北京牙雕、曲阳石雕、吹糖人、武强年画、衡水内画鼻烟壶、唐山皮影、辛集皮贴画、蔚县剪纸、丰宁秸秆画、宁晋工笔画、沧州武术、吴桥杂技。

5. 饮食:

燕人传统的主食是以小麦粉制作的面食为主,比如饺子和大饼,民间小吃比较丰富。
北京:北京烤鸭、老北京炸酱面、卤煮火烧、冰糖葫芦、驴打滚、酱菜、酱肘子、爆肚、二锅头、燕京啤酒、北冰洋汽水、豆汁儿。
天津:狗不理包子、麻花、煎饼果子。
河北:保定/河间驴肉火烧、春不老、甜面酱、白运章包子、保定牛肉罩饼、高碑店豆腐丝、白洋淀熏鱼、定州焖子、香河肉饼、衡水老白干、深州花生酥。
.


.
———————————–
[01]见《幽燕地名里特有的“各庄”
[02]见《民国时期保定文艺期刊研究
[03]见《燕文化》P102-103
[04]见《燕文化》P2-3
[05]示例详见《幽燕传统民居
[06]见《从北京四合院的建筑形式探析儒家的美学思想
[07]见《辽上京与粟特文明
[08]见《北京四合院志
[09]见《冀中乡村礼俗中的鼓吹乐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