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年幽燕殉道诸圣


2000年10月1日时任教宗若望保禄二世集体封圣120位在满清至民国年间为坚持信仰而遇害的殉道者为教会圣徒,在此前他们就已于1955年4月17日被教宗庇护十二世(下面文中译作“碧岳”)册封为真福品。其中于清光绪庚子年(1900年)在幽燕地区所属的河北教省获封圣的殉道圣徒共有56位(其中本地教友52位,另有4位法籍耶稣会司铎),他们都属于法国耶稣会传教士管理的前直隶东南代牧区,当地属于遭受拳匪破坏最严重的教区。当时整个河北教省境内至少有一万名教友与神职遇害,获封圣的只是其中有代表性的,有较为详细的背景信息者,而在1949年后中国共产党进行的宗教迫害中,亦有大量的殉道者涌现,特别是忠贞教会里许多神职长上在囚禁中致命,一直持续到现在仍然有如保定教区苏志民主教处于监禁之中,但由于某些原因,这一时期的殉道者尚未被梵蒂冈教廷启动封圣程序。

庚子年幽燕殉道诸圣名单如下:

本地教友:
圣刘进德保禄(Paolo Liu Jinde);圣妇安辛安纳(Anna Annee Xin);圣妇安郭玛利(Maria Annee Guo);圣妇安焦安纳(Anna Annee Jiao);圣安灵花玛利(Maria An Linghua);圣王亚纳贞女(Anna Wang);圣王汝梅若瑟(Giuseppe Wang Yumei);圣妇王王璐琪(Lucia Wangnee Wang);圣王天庆安德(Andrea Wang Tianqing);圣冀天祥玛谷(Marco Ji Tianxiang);圣妇郭李玛利(Maria Guonee Li);圣吴安居保禄(Paolo Wu Anju);圣吴满堂若翰(Giovanni Battista Wu Mantang);圣吴万书保禄(Paolo Wu Wanshu);圣葛廷柱保禄(Paolo Ge Tingzhu);圣赵明振伯铎(Pietro Zhao Mingzhen);圣赵明喜若翰(Giovanni Battista Zhao Mingxi);圣妇赵郭玛利(Maria Zhao Guo);圣赵洛莎贞女(Rosa Zhao);圣赵玛利(Maria Zhao);圣马太顺若瑟(Giuseppe Ma Taishun);圣李全惠伯铎(Pietro Li Quanhui);圣李全真芮蒙(Raimondo Li Quanzhen);圣王佐隆伯铎(Pietro Wang Zuolong);圣张怀禄血洗者(Zhang Huailu);圣刘子玉伯铎(Pietro Liu Ziyu);圣妇秦边丽莎(Elisebetta Qin Bian);圣童秦春福西满(Simone Qin Chunfu);圣妇崔莲(Barbara Cui Lian);圣妇杜赵玛利(Maria Du Zhao);圣妇朱吴玛利(Maria Zhu Wu);圣武文印若望(Giovanni Wu Wenyin);圣妇王李玛利(Maria Wang Li);圣袁庚寅若瑟(Giuseppe Yuan Gengyin);圣王惠洛莎贞女(Rosa WangHui);圣妇杜田玛利(Maria Du Tian);圣杜凤菊德莲(Maddalena Du Fengju);圣傅桂林玛利亚贞女(Maria Fu Guilin);圣妇张何德兰(Teresia Zhang He);圣妇郎杨(Lang Yang);圣童郎福保禄(Paolo Lang Fu);圣陈金婕德兰(Teresia Chen Jinjie);圣陈爱婕洛莎(Rosa Chen Aijie);圣王奎新若望(Giovanni Wang Kuixin);圣王奎聚若瑟(Giuseppe Wang Kuiju);圣朱日新伯铎(Pietro Zhu Rixin);圣郗柱子血洗者(Chi Zhuzi);圣王成璐琪孤女(Lucia Wang Cheng);圣范坤玛利亚孤女(Maria Fan Kun);圣齐玉玛利亚孤女(Maria Qi Yu);圣郑绪玛利亚孤女(Maria Zheng Xu);圣朱五瑞若翰(Giovanni Battista Zhu Wurui)。
法籍司铎:
圣任德芬神父(Leone Ignazio Mangin, SJ),耶稣会;圣汤爱玲神父(Paolo Denn,SJ),耶稣会;圣赵席珍神父(Remigio Isore, SJ),耶稣会;圣路懋德神父(Modesto Andlauer, SJ),耶稣会。

以下提供殉道诸圣的详细介绍,按照其籍贯地理位置排序:

===任丘========================================

圣妇秦边丽莎及圣童秦春福西满母子(Elisebetta Qin Bian & Simone Qin Chunfu):
圣秦边氏,洗名丽莎,河北任邱县城东南北罗村人,道光二十六年生。丈夫去世后,料理家务,教养子女,不辞劳瘁,膝前有三子三女:长子国珍,洗名穆迪;次子宝禄,洗名保禄;三子就是圣秦春福(又名存福),洗名西满,光绪十二年生;长女安纳,次女玛利,两人自幼都矢志守贞;幼女芳嘉。子女六人中,仅有长子国珍逃往献县总堂,幼女芳嘉因有教外族叔收留,得免于难,其余母子女五人,都为主而牺牲了生命。
庚子年(一九OO)六月间,圣秦边氏领着全家逃到汀间穆家庄朋友家住了七天。整天祈祷守斋,准备殉道。后来被拳匪发觉,圣秦边氏见情形不对,又带着全家,避往任邱县留村,在那里住了十多天。有一家教外富户,只有一个小女儿,希望招春福为门度日。至于义和团那方面,只要去关照一下就没事了。”
春福看出那富翁,是要他们背教,便起而拦阻说:“妈,不要把我的肉身看得比灵魂重,我已拿定主意,决不离开你,要死,我们就死在一起吧!”秦太太见儿子如此勇敢有志气,感觉非常欣慰,便说:“好吧!我儿,我们就死在一起吧!”为了这句话,母子的死案就判定了,因为那富户马上叫人去通知拳匪抓人。秦春福的祖父秦相勋和祖母秦张氏先于阴历六月初九于南罗村北被匪杀害。六月二十一日,秦圣妇明知不能再在留村栖身,便立刻连夜带着子女做第三次避难。刚离开村东一里许,拳匪就从后面追来,春福知道这些匪徒专为了他而来,就让母亲姊妹们走开,自己跪在地上,念经求主,等着殉道。拳匪一到,不问情由,乱刀齐下,顿时把秦圣童送入了天国。接着又把宝禄砍伤才走,这是七月十七日夜间的事,春福殉道时才十四岁。
拳匪走后,忽然黑暗中来了一些人,是留村来搭救他们的,大家动手挖土,将春福草草掩埋,再扶起受重伤的宝禄,放在板床上,由两人担着,夜色中举目四顾,无可投奔,略畴躇一下,祈祷之后,共同商量,只好返回北罗,等着死在家里。 回到北罗,老家已成废墟,屋里还冒着烟。几个要好的教外人劝她们反教保命,她们当然不肯,圣秦边氏只好领着三个女儿,和快死的儿子到祖坟上,等待死亡的来临。在坟地藏了不过一天半,北罗的拳匪就知道了,由一个地痞领路,先把宝禄拖曳回村去,因为他执意不背教,又拖到北罗村外,捆在树上,用矛将两手钉住,最后在万人坑中把他杀死了。
于阴历六月二十三日,匪把母女四人押回村去,逼两贞女背教嫁人,姊妹同声拒绝说:我们是天主的女儿,我们守贞的志愿坚逾金石,绝不能改。 我们坚信天主,要杀就杀,全凭你们,若要我们背教,那是不可能的。”拳匪无计可施,又把母女四人押出村外,许多妇女跟在后面,惊奇秦家母女死在临头,还能这样安祥镇定,秦太太对她们说:请你们回去吧!因为要临到我们身上的事,会使你们害怕,至于我们却大不一样,天主许给我们永福的天堂,因此我们视死如归,只有快乐,毫无恐惧。”刚出北罗村,次女玛利忽觉双目模糊,喊母亲拉着她走,妈妈手拉爱女安慰她,教她不要怕。走到村头的梨树地,拳匪喝令止步。圣秦边氏和两个守贞的女儿,一同跪在地上高声呼主圣名时,一阵枪声,三人一起饮弹倒地,为主牺牲了生命。秦太太享年五十四岁,好壮烈的一幕!这天是阳历七月十九日,就是春福殉道后的第二天。 当拳匪要下手屠杀的时候,秦家有个不奉教的族人,硬把幼女芳嘉拉走了,安顿在自己家中,因此最小的得免于难,最大的长子国珍也逃脱了,上面已经说过。
圣秦边氏平日,常常赒济穷人,照拂病患,用她的医术给人看病。遇有病重垂危的儿童,就给付洗,每年被她送往天乡的婴孩很多。当她率领全家在穆家庄守斋祈祷,准备殉道时,一天曾对儿女说:我看见一个光辉照射的十字架,围绕着七颗闪烁发光的星。”无疑的,这奇景是象征光荣殉道的秦家,预示她和儿女们,不久在天堂享受殉道的荣耀。以上实情均由其幼女芳嘉亲口作证的。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秦边氏母子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宣他们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为圣人。

===河间========================================

圣妇崔连芭芮(Barbara Cui Lian):
圣崔连氏,洗名芭芮,河北河间县东北小店村人,道光二十九年生。是崔殿忠之妻,也是永年教区首任主教崔守洵和崔步云神父的母亲。
庚子年阳历六月十五日晚间,崔连氏和三子文生,媳妇宋氏名玛利,还有七位往献县避难的教友,结伴同行,途遇拳匪,她的儿子文生,儿媳崔宋氏先遭惨死,忍痛偕夫继续向西逃命,在河间流水套村附近,为了保守信德,崔连氏等十人遭到拳匪的惨杀。
圣崔连氏一生,和气善良,勤修神业,专心为教会服务,装饰祭坛,整理祭服,又喜欢救济贫困,帮助疾苦的人。她曾收留一个乞丐,养在家里数月之久,教他学习要理,准备受洗奉教。圣崔连氏殉道时,年仅五十一岁。
圣崔连氏之夫在危急之刻得逃了活命,次日晨就到了献县总堂告诉了还在修道院的两个儿子这个凶讯,三人痛苦悲伤,自不待言。且说流水套的拳匪们,一来到崔连氏的跟前,就问她是哪里人,要往哪里去,为何半夜三更走路,圣崔连氏答说:“我是奉教人,因在小店本村不能安居,故要往远方避难。”话未说完,就有一拳匪,当头一棒,把她打倒在地,随后另一拳匪削了她的首级,于是众匪一齐下手分解了她的肢体,使她获得了殉道的荣冠。但万想不到圣崔连氏长子崔守洵司铎即在一九三三年六月二日(阴历五月十九日崔连氏殉道日)在罗马由教宗碧岳十一世祝圣为永年教区主教,为崔家获得了神圣的尊荣,也显扬了圣崔连氏殉道的功劳。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崔连氏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她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安平========================================

圣安氏家族: 圣安辛安纳(Anna Annee Xin)、圣安郭玛利(Maria Annee Guo)、圣安焦安纳(Anna Annee Jiao)、圣安灵花玛利(Maria An Linghua):
​​​圣安辛氏,洗名安纳,道光八年(一八二八)生,河北安平县宅后寺村人;儿媳圣安郭氏,洗名玛利,道光十六年生;孙媳圣安焦氏,洗名安纳,同治十三年生;孙女圣安灵花,洗名玛利,同治十年生,是一位有圣德的贞女。 ​庚子年七月九日,四人离开宅后寺老家,往刘官营教外亲友家避难。七月十一日被拳匪捉住,向她们说:「你们若愿保住性命,就该背弃洋教,拜庙敬神,否则死路一条!」她们回答:「不!我们就是被处死,也不背弃信仰,拜庙敬神,更不用谈。」 ​拳匪押她们到村外,仍劝她们背教敬神;因为她们同声反对,决意不从,就都为信仰而牺牲了生命。 ​四位圣女中,尤其安灵花贞女的热心特别突出。她英勇果决,教难时,始终领著其他三位长辈,依靠天主宠佑,保持信德。再说到平日,每每更深夜静,一心专务默想祈祷,虔诚诵念圣母小日课,恳求天主和圣母,赐她德行进步,成圣成贤。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安辛安纳等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宣她们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为圣人。 ​

===深县========================================

圣刘子玉伯铎(Pietro Liu Ziyu):
圣刘子玉,俗称三老明,洗名伯铎,河北深县祝家斜庄人,道光二十三年生,热心教友,以烧砖为业,终生独身不娶。他虽为新教友,但论其信德及虔诚,反而驾乎老教友之上。
庚子年七月五日,因拳匪猖獗,本村的教友劝他一同到宁晋唐邱去避难,他却回答说:「被拳匪杀死,便是为主殉道,这样的大恩,为什麼要拒绝!」教友们又开导他说:「被拳匪杀死不过三刀两刀,自然还容易,但是,拳匪可长期折磨你呀!」子玉答说:「为天主受的苦越重,立的功劳也越大,我依靠天主,很希望多为他受苦。」於是他自愿留下看圣堂了。当天晚上,村中外教人亦来劝说并恐吓,但徒劳无益,坚持「我既奉教,就到死奉教。
七月十七日,深州州官曹景,委派属吏文二衙,随同满功和尚和一队拳匪,来祝家斜村捕拿教友;子玉在村外被他们捉住,双手反绑,带回村来。刘圣口中不停呼求「天主助佑我!」匪首问他:「你肯背教吗?」子玉充耳不闻,一言不答,仍旧口呼「天主助佑我,天主助佑我!」匪徒大怒,举起大刀,狠狠地把他的头颅砍掉。可恶的满功和尚更走上前去,从拳匪手里夺过刀来,把刘圣的心挖出,高高举起,让人观看。刘圣殉道时,享年五十有七。祝家斜庄的教友,赖刘圣的转求,得到许多恩惠,迄今为人所乐道,称赞他的英勇。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刘子玉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他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圣吴安居保禄(Paolo Wu Anju)、圣吴满堂若翰(Giovanni Battista Wu Mantang)及圣吴万书保禄(Paolo Wu Wanshu):
圣吴安居、圣吴满堂及 圣吴万书祖孙 当匪徒捉到吴满堂时问他:“你是教友吗?”“当然是。”“若你是教友,我们就要杀你。你不含糊吗?”“不错,我一点也不含糊,你能够杀我,可是我永远还是天主教教友。” 圣吴安居,洗名保禄,河北深县西河头村人,道光十八年生;次子圣吴满堂少年,洗名若翰,光绪九年生;长孙圣吴万书少年,洗名保禄,光绪十年生,还有家中其他六人,即吴安居之妻吴尚氏,长媳吴胡氏,吴万书之妻吴何氏,吴胡氏之次子吴万通,吴满堂之妻吴李氏,吴居安之幼女吴凤环。在庚子年六月初,一齐搬往小吕邑村去避难。 六月二十九日,外村的拳匪,结队闯进了小吕邑村,吴安居便率领全家到村东南的红荆地里躲藏。很快被拳匪捕获,阖家大小九口,都为主牺牲了性命,得到殉道的荣冠。吴万书是在林南大路上被匪追捕,立即被砍死了。吴安居见家人全被杀死,遂自动向匪投来说:我也奉教,你们也把我杀了吧!匪等随即把他砍死了。当匪徒捉到吴满堂时问他:“你是教友吗?”“当然是。”“若你是教友,我们就要杀你。你不含糊吗?”“不错,我一点也不含糊,你能够杀我,可是我永远还是天主教教友。”说罢就被匪砍死了。殉道时,吴居安享年六十有二,满堂十七岁,万书十六岁。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他们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 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宣他们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为圣人。

圣赵明振伯铎(Pietro Zhao Mingzhen)、圣赵明喜若翰(Giovanni Battista Zhao Mingxi)兄弟:
圣赵明振,洗名伯铎,道光十九年生。圣赵明喜,洗名若翰,赵明振之胞弟,道光二十四年生,河北深县北网头村人。全家都是热心的教友,种种善表,颇令人羡慕,其中赵明喜更是热心出众,他随时祈祷,随时进修,也到处传教。 庚子年阳历七月三日,在东阳台村西边,和家人亲友共十八位,被拳匪杀害。当时虽还有没咽气的,也都被匪埋在坑边了。临死前,两位圣人等十八人都平安地坐着,低着头,合着眼,一点也不惊慌,小孩子们也没有哭泣的,二圣并领导众人祈祷说:“天主,请助佑我们!请赐我们毅力,使我们圣善地奉献我们卑微的生命,请开启天堂门,接我们的灵魂,同您一起享永福吧!”然后众拳匪一齐动手,把教友们砍杀在坑边,唯赵家两兄弟最后正在跪着祈祷时,被匪用长枪扎死了。 殉道时,圣赵明振享年六十一岁,圣赵明喜享年五十六岁。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他们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宣他们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为圣人。 圣赵明振、赵明喜,请为我们祈祷!
注释: 庚子教难时,全家数人或十数人同时遇难的实况颇多,但大多数尚未蒙宣列品位,假若我们有其详实的殉道资料,并求他们多显灵迹,定可蒙受宣列品位。

圣郗柱子血洗者(Chi Zhuzi):
在120位中华殉道圣人中,有2位是尚未领洗的望教友。其中一位名叫郗柱子。柱子是河北深县人,17岁时由村民听道理,一心想做教友。柱子主日节庆都进堂诵经祈祷。庚子年中(1900)义和团气焰猖獗,教友大受迫害;柱子的父母、亲友都反对柱子入教。有一天,当柱子走在回家的路上时,一批拳匪忽然前来挡住去路,开口便问:「你是不是奉教的?」柱子回答说:「是的!」匪徒便把柱子拉到一座小庙前逼他拜菩萨。但是柱子拒绝说:「杀死我也不能拜这些东西!」拳匪就把他硬推倒在神像前,并按住他的头做叩拜的姿势。柱子挣扎不得,就大声喊说:「我只朝拜天主,不拜这庙里的小鬼!」匪徒把柱子像畜牲般地拖到得朝村。路经圣堂时,柱子要求拳匪让他跪念经文。到达刑场时,柱子先跪地画圣号,然后对拳匪说:「如今我已准备好了,你们动手罢!」一位黄匪一刀把柱子的右臂砍断,柱子却神色不变地说:「你们尽管砍吧,不妨把我千刀万剐,可是每一块肉,每一滴血,都告诉你们,我是教友。」18岁的柱子殉道后,他的全家都信奉了天主。​​​​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郗柱子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他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圣妇杜田玛利(Maria Du Tian)及贞女圣杜凤菊德莲(Maddalena Du Fengju)母女:
圣杜田氏,洗名玛利,河北深县杜家屯杜永和之妻,咸丰八年生。杜圣生有三女二子:长女杜曼德已嫁;次女便是圣杜凤菊,洗名德莲,光绪七年生;三女杜凤朝,拳祸时逃脱了魔掌。两个儿子:长子名杜天恩,洗名玛窦;次子杜天荣,洗名穆迪。 庚子年六月二十九日,杜田氏和二子二女藏在邻近的大屯村边苇坑里,被拳匪发觉。凤菊、凤朝见势不妙,逃出苇坑,向大屯村教外人张老东家跑去。凤菊慢到,门已紧闭,只好坐在门外。拳匪对凤菊开了一枪,遂受伤倒地,好像死了一样,故拳匪抛下她,又回到苇坑地,把杜太太母子三人捉住,带回杜家屯老家。因为她们不肯背教,就被匪徒杀害了。 三位遇难后,村人驾车把尸体载到杜家老茔地掩埋。这时大屯村的教外人,也把凤菊贞女的遗体用车载来。正当村民忙着掘坟的时候,杜永和的老友郑玉群,悄悄地走到凤菊面前,发觉她还没有死;告诉她母亲和两个弟弟已经遇害,父亲已经逃脱,劝她背教保全性命。凤菊答道:“不!不!我不背教,我希望死后在天堂上,和我的母亲与两个弟弟,永远在一起享福。”不久坟坑掘好了,拳匪和村民,把杜家四口都甩到坟坑中,凤菊被丢进后,把母亲和弟弟尸首往两边推开,得了一个容身之处,便拿自己的衣襟,将头蒙住,平平安安地躺下,为矢忠基督,竟被活埋了!好惨!才十九岁。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杜田氏母女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宣她们母女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为圣人。

圣妇杜赵玛利(Maria Du Zhao):
圣杜赵氏,洗名玛利,河北深县起凤庄人,道光二十九年生,父母亲是老教友,自幼虔诚事主。年十八,奉父母之命,嫁与杜家屯杜泰元为妻,善理家务,克尽妇道。暇时恭诵玫瑰经,往往一天数串,毫不厌倦。深县耶稣会士杜玛谷神父是她的亲生子。
庚子年(一九OO)六月二十六日,她与堂弟杜清治,堂弟妇杜孙氏三人,逃到衡水班家店村,白日藏于苇坑中,夜间宿于亲戚家。途中与其夫重逢时,交出京钱一吊,促其逃命,并说:“我一妇道人家,把性命交给天主,听天主安排是了。”六月二十八日(阴历六月初二)她被拳匪杀害,但堂弟夫妇逃了一命。以下是她殉道前和拳匪的对话:“你是从杜家屯来的吗?”“不错。”“你是教友吗?”“感谢主恩,我是教友。”“你背教吗?否则你就没命了。”“不!不!我死也不背教。我只愿为天主舍命。”最后被一个叫王大秋的匪徒举刀砍死并剖开她的肚腹,肠子都流出来了。这是她堂弟杜清治向本堂张达尼老司铎亲口述说的。殉难时五十一岁。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杜赵氏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她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圣妇郭李玛利(Maria Guonee Li):
圣郭李氏,洗名玛利,河北深县护驾池村郭金芳之妻,道光十五年生。郭氏夫妇儿孙满堂,殉道前数月,曾一直叮嘱家人说:“宁死不可背教,如果你们背教,就不算我的儿孙。”
庚子年七月七日,圣郭李玛利同她的两个儿媳,两个孙子,两个孙女,一家七口,被拳匪逮捕斩首,殉教升天。临刑时,郭老太太仍旧劝慰儿孙们说:“不要哭,不要怕,等一会儿,我们就要升天享福了。”圣妇殉道时,享年六十有五。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她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她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圣傅桂林玛利亚贞女(Maria Fu Guilin):
圣傅桂林,洗名玛利,河北深县洛泊村人,同治二年生。自幼矢志守贞,在献县仁慈堂毕业后,帮助传教,成绩昭著。武邑大刘村堂区,可说是她一手创建的。
庚子年,圣傅贞女正在大刘村执教;六月二十一日,邻村的拳匪结队闯进村中,在一个孀妇家里把她捉住,傅贞女向匪徒说:“我早就希望殉道,感谢天主,现在机会来了。”
拳匪把贞女带到村外,她知道殉道的时刻已到,就高声不停地大呼“耶稣救我!”匪徒听得很不耐烦,猛呵止步,抡起刀来,把贞女头颅砍掉,又狠狠地在她身上扎了几枪,再拾起她的头,带往武邑龙店镇悬挂起来。两年以后,贞女的胞弟傅本原来起尸,赫然发现遗体完好如初,并没有朽烂,教内教外的人,莫不惊奇,都认为这是天主为光荣她所发显的奇迹,傅贞女殉道时年三十七岁。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傅桂林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她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交河========================================

圣李全惠伯铎(Pietro Li Quanhui)、圣李全真芮蒙(Raimondo Li Quanzhen)兄弟:
圣李全真,洗名芮蒙,河北交河县陈屯村人,道光二十一年生,是李元凯神父的父亲。圣李全惠,洗名伯铎,道光十七年生,是李全真的哥哥。 庚子年(一九OO)六月三十日黎明时,闻大队拳匪即要到来,李全真抱着五岁的幼女德莲,在村外苇坑地里躲藏,因他被仇教的人发现又听到小德莲的哭声,遂立即通报拳匪、而被大批拳匪包围。一个拳匪正举刀要砍杀小德时,巧被村里一位尼姑救走。李全真被带往本村的大庙里,逼他拜邪神、背教,又逼他拿钱来赎命,全真一概拒绝,说:“我们奉天主教已经几代了,邪神万万不能拜,背教更不用商量。”拳匪见他意志坚决,都动了火,于是施行残酷的手段:有拿刀割耳朵的,有拿火香炙皮肤的,两只骼膊也几乎砍掉,浑身皮破血流。然而,全真仍旧毅然忍受,一句背教或不忍耐的话也没说。最后拉到庙外,结束了他的性命。 圣李全惠那天也从苇坑地被搜出,也因为在庙里决意不肯拜偶像、背教,被拳匪拉到家门前杀害了。时在当天下午大约两点钟,这是圣李全真的堂兄弟李全贞在阎亚各伯司铎前所作的见证。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他们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宣他们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为圣人。

===东光========================================

圣马太顺若瑟(Giuseppe Ma Taishun)传道员:
圣马太顺,洗名若瑟(另说若翰或伯铎)。河北东光县前生庄人,生于道光二十年(一八四○)。是一位热心的传教先生,对于医道也很有研究,他的医术在王喇家一带很有名气。
庚子年五、六月间,拳匪横行,太顺不敢留在家中,镇日躲在田野里,热心念玫瑰经,准备殉道。六月二十四日,在马家园村北,被匪捉住,押到王喇家,绑在树上,拳匪和亲友都劝他背教,一律遭到拒绝,最后他说:“虽然我没有见过天主、没有见过天堂,我仍坚信不疑,因为若没有天主,这天地万物是谁造的呢?若人一生行善、虔敬天主,死后天主能不赏报吗?你们不用胡问乱问了,我反正是不背教的。我坚信天主,你们要杀就动手吧!我甘心情愿为天主受死。”
说完,高声念天主经。不拘谁问,也不答应了。匪徒见他这样坚决,就一齐动手把他杀了,又点火把尸首烧焦。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他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他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下文中圣郑绪是东光人。

===吴桥========================================

圣妇赵郭玛利(Maria Zhao Guo)及贞女圣赵洛莎(Rosa Zhao)、圣赵玛利(Maria Zhao)母女:
圣妇赵郭氏,洗名玛利,河北吴桥县油房赵家村人,道光二十年生;和她的长女圣赵洛莎,光绪四年生,守贞姑娘;次女圣赵玛利,光绪九年生,尚未许配。这位贞女自从其未婚夫杜希珍修道入耶稣会后,自己也定志守贞,曾充任姆师、训诲儿童,卓然善表,教友皆极口称赞。 庚子年七月二十八日,拳匪来村中查拿教友时,母女三人并未躲避拳匪的追杀,而在家中念经。她们被查获拉往村外行刑时,见村头路旁有井,都跳了下去,匪徒把她们捞起来,逼令背教,洛莎贞女毅然拒绝说:“我们早就拿定主意,我们死也不能背教。”又劝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呼求耶稣帮助,甘心舍生殉教。此时有匪劝赵玛利嫁他为妻,以保全其性命,立即遭贞女拒绝,这时,有本村的赵五海,苦口央求拳匪饶过她们母女三人,圣赵洛莎却向他说:“大叔,请您不必再费神了,我们既要保全信德,就应当受死,让我们都死吧!”随即对匪徒说:“村中不是杀人的地方,你们定要杀害我们,请在我们的祖坟上杀吧!”拳匪领着赵家母女到了赵家坟地,把她们砍杀了还不算,又把尸首烧成灰。 一位老妇人论贞女洛莎姑娘是一位典型的传教先生:“她热心、贞娴、恬静、谦诚、有爱心、肯牺牲。我虽然是一个穷苦可怜的老太婆,可是她从来没有轻视过我。”
圣妇赵郭玛利的十四岁长孙赵名振,洗名保禄,和八个月的幼孙赵若瑟,也于一个月后,即八月三十一日被拳匪砍死。(参见义勇烈传第二册第一七三页)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她们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宣他们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为圣人。

圣王惠洛莎贞女(Rosa WangHui):
圣王惠(另有记为范惠),洗名洛莎,河北吴桥县范家庄人,咸丰五年生。多年充当女童教师,有口皆碑,她虔诚事主,待人忠厚,举止端方,安贫乐道。
庚子年,贞女在吴桥张鳌家村教经;七月初旬,因拳匪猖獗,经学解散,贞女返家,日夜躲在运河边的田野里。
八月十五日,范家庄有位热心妇女偷偷地找到了她,两人在荒郊野冢,热心地过了圣母升天节。王贞女向她说:“为信德殉道,是我多年所盼望、所祈求的大恩,现在殉教的契机已迫近,请为我多多祈求天上母皇,赐予我毅力,使能为天主洒尽我最后一滴血。”
翌日清晨,拳匪结队来到范家庄,村中几个轻薄的青少年,跑到贞女藏身的地方,骗她说:“惠姐,义和团已经走远了,请你回家吧!”说着,就拉她向村中走,有的青年向贞女身上摸索,对她说:“你的银钱放在那里?”贞女受了这样的侮辱,又深恐被强暴,便尽力挣扎,并呵斥那些无耻的青少年。他们老羞成怒,很快跑回村子,叫了拳匪来。
匪徒说:“你若背教,就能保全性命。”圣王贞女严词拒绝:“反教背弃天主,我万万不能做。”说毕,双膝跪地,紧紧握住胸前的圣衣,高声念起经来。拳匪上前,一刀把她的右臂几乎砍掉,又一刀把她的面颊削落一半。贞女虽然受了这样的重创,依然镇静地说:“请稍待片刻,容我念完经,然后再杀死我不迟。”等念完经,对匪徒说:“我的经念完了,动手吧!”拳匪刀剑齐下,贞女倒地,没有等她断气,便把她甩到河里,过了一回,贞女才断气死在水里。殉道时四十五岁。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她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她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下文中圣范坤与圣齐玉也是吴桥人。

===宁津========================================

圣王成璐琪孤女(Lucia Wang Cheng)、圣范坤玛利亚孤女(Maria Fan Kun)、圣齐玉玛利亚孤女(Maria Qi Yu)及圣郑绪玛利亚孤女(Maria Zheng Xu):
圣王成少女,洗名璐琪,清光绪八年生,河北宁津县老君堂村人。圣范坤少女,洗名玛利,光绪十年生;圣齐玉少女,洗名玛利,光绪十一年生,两人都是河北吴桥县大齐家村人。圣童郑绪,洗名玛利,光绪十五年生,河北东光县谷家庄人。四人都是卜致中司铎收养的孤女,在东光县王喇家村的孤女院中抚养长大。
庚子年六月二十四日,拳匪闯进东光王喇家村,焚毁圣堂,把未逃脱的教友尽行杀害,捉住四位孤女先带到尹庄,再带往马子堂。一名匪首叫尹申的想娶圣王成少女为妻,托人徵求她的同意。在四天不断的游说中,都遭到王圣的拒绝。她说:「如果我答应背教出嫁,对不起天主,对不起神父,对不起教养我的修女。为爱天主的缘故,我是绝对不背教的。」
拳匪见劝说无用,决议不管同意与否,六月二十八日,要把范坤硬嫁给一个匪徒。可是,邻村的拳匪听到消息,出面干涉。二十八日清晨,结队闯入马子堂村,大声咆哮说:「天主教教友不肯背教,你们不仅不杀,反而要娶她们为妻,大背本团规律,岂有此理!」
马子堂的匪徒见他们来势汹汹,不敢怠慢,听他们的,把四位小孤女驾车送回王喇家村,三个年幼的一路不停地哭泣,圣王成安慰她们说:「不要哭,再过不久,我们就要升天享福了。天主赐给了我们生命,如今愿意收回,我们应当欢喜地奉献,不要让天主勉强地索回。」车旁的匪徒不断口出恶言,诋毁教会,圣王成从容不迫地向他们说:「现在我们孤苦伶仃,无依无靠,你们能随意加害我们。然而不久,全能的天主必要重重地惩罚你们。」圣王成少女的勇气,激发了三位同伴的毅力。离王喇家村不远,拳匪把车停住,命四人下车,向她们说:「现在让你们最后再考虑一次,你们背吧?」四位异口同声做最后答覆:「不!我们是天主的女儿,我们决不背教!」匪徒一听大怒,一齐动手,刀砍枪扎,就这样把四位纯洁无瑕的孤女,狠心杀害了。
王成十八岁,范坤十六岁,齐玉十五岁,郑绪只有十一岁。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王成等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他们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圣妇张何德兰(Teresia Zhang He):
圣张何氏,洗名德兰,河北宁津县苑家村人,同治三年生,及长、适张江南。庚子年七月十六日,她和孩子及嫂嫂张张氏,在苑家村某姓菜园地窖中避难,虽平安度过一、二十日,但因当天张何氏喂养的小狗见拳匪前来,就狂吠不止,匪起疑而前去搜查,她们四个人均被拳匪捉住,带往张家集村的宝林寺前,除张张氏背教获释外,圣张何氏因决意不肯背教、拜偶像,并说她决不拜庙敬神,奉教三辈儿,不能贪生怕死等语,随后便同自己的一子,名廷,八岁,一女,年才二岁,同时被刀砍枪扎而死,为主牺牲了性命。
殉道是圣张何氏素日所企望的,她曾向长女张玛利说:“因病而死,很不容易立刻升天享福。为主舍生,却能立刻获得这项福分。我希望天主,不久就赏赐我殉道的大恩。”殉难时,年三十六岁。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张何氏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她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景县========================================

圣朱日新圣朱日新伯铎(Pietro Zhu Rixin):
圣朱日新,洗名伯铎,河北景县城西的东朱家河人;东朱家河居民约四百人,奉教的有三百多人,西朱家河没有教友。圣朱日新少年是朱玉廷的次子,光绪七年生(一八八一)。
在路庄公学读书时,循规蹈矩,热心出众,管学校的任神父很器重他,希望将来成个有用之才,为教会效力。
朱家河大惨案时,匪兵火烧满堂教友,有不少人从窗口逃出时被砍杀。杀得实在没有气力了,把最后逃出的五十一人捆起来,押往朱家河南方二里外的路家庄,等下午再杀个痛快。统领陈泽霖先逼他们背教,只要肯背教就不杀,经他一番威胁利诱,有两个上了当,其他四十九人都声明宁死不悔,于是砍头、开膛、破肚、挖心、活宰活剥,死得非常凄惨。其中圣朱日新少年正要被砍时,陈泽霖见他俊秀文雅,仪表不凡,便把他叫到跟前,拉住他的手,千言万语,说了一大堆劝说引诱的话,许下种种好处,要留在营中,包管将来升官发财等语,简直说得舌敝唇焦,费尽心机。可是,日新毫不动心,坚执不移,死不答应。陈觉得实在没有面子,老羞成怒,大骂几声:你就不会说句不奉教的话吗?朱圣又答说:大人,你能说不是你爹的儿吗?陈军头怒声说:“傻孩子,丢下他!”随让拳匪拉出去,乱砍乱剁而死。年仅十九岁。与朱圣一起殉道的共有四十九人(另有二人背教获释),拳匪就地把他们埋在一个土坑里了。大家对日新表示钦佩,推崇他,说他是朱家河的光荣。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由庚子年在河北省成千上万遇害的教友中,选出五十二位足为模范者宣为真福,朱圣便是其中的一位。其他在拳匪“扶清灭洋”口号下两万多牺牲者,是否都能称为殉道,曾有甚多争执、无法肯定,但天主全知,殉道者必升天堂,但为少数背教者或无意殉道而被杀者也可说真死得冤枉!无论如何,他们是因为信天主才被杀害,应否算是殉道?只有天主知道。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他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圣朱五瑞若翰(Giovanni Battista Zhu Wurui):
圣朱五瑞少年,洗名若翰,河北景县青草河人,父亲朱保林,光绪九年(一八八三)生五瑞。庚子年七月十八日,朱家河被困,五瑞同来青草河避难的吴桥县十八岁的崔三元去路家庄探听同宗教友的消息,不料二人被一当地的拳匪识破并通告官兵把他们捉住,也查出他们身上都带着圣衣,腰间还藏着圣像朱家河教友所戴的同样箍头白巾和白布帽子,随即送交陈泽霖军头处置。
因为五瑞和三元明明承认自己是天主教徒,并声明决意不肯背教,就把他们交还拳匪,处以死刑。匪徒把他们拖到村外杀掉还不满意,又开了他们的胸膛,并挖取他们的心,砍下头颅,悬在村边树上好几天示众,五瑞殉道时只有十七岁。这是景县城七里庄吴鸿浩向萧若瑟神父说的。
五瑞是青草河(教友村)唯一的殉道圣人,青草河位于朱家河东南五公里处,教难前,曾被拳匪围攻数次,均被村中教友击退,当时一般认为此村战力簿弱,不如朱家河强固,故教友多往朱家河避难,就是这个道理。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朱五瑞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他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圣妇朱吴玛利(Maria Zhu Wu):
圣朱吴氏,洗名玛利,河北景县朱家河人。道光三十年生,她是朱殿选会长的太太。朱家河教难发生时,她表现得非常镇静,力劝大家要依靠天主,呼求圣母保佑!
她平日热心公益,慷慨好施,且把事奉天主做为第一要务,是朱家河的模范主妇,很受大家敬重。殉道时,见官兵拳匪攻入圣堂,乃起身掩护任德芬神父,致使她先中弹倒地,任铎也随即中弹倒地,继而与全体教友被火烧死。光绪二十七年十二月始与三千人零乱的骨骸装殓于六十口躺柜中,分别合葬于圣堂祭台下及圣堂后的砖穴里。
其夫朱殿选,年五十岁,他为抵御拳匪,在演习时,被后坐力冲毙。她的四个儿子只有最小的两个:万灵(十一岁)和万明(九岁),幸得存活,由青草河的姑丈费连元扶养成人。之后,迁回朱家河定居。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朱吴玛利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他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衡水========================================

圣刘进德保禄会长(Paolo Liu Jinde):
​​​圣刘进德,洗名保禄,河北衡水县浪子村人,清道光元年生。是浪子桥的一位热心会长,务农,家境清寒,具有很坚实的信德;主任司铎不在时,他以自己的嘉言懿行,作教友的表率。附近一、二十里内,如有弥撒,他必早起,前往参与。
当浪子桥的教友,结队到宁晋县唐邱去避难时,他和长子金玉仍留家,穿著新衣,热心祈祷,准备殉道。有一天他对金玉说:「为义殉道,是天主的恩赐。这项大恩,我无功无德,恐怕不能获得。」
庚子年七月十三日,拳匪来到浪子桥,一时人声嘈杂,鸡犬不宁;刘进德安坐家中,静待主命。拳匪进入他家,把他拉到街上,老人不改旧态,手持圣教日课和念珠,衣冠整齐,慢步前行。匪首问他是不是教友,他从容不迫地答道:「不仅是教友,我上五代的祖先也都是教友!」匪徒威胁利诱,丝毫不能转移老人的信仰。於是拳匪把他拉上一处土丘,面对他的家门。圣人知道死时已到,便大声呼求:「天主怜悯我,圣母保佑我!」匪徒一听狂怒,挥枪舞刀,乱砍乱扎,把一位年高德劭的长者送进了天堂。殉道时,享年七十有九,是五十六位真福中最年长的。
民国四十四年(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刘进德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他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圣张怀禄血洗者(Zhang Huailu):
圣张怀禄,河北衡水县祝葛店村人,道光二十三年生。五十七岁殉道那年,他才开始学道,庚子教难时,他学习只有半年,还未受洗。虽然年事已大,一朝得闻真道,满怀热忱,专心研究,无奈记忆力太差,学过便忘了,费了很大的劲,结果一点也记不住。每逢公念经时,他总喜和小孩子们跪在一齐,跟他们念,念到确实记得的经句,才敢朗诵。有的孩子笑他那么大的人,虽然虔诚,却不会开口念经;他并不生气,也不害羞,每说:“无论如何,我一心爱慕天主,奉事天主,天主会教我如何救灵魂,即使不会念经读问答,也没有关系。”
祝葛店是那时开创的小会口,奉教的只有六、七家。圣张怀禄出身大家庭,家属很多,都极力反对,并以种种方法阻挠他。同时有几个无知少年讥笑他在圣堂里跪姿不雅,也不会念几句经,但是他却意志坚强,尽管家人也讥讽怒骂,信心始终不为动摇,依然孜孜不倦,攻读要理经言。
庚子年(一九OO)六月间,祝葛店的流氓地痞,趁拳匪之乱,向教友勒索三百银钱,并不说背教事;有六、七家教友,为求平安,损失些财物算了,便如数摊凑交付,圣张怀禄也照摊,说:“我虽尚未受洗,却同样是准教友啊。”
买来的太平当然不会持久,到了阳历七月九日,拳匪成群结队来村搜杀。教友们早已闻信,四散逃走,未遭荼毒。逃难时,张怀禄年老跑不快,被匪擒获,拉回村中。几个讹诈过钱的流氓被张怀禄严词质问,觉得说不过去,便替他向拳匪说项:“这个人并不是教友,请大师兄放了他吧!”同时另一个被捉住的教友也说:“他连经都不会念,怎么算是奉教人呢?”
怀禄听了面红耳赤,生怕错过了殉道的良机,就向拳匪反驳,还怕他们不相信,更用央求的口吻,证明自己确是教友,说:“我真是个奉教人,恭敬奉教人的天主。”接着又对那些敲诈过钱的人说:“如果我不奉教,你们为什么要我拿钱保平安呢?﹂匪首听罢,证实这老头的确信教,满怀怒火,一拳把他打倒,其他匪党刀枪齐下,乱砍乱扎,又砍下了他的头。即在倏忽之间,把一个望教者送到天堂上去了,请看,又一位血洗的活见证!天主圣神所赐毅力何等神妙!这是当时还是外教人张群福亲眼目睹者的证词。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他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他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注释:
小会口:即小堂口,小堂区之意。
血洗:指以为主而舍命的圣事方式,与水洗、愿洗的圣事效果相同
,可得直升天堂。

===冀县========================================

圣冀天祥玛谷会长(Marco Ji Tianxiang):
圣冀天祥,洗名玛谷,河北冀县西南八里,野庄头村人,道光十四年生。野庄头村有四家姓冀的老教友,务农,是本村的大族。冀天祥是会长,胞弟冀天爵是神父。
天祥早晚领全家念早晚课,自己还念五端玫瑰经和日备善终经。天祥是读书人,喜欢看圣书,尤其是利玛窦司铎的天主实义,艾儒略司铎的万物真原等书,长期订阅上海的圣心报,看后给家人讲述。他担任会长,照管圣堂、鸣钟、领经,司铎来村由他供应一切。他又精通医道,擅长针灸,疑难杂症经他诊治,无不著手回春。他济世救人,不计诊\金,贫民受惠不浅,地方上无不交相称道。
四十岁时害了险恶的痢疾,什麼药也无效,看来准死无疑。有位医生劝他,只有用鸦片治疗一条路;果然很灵,渐渐复原了。岂知已经上了瘾,不到七、八天烟瘾发作,茶饭不思,懒得动,鼻涕眼泪淌了一脸,甚而抽筋缩脉,躺在炕上会凭空跃起,局外人无法明了其中的痛苦。尤其因病而吸上瘾的,停止后势必百病齐发,说不定还要送命。天祥挣扎了些时,几乎神智昏迷,再也熬不下去了,不得不向这害人的东西屈服。后来又好几次立誓戒绝,经过三番五次的奋斗,始终抗不过毒瘾的恶魔,只好投降,一直到老没有办法戒掉。但是,限定了最低限度的吸量,决不增加。
每年举行四规时,起初因为决心戒,神父赦宥。几年仍旧是老毛病,神父便不赦罪了。天祥眼看全家大小都能领圣体,只有自己一人,而且既是族长,又是会长,没有这福分,实在伤感,禁不住流泪。每对人说:「我只盼望为主殉道,救自己的灵魂,除非舍命,我是进不得天堂的咧。」这句话,本村小学牛老师曾多次听到他讲过。
果然,庚子教难发,冀州刺史旗人双奎,仇视圣教,嗾使匪党杀神父教友,四乡教民急忙避难。冀天祥还以为匪徒不会注意野庄头村,再说自己平日行医治人,总不致有人要害他,即使匪来骚扰,本村人一定会护救他。何况村长李兑是多年好友,曾当面保证过他的安全;因此,别家纷纷走避,他阖家依旧安居,不作逃遁计。
谁知道李兑是个十足的势利小人,和天祥交往十分亲密,又得过他救命之恩,满以为靠得住的。那晓得他和兄弟李芝,人面兽心,恩将仇报;冀家一向有钱,新近又有个亲戚陈杨氏带了女儿在他家避难,听说有一百银元寄存在天祥手中,不如把他们一齐害死,好发一笔横财,於是李兑昧著良心,教李芝进城通报拳匪来抓人。
庚子年七月七日黄昏时分,有人向天祥通报,劝他阖家赶快躲避。可是他不听,也不惊惶,晚间依然召集全家,跪在宅前场地上公念晚课。作罢晚祷,天祥向长子广平说:「现在我们的良机已到,就要直升天堂咧!」又对跪著的家属说:「你们该发信德,切勿背教!」
次日清早,眼看拳匪已从东面杀来,天祥太忠厚,不知道是李兑的奸计,还当他是好友,领著全家急忙去投奔他,此贼先还假意敷衍,等拳匪一到,就翻脸不认人,顿时下逐客令,将他们撵出门外,说:「别教我一家也受连累!」
天祥领著全家出了李家门,一行十二人,分三起走。自己带著长媳陈氏,洗名曼德,四十四岁;陈氏长女芭芮,十一岁;次女玛利,九岁;幼子玉学‧方济,六岁。
第二起天祥的次子冀广仁,洗名伯铎,三十七岁;他的妻子王氏,玛利,年三十九,手里抱著三岁的儿子玉朝,洗名苦瑟,还有九岁的次子玉考,洗名若瑟,七岁的女儿玛利。第三起,是冯家庄来投奔的亲戚陈杨氏,洗名德莲,六十六岁,和她七岁孙女德莲。
一行刚出李家门,便被匪徒看见,上前捉拿。孙女芭芮见到狰狞凶狠的匪党,吓得拔腿就跑,一个拳匪追上抓住,举刀恐吓,孙子大哭大叫,母亲陈氏奋不顾身,上前夺下孩子搂在怀里,骂匪徒丧尽天良,拳匪大怒,顿时把她杀死,又砍下头来,再把其余人等全部捆起来,喝令村人套上三辆大车,把冀陈氏的首级挂在车前,押解进城。
中午时分解到冀县城,拳匪约有百人左右,一路舞动钢刀,大声呐喊,城里看热闹的人,拥挤不堪。进了衙门,天祥的教外亲友便托人营救,野庄头和各乡镇乡民以及城中几个有名人物,都到衙门请求取保开释,来的人一下竟聚集了两百多。
天祥见众亲友齐来作保,十分感激,自己被绑不能动,叫十一岁孙女芭芮代为叩谢,群众便起了一阵哗声,都说奉教人犯了什麼弥天大罪,连这样小孩也不饶过。连看热闹的闲人,也欷嘘嗟叹,表示愤愤不平。
胥吏示意天祥亲友,唯一保全性命的方法是背教,他们明知他的意志异常坚决,没有人敢出相劝,只得私下向天祥的儿子广仁耳语一番。老人见他们鬼鬼祟祟,就明白没有好事,便瞪著眼看他们。广仁被亲友说得有些心动,便望著父亲,吞吞吐吐地说:「爸爸,您说这件事叫我如何答呢?」天祥以命令的口吻教训他说:「儿呀!你总不要背教啊!睁开你的眼,向上看吧,天堂开了,我们宁死不背弃天主。」经父亲一鼓励,广仁恢复了勇气,答说:「他老人家不肯背教,我也决定不背教。」
当一部分亲友在院子里劝诱冀家父子背教的时候,另一部分在衙门内,当著官和拳匪头目竭力争辩。匪首说:「冀天祥奉洋教,违逆圣旨,该当死罪。」保人们说:「冀老是好人,我们都受过他的恩惠,怎麼可以杀死这样的大善人?」双奎怕杀天祥激起公愤,他决计推得乾净,对保人说:「冀天祥果真是好人,你们来保,本府相信。可是,据说他是奉教的,你们知道,皇太后有旨,禁止信洋教。你们去教冀天祥声明向来不奉教,或者现在已反悔,我就开释他一家人结案。」於是保人们走下公堂和州佐孙竹贤同去诱劝。
天祥一听来人提出背教二字,伸出两指答道:「我们从高曾祖以来,世代奉教,至今已二百多年了,要我背教不用谈,你们的盛情我感激,如有其他方法搭救,我都可以答应,只是我是宁死不背教的。」一个朋友插嘴说:「你不妨暂时反教,等风波平定后,再奉教不迟。」天祥说:「即使反教一分钟也办不到。」他们又说:「那麼,假意反教,总可以吧。」天祥反驳:「一个人不认自己的父母,可以吗?」那时正值盛暑,囚在车中的孩子们,颈项挂的圣牌闪烁发亮,妇女们也藏不住佩带的圣衣。亲友以为可以拿这些圣物去骗州官,说他们已经反教,要求天祥至少该把这些东西交给他们。天祥断然拒绝:「他们尽可把我们一齐杀死,却不能拿出我们的圣牌圣衣。」又说:「拳匪杀得我们的肉身,却杀不了我们的灵魂!」
亲友们用尽方法,都不奏效,实在气闷扫兴,天主教真厉害,莫非他们是吃了迷魂药?恨天祥太固执,不近人情,摇头叹息。恶魔们一听天祥宁死不屈,奔上公堂,请刺史双奎立即下令处决,双奎想了好大一阵子,终究被他想到一个两面光的办法,说教友既是拳匪抓来的,由他们去发落,这件血案与他无关。而且,曾派孙竹贤正式传谕,命天祥背教,答覆是:「请转告州官,全家奉教二百年,恕难遵命。」据说孙向双奎覆命后,又往返三四次恳切劝说。
最后,州官亲自来,要天祥遵从朝廷的谕旨,天祥正色回道:「小的一家九代奉教,万万不能反教。」官方三番五次劝说不从,亲友们眼看一家性命难保,万分焦急,又和衙门里一个姓范的书办商量,要他出面去劝妇女们,最后一次还说:「即使你们假意答一句,也可保命。单嘴里说一句,心里依然信你们的教,又有什麼妨碍呢?」妇女意志薄弱,多半是次媳王氏和陈杨氏顺口答应了一句,可是她们仍未免一死,因为此时孙竹贤已进去覆命,没有听见,也可能是她俩随说又立刻后悔了。
双奎知州见冀老如此斩钉截铁,也就没法让保人满意,便取了红笺纸,写明让义和团处治。匪徒大喜欲狂,催天祥等赶快上车赴刑场。大车很笨重,由一头牛两匹骡子拖著,满载大小十一口。突然,车内响起一阵悲壮的经声,大家顿时寂静倾听。冀老领唱,家属应和,专心一志,求天主增加神力,英勇牺牲。教外人万分诧异,怎麼快死的人,还有心唱戏?(他们唱的主要是圣母德叙祷文。)
六岁的孙儿冀玉学坐在祖父身边,问:「爷爷,他们要送我们往那儿去呀?」天祥手指著天:「孩子,往我们本家去啊!野庄头并不是我们的家,天堂才是真的家乡呀!」教外人见如此活泼可爱的小孩,十分不忍,有的要求领养,要拿钱向拳匪赎救,匪首有意答应,天祥立即拒绝:「孩子是我家的,也是奉教人,我们得死在一齐,一个也不能给别人。」
出了西门到刑场,十一位都下车,天祥行使家长职权,要匪徒先杀妇孺,最后杀他,拳匪答应,於是老人鼓励孩子,一再地说:「你们甭害怕,天堂大门已经敞开,等你们进去,天主在天上叫你们进去咧!等一会儿,我们都要在天堂相会。」他们都跪在地上,匪徒乱砍乱扎,相继倒地为止。杀到那十一岁的女孩时,匪徒提起矛子逼她背教,孩子斥责了一声,双手捧著脸不敢看;霎时,著枪倒地打滚,又被搠了几枪才不动了。男女大小十人临死都从容镇定,不露半点惊惶不安之情,即使那两个曾动摇的妇女,也甘心舍掉性命。
最后轮到冀老先生自己,又受了一次诱惑,张姓朋友走上前:「老大哥,你假意背教,不就可以保住性命呀!」天祥不屑作答,打手势叫他走开,不要再噜苏,面露笑容,欣欣然伸出脖颈,只见刀光一闪,身首异处,热血飞溅而亡,得偿数十年朝夕期待,流血赎罪的心愿,享年六十有六。时为光绪二十六年六月十一日(一九OO年七月七日)。该日刑场观众看完这幕屠杀惨剧,个个寒心,因此第二天,冀城百姓相率罢市,紧闭门户,一连好几天不敢营业。如此做,一方面是对官府表示抗议,另一方面是为无辜遇害的冀家表示志哀。
拳匪杀了冀家老小十二人以后,在刑场掘了一个坑,草草掩埋。那位姓范的书办,当时因公外出,回来后,又雇人把死者一一起出,装棺入殓,掘三座坟墓,分别埋好。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冀天祥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他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圣王奎新若望(Giovanni Wang Kuixin)、圣王奎聚若瑟(Giuseppe Wang Kuiju)兄弟:
圣王奎新,洗名若望,光绪元年生;圣王奎聚是奎新的堂兄,洗名若瑟,同治二年生,两人都是河北冀县双冢村的热心教友。 庚子年七月十三日,两人逃难在外,暂将妇女们留在威县张家庄,便驾车回双冢老家,中途遇雨,暂避南宫北关客栈;访谈间,露了破绽,被拳匪认出,就坦承他们是奉天主教的,圣王奎聚当场为义殉难,年三十七岁。奎新骑上驴,逃出北关,刚到十里铺,又被盘踞该村的拳匪拏住,送往南官,请官办理。 宫知县郭大令,公正廉明,愿救奎新脱险,想尽所有方法,劝他佯装并非信教的;但是,都遭到拒绝,并说:我真奉天主教,若是奉教人该死,我就甘心受死。次日,县令只得把圣王奎新交给拳匪,押往西校场,处以死刑。他殉道时,口呼耶稣名,丝毫没有畏惧的神色,年二十五岁。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王氏兄弟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宣他们兄弟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为圣人。

圣王佐隆伯铎(Pietro Wang Zuolong):
圣王佐隆,洗名伯铎,河北冀县双冢村人,道光二十二年生。幼时曾在修院读书,数年之久,扎下了信德的根基。
庚子年七月六日(阴历六月七日),圣王佐隆在本村被拳匪擒获,拳匪向他说:“你如果背教,就可恢复自由,否则就该死。”他答道:“不!决不!我家信教,业经数代。我不能背教,我愿立刻升天享福。”匪徒说:“哼!你愿升天吗?好,把你吊起来,越高越好!”
于是匪党把他拖到庙前的旗杆旁,悬起他的发辫约二三尺,拿香火慢慢烧炙他的身体。在这种残酷的刑罚下,王佐隆全心依靠天主,虔诚地诵念经文说:“耶稣救我!圣母可怜我!”且越觉难受,呼求越恳切。并向匪说:你们若知我将得之福,也必愿受我所受之苦。不久,他头昏目眩,浑身颤抖,眼前的一切,都看不清楚了。旁边的教外人动了恻隐之心,设法劝他反教,却都遭到拒绝。最后,拳匪看着实在无法逼他背教,便拖他到村外的土地庙前杀死了。死后无人掩埋,遗体被野狗啃噬了。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他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他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圣陈金婕德兰贞女(Teresia Chen Jinjie)、圣陈爱婕洛莎贞女(Rosa Chen Aijie):
圣陈金婕,洗名德兰,光绪元年生;圣陈爱婕,洗名洛莎,光绪四年生;河北冀县冯家村人。两位贞女是同胞姊妹,父名陈进升,姐妹二人虽是一母所生,同样热心敬主,性情却大不一样。姐姐幽娴严肃,沉默寡言;妹妹活泼好动,思路敏锐,偶尔还会捉弄别人。可是,爱婕的信德同样坚强,意志果决,甘心为主受苦,渴望拯救人灵,不怕被杀被砍,也不愿任人摆布。 庚子年七月五日,两位贞女随着亲友十人,离开冯家村的家,乘车要往宁晋县唐邱去避难。快到曹庄的时候,拳匪捉住了她们。赶车的二人下车逃命,护送她们的牛九思作揖叩头,求他们不要杀害妇女孩子,匪首拔刀,把他的头劈成两半。别的匪徒把十二岁的陈振德和十七岁的陈振邦用刀砍下车来,振德马上气绝,振邦重伤。振邦的母亲陈杨氏,和振德的母亲陈张氏也被砍成重伤倒地,装死不动;夜间看不清,匪徒以为她们已死,停止砍杀,拳匪走后,各自逃命去了。陈杨氏的九岁女儿,也趁乱飞跑逃走了,被一农夫收留。 十个人二死、三重伤、三逃,只剩两位贞女了。拳匪想把她们拉下车,二人大声呵斥不许动,自己下来,表情异常严肃,说话用命令的口吻,凛然不可侵犯。跪在地上叫拳匪砍杀,匪首却不下,只说:“你们跟我来,我就救你们的命。”两人知道他不怀好意,依旧跪着不动,口念:“耶稣救我们!圣母保佑我们!”一个匪徒近前要拉金婕,被她一手推开,此贼激怒,把她摔倒,顺手就是一刀,正中头部。金婕望天,不停呼求耶稣,不多一会儿,纯洁的灵魂飞向耶稣的怀抱,时年二十五岁。 圣陈爱婕此时有些胆怯,把身上的银子给他们,车子也送给他们,只求饶了她。匪首说:“好吧,你既然怕死,就背教跟我们走,就不杀你。”圣陈爱婕一听要出卖灵魂,轻轻喊了几声“耶稣可怜我!”立时恢复了勇气,毅然回答:“不,我不背教,我不跟你们走。”匪首见她有几分姿色,不肯下手,要拉她同走,她却滚在地上,拼死挣扎。如此拉拉扯扯一阵子,没法逼她走,惹得别人耻,于是老羞成怒,提起刀对准她的头,恶狠狠地砍下去,立时鲜血迸流,昏倒在地上。匪徒劫银夺车扬长而去。 赶车的陈钦海和陈振田逃到黄二营报凶信,大家商议,等黑夜去收尸。勇敢的崔姓青年,由陈钦海领路,先到出事地点,见陈爱婕还未断气,双目紧闭,两手捧着念珠,面露笑容,神情安定,丝毫不现痛苦状。听有人走近,便以坚决的口吻说:“我是教友呀!”接着又低声喊:“耶稣,玛利亚,若瑟,可怜我!”他们告诉她是来救她的,不是拳匪,看她要气绝,便安慰她说:“你们姐妹俩都为天主殉道,再勇敢忍耐一会儿,就到天堂去了。”贞女请把手中的念珠,交给她母亲作纪念,并且说:“我渴得难受呀!”这事倒难住了崔陈二人,因为没有带水,又不敢向教外人讨,望着垂死的贞女干着急。不久,黄二村的教友和车已到,急忙把死的伤的都抬上车,飞奔回程,抵达黄二营,贞女早已气绝,年二十二岁。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陈氏姐妹为真福。二OOO年十月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宣她们姐妹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为圣人。

===新河========================================

圣葛廷柱保禄会长(Paolo Ge Tingzhu):
圣葛廷柱,洗名保禄,河北新河县小屯村人,道光十九年(一八三九)生。为人正直诚恳,充当本村会长多年。
庚子年八月八日,当旭日初升的时候,拳匪闯入小屯村,那时葛廷柱正拿著一把锹,下到田里工作,小屯村的坏人,指点拳匪出来捉他。匪徒走近,廷柱便问:「大师兄们找谁?」「你是小屯村的会长葛廷柱吗?」「是。」「你背教吧?」「不,决不!」於是拳匪把他捆在一棵树上,准备杀他。廷柱说:「且慢,这块地不是我的,我若死在此地,怕地主将来要受连累。村北有我自己的地,那里树不少,你们可以随便捆我,让我死在自己地里,不更好吗?」
到了目的地,拳匪绑他在树上,然后对他说:「现在已到生死关头,你背教吧?」「不!不!只要得救灵魂,肉身被杀,不算什麼。」拳匪很残忍,先砍掉廷柱的四肢,又剖了他的肚腹,挖出他的心。在这种残酷无人道的极端痛苦下,葛圣始终安然忍受,如同被屠宰的羔羊,一言不发。
廷柱平日,屡劝教友,勇敢为真道作证。现在以身作则,用自己惨死的牺牲,作了真理的活见证,享年六十一岁。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葛廷柱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他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枣强========================================

圣袁庚寅若瑟(Giuseppe Yuan Gengyin):
圣袁庚寅,洗名若瑟,河北枣强县时槐村人,咸丰三年生。是一位热心守规、慷慨好施的教友。平时看重教会的婚丧礼规,教难时也不畏暴露身分,因为他有为主舍命的决心。
庚子年七月三十日,庚寅前往大营镇去籴粮,遇到由山东下来的拳匪,对话之间,暴露了教友的身分,被他们捉起来,逼他向大营镇大庙里的偶像,烧香磕头,以示反教的证明;庚寅坚决不从。高声说:我是敬拜天地真主的教民,你们教我拜这些小鬼,那是万不能的。不久,本村的亲友都来搭救,有的劝他佯装不是教友,庚寅执意不听,并向亲友表示他宁死千次万次也不肯反教的决心。于是,为了矢忠基督,洒尽了自己的热血,获得了殉道的荣冠,临终时还念道:吁,吾天主,我将我的灵魂交付于手中。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袁庚寅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他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威县========================================

圣王汝梅若瑟会长(Giuseppe Wang Yumei):
圣王汝梅(又名王玉梅),洗名若瑟,威县马家庄人,道光十二年(一八三二)生,是位热心守规的老会长,平素屡屡称道殉教的福分,渴望天主赏赐能为主死,果于光绪二十六年(一九OO)殉道,享年六十八岁。
庚子年七月二十一日,拳匪闯进了马家庄,把圣人连同其他教友多人逮捕,押上车,向大宁村进发。临进村时,先杀死了圣王汝梅老会长。把其他俘虏带进一处大院落,关在东厢房内。匪首走到东厢房门口向教友说:“朝廷不准信奉洋教,如果你们背教,便可获得自由;否则,就把你们杀死。肯背教的,只要走出来,到西厢房去,那里有人替你们保释。”
屠杀的惨剧后,匪党把十名(其他六位殉道者姓名不详)死者并在一堆,用土草草掩盖。经过十五个月,风波平息后,也就是翌年十一月六日,马家庄的信众举行公葬,由县官率领皂隶,先掘出遗体检验,交家属认领。大家都以为早已腐烂不堪,根本无法辨认,谁知出土后,大大小小一个也没有腐烂,面目栩栩如生,在场大批教内外群众,个个称奇,都说是奇迹。
民国四十四年(一九五五)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王汝梅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他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圣妇王王璐琪(Lucia Wangnee Wang)及圣童王天庆安德(Andrea Wang Tianqing)母子:
圣妇王王璐琪(洗名璐琪),河北威县钟官营村人,同治八年(一八六九)生。偕同她九岁的爱子王天庆,洗名安德,光绪十七年(一八九一)生,避难马家庄时而殉道。 庚子年七月二十一日,拳匪闯进了马家庄,把上面说的四位圣人连同其他教友多人逮捕,押上车,向大宁村进发。临进村时,先杀死了圣王玉梅老会长。把其他俘虏带进一处大院落,关在东厢房内。匪首走到东厢房门口向教友说:“朝廷不准信奉洋教,如果你们背教,便可获得自由;否则,就把你们杀死。肯背教的,只要走出来,到西厢房去,那里有人替你们保释。” 等了一会,圣王亚纳贞女的后母平氏向西厢房走去。又迅速转回来抓住女儿的手臂,硬要把她拖出来。安纳却使劲挣扎,扳住门框,死也不肯出东厢房,直喊:“我要信天主,我要奉教,我不愿意背教!耶稣救我!” 天渐渐昏黑下来,拳匪点起几枝从堂里劫来的蜡烛;安纳对同伴说:“这是我们圣堂里的蜡烛,请看多么光辉美丽!但是,天堂上的光荣,还要体面万万倍哩!”又领大家念最后一次晚课。 第二天早晨,在习习的晓风中,拳匪押着教友们向村南走去。到了刑场,王亚纳领导众人高声诵经,发痛悔。这时旁边的教外人,愿意收养天真烂漫、活泼可爱的圣童王天庆为义子;母亲王王氏一手把子紧紧地搂在怀中,坚决而和蔼地说道:“我奉教,我的儿子也奉教。要杀,就得把我们母子俩一起杀。现在,请先杀我的儿子,然后再杀我。”匪首冷冰冰地点头,此时天庆从容不迫地跪下,弯着小身子,伸出项颈,笑容满面,眼望着母亲,手起刀落,立即把九岁的天庆送上了天国。随后王王璐琪和仅五岁的女儿也壮烈地牺牲了。 圣妇王王璐琪和一子一女殉难后,拳匪再将其他五名妇孺,连仅有十个月大的婴孩,也被残忍地杀害,还提起婴儿的小腿,在空中耍弄,然后挥刀斩成两截,丢在已死母亲的身旁。
民国四十四年(一九五五)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王王氏与王天庆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宣她们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为圣人。

圣王亚纳贞女(Anna Wang):
生於1886年的贞女圣王亚纳,是河北威县马庄人;她出身贫家,五岁时就失去了母亲。庚子年7月21日,义和团拳匪闯进马家庄,逮捕了教友,把他们押去关在大宁村一个东厢房内,并怂恿信友出厢房背教。王亚纳的后母决定背教,且硬拖安纳背教。14岁的安纳使劲挣扎,抓住门框,直喊:「我要信天主,我要奉教,我不愿意背教!耶稣救我!」第二天,当前去赴刑时,安纳高声朗诵经文。刽子手,宋匪,再度怂恿安纳背教。安纳高喊说:「我奉教,绝不背教,要我背叛天主,远不如死了好!」愤怒的匪手拔刀削向安纳的左肩,再问:「究竟背不背教?」安纳仍然坚定地答说:「不背!」匪手遂砍去她的肩膀。安纳镇定地跪著,捧手望天说:「天堂门开了!」围观者听见安纳低声喊「耶稣」三次,就英勇地伸出脖子。宋匪手起刀落,贞女虽头颅滚地,身体却依然直挺地跪著。​​​​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王亚纳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他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圣妇王李玛利(Maria Wang Li):
圣王李氏,洗名玛利,河北威县钟官营村人,咸丰元年生。
庚子年七月二十二日,偕同次子王天群,三子王天宝,在往魏村的路上,遇到拳匪。因为坚决不肯背教,就在大宁村东南,被匪徒杀害,时年四十九岁。
当她被拳匪押往大宁村去的时候,路上有不少教外人,一再向拳匪为她求情说:“请不要杀她,她并不是教友。”圣妇却一再英勇地回答说:“不必替我讲情,我确是教友,而且奉教已有几代了。”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王李氏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她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清河========================================

圣妇郎杨(Lang Yang)及圣童郎福保禄(Paolo Lang Fu)母子:
圣妇郎杨氏,河北清河县吕家坡村人,同治十年生。当她嫁到郎家时,尚未奉教。不久便立志恭敬天主,遵行一切教规;热心祈祷,待人有爱德。 庚子年七月十六日,拳匪骚扰到吕家坡,把杨氏逮住,绑在一棵榛树上,面对着她的家门,匪徒问她:“你是教友吗?”答:“一定是。”此时她的独子圣童郎福,洗名保禄,只有七岁(光绪十九年生,是河北省五十六位殉道圣人中最年轻的),从外面游戏归来,看见妈妈被捆在树上,便大哭起来,妈妈对他说:“孩子,不要哭,来,到妈妈这儿来!”  拳匪就把圣童郎福抓住,绑在圣郎杨氏旁另一棵树上。然后点火烧房子,又拿长矛穿透圣郎杨氏的胸腹,再把圣小郎福手臂砍伤。末了,把母子二人掷到熊熊的烈火里,极残酷地烧死,烧成了灰烬。圣郎杨氏时年二十九岁。“来,到妈妈这儿来!”这是多么有信德、有气魄、有安慰的话啊!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郎杨氏母子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宣她母子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为圣人。

===永年========================================

圣武文印若望会长(Giovanni Wu Wenyin):
圣武文印,洗名若望,河北永年城西洞儿头村人,道光三十年生。多年充当该村的会长,热心服务,协助开教,不遗余力。
庚子年七月五日,拳匪来犯,洞儿头的教友和教外人,一齐联合起来,把匪击退。翌日,永年县令来村,把圣武文印拘捕,带往县城。各种酷刑,一一用尽,始终不能使武文印背弃天主。最后县令技穷,便于七月八日,罚文印立枷而死享年五十岁。
当武圣被捕离家时,老母送他到村外,对他说:“我的儿呀!应当牢记,宁死不可背教;如果你背教,便不是我的儿子了。”武圣镇定地答道:“老母亲放心,请您回去,烦劳您老人家费神抚养我的孤儿孤女,我这就要去为主殉道,再见,天上再见!”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世宣武文印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他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法籍========================================

圣汤爱玲司铎(S. Paolo Denn,SJ):
圣汤爱玲司铎,字怀宝,一八四七年四月一日生于法国北省里耳城。他父亲原是一位小学教师,不幸于一八四九年传染霍乱而去世。他的母亲就用双手操劳来抚养五个稚龄的孩子。因此汤神父终身极敬爱他的母亲,而他母亲的榜样也深深地影响着他的一生。
汤神父生性激烈,感情丰富,可是非常虔诚,因此受了一些训练之后就被准加入儿童辅祭团及担任圣婴善会的推行人。
由于家境清寒,爱玲年方十四,就在一家银行当雇员,工作之余,也献身于堂区的青年会。一八六七年,又在神父指导下,与几位朋友组织圣奥斯定善会,辅导里耳地方的青年工人及雇员等的灵修生活。他还加入了圣文生慈善会,每周一次作彻夜祈祷及朝拜耶稣圣体的神工。
同治十一年(一八七二)七月六日,爱玲,二十五岁进入了耶稣会初学院。数星期后就离法来华,同年十一月一日诸圣节已在献县张家庄的初学院了,院中有两名中国籍及两名欧洲籍的初学修士,初学导师是鄂尔璧神父。八年后,即一八八○年十二月十九日,汤神父在献县张家庄晋升铎品。
晋铎后,汤神父先在河间范家疙瘩传教三年,后任献县张家庄公学的院长。一八九七年,汤神父离张家庄,出任故城的本堂司铎。他不论在什么岗位,总是充满活力及救灵神火,但自处极严。殉道的愿望也经常流露在他的书信中。一九OO年,天主终于满全了他的心愿,与任德芬神父同时在朱家河为信仰献出了自已的生命。
一九OO年春,故城拳匪势力日盛,汤神父时时有死亡的危险,但是他仍然依靠天主,往来传教。直到接获任神父命令,方才离开自已的羊群,来朱家河避难。
朱家河位在景州城西十五华里,是一个约三、四百人的小村。全村几乎都是教友,奉教已二百余年,信心坚固,敬主虔诚。历年来景州和临近各县的传教司铎,都以朱家河为中心点,设有男女学校和孤儿院等。
其时,景州附近拳匪猖獗,许多教友在家不能安生,纷纷来景州(县)朱家河避难,六月底已达三千人。七月十四日,教友环村筑好土寨,备好枪械弹药,准备自卫。七月十五日晨,拳匪结队来攻,被教友击退;次日,卷土重来,又大败而归。七月十七日,陈泽霖率兵勤王,路过景州,因了拳匪催迫,分兵二千五百,协助拳匪攻打朱家河。七月十七、十八、十九,官兵与拳匪围攻三日、未能攻下,但村中壮丁已伤亡过半,弹药亦几用尽。七月二十日早晨,任德芳和汤爱玲二位神父,经过了一整夜在碉堡与圣堂间各处奔走,已筋疲力尽,又加上口渴,辛苦至极。那时,圣堂挤满了教友,大家一齐念早课。还有一些人办告解,但是没有举行弥撒,也没有送圣体。
两位传教士不停地劝勉教友,也愿意死在教友面前,教友们也愿意死在神父面前,为此传教员拿了两把椅子,上面放着垫子,安置在祭台下,面向教友,汤神父在读福音的位置,任神父在读书信的位置,各地来的传道员,拥挤地跪在神父及苦像前。
好多教友跪在圣堂两侧走廊上,大多数是妇女,儿童约有二三百,总共有一千人左右,大家在祈祷中等待。有些英勇的青年,拿着枪守住大门,有的爬上屋顶,射击拳匪,使他们不敢近前,拳匪也爬上附近的房顶还击。双方还坚持了一小时。最后,防守的人认为已经没有希望挽回局势,只好等死。有些人把枪毁了,进入圣堂,与妻子儿女跪在一齐,等着殉难。汤神父领着教友念悔罪经,教友随声附和着,痛悔定改的真情,在声音容貌之间表露无遗。念完悔罪经,任总铎给大家念了一遍赦罪经,一堂的教友都这样把自己的灵魂预备妥当,等着去见天主。九点多钟,拳匪冲进了院子,砸开了堂门,见人便杀,教友死伤枕藉,惨不忍睹,几无幸免。
至于任、汤两位司铎殉道的情节,朱家河的朱梦九作证说:“庚子年七月二十日早上,拳匪们砸开圣堂门,开始枪击堂中的教友,那时任、汤两位司铎,在祭台前椅子上坐着,不断地劝勉教友,并放临终大赦,汤神父声若洪钟,领念悔罪经,直到身中枪弹,倒地才止,后又因堂顶焚塌,被活活烧死。任神父中弹略晚,因为圣朱吴氏曾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他,等到圣朱吴氏中弹以后,任神父才被击中。最后也在堂顶塌陷时,被火烧死。”
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教宗碧岳十二将他们及河北省其他五十四位殉道者同时立为真福。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他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圣任德芬司铎(S. Leone Ignazio Mangin, SJ):
圣任德芬司铎,字孔修,一八五七年七月三十日生于法国东部麦次(Moselle)附近的外尔尼城 (Verny)。父亲是该城的法官,德芬先在泰昂维 (Thionville)附近的一所学校读书。后来他父亲调往色当(Sedan,即普法之战法军大败之处),德芬就转学到麦次的圣格来蒙中学,其时圣召的种子已在他心中萌芽。他最后三年(1872—-1875)的学业是在亚眠的上智中学完成的。那时德芬已是一位体格魁梧,意志坚定,天性乐观的青年了。
一八七五年十一月五日他进了亚眠的耶稣会初学院。一八八一年被派到列日(Liege)的圣赛尔梵中学教书。后来他那时的一位学生回忆说:“我记得他脸上常带着微笑,他性格活泼,充满爱心,在课堂之外也很少同学生一起玩,但谈起话来,却口若悬河,他并不严厉,相反,非常和善。”
德芬以前曾请求过到远方传教,但他也爱教书生涯,其时一心在教学上,似乎已忘了以前的志愿,故当省会长狄虚衷(Grandidier)神父在光绪八年(一八八二)六月要派他到中国传教时,正如他所说的,几乎是晴天霹雳。可是他很快就镇静下来,慷慨地接受了。他还感动地去向一位神父说:“我已获所求,现在只期待着殉道之恩了。”
那年九月十七日就从马赛起航东来,六个星期后才抵达天津。四年之后,即一八八六年七月三十一日在献县张家庄主教座堂祝圣为司铎。从此就开始了他的传教生活。先在故城任本堂司铎之职,这是一位敏锐、果断、镇静、坚毅、乐观、望着目标一往直前的人,但也是一位理性、判断非常准确的人,是一位领导人物。
卒试(一八八九│一八九○)之后,就被任命为河间府的总铎。他这一区内有两万名教友,九位本堂司铎,二百四十个大小堂区,事务的繁忙可想而知。一八九七年年底他又改任为景州总铎,故城与朱家河都属于该区。后来他与另一位神父圣汤爱玲就在朱家河同时殉道。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他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圣赵席珍司铎(S. Remigio Isore, SJ):
圣赵席珍司铎,字希贤,一八五二年一月二十二日生于法国北省的朋伯克(Bambecque),是家中的长子,他有一个弟弟也是神父,一个妹妹是仁爱会修女。他的父亲是一位小学教师,幼年时,席珍就在家乡度过。他的本堂神父看到他的虔诚,开始教他读拉丁文,希望他将来能成为司铎。年十三,进入圣方济学校就读,就在那里得了往远方传教的圣召。十九岁时进入坎布累(Cambrai)修道院。读了一年哲学及一年神学之后,就被派到鲁贝城(Roubaix) 一所小学教书。三年后,即于一八七五年十一月二十日,进入了圣亚休(Saint- Acheul)的耶稣会初学院,比圣任德芬晚十五天。他是一位律己甚严,待人谦和,热心助人的修士。
初学结束后,他读完哲学又被派到亚眠的上智中学执教二年。一八八一年,赵修士正在英国泽西岛读神学,耶稣会省会长狄虚衷刚从中国巡视教务回去,道经该处,赵修士向他请准到非洲尚比亚传教,希望有机会舍生殉道。省会长向他说;“你不知道该求什么!殉道的机会吗?在中国更多,好吧!你到中国去。”九年以后,即一八九○年,他回忆此事写道:“我听说中国人万难归化,一直不愿去,只须听到“中国”两字,心中就起反感。然而经狄神父一指点,我即恍然大悟,知道是天主圣意要我到中国去,心中充满喜乐与感激。”
赵修士于光绪八年(一八八二)就来到河北献县教区,学习一年中国话,又在张家庄读完神学,于一八八六年七月三十一日在献县主教大堂,与圣任德芬同时领受铎品。嗣后一连九年在张家庄公学任职,先当汤神父的助手,汤神父他调后赵神父就独掌校务。
一八九七年,赵神父出任广平府总铎并任威县赵家庄本堂。庚子年六月十九日,在武邑天主堂内与路神父同时殉道。二OOO年十月一日蒙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他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宣为圣人。

圣路懋德司铎(S. Modesto Andlauer, SJ):
圣路懋德司铎,字懿恭,洗名茂代斯都。一八四七年五月二十二日生于法国罗斯翰。一八七二年十月八日,入耶稣会。一八八一年晋铎后来华。传教于河北省吴桥,武邑县等地。为人谦和朴实,待人忠诚公正,敬主虔诚,热爱教友,深得教友及教外人士的爱戴。庚子年间,任河北省武邑县等地的本堂神父。一八九九年光绪二十五年冬,山东大刀会,改名义和拳,托词扶清灭洋,却残杀、为难天主教人士。人心惶惶,路司铎一日既往给教友开四规,讲道理。他没有考虑要到献县总堂或教友众多的地寻求庇护。圣路懋神父的传教先生李凤常述说:赵司铎于阴历五月二十二从献县回威县,来到武邑,第二天义和拳聚集满城,赵神父欲回威县往城南走,四门皆被把守,未得出去。神父说:朋友们,快准备好灵魂,迎接致命吧,这个福分,大概不久就到我们身上了。庚子年六月十九阴历五月二十三,义和拳闯入教堂,赵神父(是教区主教与本堂之间的中间督导人负责教区与堂区之间承上启下的联络,协调,督导工作),路神父跪在祭台前,将自己的性命奉献于天主,能承担为主致命的苦行。午后五六点钟,义和拳将神父大衣剥去,怀表等财物抢走,刀枪齐下,将两位神父杀死于祭台前。(县衙门观署人员,入夜后送李先生出城时述说。赵神父的传教员任振爱先生,原籍威县赵家庄人,于路赵二铎被杀前,越墙逃跑,深夜跑到冀州,报告会长神父马司铎,会长通知了冀州正堂,冀州正堂扎傷武邑县令,收敛二铎尸体,且详细验尸记载,勘测凭证,迄今留存,足证事证不虚。

========================================
资料来源:http://www.chinacatholic.net/article/other/santi/china/
有简单修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