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燕国史之近现代部分(二)

第二部分:抵抗南支入侵时期(1912~1945)

一、北洋军政府时期(1912~1928):
在此后的北洋政府时期,因为执政者袁世凯等采取拥护西方的政策,与后来国民党的南京政府作为苏联傀儡时期不同,因而燕地获得了相应的繁荣,特别是天津的租界与其发达的商业,燕地的天主教化也是主要在这一时期进行的,比如当时的北平代牧区到1928年北伐前天主教徒比例已达6%,为支那最高,有26万教友,之后每年新入教者逐年下降。而因其自由的环境,也让诸夏各地得以拥有自己的军事力量,避免了形成中央集权的大一统帝国。期间直系军力保持多年优势,但也其因位置特殊,没有像邻国晋一样长期保持自治,燕地资源多用在了抵抗奉系、皖系入侵者之上,丧失了独立建国的环境。因一战结束后,伴随着大英帝国殖民主义的衰落,西方势力逐渐退出东亚,北洋政府也就失去了重要靠山,于是日本与苏联开始在远东争霸,搅乱了原本良性竞争的秩序。因南支那国民党的列宁化,党魁蒋介石以为可以通过联合苏联赶走西方和日本的“帝国主义”势力,从而发展所谓中华民族的大一统帝国主义,其北伐胜利后,便宣告了北洋时代的终结。

●袁世凯时代:1912年2月12日临朝称制的满清隆裕太后诏授袁世凯在北京全权组建临时政府。2月13日,孙文遵守南北议和时的承诺,向参议院辞职,并推袁世凯为大总统。2月15日,袁世凯被选为第二任临时大总统,并于3月10日在北京宣誓就职。1913年3月22日,即将出任内阁总理的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被暗杀身亡。1913年4月8日,中华民国第一届国会在北京召开。在这段时间里,袁世凯吸纳社会精英、北洋人士和少数革命党组成新政府,中华民国的中央政府体制逐渐确立,并于10月6日进行大总统选举,袁世凯成为第一任正式的大总统,并于10月10日就职。
1913年7月,孙中山以宋教仁被刺以及袁世凯未经国会同意即向西方各国进行“善后大借款”丧权辱国为由,发动二次革命,8月即以失败告终。因反对共和制的舆论盛行,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凯开始筹备君主立宪制的中华帝国,定1916年登基改年号为“洪宪元年”。由此再引起混乱,丧失了西方支持,在日本资助的孙文中华革命党和满清宗社党以及蔡锷的云南起义围剿下,在3月22日袁世凯尚未登基即宣布撤销帝制,6月6日袁世凯病逝,黎元洪继任大总统。
1914年1月北洋政府将热河从直隶脱离独立建区。10月4日,顺天府改为京兆地方。
●冯国璋时代:作为直接继承袁世凯北洋政府的直系军方,燕地河间人冯国璋在1916年10月30日任副总统,1917年7月赴北京担任代理大总统,执掌大权。冯国璋继承了袁世凯的亲英美政策,维护旧条约的延续,反对武力讨伐南支那地方叛乱势力,因而与亲日的皖系军阀产生冲突。1918年9月4日祖籍天津的徐世昌新任大总统,皖系的段祺瑞则在幕后执掌大权。之后冯国璋隐退专心建设家乡,到1919年末去世。1920年7月14日直皖战争爆发,战场位于保北铁路沿线,出身直系的山东蓬莱人吴佩孚为总指挥,战功卓越,到月末战争结束,皖系溃败。参见:《“普通人”冯国璋》
●镇压五四学潮:1919年5月4日北京,在一批皖系势力及南支那国民党伪民族主义者、早期共产主义者的联合鼓动下,一波北京市民特别是学生,进行了反政府游行,宣称北洋政府出卖民族利益,亲近帝国主义侵略者。有700多名学生被北京政府逮捕。当时也有汇文神学院的学生参加,因此教廷下令禁止天主教徒参与这一反政府运动,特派教务巡阅使光若翰前来,明确反对该学潮,如有违反者会受绝罚处分(开除教籍)。
●联省自治运动:1920-1922年间兴起了联省自治运动,期间由直、鲁、豫、晋、川、鄂、湘、苏、赣、皖、浙、闽、粤、桂14省的民间人士在北京发起了“自治运动同志会”,另有直、鲁、豫、晋、陕、北方五省与热河的民间人士在天津建立了“自治运动联合办事处”。后顺直省议会曾致电各省议会选派代表赴沪共同制定一种省自治法纲要,作为各省自订宪法的共同参照。但随着此后民国法统由直系所恢复,因此这一运动逐渐消退下去了。(来源《联省自治运动的命运》)
●曹锟时代:
1922年1月亲日的奉系张作霖、皖系段祺瑞和孙中山联盟对抗直系的曹锟和吴佩孚。奉军12万人入山海关后,4月29日第一次直奉战争正式爆发。到5月初,直系在长辛店战斗中出动空军进行轰炸,直系取胜,奉系势力逃往关外。5月5日战争结束,双方在秦皇岛英舰签定和约停战,此后张作霖回到东北宣布自治。6月吴佩孚恢复法统,重开国会,徐世昌下野,黎元洪复任大总统。
1923年10月6日燕地天津人曹锟出任大总统,是继徐世昌之后第三任正式的北洋政府大总统。后由他起草并于10月10日通过了《中华民国宪法》,是支那在近现代第一部正式颁行的宪法,尤其可贵的是其中明定了中央与地方的权力范围,赋予各省立法权,将国体定为联邦制,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各地各民族的自由权。
1924年9月15日,张作霖以十五万大军,分两路向山海关、赤峰、承德发起进攻。吴佩孚任讨逆军总司令,二十万人应战,开启第二次直奉战争。后因冯玉祥倒戈发动“北京政变”,囚禁了曹锟,又勾结孙中山,山西的阎锡山也趁机阻截直系援军,导致直系军最终战败。到11月初吴佩孚南逃后,段祺瑞重返北京,奉系掌握大权,段将曹锟制订的民国宪法推翻,再次倾向于中央集权。
1925年11月,直系浙江军务善后督办孙传芳响应起兵,开启反奉战争,在南京宣布成立浙、闽、苏、皖、赣五省联军,自任联军总司令兼江苏总司令,驱逐苏皖等地奉系势力。1925年12月初,冯玉祥再次倒戈妄想一人独吞,直奉开始联合讨冯。1926年春初,张作霖父子乃整编残部,率师再度入关。因冯部违反条约,在大沽设防,3月16日八国公使联合抗议。逃往库伦后冯部加入国民党势力。1926年4月9日,冯玉祥的部下鹿钟麟发动兵变包围了临时执政府,段祺瑞逃走,曹锟也被释放。4月15日冯部全师撤出北京,直系短暂恢复控制。
1926年末,张作霖驻北京,1927年6月18日,张作霖公布《军政府组织令》,成立“中华民国军政府”,并出任军政府“海陆军大元帅”。原摄政内阁总理顾维钧呈请辞职,由潘复继组“军政府内阁”。
参见:《“憨直”曹锟》
●剿灭李大钊匪众:1927年4月6日,张作霖派出军警和宪兵二三百人,包围搜查了在东交民巷的苏联大使馆及其附属机关中东铁路办事处、俄款委员会、远东银行,逮捕了中共创立者之一的李大钊等国共地下党80余人。1927年4月28日,临时军法会审开庭判决之后,李大钊等20共党分子被押解到京师警察厅看守所绞杀,清除了这个燕地人的最大耻辱。又公布搜得中俄文资料编纂成《苏联侵华阴谋文证汇编》,赢得各驻华公使一致喝采。李大钊等人被杀,使北方的共党领导机关遭受严重破坏,直到日军战败撤离前避免了燕地严重赤化。
●直系燕地将领:冯国璋、曹锟、曹锳、曹士杰、白宝山、陈光远、陈嘉谟、陈调元、高士傧、陆锦、刘富有、刘玉春、刘玉珂、刘询、刘梦庚、李奎元、李宝章、李树春、李济臣、李竟容、卢金山、卢香亭、马法五、孟恩远、齐燮元、师景云、田锦章、佟麟阁、王怀庆、魏益三、杨春普、杨文恺、阎治堂、殷鸿寿、张允明、张国溶、张联升、张福来、张锡元、赵玉珂、郑俊彦、周荫人,以及冯玉祥西北军中的数位燕地人等。

二、国民党入侵时期(1928~1935):
●北伐战争:在苏维埃共产国际势力的支持下,1926年7月1日,国民党联合共产党等南支那势力开始北伐。1927年初,张作霖发重兵南下抗敌。不敌冯玉祥部。1928年初,蒋介石复职,冯拥众40万,遵命北上讨伐奉军。1927年,张学良败于郾城,撤出郑州,阎锡山自称“国民革命军北方总司令”,趁机扩张势力,遗商震北入绥远,进据张家口。1月15日,傅作义东进直隶,占领了涿州。1928年奉军包围涿州,1月6日,傅作义弹尽援绝,向奉军投降。
1928年4月,蒋联合冯玉祥、阎锡山及李宗仁共同讨伐张作霖。张宗昌部败退滦州,孙传芳在北京宣布下野,张、孙残部向国民革命军投降。5月初北伐军连续攻占平阴、禹城、石家庄、临沂、德州、定县、张家口。蒋与冯部济南以南党家庄车站会晤,继续北伐,后保定沦陷于北伐军。5月底,北伐军包围京、津地区。6月4日晚,张作霖撤离北京,退出山海关外。因坐守北洋的张作霖想脱离日本,转投英美,6月4日清晨,日本关东军在沈阳附近的皇姑屯炸死张作霖。6月8日北伐侵略军占领北平。
1928年12月29日,奉系领袖张学良除下北洋五色旗、改挂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并宣布接受国民政府管辖,即“东北易帜”。北洋政府由此正式结束运作,进入国民党专制的党国统治时期。
●肢解燕地:1928年国民政府改直隶名为河北,6月28日国民政府废除京兆地方,改北京为北平特别市。9月17日正式将热河改为省,属于关外东北四省之一。辖15县和卓索图盟、昭乌达盟的共20个旗,省会设在承德县,由奉系军阀汤玉麟担任热河省主席。再将宣化与口北从河北脱离建立察哈尔省,又将天津划出(1930年天津与北平又并入河北)。随后民国迁都南京,虽然国民党政府较之北洋政府时期更为集权,但幽燕也终于摆脱了已有数百年作为帝都的桎梏,远离帝国中心,为此后幽燕独立提供了很好的机会。
●压制教会:国民党上台以后对外国传教活动进行限制,天主教会方面由宗座代表刚恒毅主导的本地化,提倡华人神职人员替代外籍传教士,以配合国民政府的反对“帝国主义”政策。国民政府又颁布《外国人兴资办学条例》要求必须由华人担任教会学校的校长,教材和教学体制参照国民政府教育制度整改,宗教课由必修改为选修,不得要求学生必须参加礼拜等。这些都阻碍了教会的传教事业。
●西北军解体:1930年5月至11月的中原大战,蒋中正与阎锡山、冯玉祥、李宗仁等互相争权,之后冯玉祥的西北军各奔东西。西北军的将领中大多是出身直隶的燕地人,冯玉祥的十三太保里面有7位是燕人(韩复榘、孙连仲、孙良诚、刘汝明、佟麟阁、赵席聘、张维玺),五虎将里面有三位是燕人(刘郁芬、张之江、鹿锺麟),冯自己就是生长于燕地保定府,但他不是燕人,而是中原安徽籍的流民后裔,因此其品行与燕人迥异,被人称为倒戈将军,是出卖直系军的祸首,勾结赤匪的败类。
其他属于西北军的燕地将领还有孙岳、庞炳勋、冯治安、池峰城、董振堂等人,他们后来多加入了国民党的部队,对抗日军。

三、大东亚共荣-日治时期(1935~1945):
像北洋时期一样,因为当初直系是属于亲英美的,又与亲日的奉系与皖系连年交战,因而相比之下,显然许多燕人看不惯相较于西方,更为落后的东洋人。因此当一战结束西方势力退出东亚以后,直系也衰落下来,心灰意冷的老一辈燕地爱国者便对日俄与南支那国民党势力的争权不再感兴趣,大多都没有主动联合日本人对抗国民党,如曹锟等。因1927年以后蒋介石的清党反共活动,美国才开始转而比较支持国民党,后来一些燕人为了对付赤匪和日本人,也只好去投靠国民党了。
此后在日本帝国的主导之下,展开了华北五省自治运动,帮助幽燕与晋、察、绥、齐脱离中华民国的统治,与满洲国一同受日本保护,建立大东亚共荣。

1.历史沿革:
●热河入满:满洲国建立的第二年,1933年1月,日本关东军决议攻占热河,3月3日,张学良部下汤玉麟弃城而逃,日军占领热河,热河省并入满洲国。随后日军进攻长城各关口,进入幽燕腹地。1933年5月31日中日双方签定《塘沽协定》停战,冀东地区成为非军事区。
●加入华北五省自治运动:1933年10月中旬,日本政府斋藤内阁召开会议,通过了《帝国外交政策》,其中明确提出:“支持中国大陆上之分治运动,逐驱国民党政府势力于华北之外。”1934年12月,日本冈田内阁又制定了《对中国新政策》,决定在加紧对中国进行经济扩张的同时,削弱国民党在华北的势力,使其日益缩小,从而在华北形成不同于南京政权的形势。冈田政府还明确表示,要在华北建立新的亲日政权,实现华北分治。这一对华新政策提出后,日本关东军和天津驻屯军先后召开会议,商讨实施华北分治的具体办法。到1935年4月,关东军司令南次郎与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梅津美治郎最后确定了具体方案。这一方案就是在内蒙古地区建立蒙古自治政权的同时,在华北地区制造自治政权,使华北五省脱离南京政府,建立一个在日本领导下同满洲国有密切联系的特殊地域。
1935年10月,日本提出华北五省特殊化口号,策动华北独立,脱离中央。关东军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带着日本政府与军部 分治华北之使命到华北。10月4日,日本冈田启介发表《鼓励华北自主案》,扶植殷汝耕设立冀东防共自治政府,防止赤化。10月4日,日本外交官广田弘毅对国民政府提出广田三原则:1.中国取缔反日运动,并摆脱对欧美的倚赖,改为对日亲善及合作。2.承认满洲国独立。3.应与日方一起合作防范共产势力。最终被国民政府否决。11月,河北民众代表联席会议、中华民主同盟会、国民自救会、山东人民自协会、绥远军政自治协会、河北全省人民自救会、察绥商民联合会、天津工商联合会等团体,联名致电北平宋哲元、保定商震、山东韩复榘、太原徐永昌、绥远傅作义、察哈尔张自忠、北平秦德纯、天津程克、青岛沈鸿烈等,要求开放政权,允许自治。这些民间团体还致电国民政府和中国国民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要求自治。
●河北各地寻求自治:1935年5月,天津日租界《国权报》社长胡恩溥和《振报》社长白逾桓相继被刺杀,之后河北特警总队奉于学忠之命,进人冀东,分驻通州、香河、宝纸、顺义、怀柔、三河、石门、抚宁一带。南京国民政府违反塘沽协定,出兵干预,即为“河北事件”。1935年6月5日,燕地西境的张北县再发生军事冲突,赵登禹部非法拘留四位土肥原贤二下属日军士兵,事后察哈尔省主席宋哲元(山东省乐陵县人)遭免职,6月27日中日双方签订《秦土协定》,国民党势力开始撤出察哈尔。1935年6月28日,原吴佩孚部将白坚武,以自治军总司令名义,率领数十名治安军,劫持驻扎于丰台的国军铁甲车两辆以攻取北平城,并炮轰永定门,但最后失败,即为“丰台事件”。冀东的孙永勤部被歼灭后中日双方又在7月6日签署了《何梅协定》,协议规定,中国军队从河北撤退,取消河北省内的国民党部,禁止河北省内的一切反日活动。自此燕地摆脱了中国入侵者国民党势力的控制,开始与日军建立大东亚共荣。1935年10月18日,武宜亭等在河北省香河县安抚寨召开民众自救会,宣传“民众倡导自治”,于21日在日本宪兵的配合下,冲入县城,组织自治政府,任命安厚斋为县长,自治政府维持有一周,此即为“香河事件”。1935年天津再次被划出河北,建立特别市。
●冀东防共自治政府建立:
1935年在今唐山与秦皇岛、天津与北京北部一带成立了首个独立政权——冀东防共自治政府,首府设在通州。当年11月24日先成立了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殷汝耕(吴越人)为首任自治政府行政长官,池宗墨任秘书长。殷汝耕以委员长名义发表自治宣言:“自本日起,脱离中央,宣布自治,举联省之先声,以谋东洋之和平”,并公开声明反对孙中山制定的“联俄容共”政策。后向平津卫戍司令宋哲元、晋绥绥靖主任阎锡山、山东省主席韩复榘、山西省主席徐永昌、绥远省主席傅作义、北平特别市市长秦德纯、天津特别市市长程克、青岛特别市市长沈鸿烈等人分别发出通电,要他们“当此危急存亡之秋,宜定大计,挽救国家之灭亡,而负磐石之重任”。在第一次委员会会议上公布的组织大纲中声明:“本委员会根据《塘沽协定》特殊之地区为范围,脱离中央政府,完成人民自治,以防止赤化,刷新内政,敦睦邻邦,开发富源,尽力确保东亚和平而增进人民福利为目的。…” 第二天,冀东号飞机飞临北京和天津的天空,散发了庆祝自治的传单。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成立一个月后,即1935年12月25日,殷汝耕发表了《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改组冀东防共自治政府宣言》和《冀东防共自治政府组织大纲》,宣布正式成立冀东防共自治政府。如其名称所示,冀东政府有效遏制了燕地东境22个县的赤化,尤其当地为匪首李大钊的原籍,燕地赤化的起源地。该政权与南京的国民党政权相对立,受日本皇军保护,达到了事实独立状态。
冀东政府的警察由原分驻各县的常备保安团改编而成,总人数为1万2千人。另外就是冀东政府的民团,又称保卫团或散在团。民团是由各县的乡团、商团、伙会和其他武装组建而成,总人数约10万人。1937年2月,满洲国提供了500万元的经费,帮助殷汝耕提高部队的装备水平。日本也派出大批军事顾问,帮助冀东政府训练保安队和改编民团。冀东政府在该军事制度之上建立清乡、连保制度,收缴民间枪支,严禁参与投共抗日活动。1936年4月冀东政府发布文告,取缔农会、工会等赤匪伪装团体,同时在各地建立防共组织,如在通州建立了自强社,并在各县设立分社。保安第四总队长赵雷在唐山纠集警、政、学、商各界要员百余人成立了唐山公民防共协会。在会上,赵雷宣称:凡“共产分子经举发而调查属实者,应请示政务长官,枭首示众”。会后布告“悬赏缉兵”。7月29日,殷汝耕命令各县于8月15日前抽选壮丁组织防共义勇军。仅据冀东政府公布数字统计,从1936年1月至9月,冀东政府审核的重大盗匪、共产党案件就有175件,其中与保安队相关的案件就多达62件。除去冀东政府的军队之外,北宁铁路沿线,山海关、秦皇岛、昌黎、滦县、唐山、塘沽及通州等地都有日本驻军,共3000多人,他们与其他日本浪人一起维持冀东政府的统治。
1937年1月25日,殷汝耕在冀东广播电台发表讲演,以《冀东的防共使命》为题,呼吁要联合德、意、日进行反共。他说:“我们想要防共,非要联合世界上反共国家共同努力不可。在欧洲须联合德意,在亚洲须联合日满,组织联合战线,一致迈进,或者可以把共祸根本铲除了。”
●冀察政务委员会:冀东独立以后本来还可以再使华北五省全部自治,只是南京国民政府开始妥协,并且当时控制华北的宋哲元、韩复榘、阎锡山等并未主动与日本合作宣布各省独立,日军便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12月9日北平发生“一二·九”运动,赤匪鼓动反日学生游行。1935年12月18日,在河北省中南部与燕地西境的察哈尔省联合成立了冀察政务委员会,由宋哲元兼任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但其并不受南京国民政府完全控制,南京中央基本无法干预河北事务,达到了半独立状态,宛如当年的河朔三镇再现。只不过当时河北统治者宋哲元为山东人,而山东的统治者韩复榘却是河北人,理应颠倒过来,像阎锡山的山西一样。之后日本又与华北政务委员会秘密订立《华北防共协定》要求,其基本内容中就包括国民党中央军不得开入冀察两省剿共,两省剿共军事行动应该得到日军协助。
●卢沟桥事变与通州事件:国匪大一统主义者贪求统治燕地的野心不死,苏联利用这点积极挑拨中日开战,因而不竭余力地对河北国民党势力进行渗透,冀察委员会亲苏的宋哲元则纵容赤匪。而在1936年12月28日,关东军称,倘中国政府接受共产主义与抗日政策,关东军将采任何必要方法,以防卫满洲国及维持东亚和平。终于蓄谋已久之后,1937年7月7日国民党军挑起卢沟桥事变。但皇军保持克制,只想保留满洲,而不想军事占领华北,所以只是惩罚性的清剿河北境内的国共反日势力。参见:《血案1937,鲜为人知的通州事件》
蒋介石仍想完全驱逐日本在华北和满洲的势力,秘密进行对冀东政府的渗透,于是一支由张庆余和张砚田二匪带领下叛变的保安队,在1937年7月29日制造了震惊世界的通州大屠杀,数百位日韩侨民惨遭屠戮,由此才让皇军一改计划,怒惩暴支。通州事变是一个很重要的历史转折点,皇军对罪恶满盈的蒋介石党国发起了全面战争,由此又造成东亚秩序的混乱,泛亚主义的日本开始与欧美国家交恶,凭一己之力挑战欧美诸列强,必然要遭受失败,结果就是让苏联赤匪渗透诸夏的力量得以强大起来,诸夏的赤化成为了不可避免的,幽燕由此也要再次经受帝国奴役半个多世纪。
●并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1937年7月,日军相继攻陷北平、天津,8月上旬,日军又攻下南口、张家口、保定、石家庄、邯郸铁路沿线地区。12月14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北平宣布成立,政府首脑王克敏(原冀察政务委员会经济委员会主席)充任临时政府的行政委员会委员长,齐燮元任治安部总长。同时发表《政府成立宣言》要“绝对排除共产主义,发扬东亚道义”,并宣布以北洋时期的五色旗为国旗,以北平(并改名为北京)为首都,继续使用中华民国年号。1938年2月1日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也被并入北平的临时政府,至此燕地全境进入日治时期。该政权统治燕、晋、齐三地,与蒙疆自治政府、吴越的中华民国维新政府共同组成大东亚共荣的支那部分。
●教廷的支持:1931年满洲国建立以后,罗马教廷最先承认了其主权,并建立外交关系,派遣吉林教区高德惠担任教廷驻满洲国宗座代表。1939年3月14日,教廷驻华代表蔡宁总主教在北平发布公开信,要求各地主教对下辖司铎及教友严加管制,禁止其参与抗日活动。期间北平的刘福栋与王玉山神父还带领了一个参观团前往日本进行友好交流。1942年,因教廷与日本友好的关系,被押往山东潍县集中营的400多来自比利时、荷兰、法国等国的传教士及修女被释放,返回北平。
●中华民国国民政府:虽然日军仅想占领华北,但1940年3月,汪精卫离开重庆政府并与日本方面寻求合作,建立了南京国民政府,名义上接管了原“中华民国维新政府”、“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和“蒙疆联合自治政府”等辖地,但是“临时政府”改组后的华北政务委员会与蒙疆联合自治政府仍保持一定的独立性。1940年1月14日,华北治安军在北平正式成立,司令齐燮元,其部队主要指挥人员出自通县陆军军官学校,兵员来自原华北剿共军以及在日军占领区招募人员。治安军初期负责河北以及山东北部的治安维持工作,1940年底扩军至5万余人后,开始全部配合日军的扫荡作战。到1942年,华北治安军一度发展到12个集团,9万余战斗人员,战斗区域也扩大至包括山西、山东南部的全部华北地区。
1945年日军投降后,幽燕一带再次纳入了大一统的中华民国南京政府统治之下。同年8月21日第十一战区孙连仲部接收北京,并恢复原名北平。

2.相关人物:
满清朝廷在八国联军的冲击之下,其帝国式统治迅速崩溃,本来在国际共产主义势力没有介入的情况下,远东诸夏各地都可以在军阀混战中逐渐形成各自独立的民族国家,但共产主义恐怖分子在西欧的赤化失败后,其野心早已盯上远东,于是分别扶持了国民党作为其白手套,共产党作为其黑手套,协助其宣传共同的中国大一统主义。虽然许多国民党人并非与苏维埃有直接联系,仅是愚蠢的伪民族主义妄想症者,但其推行的中国帝国主义、伪中华民族论,即以原来满清帝国的版图建立现代的民族国家,却成为诸夏各民族的沉重包袱,不仅其追求的三民主义繁荣富强民主的中华民国永远无法在大陆建立稳固统治,更是为诸夏的赤化铺平道路。因此从这个层面来说,远东邻国日本推行的大东亚共荣论则要比国民党的中国大一统主义更合理,更利于诸夏各民族各自利益,在其统治下不会妨碍各自的民族建立各自政权。但日本殖民主义显然也不如其竞争的最优等的由基督徒所主导的欧美殖民主义,只可惜在步入20世纪以后基督徒的殖民主义就已逐步瓦解,诸夏没有拥有美洲的命运。即便如此,作为优等生的日本民族显然有资格作为远东各族的首领,担任带领诸夏各族文明化的任务,且是对抗苏维埃赤化远东的最强力量。因此诸夏各族尚未真正建立各自的民族国家之前,投靠日本,避免为赤化铺路也就成为首要选择了。那些被中国伪民族主义者视为汉奸卖国贼者,也显然名不副实,因其自身并没有一个真正的民族共同体归属,因此维护其个人或家庭、家族的现实利益则成为明智的选择。如果日本的统治对其自身小共同体有利,而对所谓的虚假的中华民族有害,并且国民党的党国也不是真国,汉族又不是真民族,那么投靠日本人就算不上叛国或汉奸,反而因其抵抗为诸夏赤化铺路的国民党政府,以及在剿匪上所做的贡献,更有资格成为如今诸夏各族的民族英雄。

●白坚武:(1886年-1937年),字馨远,号馨亚,亦作兴亚,直隶交河县常家庄人。1910年考入天津法政学堂。毕业后历任《黄钟报》记者、内务部佥事、陆荣廷幕僚、李纯幕僚,后入吴佩孚幕府,曾任吴佩孚军总部政务处处长,号称吴佩孚之“小内阁”,成为一时的风云人物。
1922年后开始转变为反共反党国立场。北伐战争后他认为这是南人对北人的侵凌,因此北人有必要起而反抗。1933年夏,在与朋友的一次交谈中,白坚武即感觉到“蒋介石南北之见太深,以北为征服地,任其自然,惟有当亡国奴耳。非集合同志决心自救,无他途也。” 此时已流露出以北方代表自居的意思。在稍后白坚武手订的《正义军军歌》中,这种强调南北对峙、复兴北方的观念更是表白无遗。军歌包括5首,其中第三首的歌名即是《强北》,歌中唱道:“泱泱东海,巍巍太行。惟人与士,王者北方。天如相中国,北在终不亡。燕赵好身手,切莫须臾忘。”
1933年初转为亲日立场,1935年6月28日,联合段承泽集合三百余人,从丰台出发,向北平进攻,协助日军建立华北国,后被驻守北平国军商震、万福麟等部队击败。是为白坚武事件(又称丰台起义),1935年12月任冀察政务委员会参议。1937年底第29军宋哲元部撤退到河南南乐县一带,白前往南乐企图策反宋投日,被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冯玉祥派人逮捕,以叛国罪在南乐县城南门外被枪决而牺牲。
●刘珍年:(1898年-1935年),字儒席,直隶南宫县王道寨乡刘家庄人。原为东北军张宗昌部团长。1928年春,国民革命军北伐,张宗昌战败北撤,刘珍年于胶东率所部投向南京中央,自称国民革命军暂编第一军军长,战后国军缩编,任新编第三师师长。1930年初以第21师扩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一十七军,军长刘珍年。刘于北伐以后掌控胶东军、政大权,统治胶东近五载,有“胶东王”之称。1931年9月28日,即“九一八”事变十天之后,刘珍年于山东烟台创办“芝罘中学”,即当今山东省烟台第一中学。1932年底,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发动胶东之战,驱逐刘珍年在胶东的势力。刘部因此移驻浙东,是后再被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调至江西剿共,此期间刘部分崩离析。1935年5月13日,国民政府以韩复榘所呈报,刘珍年驻胶东时纵兵殃民的罪名,于南昌遇害。
●韩复榘:(1890年1月25日-1938年1月24日),字向方,生于顺天府霸州胜芳镇人东台山村。1910年闯关东时期参军,冯玉祥滦州起义时,韩复榘曾追随。1924年加入国民军任旅长,1925年升任师长。南口大战后和石友三乃投阎锡山。五原誓师后重归冯玉祥,后参加北伐。1929年弃冯投蒋,1930年被任命为山东省政府主席,此后7年多,韩复榘是山东省的统治者。韩复榘同日本秘密建立了联系,同时暗杀了原山东军阀张宗昌。此外,他还驱逐了国民革命军第十七军军长刘珍年,对中国国民党山东省党部施压。由此韩复榘使山东省成为高度自治区域,弱化了国民政府中央对山东省的统治。韩澄清吏治、禁烟、剿匪,还大力扩充军队,将山东发展成为自己的小王国。治鲁期间,韩复渠重视体育,聘请社会活动家、思想家梁漱溟来山东省开展大规模的乡村建设运动,振兴产业。韩复榘对山东省政建设颇有功绩。1936年西安事变时支持张学良,中日战争时期得罪蒋介石,1938年1月24日遇害。参见:《“行仁义而丧国”的韩复榘》
●齐燮元:(1879-1946)顺天府宁河县人,原为直系军阀的一个将领。1937年12月,齐燮元参加王克敏创建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任治安总长。此外,还兼任清乡总署督办、议政委员会常务委员。1940年3月,临时政府并入汪兆铭的南京国民政府,被改制为华北政务委员会。齐燮元任该委员会委员兼治安总署督办。此后,齐燮元组织华北绥靖军,任总司令。1943年2月,就任华北政务委员会内政总署督办,兼任咨议会议副议长。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齐燮元以汉奸罪被国民政府逮捕,1946年12月18日,于南京遇害。
●朱深:(1879年-1943年7月2日),字博渊,直隶省顺天府永清县人。早年在日本留学,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法学部。归国后,他任京师地方检察厅检察长。1913年1月,他被北洋政府任命为总检察厅检察官。翌年他任约法会议议员资格审定会会员。1915年11月,他升任总检察厅检察长、司法官惩戒委员会委员。1918年3月他任第三次段祺瑞内阁司法总长。翌年6月到12月,他在龚心湛临时内阁、靳云鹏临时内阁司法总长兼署内务总长。第一次靳云鹏内阁、萨镇冰临时内阁他仍任司法总长。1920年7月,直皖战争皖系败北,朱深被直系通缉,经日本公使馆帮助,逃到天津。1925年,临时执政段祺瑞掌权,他任京师警察总监兼京师市政督办,任职1年后辞任,改任北京电灯公司协理。1937年12月,王克敏在北平成立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朱深参加该政府,任法制总长。翌年9月,他任中华民国政府联合委员会常务委员。1939年,他兼任华北电业会社社长。1940年3月,汪精卫的南京国民政府合流。朱深任中国国民党中央执监委员、华北政务委员会常务委员兼政务厅厅长、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1943年2月,他升任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兼任剿共委员会委员长等职。1943年7月2日,他在北京病逝。
●祝书元:(1882年-1953)字读楼,一作竺楼,直隶大兴人。毕业于京师同文馆。历任京师马路工程局局长、湖北高等学堂监督、湖北提法使、北京政府交通部秘书、内务部次长、天津电报局局长等职务。1912年,等19人作为发起员在北京发起成立俭德会。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军占领北平,随后王克敏于同年抵达北平,召集董康、汤尔和、朱深、王揖唐、齐燮元等人,在北京饭店成立了一个以朱深为主、俞家骥为军师、原北洋政府二等官僚祝书元负责日常工作的“政府筹备处”。后来在此基础上成立了日本控制下的傀儡政权中华民国临时政府。1940年4月1日,临时政府改组为汪精卫的南京国民政府下的华北政务委员会,其秘书厅是由原临时政府行政委员会秘书厅改组而成,下设文案、事务两处,祝书元任秘书厅厅长。1940年6月7日,汪精卫政权批准王克敏辞去本兼各职,推选为中央政治会议委员和国民政府委员,任命王揖唐为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兼常务委员及内务总署督办。6月9日王揖唐接任后,将秘书厅长祝书元改聘为华北政务委员会顾问,以原文案处长瞿益锴暂代秘书厅长。1943年2月9日,日本人通知汪精卫政权将王揖唐免职,由朱深继任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王揖唐的亲信、政务厅长兼秘书厅长夏肃初随王揖唐下台,朱深改派张仲直为政务厅长兼秘书厅长。后来,朱深的亲家祝书元又取代张仲直任秘书厅长。同年7月2日,朱深病死,王克敏继任委员长,直至1944年2月8日去职。此后,汪精卫政权改组华北政务委员会,王荫泰继任委员长,祝书元任总务厅次长。
●祝惺元:(1880年-?)字砚溪,直隶省顺天府大兴县人,祝惺元毕业于京师大学堂。此后他留学日本中央大学。1913年,他任驻美国公使馆一等秘书。后来他归国,任北京政府外交部秘书兼交通部秘书。1920年10月,他任外交部特派直隶交涉员,任至1924年12月。1927年,他任外交部政务司科长。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他任北平市政府专员。1930年,他任国民政府陆海空军总司令部外交处亚洲组组长。翌年12月,他任外交部参事。此后他历任外交部顾问、北平市政府専员。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参加中华民国临时政府,任天津市社会局长。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的1940年5月,他就任华北政务委员会政务厅外务局局长。同年7月,他升任政务厅厅长。1942年3月,他辞去政务厅厅长职务,任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
●高凌霨:(1870年9月12日-1940年3月4日),字泽畬,晚年别号苍桧,直隶省天津府天津县人。晚清于湖北任职。1912年加入共和党任干事。次年历署直隶省财政司司长兼直隶省征税调查处及国税筹备处处长,期间与驻保定的陆军师长曹锟交好。1917年当选直隶省选出的参议院议员。1921年10月,经曹锟推荐,高凌霨就任财政总长,继而在颜惠庆临时内阁、梁士诒内阁任内务总长。1922年6月兼任交通总长,后被迫辞职。曹锟掌权后,高凌霨历任财政总长、农商总长。1923年1月任张绍曾内阁内务总长。6月14日在摄政内阁中代理国务总理,摄行大总统。1924年1月10日孙宝琦内阁成立,他卸任代理国务总理,改任税务督办。同年10月,北京政变后逃到天津和上海。1926年高凌霨由上海回到天津,寓居天津日租界桃山街,与张之洞之子张燕卿(后任满洲国外交大臣)过往密切,并参加了日本驻军直接控制的“中日同道会”。1931年在天津和段祺瑞、王揖唐组织中日密教研究会,并和日本秘密建立了政治联系。此后,他参加救济华北经济委员会、东亚经济协会等与日本合作的组织。1935年末任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七七事变爆发,日军占领北平、天津后,高凌霨组织天津市治安维持会并任委员长。同年12月,王克敏开始组织中华民国临时政府,12月14日,临时政府成立,高凌霨就任天津特别市市长、议政委员会委员兼河北省省长。1938年高凌霨卸任天津市市长,次年卸任河北省省长。1940年3月4日,高凌霨在北京特别市因心脏病而去世,享年71歳。
●吴赞周:(1885年4月25日-1949年10月2日),名观乐,字赞周,号明近,以字行,直隶省正定府正定县人。早年毕业于保定讲武堂,后到日本留学,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归国后,他成为孙传芳的部下。在迎击国民政府北伐之际,他任安国军第2军第6混成旅旅长。1926年,孙传芳的主力部队败于中国国民党的北伐军,吴赞周逃到天津下野。此后他返回家乡。国民政府时代,驻扎正定县的国民革命军向吴赞周征收了各种名目的税金,还强行占用了其宅邸。吴遂对国民政府怀恨在心。七七事变爆发后的1937年10月,日军攻占正定县。吴赞周因为和日本的北支那方面军第1军司令官香月清司是老同学,遂出面交涉停战。结果,停战实现,吴任正定县的维持会会长,协助日军。同年12月,王克敏组织了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吴赞周加入。翌年2月,维持会改组为正定县政府,吴任正定县知事。同年秋,他升任冀南道尹公署道尹。1939年6月,河北省省长高凌霨辞任,吴继任省长。1940年3月,临时政府同汪精卫的南京国民政府合流,吴继续任河北省长。他还被任命为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他任河北省省长直到1943年3月。从河北省长任上离职后,他任高等警官学校校长,获授中将。1945年,他辞职,转任天津永利化学公司董事长。日本投降后,吴赞周被国民政府以汉奸罪逮捕,收监于北平。国民政府时期,他未受到裁判。中国人民解放军接收北平后,人民法院审理该案,吴被判处无期徒刑。1949年10月2日,吴赞周因患癌症在狱中死去。
●杜锡钧:(1882年-1951年8月),字鸿宾,直隶省河间府故城县前香坊村人。清末在湖北新军工程营当列兵,哨官。1912年任湖北第4师师长、陆军中将。翌年1月,他任汉口镇守使。1915年12月袁世凯称帝,他被封为一等男。1920年,他任汉黄镇守使。1926年2月被吴佩孚任命为湖北省省长,因遭到反对而未能就任。结果杜锡钧被改任留守军司令。吴佩孚失势后,杜下野,隐居天津。1940年3月,杜锡钧参加汪精卫的南京国民政府,任华北政务委员会治安总署署长。1943年3月兼任河北省长。11月,伴随华北政务委员会的改组,他改任绥靖总署署长。1944年任华北政务委员会常务委员。1945年2月离任河北省省长,3月离任绥靖总署署长,只担任华北政务委员会常务委员。日本败北后,杜锡钧遭到蒋介石的国民政府戴笠军统的逮捕,审查一个月后无罪释放。1951年8月,杜锡钧遭到中共逮捕,并被北京市军管会判处死刑。
●温世珍:(1877年-1951年7月10日) 字佩珊。直隶省天津府天津县人。1898年,温世珍毕业于北洋水师学堂。此后,他赴英国留学。中华民国成立后,温世珍任浙江都督外交顾问。1922年初,他作为中国代表团名誉咨议出席了华盛顿会议。1923年3月,因对外交渉功绩,温世珍获特命全权大使待遇。国民革命军占领上海后,温世珍流亡日本,暂时从政界隐退。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后的1938年1月,温世珍在日本支持下出任津海关监督兼河北省银行监事、关税整理委员会委员长。他还兼任电业公司与电车公司董事长、新民会会长、水灾救济会会长、河北省银行首席监查委员。因温世珍在职期间表现突出,日本在天津的特务机关推荐他在不久的将来担任天津特别市市长。汪精卫政权(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温世珍继续任天津特别市市长,并兼任华北防共委员会天津分会会长、天津市献铜献铁运动委员会委员长、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1945年日本投降后,温世珍被蒋介石的国民政府以汉奸罪逮捕,并被判处死刑。1951年,于天津市河北区小王荘刑场遇害。
●李鹏图:(1898年-?)顺天府宁河县人。1921年,李鹏图毕业于直隶公立法政专门学校。1924年,任苏皖赣使署机要秘书。1928年至1936年,历任河北省实业厅科长、官产总处秘书长、财政厅科长、高阳县县长等职。1937年七七事变后,李鹏图参加日本扶持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1938年,任津海关监督公署总务课课长,任内一度代理津海关监督兼整理关税委员会委员。1939年,任天津特别市公署财政局局长。1943年10月至11月,李鹏图代理天津特别市市长。后来他任长芦盐务管理局局长。中日战争结束后,李鹏图被蒋介石的国民政府逮捕判刑,释放后居住在天津。1949年1月15日,共产党匪军占领天津,李鹏图被收押入天津监狱。1954年6月,李鹏图因汉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1959年9月29日,获得特赦。
●潘毓桂:(1884年-1961年11月12日)字燕生,河北省盐山县人。清末任京师内外城警察厅佥事。民国后,1917年任陈光远第十二师军法处长,兼任江西景德镇统税局长。1923年4月后,任蒙藏院付总裁,国务院参议,津浦铁路局付局长。1935年6月,同石友三、白坚武发动“北平自治”。1935年12月,宋哲元任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时,任宋的政务处处长,平津卫戍司令部高等顾问。1937年的七七事变中,潘毓桂屡次向日军出卖二十九军作战计划,导致南苑失守,二十九军撤退后,潘留下善后,出任北平公安局局长。1938年1月17日,任日本控制占领的天津特别市市长。至1939年,出国参加会议而离任。1940年3月任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华北垦业公司董事长。1945年12月5日在北京被国民党军统机关诱捕。1949年后继续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服刑。1961年11月12日,于监狱中病逝。
●赵欣伯:(1890年-1951年7月20日)顺天府宛平县人。清末,他充任禁卫军卫兵。此后,他入省立天津北洋大学学习。辛亥革命后,加入国民党。1913年(民国2年)他参加二次革命,革命失败后,他逃到大连。1915年至1926年留学日本明治大学。受日本驻华公使馆陆军武官本庄繁的推荐,被张作霖任命为东三省巡阅使署法律顾问。翌年7月,他任北京政府外交部条约修改委员会委员。1928年皇姑屯事件后回到奉天。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赵欣伯参与组织奉天地方自治维持会。10月,任奉天市市长,后改任最高法院东北分院院长。翌年2月的建国最高会议上,赵欣伯同臧式毅、张景惠支持采用立宪共和制的主张,同张燕卿的帝制采用派发生激烈矛盾。同年3月满洲国成立,赵欣伯任首任立法院院长。1934年10月,立法院机能停止,准备降格改组秘书厅,赵欣伯遂辞任。秘书长刘恩格成为立法机关的首脑。1937年9月,赵欣伯被任命为宫内府顾问官,不久辞任。此后,率家族迁居日本。1939年,赵欣伯归国到北京。此后,担任华北政务委员会法律顾问。抗日战争结束后,因汉奸罪被国民政府逮捕。1948年因病情恶化住院治疗。1951年7月20日,赵欣伯病逝。
●张燕卿:(1898年-1951年),字耐甫,直隶省天津府南皮县人,中华民国、满洲国的政治人物。他是张之洞的儿子,他的弟弟是张仁蠡。他从青岛特别高等学校毕业后,到日本留学。在学习院文科学习,1920年毕业。1922年,他任奉天省复县(现在的瓦房店市)知事。1924年,他任直隶省正定县知事。翌年,他任天津县知事,兼任直隶全省官产处坐办。1926年,他任天津市特别区市政管理局局长、直隶省石门警察厅厅长。翌年,他任交通部参事、东北边防军驻吉林副司令官公署秘书。1931年,他历任长春市政筹备处处长、吉林省实业厅厅长。此后,张燕卿参加满洲国建国活动。1932年2月,建国最高会议召开,张作为熙洽的代理人出席。张强力主张采用帝制采用,同主张采用立宪共和制的臧式毅发生对立。1932年3月,张燕卿任满洲国执政府内务官兼实业部总长。7月,他任协和会理事长。1935年5月,他任外交大臣。1937年5月,他辞任大臣,任新民会副会长。满洲国垮台后,张燕卿流亡日本,获得黑龙会领导人头山满的心腹南部圭助的庇护。1951年,客死日本。
●张仁蠡:(1900年-1951年),字范卿。清末重臣张之洞幼子(排行第十三)。早年就读于北京大学。后任职于北京政府教育部,1926年起,在河北历任永清县、霸县、丰润县、大城县等地县长。
1935年,任冀东防共自治政府民政厅长。1939年,任武汉特别市市长,后武汉特别市改为汉口特别市,仍任市长。担任武汉市长期间,对武汉的堤防维修从未停顿,不仅维修了张公堤,还新建大量堤垸,被称作小张公堤,还拓宽新建了汉口的一些道路。其对武汉的堤防安全和市政建设有一定贡献。1943年,任日本控制的天津特别市市长。日本投降后,在北平被捕并被判处无期徒刑。1951年在北京被处死。
●李垣:(1879年-?),字谦六,直隶省顺天府大兴县人。他早年毕业于北京同文馆。最初他赴东三省任职,历任吉林交涉局提调、哈尔滨铁路交涉局提调。此后他到俄国留学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毕业后,他在驻俄罗斯公使馆任通译官。中华民国成立后,他任北京政府国务院法制局编译员。1913年他任法制局检事。翌年他署理法制局参事。此后,李垣在外蒙古任职。1918年3月他任恰克图佐理员。1920年7月,因徐树铮辞任,他兼护理西北筹备使。同年9月,他改任唐努乌梁海参赞。12月,他改任科布多参赞。翌年3月,库乌科唐镇抚使陈毅被蒙古军及俄国白军战败,遂被北京政府罢免,由李垣兼代理库乌科唐镇抚使。此外,在外蒙古期间他历任外蒙册封副使、蒙疆经略使署左参赞等。1922年,在苏俄支援下,博克多汗国将在外蒙古的北京政府官员全部驱逐。李垣也在外蒙古的地位顿失。1925年他任善后会议会员。7月他任临时参政院参政。翌年9月他任京兆尹兼北京市长。1927年他辞职。1933年2月,满洲国在苏联赤塔新建领事馆,并他任该领事。1935年11月殷汝耕的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翌月改称冀东防共自治政府)成立,李垣参加,任货物查检所长。
●陈曾栻:生卒不详,直隶青县人。陈曾栻早年毕业于日本明治大学。归国后,他曾任滦县县长。1935年冀东防共自治政府成立后,他参加该政府。起初该政府的秘书处长由张仁蠡兼任,后改由陈曾栻担任。此后,他历任汪精卫政权华北政务委员会常委、河北省省长、农务总署督办等职务。1945年日本投降后,他于1945年被国民政府逮捕,后被判处无期徒刑。
●于品卿:(1886-1945)南宫县人。原本是张家口的实业家,1937年8月日军占领张家口,于品卿投靠日本人,被任命为察哈尔治安维持会委员。9月察南自治政府组建,于品卿任最高委员。1939年9月,于品卿任蒙疆联合自治政府副主席。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蒙疆联合自治政府瓦解,于品卿被占领张家口的赤匪逮捕。1945年12月23日,赤匪晋察冀边区特别法庭在张家口市召开公审大会,判处于品卿死刑。第二天上午,于品卿遇害。
●李焕瀛:(?-1944年),直隶怀安人。毕业于直隶法政专门学校。回到故乡怀安县后,他参与县政多年。日本入侵后,他起初任日本人之下的怀安县县长,继而调任察南政厅民政厅厅长。1943年1月1日,察南政厅改组为宣化省,由察南政厅厅长陈玉铭改任省长,次长为泽田真一。同年3月间,陈玉铭调回原籍,由李焕瀛继任宣化省省长。此后他在省长任上于1944年春病逝,省长由文画君接任。
●崔景岚:(?-1945年10月8日)字秀峰,奉天朝阳人。崔景岚早年当过小学教员。崔兴武接替张连同任旅长后,不久其部队改编为东北陆军骑兵第十七旅。崔兴武淘汰了旅部的张连同时代旧人,崔景岚任该旅军需处长。当时任职的还有,陈宝泉任该旅参谋长,傅景峰任参谋处长,刘继广任副官处长,唐纳绅任军法处长,李树声任驻承德办事处长。该旅辖三十四团、二十七团、四十一团以及若干独立营,其中包括尹宝山的步兵营。1936年蒙古军总司令部设立后,崔景岚任军需处长。后来他曾任大同财务监督署署长,蒙古自治邦政府经济部次长,张家口市市长。1945年日本投降后,崔景岚被八路军逮捕。1945年10月8日,在张家口的日本人所建的忠灵塔前,韩广森和崔景岚被枪决。
●王之佑:(1892年3月18日-1985年),字立三,辽宁兴城人。王之佑早年曾先后就读于直隶省陆军小学堂、陆军中学堂、陆军预备学校、保定陆军军官学校,1916年毕业后任陆军步兵少尉。其后,历任直隶陆军混成第一旅第一团排长、连长,旅司令部上尉参谋官,第二团教练官,陆军第二十三师参谋长兼炮兵二十三团团长。1924年授陆军少将,任北京将军府少将参军。后又历任镇威上将军公署军事顾问、军务处长,步兵第一旅旅长。1927年,授陆军中将。1928年起,担任第六方面军团司令部参谋长、吉林全省警务处长、吉林省政府委员。1932年,任东铁护路军、吉林自卫军联合军前敌总指挥,参与哈尔滨保卫战。1932年,他投靠日军,历任满洲国军政部参谋司宣传部长、军政部军事调查部长、军政部参谋司司长兼通信本处长、治安部参谋司司长、第八军管区司令官、第三军管区司令官、陆军训练学校校长、第一军管区司令官。1945年被苏军俘获。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被移交中华人民共和国。1961年,他获得特赦。
●周学昌:(1898年3月19日-1952年11月26日),名绶章,小名小戌,字芝侯,号退庵,河北安新人。1924年加入中国国民党。同年在冯玉祥的国民军中任第一军宣传员。1926年参加北伐,历任第四军第十二师营党代表、新编第一师一团党代表兼师政治秘书。宁汉合流后前往南京,担任中央党部青年科干事。1939年同属中统的叶秀峰因与周学昌不和而向蒋介石报告他受刘文辉收买,蒋因此将其扣押三个月。1939年8月加入汪精卫政权,任其下的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1941年12月他出任南京特别市市长直到汪精卫政权倒台。中日战争结束后他于1945年9月26日被捕,1952年因病在狱中去世。
●刘郁芬:(1886年-1943年4月2日),字兰江,直隶省保定府清苑县人。他早年从保定速成学校毕业,后来到云南省,并加入中国同盟会。辛亥革命后,他回到北京,在陆军军事学校任职,此后历任陆军第10混成旅参谋长、第11师参谋长、第11师第22旅旅长。1924年任冯玉祥组织的国民军第2师师长。1925年,代理甘肃军务督办。1926年9月被任命为甘肃督办。中国国民党北伐之际,他任第7方面军总指挥兼甘肃省政府主席。1929年,冯玉祥同蒋介石的内战开始,任冯手下的第3路军总指挥、第2军团总司令。1930年的中原大战中,任后方总司令兼代理陕西省政府主席,留守后方。冯败北后,刘遂下野。1931年重归政坛,任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1933年再度引退,在北平寓居。1940年参加的汪精卫的南京国民政府,任开封绥靖主任。1942年,任军事委员会总参谋长。1943年4月2日在北京病逝。
●孙良诚:(1894-1952)原名良臣,字少云,直隶省天津府静海县人。1912年加入冯玉祥部队。国民党北伐中,孙良诚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第1方面军总指挥。1928年5月,他入山东省扫荡北洋政府军,被任命为山东省政府主席。孙良诚稳定了对山东省的统治,使受济南事件及北洋政府统治混乱影响的山东省获得一定的平稳。1929年9月后参加冯玉祥的反蒋战争。1933年6月就任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军事委员会常务委员。1939年冀察战区司令兼河北省政府主席鹿锺麟任命孙良诚为冀察战区游击指挥官。1940年春任鲁西行署主任,1942年被罢免。后投靠南京的汪精卫政权。以后,他历任汪精卫政府的第2方面军总司令、开封绥靖公署主任、苏北绥靖公署主任。国参议院参议,国民临时政府第一绥靖区副司令官兼第107军军长。中日战争结束后,孙良诚重归蒋介石的国民政府,被任命为第2路军总指挥。此后,他参加第二次国共内战。1948年在淮海战役中一度投降共军,1949年后被捕,1952年3月病死在山东禹城韩庄。
●程希贤:(1892年-1948年)字伟儒,直隶省河间府景州人。程希贤早年入冯玉祥的兵营,不断升职。1927年5月,冯玉祥率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出击潼关之际,程希贤任鹿锺麟第18军的第66师师长。北伐结束后的1928年秋,伴随着裁军,程希贤改任第26师师长,不久被冯玉祥罢免。1929年3月,程希贤出任第29师师长。同年,改任山东省政府高等顾问。1931年,任北平军事整理委员会委员。1936年,任天津市保安总队长兼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兼外交委员)。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在石友三率领的第181师任副师长。后来,汪精卫政权(南京国民政府)成立,程希贤历任开封绥靖委员会机要组组长、军事参议院中将参议。1945(民国34年)2月,任江苏省第8区行政督察专员兼江苏第1区清乡督察专员。汪精卫政权倒台后,程希贤被抓捕并于1948年被枪毙。
●荣臻:(1891年-?),字翕生,直隶省冀州枣强县人。1912年,荣臻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1期炮兵科。1914年11月毕业后,他加入奉系李景林部。1926年,他升任东北陆军第1师第43旅旅长,成为张学良的手下。翌年,他升任第4方面军第17军军长,获将军府授“仁威将军”。1928年,他任东北边防军司令部军事厅厅长东北易帜后的1929年3月,他任国军编遣委员会第5编遣区办事处副主任委员。1931年,他任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曾辅佐张学良应对九一八事变。翌年8月,他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常务委员。1935年,他获授陆军中将。1943年6月,他出任汪精卫政权的军事委员会委员,并兼任华北政务委员会华北剿共委员会事务主任。同年秋,他升任华北剿共委员会委员长。同年11月,蒋介石的重庆国民政府剥夺了其陆军中将之位。翌年6月,他被任命为华北政务委员会特别法庭华北分庭庭长。1945年2月,他任河北省省长。4月,他兼任华北政务委员会保定绥靖主任。日本投降后,荣臻被蒋介石的国民政府逮捕,并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此后实际执行状况不明。
●荣子恒:(1905-1945),字月存。河北省枣强县人,荣臻之子。1928年7月,荣子恒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中华队第19期工兵科学成毕业。在他父亲荣臻的安排下,荣子恒先在东北讲武堂当上尉队附,后来升任少校兵器教官。中原大战结束前夕,东北军入关,荣子恒于此时调往天津市公安局任特务处主任,辅佐张学铭保障天津治安。荣子恒在天津市公安局任职期间,曾参与镇压白坚武组织的天津事变,又在英国工部局的配合下率队剿灭了土匪张喜来部。1938年1月,荣子恒升任第112师334旅少将旅长,他率部在苏北、鲁南开展游击作战。1943年6月6日带着第112师334旅一部以及鲁南地方游击部队总计2万余人投降日军。1943年9月3日,重庆国民政府正式发布通缉荣子恒的命令。在汪精卫政权以及日本军方的关照下,荣子恒先是前往北京与父亲荣臻重叙亲情,随后被汪精卫军政部任命为第10军中将军长,驻地仍然是鲁南地区。八路军鲁南军区以两个团、八个独立营的兵力于1944年5月对费县以南的荣子恒部发起进攻,兵败退守泗县。 1945年2月4日荣子恒在从东门突围的途中,中弹身亡,时年仅40岁。(来源:《汪伪政权要员荣臻之子荣子恒》)
●马良:(1875年-1947年),字子贞,河北清苑人,回族。出身北洋新军,毕业于北洋武备学堂。1916年任济南镇守使。1924年日军进入济南,马良任济南治安维持会会长。1930年韩复榘任山东省主席,任命马良为山东肃清毒品委员会会长。1937年日军攻陷南京,在北京成立中华民国临时政府,马良加入成为委员。1938年受任命为山东省省长兼保安总司令。1940年汪精卫在南京建立中央政府,任代理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院长兼军事委员会委员长。马良加入华北政务委员会,遭国民政府明令通缉。1945年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1946年马良在济南被李延年部队逮捕,以汉奸罪名下狱。1947年病死济南狱中。
●王永泉:(1880年-1942年),字伯川,亦百川,直隶省天津府天津县人,祖籍江苏。1902年赴日本留学,先后入成城学校、陆军士官学校第4期工兵科。毕业归国后,任陆军第八镇工兵营管带。中华民国成立后,历任北京政府陆军部工兵技正、湖南都督署参谋长。1917年任奉天陆军司令部副官长兼补充旅旅长。1918年任第24混成旅旅长,移驻福建省。1922年10月,王永泉同皖系的徐树铮在福建成立建国军政制置府,王永泉自称福建总抚兼省长。此后王永泉、徐树铮统治福建省,直到制置府废止。1923年3月,直系的孙传芳任福建督理,王永泉改任福建军务帮办。1923年4月,兼任建安护军使。5月,建安护军使被撤销,改任兴泉护军使。1923年被北京政府授予溥威将军称号。1924年3月,在同孙传芳的权力斗争中败北,王永泉被迫下野。1937年12月,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王永泉参加,任治安部次长,辅佐部长齐燮元。1940年3月,临时政府同汪精卫政权合流后,王永泉从政界、军界退出。1942年在北京特别市病逝。
●张壁:(?-1945)字玉衡,河北霸县人。出身于一个官僚地主家庭,也是平津青红帮大头目。1924年11月5日,冯玉祥派鹿钟麟将溥仪驱逐出宫,时任京师警察厅总监的张壁与鹿一起执行了这个历史性的任务。北洋军阀下台后,他脱离政界,任北京四存中学、四存学会董事长。1931年11月,协助日军发起“天津事变”,护送溥仪由天津前往满洲。1937年7月,任翼察政务委员会委员,8月,冀察政务委员会代委员长张自忠辞职,改由齐燮元、张允荣、张璧、贾德耀、李思浩组织冀察地方参议会。日军占领平津后,曾任北平公共局局长。日治时期张壁与王芗斋来往密切,张壁将王的拳法命名为“大成拳”。1945年日军撤离后张壁被国民党政府杀害。
●刘静山:(1893—1973) 直隶香河人。早年来津,在英租界经营祥泰义洋酒果品店。拜青帮首领白云生门下,利用青帮关系,结交官商各界人士,包办货栈业和干鲜果品业牙税,从中渔利。1938年受聘于同和兴货栈,任经理。1939年被选为天津市干鲜果品业同业公会会长。1940年当选为天津市商会会长。日本投降后被捕判刑。
●邢仁甫:(1910年-1950年)河北盐山县人县千童镇东街人。在任冀鲁边军区司令员期间,脱离匪军,派人于1943年6月30日刺杀冀鲁边军区副司令员黄骅等8人。邢仁甫知道赤匪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于是决定要搞武装独立,迅速把部队拉出来。但是失败了,他于1943年7月带着家眷和贴身随从逃到天津。在天津开始为日本皇军效力,他亲笔撰写了《效忠天皇》、《剿共灭匪计划》。他在材料中供出了他所知道的共产党、八路军在冀鲁边区的全部情况。之后任1415部队津南6县剿共司令。1945年日本投降后,邢仁甫改名罗镇,1948年担任国民党天津军统站一级少校组长、河北省第三专署专员兼保安司令。1949年1月5日,在平津战役中被赤匪俘获,1950年9月7日,邢仁甫遇害。(来源:《拍案惊奇:河北一法院居然力挺汉奸》)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