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来燕赵文化研究的主要进展与思考

点此下载全文:三十年来燕赵文化研究的主要进展与思考

刘建军1 ,鲍玉仓 2(1.河北省委党校,河北 石家庄 050061;2.河北建材职业技术学院,河北 秦皇岛 066004)
摘 要:燕赵文化研究的兴起与发展是与 20 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传统文化的研究热潮密不可分的。步入 21世纪,学术界对燕赵文化的研究更为关注,先后发表和出版了一批很有影响的研究成果。燕赵文化研究涉及领域极为广泛,本文仅对学术界较为关注的几个热点问题加以介绍、评析,并对如何深化燕赵文化研究略陈管见。
关键词:燕赵文化 研究进展 热点问题 回顾与思考
作者简介:刘建军(1971- ),男,河北高邑人,河北省委党校副教授,博士,主要从事中国近现代史与河北地方史研究。
中图分类号:G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6378(2008)06-0093-06 收稿日期:2007-06-23

一、燕赵文化研究的总体回顾

地域文化是一个极为古老的话题,也是一门现代科学中的交叉学科。从宽泛的学术意义上讲,对燕赵文化的探讨由司马迁开其端绪。此后,班固、魏征、韩愈、苏轼、司马光、黄宗羲等对燕赵文化的底蕴均有所概括、提炼。一些留存在燕赵大地上的碑刻、墓志、谚语、歌谣等对此也有所反映。所有这些,不仅具有资料价值,也具有一定的研究色彩。司马迁从自然地理环境、经济活动、社会政治气候以及由此形成的民俗特征等方面来揭示燕赵文化的独特风格和精髓就是一个历久弥新的例证。当然,若以当今的学术眼光加以审视,古代这些论说的意义还是主要在其资料价值。
严格说来,对燕赵地域文化进行自觉研究,兴起于 20 世纪 80 年代中后期。早在 1987 年 9 月,近百名学者参加了在邯郸举行的全国第一届赵文化研讨会。该次会议围绕赵文化的渊源和内涵以及赵国的政治、经济、人物、思想、军事、疆域等问题进行研讨,主要参选论文后被收入《赵国历史文化论丛》(河北人民出版社 1989 年出版),其主要成果是确立了赵文化的两重性,即华夏文化特色与胡文化的二重构成。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术积累,到 20 世纪 90 年代,燕赵文化研究的领域不断扩大,研究成果不断出现,初步呈现出一片繁荣景象。1995 年,作为《中国地域文化丛书》中的一种,张京华撰写的《燕赵文化》由辽宁教育出版社出版发行,这是第一部较为全面、系统地研究燕赵文化的专著。该书提出,“燕赵文化”命题之所以成立,是因为燕赵区域自古以来都存在着“慷慨悲歌、好气任侠”的精神传统,这是为燕赵所独有,而为其他区域所不具备的。同年,由陈光主编的《燕文化研究论文集》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与此同时,学术界还召开了“北京建城3040 年暨燕文明国际学术研讨会”,深入研讨了有关燕文化的起源、内涵、与周边文化关系等议题,燕文化研究也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在此基础上,蒋宝德主编的《中国地域文化》(山东美术出版社 1997年版)和陈金川主编的《地缘中国——区域文化精神与国民地域性格》(中国档案出版社 1998 年版)都对燕赵文化这一独特而重要的区域文化进行了考察和分析。1998、1999 年还出版了两部专门探讨燕赵文化的著作:即杜荣泉等编写的《燕赵文化志》(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和成晓军等主编的《燕赵文化纵横谈》(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在这一时期,虽然专门论列燕赵文化的文章还不是很多,但涉及燕赵文化的研究论文已大量涌现。
进入 21 世纪,燕赵文化研究着力从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高度,传承和弘扬优秀地域文化,力求为促进地区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作贡献,使研究呈现出一派新气象。主要表现为:努力搭建多层次研究平台,创造良好的研究氛围;研究队伍空前壮大;展开多学科合作;研究成果大量涌现等。一方面,燕赵文化研究的范围在不断扩大,燕赵历史上的政治、经济、军事、人物、思想、社会生活等领域的问题,均引起了研究者的兴趣,进入了其研究视野。例如,不少学者致力于对民间故事、歌谣、谚语、诗歌、曲赋、饮食、民居等的挖掘,力求复原燕赵历史上所创造的全部文化实况,使燕赵文化研究呈现出丰富多彩的画面。另一方面,一些学者有意识地借鉴社会心理学、历史考古学、历史地理学等学科的理论和方法,使燕赵文化研究不断推陈出新。
以赵文化和燕文化研究为例。2000 年,沈长云等在其撰写的《赵国史稿》(中华书局出版)中对赵国的历史和文化进行了系统研究,这为后来的进一步研究奠定了较好的基础。2003 年,孙继民等主编的《先秦两汉赵文化研究》(方志出版社出版)和辛彦怀等主编的《赵文化研究》(河北大学出版社出版)先后出版,进一步推进了赵文化的研究。2005 年,全国第二届赵文化学术研讨会在邯郸召开,会后出版发行了《赵文化论丛》(赵聪慧编,河北人民出版社 2006 年出版)一书。此次会议对赵文化产生的社会条件、内涵、外延和特质及历史地位等问题的研究均有很大突破,为进一步加深对古燕赵文化的认识作出了极大贡献。
同时,燕文化的研究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2001年,王彩梅出版了《燕国简史》(紫禁城出版社出版),对燕国的历史文化进行了梳理。在此后的几年时间里,有关燕文化研究的著作多达五部:即《燕秦文化研究》(陈平著,北京燕山出版社 2003 年出版)、《燕文化》(杨玉生等编著,方志出版社 2005 年出版)、《东北文化与幽燕文明》(郭大顺等著,江苏教育出版社 2005 年出版)、《燕国史稿》(彭华著,中国文史出版社 2005 年出版)与《北京幽燕文化研究》(群言出版社 2006 年出版)。
近年来,除学术界的不懈研究外,从研究区域特色文化、构建区域人文精神入手,来寻求区域社会经济发展的思路,已在政界和工商、文化界成为一个共识。这也正是当下燕赵文化研究热潮下的一种驱动力所在。

二、燕赵文化研究的主要论题

对近些年林林总总的燕赵文化研究进行哪怕是极为粗疏的梳理和评估,也远非一篇短文所能胜任。笔者仅希冀借以下几个论题来管窥一下燕赵文化的基本进展情况,并就此提出我们的几点想法。

(一)燕赵文化的内涵与外延

所谓地域文化,简单地说,就是最能够体现在一定地理区域、一定空间范围的文化类型。现今,燕赵文化已经被多数人们认同为一种具有自身特色的中国地域文化,既有中华文化的共性,也有着独特的个性。那么,何谓燕赵文化?其内涵、外延如何界定?很多学者在探讨后对于燕赵文化的界定有了一个大致的统一认识,即都认为,燕赵文化是在燕赵地域所形成的物质文化、制度文化、行为文化和精神文化等的总称。例如,陈旭霞就提出:“燕赵文化主要是指以河北地域为依据,渊源于历史上人与自然及其由人们之间相互关系而形成的特定的社会结构体系,即河北大地上形成的物质文化、制度文化、思想观念、生活方式的总称” [1] 。
与对燕赵文化的大致统一认识相比,对于燕赵这一地域的界定却产生了分歧。如早期研究燕赵文化的学者多主张,燕赵地域的划分应当以今黄河为它的南界,太行山脉和燕山山脉是燕赵地域的西界和北界,除现在的河北省、天津市、北京市外,还包括山西、山东、辽宁、内蒙古的部分地区。但另有一些学者多在狭义意义上使用燕赵这一概念,用来指今河北省和北京、天津两市,也有专指今河北省的。近些年来,河北的学者们实际上大都采用最后一种用法。
对燕赵地域界定上的分歧使得人们对燕赵文化内涵的理解也产生了争议。有学者认为,燕赵文化即专指先秦时期燕赵人民所创造的全部文化的总和。也有学者主张,燕赵文化应用来专指燕赵人民创造的各方面的考古学文化。更多的学者认为,燕赵文化是指在燕赵地域源远流长、独具特色、传承至今仍发挥作用的文化传统。如周文夫、孙继民、方伟指出,“什么是燕赵文化?简单地说,燕赵文化就是发生、蕴积、传流和发展在古燕赵区域的历史传统文化” [2] 。
对燕赵文化的外延,也有不同意见:一种认为,燕赵文化基本上是先秦时期的古燕国文化和古赵国文化。多数意见则认为,燕赵文化应包含从古至今在燕赵大地上发生的一切文化现象,既有先秦原生态的燕赵文化,还包括两周以前的燕赵文化,秦汉以后衍化的燕赵文化,以及正在发展的燕赵文化。广义的燕赵文化是狭义燕赵文化的相互渗透融合的结果。例如,侯廷生就指出,“‘燕赵文化’是一种地域文化,这里的燕赵,代指河北,因此燕赵文化等同于河北文化,它没有断代的时间概念,是指现今的河北自古至今的文化,既包括该区域内各个阶段的历史文化,又包括现今留存的文化内容,而不是特指某一历史阶段内的文化。”[3] 当前,多数学者,尤其是河北的学者,多在这一意义上使用燕赵文化概念。

(二)燕赵文化的形成与演变

燕赵文化的孕育、形成与发展演变过程及其阶段性也是学者们较多关注的论题。这方面的研究也已取得一定成果。

1.燕赵文化的孕育、形成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国历史上地域文化形成的第一个黄金期。在这一大的共识基础上,学者大多认为,燕赵地域文化发源于远古时期的合符文明,而其风格特征萌生于春秋时期,定型于战国时期。如张京华较早提出,“燕赵区域文化的风格特征在战国时期发展成熟,趋于定型,但是燕赵文化的发端则远在战国之前,别有源头” [4]( P119 )。
其实,作为一个整体的地域文化,燕赵文化是在战国末期主要由燕地文化和赵地文化逐渐融合而成的。燕地文化的主要特点是慷慨悲歌,其形成主要以燕昭王报复伐齐和燕太子丹、荆轲谋刺秦王为主要标志;赵文化的主要特点是勇武任侠、博戏驰逐(或放荡冶游),其形成则主要以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为主要标志。张京华认为,赵地的文化主要是由社会经济的繁荣而导致,而燕地的文化是苦寒文化,是由政治经济的相对落后而导致出激变,又由激变而导致出的一种文化。战国结束以后,二者更加趋同,在地区和文化上都更加成为一个整体 [4]( p249 )。崔志远也指出,“燕赵文化虽有异,却在勇武任侠、慷慨悲歌上统一起来”。他提出,合符文明是燕赵文化的源头 [5] 。这一观点得到了很多学者的赞同。

2.燕赵文化的演变
在漫长的封建社会中,各地域文化发展虽然呈现出一定的趋同趋势,但地域文化却并未随之消失,而是用自己独特的表现方式来表现同中之异和个性风格。如经历了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多民族大融合后,燕赵文化在继承和变革中反而获得了很大发展。而宋代尤其是元代以来,燕赵文化的个性特征日益趋向平淡。随着封建制度的巩固和发展,儒家“忠孝”思想的广泛传播,促使燕赵文化发生着变异。元定都大都以来,京都文化辐射燕赵,在提升和升华燕赵文化的同时,也削弱着其地域个性。如崔志远等就撰文指出,京都文化的强辐射,增强着燕赵文化的庙堂性、包容性、典雅性,使后者得以提升和升华,但古老的燕赵风骨却受到侵蚀,发生着变异 [6] 。
还有学者尝试对燕赵文化的历史过程进行阶段划分。如孙继民提出,先秦至五四时期的燕赵文化可大体划分为三个阶段:自旧石器时代至两汉为形成时期,魏晋至明清为衍生变异时期,自鸦片战争至五四运动为近代转化时期 [7] 。陈旭霞则认为,燕赵文化的发生、发展应分为六个阶段:孕育和萌芽期(起点为距今 1 万年前的磁山文化)、形成与发展期(夏商、西周、春秋)、兴盛与繁荣期(战国至汉唐)、转型与完善期(宋、元、明、清)、传承与拓展期(近代)、升华与弘扬(1949 年后) [1] 。

(三)燕赵文化与河北人文精神

1.燕赵文化的双重性
在绝大多数论著中,论者们都对传统燕赵文化中的积极因素和影响给予了较高评价。同时,也有一些研究者对于燕赵文化的负面影响或缺失进行了力求客观的分析。如张平指出,我们千万不可轻忽自元定都大都直至 20 世纪初叶河北一直处于京畿重地、天子脚下的历史境遇对河北文化精神的型塑。在这七百多年的历史中,河北从政治、文化边缘走进中心,天子脚下的皇权高压笼罩着这块土地,宗法政治文化日渐深入地浸淫、涵化着这里的臣民,久而久之,河北文化便沉淀、滋生出一种奴性、保守的基因,其现实表现就是缺乏自主、独立、自强的精神和意识,唯上是从、墨守成规、安于现状、不思也不敢进取 [8] 。王小梅则将燕赵文化的消极因素归纳为五个方面:即从道从官而民主观念不足;宽厚坦诚而灵活不足;重信守义而谋利不足;勤劳朴实而变通不足;贵和尚中而竞争不足 [9] 。把增强也指出,河北传统人文精神中的消极因素主要表现为京畿情节严重和安土重迁意识浓厚,因循守旧,缺乏进取精神 [10] 。此外,王文录等则从与其他区域人文精神比较的角度提出,河北人文精神的消极因素主要表现为乡土意识太浓,商业意识不浓,政治观念过强,创新精神不足 [11] 。

2.燕赵历史与燕赵文化
文化研究,并不是也不能仅仅局限于精神、观念形态领域。燕赵历史中曾经发生或存在的一切人、事、物都是一定文化因子的载体,有其一定的文化意义。因而,很多研究者对燕赵人的社会历史生活的各方面,尤其是历史名人和重大事件,都给予了一定的注意,取得了一定的研究进展。如对荀况、燕昭王、赵武灵王、荆轲、董仲舒、盛唐诗人群、关汉卿、颜元、纪昀、张之洞、李大钊等人物与燕赵文化关系的研究;对燕昭王改革、赵武灵王改革、北魏孝文帝改革等事件对燕赵文化的促动研究,等等,均有一批颇有学术含量的重要论著问世。此外,对燕赵文化对中华文化的积极影响,学者们也多从不同角度进行较为深入地研究,如为诗词、元曲、杂剧、艺术等注入了不少活力因子。

3.河北人文精神研究
宏观的、全国层面上的人文精神问题研究兴起于 20 世纪 90 年代,它是 20 世纪 80 年代中后期文化研究热潮的继续和深化。进入新世纪,“以人为本”的理念得到进一步的研究和弘扬,人文精神研究的领域得到拓展,区域性人文精神研究受到了人们的广泛关注。由此,燕赵大地很快兴起了一个关于河北人文精神研讨、论证和弘扬的热潮。
关于河北人文精神的内涵,学者们有着大体一致的看法。譬如,魏建震指出,河北人文精神,“是以河北省大地为依托的历代先民在生产与生活中逐渐形成的,是河北人文气度、人文情结、人文品格、人文理念、人文价值取向的凝结与升华”,并提出,几千年的河北历史铸就了河北的人文精神,逐步升华为大气坦诚、重信守义的精神,形成河北人文情结 [12] 。李新、王春光认为,“所谓‘燕赵文化精神’,是指以河北地区从古至今所形成的、以‘悲歌慷慨’为质性特质的地域文化传统” [13] 。马春香认为,河北人文精神的内涵可以概括为奉献进取、创新发展、诚实守信、质朴务实等四个方面,并认为,这一精神在河北努力建设文化大省及和谐社会的过程中将日益显示其作用 [14] 。
学者们也大都认为,河北人文精神的核心是刚柔相济、以刚为主的燕赵风骨。对其基本内容,学者们的归纳、概括虽不尽相同,但大体上并无太大分歧。梁世和认为,燕赵文化存在两种典型的精神特质,一是豪侠精神,一是圣贤精神。前者尽气,后者穷理,从而构成了燕赵人文精神的两极。这两极正好达到平衡。其他文化精神都是由此流淌而出,形成分支和细流,从而交汇成燕赵人文精神的和谐之流 [15] 。河北省历史文化研究发展促进会则将燕赵文化的特质概括为勇武任侠,慷慨悲歌;变革进取,自强不息;追求和合,顾全大局;勤劳淳朴,礼让诚信 [16] 。王小梅将传统河北人文精神的主要内容提炼为:兼容并蓄、海纳百川的人文气度;大气坦诚、重信守义的人文情结;耐苦受重、勤劳朴实的人文性格;注重实践、求实创新的人文理念;以人为本、重视生命的人文价值 [9] 。陈旭霞则概括性指出,燕赵
人文精神就是敢于斗争、敢于牺牲的慷慨悲歌精神;一分耕耘的求真务实精神;勤俭持家、慷慨行事的艰苦奋斗精神;兼容并蓄、博采众成的开放精神;发愤图强、无私奉献的开拓创新精神;和睦和谐、团结友爱的顾全大局精神 [17] 。方伟则将燕赵文化的精神总结为五大特征,指出燕赵文化是由悲情情结、英雄意识、兼纳包容、变异情势和保守朴实所集合同构而成的 [18] 。
关于弘扬与培育河北人文精神的具体路径,学者们也作了充分探讨。如把增强认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弘扬与培育河北人文精神需要做好五方面的工作:一是深入研究河北历史文化资源;二是善于借鉴其他地区的优秀经验,在兼收并蓄的基础上勇于开拓创新;三是在全社会大力倡导“诚信”意识;四是必须充分发挥教育的功能;五是发挥好媒体、舆论的宣传作用,为培育具有河北特色的人文精神营造浓烈的氛围,使人们在日常生活中随处受到河北人文精神的感染和熏陶 [19] 。黄建生认为,文学艺术在培育河北人文精神中具有重要作用 [20] 。刘霞、赵国龙则认为,扬长避短、推陈出新,雅俗共赏、服务大众,文化共享、落到实处等是培育河北人文精神的有效途径 [21] 。

三、深化燕赵文化研究的几点思考
通过对燕赵文化研究的回顾可以发现,尽管有关燕赵文化的研究成果数量丰富,佳作迭出,势头正酣,但也存在一些问题,主要体现为:研究对象较为集中,许多探讨流于空泛,缺乏具体细致的分析,资料的挖掘、利用尚不充分,学术规范有待加强,有些问题仍需进一步深入探讨,等等。笔者认为,要想进一步深化燕赵文化的研究,摆脱制约燕赵文化研究的瓶颈,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首先,重视资料建设,转换研究视角。一方面,进一步拓宽资料搜集范围,重视对地方志、碑刻、笔记等资料的挖掘、整理,开展深入的社会调查,推动研究取得新进展、新突破。另一方面,进一步将燕赵文化研究同研究社会的各个层面结合起来,注重对生态环境、社会环境、社会结构、社会思潮、社会群体等与燕赵文化生成、演变关系的研究。
其次,拓宽研究领域,开掘研究深度。现今的研究,从时间维度来看,详战国略后世,对燕赵文化流变历程的考察比较粗略;从空间来看,详赵文化略燕文化;从深度来看,一些论著详描述略分析,对研究对象背后的深层文化意义揭示、提炼得还不够。例如,如何看待一些看似简短的歌谣?如果不能将其和时代背景、社会环境、文化的传承或变异等问题联系起来加以考察,我们就很难揭示和把握这些歌谣背后所蕴涵的深层意义。
再者,加强学科间交流,实现互促共进。作为一种综合性很强的研究,区域文化研究需要历史学、文化学、民族学、社会学、社会心理学、考古学、历史地理学、地质学等学科间的交叉研究。以往的研究已经在这方面做了有益的尝试,今后要进一步加强这种“科际”合作,相互借鉴,协同发展。
此外,对燕赵文化中的消极因素,我们应继续秉持科学、理性的态度。因为只有从正反两方面对燕赵文化进行深入考察、探讨,才能真正承担起传承文明、开拓创新的使命。

[参 考 文 献]
[1] 陈 旭 霞 . 燕 赵 文 化 脉 理 探 析 [J]. 中 华 文 化 论坛,2004(3).
[2] 周文夫等.新时期河北人文精神在我省和谐文化及经济建设中的现实意义[N].河北日报,2007-01-24.
[3] 侯廷生.赵文化、燕赵文化等概念的文化边界辨析[J].河北建筑科技学院学报,2005(3).
[4] 张京华.燕赵文化[M].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1995.
[5] 崔志远.燕赵文化的形成、发展与变异[N].河北日报,2004-10-08.
[6] 崔志远等.燕赵风骨考论[J].河北师范大学学报,2002(5).
[7] 孙继民.关于燕赵文化的几点看法[A].赵文化论丛
[C].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2006.
[8] 张平.文化自觉:河北人文精神的理性祈向[J].河北学刊,2006(1).
[9] 王小梅.河北人文精神的缺失及其现代建构[J].河北
学刊,2006(2).
[10] 把增强.河北传统人文精神中的积极内容与消极因素[N].河北日报,2006-05-20.
[11] 王文录等.河北人文精神之国内横向比较[J].河北学刊,2006(2)
[12] 魏建震.由慷慨悲歌的民风到大气坦诚、重信守义的精神[J].河北学刊,2006(2).
[13] 李新,王春光.“燕赵文化精神”成因新探[J].理论纵横,2007(10).
[14] 马春香.河北人文精神的内涵及其在文化大省建设中的价值与作用[J].河北学刊,2006(3).
[15] 梁世和.圣贤与豪侠-燕赵人格精神探析[J].河北学刊,2006(1).
[16] 河北省历史文化研究发展促进会.发扬燕赵文化传统 , 培 育 新 的 河 北 人 文 精 神 [N]. 河 北 日报,2006-03-26.
[17] 陈旭霞.燕赵人文精神的当代意义及其价值[J].社会科学论坛,2005(24).
[18] 方伟.人文关怀与构建“和谐河北”的价值取向——关于河北当代人文精神的社会化实践问题[J].河北学刊,2006(3).
[19] 把增强. 新时代视阈下河北人文精神的弘扬与培育
[J].河北学刊,2006(2).
[20] 黄建生. 文学艺术在培育新的河北人文精神中的作用[J].河北学刊,2006(3).
[21] 刘霞,赵国龙.新时期河北人文精神的特征及其培育途径[J].党史博采(理论),2007(10).

The Major Progress and Thinking about the YanZhao Cultural Studies for 30 Years
LIU Jian-jun 1 BAO Yu-cang 2
(1.Hebei Provincial Party School, Shijiazhuang 050061,China;2.Hebei Vocational and Technical College of Building Materials, Qinghuangdao 066004, China)
Abstract: The rise and development of YanZhao cultural studies was inseparable with the study of China’s traditional culture in the 1980s and 1990s. In the 21st century, the academic circle pays more attention to the study about YanZhao culture, and has published a number of very influential publications of research results.YanZhao cultural studies involves a wide range of the field, this article is only to analyse a few hot spots in the academic circle, and states several comments about how to deepen the YanZhao culture study.
Key words: YanZhao culture, progress, hot spots, review and ponder

[责任编辑 王宏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