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幽燕史料看幽燕方言发展脉络

作者简介:王媛 (1989-),女,辽宁兴城人,辽宁师范大学在读研究生,研究方向为方言学。
摘 要:语言作为反映历史的一面镜子必定同一定的历史特点联系。现代的东北官话和北京官话来源于古幽燕话,其发展脉络也一定与历史史实有关联。本稿通过梳理幽燕地区的历史发展特点,总结民族融合在幽燕地区的程度和作用,勾勒出幽燕话在燕山南北地区不同的发展方式,借此来确定幽燕方言的时空范畴。
关键词:北方民族 民族融合 幽燕地区 东北地区 北京地区

随着考古的不断发现,目前认为黄河流域是中华民族唯一发源地的认识已经逐渐被取代。学者们不再认为在夏商周及秦汉隋唐时期只有中原王朝才值得重视。远古时代的考古发现已经证明了中华民族的文明源头是有多个,文明聚集地也不仅仅是在长江、黄河而是已经分布到了辽河流域和珠江流域。虽然这些地方的考古遗迹仍然带有黄河流域文明的痕迹但是更多的是保存了他们自己的特点,他们同黄河流域一样孕育了自己的文明。
语言是历史的镜子,历史的发展会在语言上带来一系列的体现。考古的发现既然已证明幽燕地区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之一,那么在语言上就一定有其独特且浓厚的积淀。也许这些远古的语言积淀就是构成我们现代方言的底层方言。
很多学者都意识到东北官话和北京官话应该有共同的底层语言。罗杰瑞在《关于官话方言早期发展的一些想法》①中引吕叔湘先生的观点“现在的北方系官话的前身只是燕京一带的一个小区域的方言”。林涛先生也在论文中写道②“北系官话在东北燕京一带兴起,北系官话发展的一种重要因素是跟辽、金两代的京师语相接触。现在的北京正音以东北官话为基础上面又加了一层明清的官话”但是对于北系官话或者说是北京官话和东北官话的底层方言到底是什么,这种方言又是何时兴起的如何演变目前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杨春宇2010《辽宁方言语音研究》中曾提到“现在的北京官话和东北官话都来源于古代的幽燕话”③。认为东北官话决不是闯关东之后形成的,东北官话以魏晋时期和近代闯关东时期为分界线大致经历了幽燕方言、汉儿言语和东北官话这样的发展历程。本稿以幽燕地区的古史为着眼点立足于北方多民族融合的独特性来分析幽燕地区的历史,借此来证明幽燕方言存在的合理性并且确定幽燕方言的时空范围。

1、 幽燕方言是独特的文明形式

(1) 幽燕方言的独立性
幽燕方言的独立性,体现在它是与黄河流域文明同步发展的文明。从幽燕地区的考古遗迹中可以发现:在人类文明的重要节点上,幽燕文明与黄河流域文明是大致同步的。旧石器时代的幽燕文明以发现于海河流域的泥河湾遗址和北京人遗址为代表。在这些遗址中发现了大量的骨器、石器并且发现了用火遗迹。可见早在150万年前就已经有人类在泥河湾地区活动,这也是中国最古老的人类活动遗迹之一。新石器时代是幽燕文明起步的时代。在辽西地区发现了查海—兴隆洼文化,“出现了较大的聚落并且房址的排列受到了制度的制约,墓葬的规格区别也较大”④,说明幽燕文明开始起步。而同样发现于辽西地区的新石器时代晚期的红山文化则标志着幽燕地区进入了古国时期。夏初时期中原进入了青铜时代,与此同时发现于辽宁西部和内蒙古东南部的夏家店下层文化也有大量青铜器的出土。证明早在距今四千年前,当夏人在中原建国时生活在东北地区的先民们也进入了青铜时代。同时稳定的社会形态的形成也标志着东北地区进入了方国文明时期。商周时期幽燕大地出现了著名的历史事件—周初封燕。加强了中原对幽燕地区的统治。在春秋战国时期,黄河流域进入了铁器时代,在同一时期的燕国琉璃城遗址中同样也发现了的铁器,而且发现了冶炼作坊。战国的铁器从战国中期大量涌现,并遍布燕国广大领域。
从以上的考古挖掘中我们可以清楚看出从石器时代到铁器时代,幽燕地区的发展与黄河流域是大致同步的,这就说明幽燕文明不不是黄河文明的分支,是一支独立的文明。

(2) 幽燕方言的独特性
以上我们证明了幽燕文是与黄河文明同步的独立的文明。同时幽燕文明还是有着自己独特特点的文明。这些特点在考古遗迹中可见一斑。幽燕地区的旧石器时代遗迹是以小石器为主的细石器较多,这是幽燕地区的典型特点与中原地区细石器较少成对比。幽燕地区的新石器时代以饰压印纹筒形罐为特点,并且陶器制作较粗糙,陶胎厚。进入了青铜时代幽燕地区的考古分为两个类型,北方是夏家店下层文化区,这一地区的文化有明显的红山文化特点,与商周文化相比特征十分突出,例如以灰褐陶为主,出现了彩绘陶器这是夏家店下层文化中的一个很有代表性的文化内容。新石器时代晚期随着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南移,在燕山以南地区出现了夏家店下层文化的燕南类型,这一类型的文化具有龙山时代的特点但是也保留了夏家店下层文化中晚期的遗存。但是总体看来夏家店下层文化仍然是在当地文化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周初封燕之后,燕国仍然是以当地文化为基础地吸收周文化,例如张家园文化和魏营子文化都有夏家店下层文化的特点,例如都出土大量的口沿饰边状堆纹的鼓腹鬲。说明在周初封燕前后,幽燕地区的当地文化仍然十分强大,主导着当地文化的发展。到了铁器时代,燕国的冶铸业具有明显的自身特点,这些特点表现在器形上、题材上和雕刻方法上都与中原的器物相异。带有典型的商文化特点和北方草原文化特点。
以上从考古发现证明了幽燕文明是一支独立于黄河流域文明以大量包含商文化和北方少数民族文化为特点的独特的文明。从考古发现上看,幽燕地区在远古时期就是多民族聚居的地区“从东北地区的新时期时代文化遗址可粗略推定,南部的彩陶黑陶属于汉族先世,西部细石器属于东胡族先世,中部、东部、东南部属于秽貊族先世,东北部属于肃慎族先世”⑤幽燕地区的历史以与北方少数民族接触融合为特点。成就了幽燕地区独特的文化,例如战国中期燕下都墓中也出土了具有浓厚北方草原文化特色的兽形器物。在幽燕地区的青铜器以饰兽为主要特点,这是北方草原民族的特点。

2、 从多民族融合的角度看幽燕地区的独特发展方式
以上谈到从考古发现中可以看出幽燕地区是多民族融合的前沿地区,是汉族抵御北方民族的最后一道防线,与北方少数民族这种或战或和的状态和文化的相互吸收推动了它们的共同发展,在幽燕地区生活的北方民族主要分为两个系统,以满足和高句丽族为代表的商文化系统和以鲜卑为代表的山戎东胡文化系统。两个系统的民族都在幽燕地区建立过政权,都曾对幽燕地区产生过巨大影响,下文将分别叙述。

(1) 商文化系统
近来不少学者结合考古发现论证了商发源于东北这一说法,傅斯年撰《东北史纲》, 已明确推断“商之兴也, 自东北来,商之亡也,向东北去。商为中国信史之第一章, 亦即为东北史之第一叶”。“建立商王朝的商族是东北地区的商族与汉文化接触后而形成的”⑥。目前学界又有了商族与同生活在东北地区的夷族应该是同族的说法。对于商族来自东北的说法笔者深信不疑,但是说商族就是夷族笔者认为还有待考证。陈梦生在《佳夷考》中指出“夷族本在东北,商与夷共为一系”。笔者认为陈以传说相同为据不足以断定商族就是夷族,只能说明两个民族之间可能发生过深刻的交流和融合,在文化上有相似性属于一个文化系统。同样根据传说和习俗相似本稿认为与夷族一样属于商文化系统的还有发源于夫余族的高句丽和发源于肃慎族的满。

夷族:夷族又被成为九夷,《后汉书·东夷传·序》“夷有九种”,在中原商朝衰弱的时候夷族开始“渐居中土”而留在东北地区没有迁走的被称为东夷,东夷族同商族一样有玄鸟降生的故事。因此很多学者认为商族是东夷族的一支。张光直说,“ 先商历史至少一部分与东夷文化可能重合, 又不可避免地受夏文化影响,可见商文化是东西方文化接融的一个结果。他还认为, 夏和商作为两个政治集团并存至少从黄帝时已经开始”⑦。

高句丽:高句丽发源于夫余族,生活在今天的吉林东部和朝鲜半岛。高句丽国王朱蒙立国自称是高辛氏。朱蒙与商王昭明在名字上有音转的联系。《荀子·成相篇》“契玄王,生昭明”。与商族一样,高句丽也有玄鸟降生的传说。《好太王碑文》“惟昔始祖邹牟王之创墓也。出自北夫余,天帝之子,母河伯女郎,剖卵降生。”可见高句丽的传说是从商族那抄来的。在祭祀方式上高句丽民族与商族也相似。《淮南子·齐俗训》记载“殷人之礼,其社用石”而“在东台子遗址出土的高句丽民族祭坛中发现了这种以巨石为社主的祭祀方式”⑧,同时在颜色喜好等方面都发现了与殷商民族相似的特点。高句丽民族是古代东北古族中的重要民族,对幽燕地区的影响主要表现在对辽东得侵扰上,在太祖大王时期曾七次侵扰了辽东地区,曹魏时期曹操曾两次派人征讨高句丽收复辽东,但是魏晋后期由于当时中原混战和统治者软弱使得“南北朝时期除了辽西一部属于北朝,其极东北之地,为诸小部族所据外,大多为高句丽所略有,中原兵力不及东北者,凡二百六十余年,隋统一南北,国威日张,始有征服高句丽收复辽东的动机”。⑨隋唐时期“自开皇十八年至大业九年长达15年时间内四次讨伐高句丽”,唐时高句丽随臣服于中原王朝但是仍然野心极大地侵扰周边民族“公元668年,前后经太宗至高宗凡六次,历经24年,终于灭亡了高句丽,收复辽东”⑩。

满:满族发源于肃慎族,肃慎族是最早见于史料的东北的少数民族,在传说时代就与中原往来。《竹书纪年》记载“肃慎来朝贡弓矢”。与同一时期的夫余族相比,渔猎经济的肃慎族十分落后但是肃慎族以出产弓矢和海东青出名。肃慎又被称之为“勿吉”在南北朝时期又被称为靺鞨《北史·勿吉传》“勿吉国在高丽北,一曰靺鞨”。在唐时建立了靺鞨族在东北建立了渤海国被称之为“东海盛国”,渤海国全面吸收了唐文化,加速了在东北地区的民族融合。发源于黑水靺鞨的女真人建立金王朝,灭辽宋,将女真文化带向幽燕地区的同时吸收汉族文化,随着金王朝的南迁逐渐被汉文化所同化。明代后期建州女真兴起,建立清政权再次将肃慎族文化传播至内地,同时在吸收汉文化的同时将肃慎族文化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山戎东胡系统:马长寿认为“山戎是东胡的前身,战国之后为东胡”,在燕的北方。春秋时期当燕弱小的时候,山戎曾多次侵燕,鲁庄公三十一年山戎侵燕燕国向齐国求教。《史记·匈奴列传》“齐桓公北伐山戎”。此役之后山戎衰弱,一部改为名东胡。在战国时期东胡是燕国主要的敌人,屡次侵扰燕国。燕将秦开北击东胡取其地千里,修建长城。之后匈奴击东胡,东胡改称为乌桓和鲜卑。乌桓起初归附匈奴,之后匈奴衰弱乌桓趁机攻击幽燕地区《三国志·魏志》“三郡乌桓为天下乱,破幽州,略民十万众”后曹操争乌桓,乌桓一族自唐代之后消失在史书之中了。鲜卑是远走辽东地区的东胡族,起初较乌桓弱小。乌桓衰弱之后鲜卑强盛,晋代与以后夫余一族的高句丽一起角逐于幽燕地区开启了五胡乱华的时代。《三国志·魏书·鲜卑传》“远窜辽东塞外,不与众国争衡未有名通于汉,而自与乌丸相接”“东汉光武时期,鲜卑之名史见于汉典籍”到了十六国时期鲜卑族是此时建立国家数量最多的民族一共建立了五个国家,都以“燕”为国号,可见对于幽燕文化的仰慕和对幽燕大地的认同。其中最强大的是前燕,《晋书·慕容儁载记》“前燕,开镜三千,户增七万”可见前燕已经是当时北方最强大的民族。前燕建立以后与东晋开展了多次的大规模战争,《资治通鉴·卷100》“略地河南,分治守宰”。同时由于军事占领,前燕也开始大规模地向关内进行移民,致使中原的少数民族数量剧增。在向中原渗透鲜卑文化的同时,前燕十分注重学习汉文化注重用汉人为官。忻慕汉化是鲜卑族人建立政权的特点,前燕最后被前秦所灭,前秦自觉接受汉民族的融合最终被汉民族所同化。

以上介绍的是在幽燕大地上生活的众多民族中的几个有代表性的民族,通过史料的梳理不难发现民族融合似乎伴随着幽燕文化的形成和成长无日无之。从考古文化表象中看出新时期时代幽燕地区已经是个多民族聚居的地区,到周时的肃慎国与中原的往来记载,战国时期东胡和朝鲜对燕国的侵略,秦汉时期匈奴和乌桓对东北的觊觎,再到魏晋时期鲜卑、高句丽在幽燕大地你争我夺,再到五胡乱华鲜卑人入主中原……幽燕地区的历史是幽燕地区的先民们同北方少数民族共同创造的,大量吸收北方少数民族文化正式幽燕文化的重要特点。“东北的历史具有明显的移民文化特征,东北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地区,这里世代生活着少数民族直到清兵入关以后才逐渐由大量汉人涌入”。本稿开篇所述语言是历史的镜子,幽燕地区与北方民族融合的历史特点一定会反映在语言上,先前引了杨春宇的论点“东北官话和北京官话都发源于古幽燕话”,同时还有学者持此观点“在历史上,北京(燕)和东北(北燕)最先说的都是古代的幽燕话”。到汉代时期扬雄作《方言》两地的方言已经有很大不同,这种差异的体现可以从历史发展脉络上寻找原因。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东北(北燕)地区更容易与北方少数民族融合。直到隋唐时期,由于民族融合的加剧此时东北地区的方言和北京地区的方言分歧十分巨大,此时东北地区的语言已经变成了汉儿言语。唐代司空图所写的《河湟有感》中写道“汉儿尽作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可见唐时幽燕地区的汉人无论是从语言上还是文化上都已经与中原汉人相异。因此我们判定隋唐时期的是幽燕方言和汉儿言语的历史分界线。

总结:

综上,我们看到幽燕地区独特的历史发展脉络,体现在方言上我们可以借此来解释扬雄《方言》中燕方言与北燕方言分区的问题。两个方言区的分立是民族融合程度不同的结果,是语言发展部平衡性的结果。幽燕地区的方言以幽燕方言作为其共同的底层方言,北燕地区多与北方少数民族融合,其语言特点中带有少数民族语言的成分,燕地区多吸收了中原汉民族的文化,其语言则多与中原地区的方言相似。之后燕方言更加向中原地区的方言靠拢,而北燕方言则在吸收少数民族语言的进程中完成了其汉儿言语化,最终形成了我们今天的东北官话和北京官话。(作者单位:辽宁师范大学文学院)

注解:
① 罗杰瑞.关于官话方言早期发展的一些想法[J].方言.2004.4.P295-300
② 林涛.北京官话区的划分[J].方言.1987.3.P166-172
③ 杨春宇. 辽宁方言语音研究[J].辽宁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0(5). P93-99.
④ 郭大顺 张星德.东北文化与幽燕文明[M].南京:凤凰出版社,2005.
⑤ 张博泉.东北地方史稿[M].长春:吉林大学出版社,1985.P19
⑥ 干志耿.商先起源于幽燕说[J].历史研究,1985.(5)
⑦ 张光直. 早商、夏和商的起源问题[A ] . 华夏文明·一.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1987.
⑧ 阎海.试论高句丽与殷商的文化渊源.[J]大连:辽宁师范大学学报2001(6)
⑨ 金毓黻.东北通史[M].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81 P181
⑩ 王成国.略论高句丽与中原王朝的关系[J].东北史地2007 (1)
庄金秋.两晋与北方民族政权关系研究[J].兰州:兰州大学硕士论文(2011)
罗杰瑞.关于官话方言早期发展的一些想法[J].北京:方言.2004.(4).
朱丽.从方言看古代东北方言[J].语文学刊2010(10)

原文:http://www.xiaozongshi.com/article/1737603-1/1/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