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西地区汉以前的文化发展

点此下载全文阅读:辽西古文化

辽西地区汉以前文化发展序列的建立及文化纵横关系的探讨

赵 宾 福* 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 教授 / binfuzhao@163.com

[ [ 中文 關鍵語] ] 遼西, 紅山文化, 文化傳承, 文化交流方式, 考古學

中文提要:位于医巫闾山以西并以西拉木伦河、老哈河、教来河和大、小凌河流域为重心的辽西山地地区,行政区划为中国辽宁省的西部和内蒙古自治区的东南部。这一地区目前已识别出来的汉以前考古学文化共有15种,有6种为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存,9种为夏至战国时期的文化遗存。属于新石器时代的6种考古学文化,年代最早的是小河西文化,最晚的是小河沿文化,两者之间依次是‘兴隆洼文化→赵宝沟文化→富河文化→红山文化’。辽西地区已发现的处于夏至战国时期的9种考古学文化,分别为夏家店下层文化、魏营子类型(或称魏营子文化)、夏家店上层文化、凌河类型(或称凌河遗存)、水泉类型(或称水泉遗存)、井沟子类型(或称井沟子遗存)、铁匠沟类型(或称铁匠沟遗存)、五道河子遗存和战国燕文化。而将此辽西地区诸考古学文化统一划分为12个大的发展阶段。
关于这些遗存的文化性质,绝大多数学者认为它们都是各自独立的考古学文化,笔者也基本赞同这样的宏观认识。但在辽西地区,文化发展存在着明显承袭关系的和不明显承袭关系的。只有小河西文化、兴隆洼文化、赵宝沟文化、红山文化、小河沿文化、夏家店下层文化6种是明显承袭关系的。这6种考古学文化处在第1至第8阶段,彼此之间构成了一个较长的文化链条,尽管在各个不同的发展阶段上它们各自对外、对内有过文化成份上的输出与输入,但是从主体文化因素的传承上看应该同属于一个大的文化系统。与此相反,有早晚关系但不存在承袭关系的文化有7种,它们分别为魏营子类型、夏家店上层文化、水泉类型、井沟子类型(含铁匠沟类型)、五道河子类型、凌河类型和燕文化。
辽西地区汉以前文化在与周边文化关系方面所表现出的交流方式是多样的。时间不同,方式也有所不同。具体说来,可分为三个时期。早期以1~3段的小河西文化、兴隆洼文化、赵宝沟文化为代表,文化的交流方式是“向外输出式”的。中期以4~7段的红山文化和小河沿文化为代表,文化的交流方式是“向内吸入式”的。晚期以8~12段的夏家店下层文化、魏营子类型、凌河类型、水泉类型、井沟子类型(含铁匠够类型)、五道河子类型、燕文化为代表,文化的来源和去向均表现为外地文化的迁入(简称“迁入式”)或本地文化的徙出(简称“徙出式”)。

目录:
一、汉以前文化发展序列的建立
二、各文化之间纵向关系的探讨
三、与周边文化横向关系的讨论

位于医巫闾山以西并以西拉木伦河 、 老哈河 、 教来河和大 、 小凌河流域为重心的辽西山地地区 , 行政区划为中国辽宁省的西部和内蒙古自治区的东南部 。 这一地区目前已识别出来的汉以前考古学文化共有 15 种 , 经历的时间范畴为新石器时代 、 夏 、 商 、 西周 、 春秋 、 战国时期 。 本文从现有考古材料出发 , 结合已有研究成果 , 试就该地区汉以前 15 种考古学文化的发展序列 、 纵向关系以及与周边地区同时期考古学文化的横向关系等问题 , 再做更深入的探讨 。

一 、 汉以前文化发展序列的建立
辽西地区已识别出来的 15 种考古学文化,有 6 种为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存, 9 种为夏至战国时期的文化遗存 。
属于新石器时代的 6 种考古学文化,年代最早的是小河西文化,最晚的是小河沿文化,两者之间依次是兴隆洼文化 、 赵宝沟文化 、 富河文化 、 红山文化 。
首先 , 就它们的文化性质而然 , 兴隆洼文化 、 赵宝沟文化 、 红山文化 、 小河沿文化是 4 个完全不同的考古学文化 , 对此学术界已达成共识 , 基本没有太大的异议 。 如果说还存在一点问题的话 , 那就是有人将兴隆洼文化称为 “ 查海文化 ”, 将赵宝沟文化和小河沿文化分别称为 “ 前红山文化 ” 和 “ 后红山文化 ”。 这是有关于 “ 文化名称 ” 或 “ 文化符号 ” 的问题 , 是形式上的 , 不影响对文化本质的认识 。 小河西文化和富河文化是上个世纪 80 年代和 60 年代识别出来的两种考古学文化 , 虽然一新一老 , 但文化定性问题始终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解决 。 换言之 , 这两种考古学文化遗存是各自独立的文化 , 还是属于其它文化的一部分 , 学者之间还存在着不小的分歧 。 先说小河西文化 , 发现者认为它是有别于兴隆洼文化的一种独立的考古学文化 1) , 并得到了一部分学者的支持 2) 。 但是也有人提出了完全相反的意见 , 认为它不是一支独立的考古学文化 , 而是已知的兴隆洼文化的一部分 3) , 不宜另立新种 。 在这个问题上 , 笔者以发现者的意见为己见 , 并补充提出三个方面的理由 : 第一 , 白音查汗遗址存在着小河西文化堆积 ( 第一期遗存 ) 被兴隆洼文化南台子类型堆积 ( 第二期遗存 ) 叠压的地 层关系 4) , 表明小河西文化的相对年代早于已知的兴隆洼文化 , 有自己的时间范畴 。 第二 , 小河西文化的分布范围基本上与兴隆洼文化相同 , 在属于兴隆洼文化的典型遗址当中 , 无论是西部的白音查汗 , 还是东部的阜新查海 , 都有小河西文化的典型遗迹单位出土 5) , 说明它有自己的空间范畴 。 第三 , 小河西文化的陶器除了可以见到一些具有自身特点的附加泥条堆纹和少量的戳印点线纹以外 , 绝大多数素面无纹 , 不仅没有兴隆洼文化那种以 “ 之 ” 字纹和各类 “ 席纹 ” 为代表的繁缛纹饰风格 , 更不见兴隆洼文化普遍流行的 “ 三段式 ” 制陶作风 , 而是一个具有鲜明自身特色又完全有别于其它任何已知考古学文化的器物群 ( 图一 ); 再说富河文化 , 它是上个世纪初因内蒙古自治区巴林左旗富河沟门遗址的发掘而得名的 6) , 此后人们就再也没有针对富河文化做过专项田野考古发掘工作 。 因此 , 在长达 30 多年的时间里 , 绝大多数学者认为富河文化的年代晚于红山文化 , 而且理由有二 : 一是关于层位关系方面的 , 据说在南杨家营子遗址 “ 发现的四座红山文化的房址 , 被富河文化层叠压 ” 7) 。 二是来自于碳 14 测定数据方面的 , 富河沟门房址(H30) 内的桦树皮经碳 14 测定 , 年代为距今 4735±110 年 , 树轮较正年代为距今 5300±145 年 8) 。 直到1994 年 , 朱延平发表了第一篇有关富河文化的专门研究文章 (≪ 富河文化的若干问题 ≫)。 该文在富河文化的年代问题上 , 提出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 即通过陶器和房屋结构两方面比较 , 认为 “ 富河文化与赵宝沟文化在某些方面有着一定的相通之处 , 这些相通处 , 可资说明二者曾同时并存 …… 富河文化的年代应与赵宝沟文化基本相同 …… 大体不会超出公元前第五千纪的范围 ” 9) 。 这一认识对于富河文化的研究来说 , 无疑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 我们完全赞同这一观点 , 并且进一步认为富河文化不仅年代和赵宝沟文化同时 , 而且性质上应是赵宝沟文化分布在西拉木沦河以北的一种地方性遗存 。 因为该文化虽然有自己的分布范围 , 但没有自己的时间位置 , 而且从原始报告和后来朱延平发表的材料中均可以见到与已知赵宝沟文化典型器物完全相同的刻划纹圈足陶器和 “ 之 ” 字纹筒形罐 ( 图二 )。 因此 , 所谓的 “ 富河文化 ” 应该并入到赵宝沟文化的范畴当中 , 而不应再将其视为独立的考古学文化 。
其次 , 从新石器时代各考古学文化的年代和分期来看 , 小河西文化处在公元前 6200 年以前 ,最早年代或可到公元前 7500 年左右 10) 。 因发现材料较少 , 暂无法对其做进一步的分期研究 ; 兴隆洼文化的年代 , 依据兴隆洼 、 白音查汗 、 查海三处遗址提供的 11 个碳十四检测数据 ( 兴隆洼遗址 8个 11) , 白音长汗遗址 2 个 12) , 查海遗址 1 个 13) ) 推断 , 时间应该在公元前 6000~5000 年 , 其中最早的一个数据是出自兴隆洼遗址 F119③ 中的木炭标本 , 测定结果为距今 7470±115 年 , 树轮校正后可早到公元前 6200 年左右 。 关于它的分期问题 , 目前尚未看到有文章进行专门的讨论 , 只是在某些报告和论文中有所提及 。 但基本情况是只有结论性认识 , 而普遍缺乏论证过程 , 所以不存在令人信服的分期方案 。 赵宝沟文化的年代在公元前 5000~4500 年之间 , 对此已无异议 。 分期方面虽有过一些探讨 14) , 但期与期之间的特征并不明显 , 因此很难以期 、 段为时间刻度开展更深入的研究 ; 红山文化的内涵比较复杂 , 年代跨度较大 , 前后经历了约 1500 年的时间 , 关于该文化的分期问题 , 过去虽多有研究 , 但结论很不一致 15) 。 最近 , 我们对红山文化发掘出土的材料进行了一次全面梳理 , 从地层关系出发 , 以陶器间的共存关系和形态对比分析为基础 , 同时结合与中原新石器文化的比较 , 最终将整个红山文化自早至晚区分为三期 : 早期年代在公元前 4000 年以前 ( 最早或可到公元前 4500 年左右 ), 中期年代约为公元前 4000~3500 年 , 晚期年代约为公元前 3500~3000 年 16) ; 小河沿文化是处在红山文化和夏家店下层文化之间的一种遗存 , 多数学者认为它的年代大致在公元前3000~2500 年之间 , 下限与夏家店下层文化还有一段距离 , 但上限很可能已经进入到了红山文化的晚期阶段 17) 。 关于该文化的分期问题 , 因材料之间缺少足够的叠压或打破关系而难以取得令人满意的研究成果 。
辽西地区已发现的处于夏至战国时期的 9 种考古学文化 , 分别为夏家店下层文化 、 魏营子类型( 或称魏营子文化 )、 夏家店上层文化 、 凌河类型 ( 或称凌河遗存 )、 水泉类型 ( 或称 水泉遗存 )、 井沟子类型 ( 或称井沟子遗存 )、 铁匠沟类型 ( 或称铁匠沟遗存 )、 五道河子遗存和战国燕文化 。 关于这些遗存的文化性质 , 绝大多数学者认为它们都是各自独立的考古学文化 , 只是有的材料丰富一些 , 有的材料较少而已 。 笔者基本赞同这样的宏观认识 , 但是在铁匠沟类型的性质问题上有着完全不同的看法 , 认为该 “ 类型 ” 应该和井沟子类型同属一种文化 , 完全可并入井沟子类型当中 , 而不应该另立文化新种 18) 。 原因有三 : 一是从铁匠沟出土的材料来看 19) ,A 区的三座墓葬均为土坑竖穴墓 ,有单人葬也有双人葬 , 总体葬制与井沟子类型墓葬相同 。 二是铁匠沟所见 5 件陶器均可以在井沟子类型的陶器群中找到相同或相近的器形 , 出土的青铜器绝大多数在类别和形制上与井沟子墓地所见的青铜器相同或相似 ( 图三 )。 三是铁匠沟出土的野猪形 、 虎形牌饰以及环手刀 、 带钩等青铜制品目前不见于井沟子类型墓葬 , 很可能与暂时揭露材料不够充分或铁匠沟所处的位置比较靠南有关 。
如是 , 辽西地区夏至战国时期的 9 种考古学文化 , 实际上可合并为 8 种文化遗存 。 依年代先后为序 : 夏家店下层文化处在夏至早商时期 , 魏营子文化相当于商代晚期 , 夏家店上层文化处在西周至春秋时期 。 凌河类型的年代跨度在西周至战国早中期之间 , 其早期相当于西周至春秋 , 晚期相当于战国早中期 。 水泉类型 、 井沟子类型 ( 含铁匠沟类型 ) 和五道河子遗存 , 三者均为夏家店上层文化和凌河类型早期之后 、 燕文化到来之前的文化遗存 , 年代与凌河类型晚期相当 , 同处在战国早中期阶段 。 最后是燕文化 , 为战国晚期遗存 。 关于以上 8 种文化的年代和分期问题 , 笔者在≪ 辽西山地夏到战国时期考古学文化时空框架研究的再检讨 ≫ 一文中 , 曾经有过详实的检讨和论证 20) , 为省篇幅 , 此不赘述 。

以上述分析为基础 , 现将辽西地区汉代以前诸考古学文化统一划分为 12 个大的发展阶段 , 结合各阶段的代表文化及其在辽西地区的分布状况 , 可最终将该区汉代以前诸考古学文化的时空关系确定如表一 。 表一中各考古学文化所处的时空位置 , 是我们进一步讨论各文化纵向关系和与周边文化横向关系的基础 。

二 、 各文化之间纵向关系的探讨
通过对辽西地区各阶段考古学文化内涵进行比较分析 , 我们发现处在 12 个发展阶段上的 13 种汉以前文化遗存 , 有的仅是年代上的先后早晚关系 , 有的则是文化上的前后承袭关系 。
处在第 1 阶段的小河西文化 , 陶器造型主要为平底筒形罐 , 与 2 段的兴隆洼文化相比 , 器表虽不施纹饰 , 但形态十分接近 , 彼此演进关系非常清楚 ( 图四 ), 表明两者之间应该是文化承袭关系 ,即小河西文化是兴隆洼文化的前身 。
从第 2 段到第 6 段 , 共包含三种考古学文化 , 分别是兴隆洼文化 、 赵宝沟文化和红山文化 。 这三种考古学文化年代彼此衔接 , 文化内涵表现出许多方面的共性 。 如村落布局皆井然有序 , 多数有环壕围绕 , 房屋均成片分布 、 成行排列 。 使用的陶器均以平底筒形罐为大宗 , 并普遍使用 “ 之 ”字纹 、“ 席纹 ” 装饰器表 。 由于这是一个以 “ 之 ” 字纹陶器为标识的时期 , 三种考古学文化之间有着共同的特征和文化传统 , 因此有理由相信它们的关系应该是一脉相承 、 连续发展的 。 而今后应该做的工作 , 是进一步排好它们之间典型陶器和纹饰的演变序列 , 以便使三种文化的前后发展关系显现得更加清楚 。
到了第 7 段的小河沿文化 , 内涵出现了较大的变化 。 一是 “ 之 ” 字纹陶器完全消失 , 新出现了绳纹 、 堆纹以及各种刻画符号等 。 二是除平底筒形罐外 , 新出现了鼓腹罐 、 壶 、 豆等一些新的器形 。
这些变化反映出小河沿文化在部分地继承本地传统的同时 , 可能大量地吸收了周边地区的文化因素 , 从而形成了一个新的更加复杂的文化面貌 。 但是从文化的传承关系上看 , 我们仍然认为小河沿文化是从本地区兴隆洼 - 赵宝沟 - 红山文化系统中成长起来的一支文化 , 它与这个系统有着明显的承袭关系 。 只是从现有的材料看 , 它所表现出的是更多地继承了赵宝沟文化阶段的一些因素 , 而红山文化阶段的因素并不明显 。 比如小河沿文化的陶尊 ( 图五 ,6) 明显是由赵宝沟文化的尊( 图五 ,1) 发展而来的 , 彼此演变趋势十分明显 。 还有小河沿文化的彩陶和刻划纹在图案构成方面与赵宝沟文化的刻划几何纹十分近似 , 两者之间应具有渊源关系 ( 图五 ,2-5,7-11)。
处于第 8 段的夏家店下层文化 , 已经进入到了青铜时代 。 关于该文化的性质 , 始终存在着 “ 大文化概念 ” 和 “ 小文化概念 ” 之分 。“ 大文化概念 ” 是指把燕山以南京 、 津 、 唐地区发现的 “ 大砣头文化 ” 也包括在内 ,“ 小文化概念 ” 则仅指分布在辽西地区的夏家店下层文化 。 仅就辽西地区的夏家店下层文化而言 , 多数学者认为它是由小河沿文化发展而来的 , 主要根据是小河沿文化的磨光黑陶 、 细绳纹及折腹盆等与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同类器有一定的联系 , 尤其是两种文化的陶尊在形态上具有一脉相承的演变关系 。 我们完全同意这种看法 , 并且认为夏家店下层文化和小河沿文化之间之所以可供比较的共性因素还不够充分 , 是因为两者之间还存在着约 500 年左右的时间距离 , 若以后通过发掘能够填补上这段空白材料 , 则二者的关系问题或可能够看得更加清楚一些 。 关于辽西地区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后裔 , 目前在本地区还没有找到 , 它与后来的魏营子类型和夏家店上层文化不存在传承关系 。
第 9 段的魏营子类型 , 目前发现的材料主要集中在努鲁尔虎山以东的大小凌河流域 , 努鲁尔虎山以西的老哈河 、 教来河流域材料少而零星 、 情况比较模糊 。 从目前的研究结果看 , 它与夏家店下层文化不存在渊源关系 , 但是一部分因素被融入到了后来的夏家店上层文化之中 。 比如在夏家店上层文化中所看到的乳状袋足鬲 , 很明显就是阜新地区出土的魏营子文化乳状袋足鬲的后裔 。
从处在第 10-12 段的 6 种文化来看 , 分布在努鲁尔虎山以西的夏家店上层文化 , 其主源并非魏营子类型 ( 只是吸收了它的一部分因素而已 ), 去向也并非后来的水泉类型 、 井沟子 类型 ( 含铁匠沟类型 ) 或努鲁尔虎山以东的五道河子遗存 。 而水泉类型 、 井沟子类型 ( 含铁匠沟类型 )、 五道河子遗存三种文化遗存各自的源流和彼此关系目前还搞不清楚 。 分布在努鲁尔虎山以东的凌河类型 , 在本地区内找不到它的头尾 。 覆盖努鲁尔虎山东 、 西两侧的燕文化显然与第 11 段以前的文化有着本质的区别 , 不存在任何的承袭关系 。
由此看来 , 在辽西地区 , 文化发展存在着明显承袭关系的只有小河西文化 、 兴隆洼文化 、 赵宝沟文化 、 红山文化 、 小河沿文化 、 夏家店下层文化 6 种 , 这 6 种考古学文化处在第 1 至第 8 阶段 , 彼此之间构成了一个较长的文化链条 。 尽管在各个不同的发展阶段上它们各自对外 、 对内有过文化成份上的输出与输入 , 但是从主体文化因素的传承上看应该同属于一个大的文化系统 。 与此相反 , 有早晚关系但不存在承袭关系的文化有 7 种 , 它们均处在第 9 至第 12 段 , 分别为魏营子类型 、 夏家店上层文化 、 水泉类型 、 井沟子类型 ( 含铁匠沟类型 )、 五道河子遗存 、 凌河类型和燕文化 。 由于这 7 种考古学文化彼此间没有明显的亲缘联系 , 因此它们各自的渊源和流向则只能到辽西以外的地区去寻找 。

三 、 与周边文化横向关系的讨论
将辽西地区汉以前各阶段上的考古学文化与周边地区的同时期考古学文化进行比较 , 我们可进一步发现它们与外界文化的交流关系 , 存在着明显的形式上的不同 。 有的表现为向外输出式 ,有的表现为向内吸收式 , 有的表现为双向交流式 , 还有的表现为文化的徙出和迁入 。
首先从 1-3 段的小河西文化 、 兴隆洼文化 、 赵宝沟文化来看 , 自身特点十分突出 , 全部遗存均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 。 在这一时期的三个考古学文化遗存当中 , 很难找到与周边地区相同的文化因素 。 相反在辽西南部的磁山文化 、 东部的新乐下层文化和小珠山下层文化 ( 含后洼下层文化 )、 东北部的左家山下层文化 ( 以左家山遗址的第一 、 二期遗存为代表 ) 器物群中 , 均可以不同程度地看到来自于辽西地区的以 “ 之 ” 字纹陶器为代表的文化成份 。 不仅如此 , 在远至中原地区半坡文化的元君庙墓地当中 21) , 同样可以发现赵宝沟文化尊形器 22) 的身影 ( 图六 )。 这表明 , 在公元前4500 年以前的三个发展阶段上 , 辽西地区与周边地区之间的文化交流方向是向外的 , 方式是向外输出式的 。
到了第 4-7 段的红山文化和小河沿文化时期 , 情况明显有所不同 。 具体表现是从红山文化早期开始 , 辽西地区与外界的交往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 。 即由原来单一的向外输出式 , 变成了以对外借鉴为主的向内吸收式 。 虽然对外也有一定的影响 , 但影响的幅度和力度明显偏弱 。 这种状况 , 前后持续时间长达 2000 年左右 。 为反应这一现象 , 现举例加以说明 :(1) 处于第 4 段的红山文化早期 , 时间上相当于中原仰韶时代早期的末段 。 其器物群的构成 , 除了包含大量来自本地区以“ 之 ” 字纹 、 席纹筒形罐为代表的传统文化成份以外 , 还新出现了彩陶和红衣陶 , 特别是在器形方面有些成份明显可以看出是来自后冈一期文化和半坡文化的因素 ( 图七 ), 这表明从这一时期开始 ,辽西地区已经受到了来自中原地区同期考古学文化的强烈影响 。(2) 第 5 段的红山文化中期 , 年代与中原仰韶中期同时 。 在它的陶器群中 , 同样可以发现一定数量的来自中原庙底沟文化的彩陶和器种 ( 图八 )。(3) 红山文化晚期所代表的第 6 段 , 彩陶更加发达 , 只是外来的影响由中原转变成了内蒙古的中南部地区 ( 河套地区 )。 从所见的彩陶图案和器形上看 , 这些因素应该是庙子沟文化 ( 或称“ 白泥窑子文化 ”、“ 海生不浪文化 ”) 对辽西红山文化影响的结果 ( 图九 )。(4) 到了第 7 段的小河沿文化 时期 , 外来的文化影响更加强烈 , 而且来源更加复杂 。 这一时期不仅可以看到来自西部庙子沟文化的因素 ( 图十 ), 还明显出现了来自东南部黄河下游地区大汶口文化 ( 刘林期 ) 的因素 ( 图十一 )。 以上种种现象 , 均表明红山文化和小河沿文化是受到了来自周边地区多个方向上的不同考古学文化的影响 , 而且由早到晚的力度也越来越大 。 不管这种影响是主动接受的还是被动接受的 ,它所产生的直接后果就是通过文化间的碰撞和融合 , 大大地推进了这个时期考古学文化的进步 ,并由此使得辽西地区进入了一个快速的大发展阶段 。 从这种认识出发 , 恐怕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红山文化 ( 晚期 ) 在整个东北地区乃至全国范围内最先跨入文明门槛的原因了 。
第 8 段的夏家店下层文化 , 以绳纹甗 、 尊式鬲 、 素面鼓腹鬲 、 素面瓿式鬲最具特色 。 从文化渊源上看 , 既有对当地小河沿文化系统本土文化成分的承继 ( 如尊 、 钵形鼎 、 浅盘豆等 ), 又有来自对中原地区以绳纹为代表的后岗二期文化因素的吸收 ( 如无腰隔绳纹甗 、 绳纹中口深腹罐 、 绳纹深腹扳耳盆等 ), 还有由这两种文化成分碰撞而成的新器形 ( 如尊式鬲等 )。 但是从文化的对外交流和影响上看 , 大甸子墓地出土的一些文化因素 ( 如鬹 、 爵等 ) 23) , 明显是来自中原二里头文化的 ( 图十二 ), 属于向内吸收式 。 然而 , 特别值得注意的的是 , 在夏家店下层文化器物群中可以明显看到有来自东部高台山文化早期的因素 ( 素面直腹陶鬲 ), 同时在高台山文化早期器物群中又可看到来自西部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因素 ( 灰陶盂或称灰陶尊 ), 这反映出第 8 段的夏家店下层文化时期的对外关系是双向交流式的 ( 图十三 ); 关于这种文化的发展去向 , 有些学者认为它可能有一部分融入到了后来的魏营子文化当中 24) 。 但是从相互可比的材料来看 , 一是绳纹并不一样 , 魏营子文化的绳纹多数经过刮抹 , 纹痕很不清楚 。 二是极少见到的筒式素面鬲 , 形态相去甚远 , 其它陶器更是不具有任何可比性 。 再有魏营子文化主要以夹砂褐陶为主 , 两种文化在陶系上存在着本质的不同 。所以 , 仅从目前的材料来看 , 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去向在辽西地区根本寻觅不到它的身影 , 不排除从辽西地区迁往外地的可能 。 当然 , 这是一个需要很长时间做进一步发现和探讨的问题 。
从第 9 段的魏营子类型开始 , 到第 12 段的燕文化结束 , 辽西地区与周边地区的文化关系又出现了明显的不同 。 由于这一时期的文化之间缺乏明显的承传关系 , 因此展现出来的文化格局则是不同文化的徙出与迁入 。
首先从魏营子文化的整体特征来看 , 除明显受到了东部地区高台山文化的影响以外 , 其主体成份应该是来自西部长城地带朱开沟文化以绳纹花边鬲为代表的遗存 。 因此 , 从某种程度上讲 ,它应该是夏家店下层文化迁出辽西以后 , 西部的朱开沟文化趁机东迁而入的结果 。 与此情况相同 , 继魏营子文化之后 , 努鲁儿虎山东 、 西两侧出现的凌河类型和夏家店上层文化也在当地找不到它们的源头 。 它们从何而来 ? 最合理的解释恐怕也应是由外地迁徙而来 。
关于夏家店上层文化的来源 , 早在 1990 年 9 月张忠培先生就提出了 “ 夏家店上层文化是由高台山类型系统发展来的 ” 观点 25) 。2006 年笔者对这一观点做了进一步的肯定 , 并具体排出了两种文化间典型陶器的承继演变关系图 26) 。 由此可证 , 西周至春秋时期的夏家店上层文化是由东部夏商时期的高台山文化西迁到本地并融入了少量当地文化因素而形成的 。
凌河类型的年代跨度较长 , 从西周一直延续到战国燕文化到达之前 。 从文化内涵上看 , 这种遗存不见三足陶器 , 而是以平底陶器和曲刃青铜短剑为特色 。 由于发掘和发表的材料比 较零散 ,所以文化性质的认识一直比较模糊 。 关于它的来源 , 尽管有人认为可能与魏营子文化有关 , 但是从两者陶器的基本器类和青铜短剑方面所表现出来的较大差异性来看 , 显然难以令人信服 。从文化因素上看 , 虽然有少部分因素与努鲁儿虎山西侧的夏家店上层文化 、 水泉类型 、 井沟子类型有关 , 还有一些为来自于中原地区的文化成份 ( 如青铜戈 、 双翼有铤铜镞等均为中原式青铜器 , 小口双耳鼓腹壶的形制和河北玉皇庙文化或称 “ 军都山文化 ” 的同类陶器相近 27) )。 但就叠唇筒腹罐 、素面高颈壶 、 曲刃青铜短剑等主体文化成份而言 , 应该和辽东地区同期存在的 “ 双房文化 ” 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 。 具体地说 , 这些主体成份很可能是双房文化自西周开始不断向西拓展并将其活动空间扩大到了此地的结果 。 如此 , 凌河类型便是双房文化自辽东迁徙到辽西大小凌河流域的一个地方变种 28) 。 当然 , 在大小凌河流域和辽东地区之间的辽西平原地区 , 目前尚未发现两周时期的遗存 , 若日后这一地区的田野考古工作能够有所突破 , 则可能会更有利于这一问题的解决 。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 , 努鲁儿虎山以西地区在夏家店上层文化之后 、 燕文化到来之前 ( 战国早中期 ) 出现的是水泉类型和井沟子类型 ( 含铁匠沟类型 )。 从现有的材料看 , 这两种遗存既有共性( 如都有双耳罐 、 叠唇罐等 ), 又有个性 ( 如水泉类型不见鼓腹瓮和鬲 , 井沟子类型不见角把罐 )。 究竟是属于同一种文化还是分属于不同的文化 , 现在还说不清楚 ( 本文暂视其为两种不同的文化 )。此外 , 两种遗存中除了都可以看到有来自东部凌河类型晚期的影响因素以外 , 各自的来源均不十分明朗 , 不排除有外地迁入的可能 。 至于它们的去向 , 有一种说法是很可能融进了后来的战国燕文化之中 29) 。
大约与凌河类型晚期和井沟子类型 、 水泉类型处于相同时期的凌源五道河子遗存 , 材料仅限一处墓地的 11 座墓葬 , 而且随葬品中只有青铜器而不见陶器 30) 。 从青铜器的构成来看 , 既有中原式的柳叶形剑 、 长胡三穿戈和车器 , 又有北方草原风格的三角形和人形坠饰 、 连珠状坠饰 、 马形饰牌 、 牛形金饰牌 , 还有具有凌河类型晚期特点的鳐鱼形当卢 。 有人认为这类遗存的墓制和葬俗与年代稍晚的完工 、 扎来诺尔等东胡族系的鲜卑墓葬相近 31) , 也有人认为这类遗存的性质应该是冀北地区 “ 山戎文化 ” 晚期的代表性遗存 32) , 然而不管哪种说法合理 , 但都基本认定了它应该是由别的地方迁徙到辽西地区的 。
至于战国晚期的燕文化并非辽西土著文化 , 而是由中原迁移而来 , 本是人人皆知的事情了 ,自然不必多言 。
总之 , 辽西地区汉以前文化在与周边文化关系方面所表现出的交流方式是多样的 。 时间不同 , 方式也有所不同 。 具体说来 , 可分为四个大的时期 、 四种主要方式 :
第一期 : 以 1-3 段的小河西文化 、 兴隆洼文化 、 赵宝沟文化为代表 , 文化的交流方式是向外输出式的 。
第二期 : 以 4-7 段的红山文化和小河沿文化为代表 , 文化的交流方式是向内吸收式的 。
第三期 : 以 8 段的夏家店下层文化为代表 , 文化的交流方式既有向内吸收式的 , 也有向外输出式的 , 可称为双向交流式 。
第四期 : 以 9-12 段的魏营子类型 、 凌河类型 、 水泉类型 、 井沟子类型 ( 含铁匠够类型 )、 五道河子遗存 、 燕文化为代表 , 文化的来源和去向均表现为外地文化的迁入或本地文化的徙出 。

附记 : 本文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研究项目 “ 东北及其邻
境地区的新石器文化研究 ” 成果 ( 项目批准号 :08JJD780115)

注释:
1) 杨虎 :「 敖汉旗榆树山 、 西梁遗址 」,󰡔 中国考古学年鉴 (1989 年 )󰡕, 文物出版社 ,1990 年 。
2) 邵国田编著 :「 千斤营子遗址与小河西文化 」,󰡔 敖汉文物精华 󰡕, 内蒙古文化出版社 ,2002 年 ; 刘晋祥 :「 翁牛特旗大新井村新石器时代遗址 」,󰡔 中国考古学年鉴 (1989 年 )󰡕, 文物出版社 ,1990 年 ; 索秀芬 、 郭治中 :「 白音长汗遗址小河西文化遗存 」,󰡔 边疆考古研究 󰡕 3, 科学出版社 ,2004 年 ; 索秀芬 :「 小河西文化初论 」, 󰡔 考古与文物 󰡕,2005 年1 期 ; 刘国祥 、 张义成 :「 内蒙古喀喇沁旗发现大型小河西文化聚落 」,󰡔 中国文物报 󰡕 2000 年 1 月 16 日 , 第 1 版 。
3) 朱延平 :「 辽西区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纵横 」,󰡔 内蒙古东部区考古学文化研究文集 󰡕, 海洋出版社 ,1991 年 ; 陈国庆 :「 兴隆洼文化分期及相关问题探讨 」,󰡔 边疆考古研究 󰡕 3, 科学出版社 ,2004 年 。
4) 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 :󰡔 白音查汗 — 新石器时代遗址发掘报告 󰡕, 科学出版社 ,2004 年 。
5) 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 :󰡔 白音查汗 — 新石器时代遗址发掘报告 󰡕, 科学出版社 ,2004 年 ; 辛岩 、 方殿春 :「 查海遗址 1992~1994 年发掘报告 」,󰡔 辽宁考古文集 󰡕, 辽宁民族出版社 ,2003 年 。
6) 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内蒙古工作队 :󰡔 内蒙古巴林左旗富河沟门遗址发掘简报 󰡕,󰡔 考古 󰡕 1964 年 1 期 。
7) 徐光冀 :「 富河文化的发现与研究 」,󰡔 新中国的考古发现与研究 󰡕, 第 177 页 , 文物出版社 ,1984 年 。
8) 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实验室 :「 放射性碳素测定年代报告 」,󰡔 考古 󰡕 1974 年 5 期 , 第 336 页 。
9) 朱延平 :「 富河文化的若干问题 」,󰡔 内蒙古文物考古文集 󰡕 1, 第 115 页 , 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1994 年 。
10) 索秀芬 :「 小河西文化初论 」,󰡔 考古与文物 󰡕 2005 年 1 期 ; 索秀芬 、 郭治中 :「 白音查汗遗址小河西文化遗存 」, 󰡔 边疆考古研究 󰡕 第 3 辑 , 科学出版社 ,2004 年 。
11)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 中国考古学中碳十四年代数据集 (1965~1991)󰡕, 第 56-57 页 , 文物出版社 ,1991 年 ;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实验室 :「 放射性碳素测定年代报告 ( 二一 )」,󰡔 考古 󰡕 1994 年 7 期 , 第 662 页 ;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考古科技实验研究中心 :「 放射性碳素测定年代报告 ( 二七 )」,󰡔 考古 󰡕 2001 年 7 期 , 第 84 页 。
12) 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 :「 内蒙古林西县白音长汗新石器时代遗址发掘简报 」,󰡔 考古 󰡕 1993 年 7 期 。
13) 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 辽宁阜新县查海遗址 1987~1990 年三次发掘 」,󰡔 文物 󰡕 1994 年 11 期 , 第 19 页 。
14) 赵宾福 :「 赵宝沟文化的分期与源流 」,󰡔 中国考古学会第八次年会论文集 ·1991 年 󰡕, 文物出版社 ,1996 年 ; 董新林 :「 赵宝沟文化研究 」 󰡔 考古求知集 — 96 考古研究所中青年学术讨论会文集 󰡕,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7 年 ; 陈国庆 :「 试论赵宝沟文化 」,󰡔 考古学报 󰡕 2008 年 2 期 。
15) 杨虎 :「 关于红山文化的几个问题 」,󰡔 庆祝苏秉琦考古五十五周年论文集 󰡕, 文物出版社 ,1989 年 ; 张星德 :「 红山文化分期初探 」,󰡔 考古 󰡕 1991 年第 8 期 ; 赵宾福 :󰡔 红山文化研究历程及相关问题再认识 󰡕,󰡔 内蒙古大学学报 ( 人文社会科学版 )󰡕 37:4,2005 年 7 月 ; 朱延平 :「 东北地区南部公元前三千纪初以远的新时期考古学文化编年 、 谱系及相关问 题 」,󰡔 考古学文化论集 ( 四 )󰡕, 文物出版社 ,1997 年 ; 吕学明 、 朱达 :「 牛河梁红山文化墓葬分期及相关问题 」,󰡔 玉魂国魄 — 中国古代玉器与传统文化学术讨论会文集 󰡕, 北京燕山出版社 , 2002 年 ; 索秀芬 、 李少兵 :「 牛河梁遗址红山文化遗存分期初探 」,󰡔 考古 󰡕,2007 年第 10 期 ; 陈国庆 :「 红山文化研究 」, 󰡔 华夏考古 󰡕 2008 年第 3 期 。
16) 赵宾福 、 薛振华 :「 论红山文化的三个发展阶段 」,󰡔 考古学报 󰡕 待刊 。
17) 赵宾福 :「 关于小河沿文化的几点认识 」,󰡔 文物 󰡕,2005 年 7 期 ; 陈国庆 :「 小河沿文化分期与年代探讨 」, 󰡔 新果集— 庆祝林沄先生七十华诞论文集 󰡕, 科学出版社 ,2009 年 。
18) 赵宾福 :󰡔 中国东北地区夏至战国时期的考古学文化研究 󰡕, 科学出版社 ,2009 年 9 月 。
19) 邵国田 :「 敖汉旗铁匠沟战国墓地调查简报 」,󰡔 内蒙古文物考古 󰡕 1992 年 1、2 期合刊 。
20) 赵宾福 :「 辽西山地夏到战国时期考古学文化时空框架研究的再检讨 」,󰡔 边疆考古研究 󰡕 5, 科学出版社 , 2006 年 。
21) 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教 w 研室 :󰡔 元君庙仰韶墓地 ( 黄河水库考古报告之四 )󰡕, 文物出版社 ,1983 年 4 月 。
22)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内蒙古工作队 :「 内蒙古敖汉旗小山遗址 」,󰡔 考古 󰡕 1987 年 6 期 。
23) 中国社会科学 院考古研究所 , 󰡔 大甸子 — 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址与墓地发掘报告 󰡕, 科学出版社 ,1998 年 。
24) 郭大顺 , 「 试论魏营子类型 」,󰡔 考古学文化论集 󰡕( 一 ), 文物出版社 ,1987 年 。
25) 张忠培 , 「 辽宁古遗存的分区 、 编年及其他 — “ 环渤海考古 ” 学术讨论会上的发言 」,󰡔 辽海文物学刊 󰡕 1991 年 1 期 。
26) 赵宾福 , 「 辽西山地夏到战国时期考古学文化时空框架研究的再检讨 」,󰡔 边疆考古研究 󰡕 5:47, 科学出版社 ,2006 年 。
27) 杨f建华, 「再论玉皇庙文化」,󰡔边f疆考古研究󰡕 2,科学出版社,2004年。
28) 赵宾福 , 󰡔 中国东北地区夏至战国时期的考古学文化研究 󰡕, 科学出版社 ,2009 年 9 月 ; 张忠培 , 「 东北地区夏至战国时期考古学文化谱系研究的进程 」, 󰡔 中国文物报 󰡕 2009 年 7 月 31 日 , 第 7 版 。
29) 郑均雷 , 「 战国燕墓的非燕文化及其历史背景 」,󰡔 文物 󰡕 2005 年 3 期 。
30) 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 「 辽宁凌源县五道河子战国墓发掘简报 」,󰡔 文物 󰡕 1989 年 2 期 。
31) 朱永刚 , 「 大小凌河流域含曲刃短剑遗存的考古学文化及相关问 [ 题 」,󰡔 内蒙古文物考古文集 」 2, 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1997 年 。
32) 靳枫毅等 :「 山戎文化所含燕与中原文化之分析 」,󰡔 考古学报 󰡕 2001 年 1 期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