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代燕國享國永年原因試探

下载全文:周代燕國享國永年原因試探

通識研究集刊 第九期
2006 年 06 月 頁 205~246
開 南 大 學 通識教育中心

周代燕國享國永年原因試探*
王明**

摘要
周代封國數以百計,在《史記‧十二諸侯年表》中列出十三家事蹟較詳者, 其中壽命最長的為齊、燕兩國。燕國雖比齊稍短,但齊國在 386B.C.已遭田氏所篡, 而燕國從第一代諸侯到末任國君燕王喜算起前後四十二代,始終同一世系。戰國以前燕國一直是個默默無聞、地處偏僻的弱小國家,至戰國中期燕昭王廣招人才銳意改革,才躍升為強國,成為戰國七雄之一,在國際舞台上嶄露頭角。 何以一個原為偏弱的國家,處於兼併激烈的春秋戰國時代,非但沒有被時代洪爐所吞噬, 還能存活如此之久,實是耐人尋味。本文即從地理環境、政治、經濟、軍事等各個角度,探討燕國國壽綿長的原因。
關鍵詞:燕國、國祚綿長、燕昭王、召公奭

A Study on the reasons of Yan’s long-term prosperity in Zhou dynasty

Wang,Ming

Abstract

According to the 《史記.十二諸侯年表》, the Zhou dynasty held hundreds of vassal states, while the Qi and Yan were the countries which successfully last for a long
period. Though Yan’s longevity was a bit shorter than Qi, Qi was usurped by Tian Shi in 386B.C, while Yan kept maintaining its imperial power and family for 42 generations. Yan used to be an unknown and remote country before Zhan Guo(戰國) era, it became
one of the seven strongest countries after the King of Yan Zhao made widely
recruitment and reformation. It is interesting to know for what reasons that a poor and remote country could survive for such a long time, but not being ruined by other competitive opponents. This paper will probe into the reasons of Yan’s longevity from the aspects of geographical environment, political, economic and military.

Keywords:
Yan 燕國, long-term prosperity 國祚綿長,The King of Yan Zhao 燕昭王, Zhao Gong Shi 召公奭

周代燕國享國永年原因試探

王明

一、前言
周之封國數以百計,《史記‧十二諸侯年表》中僅列出事蹟較詳者十三家,而其中國祚最長者厥惟齊、燕兩國 1。兩國均自西周初年即已受封,至戰國末年才先後滅於秦。若將西周建國的年代定在西元前 1054 年 2,則齊國壽命有 833 年,燕國則為 832 年 3,齊壽命雖較長,但姜齊已於西元前 386 年被田氏所篡,而燕則自始至終都是同一世系。
燕國位於河北一帶,春秋時期在國際舞台上幾無立足之地。直到戰國中期昭王即位(311-279B.C.),致力於政治改革,方出現三十年的強盛。其國勢雖無法與齊、楚、秦、趙、魏相將,卻是享國最長久的國家之一。如此一個相對衰弱的國家何以壽命最長?值得探討。
《史記‧燕召公世家》太史公有論:「燕北迫蠻貊,內措齊晉,崎嶇彊國之間, 最為弱小。幾滅者數矣。然社稷血食者八、九百歲。於姬姓獨後亡。豈非召公之烈邪!」4 寥寥數語雖將燕國形勢之侷促大致作了描述,但對於燕何以長壽,僅用
「豈非召公之烈」一句話帶過,顯示司馬遷並未認真解釋原因何在。
秦始皇焚書,項羽火燒咸陽宮,造成上古典籍的浩劫。司馬遷撰寫史記之時, 燕史已多散佚,以致《史記》有關燕國的記載闕漏極為嚴重。5
春秋時代的四霸:齊、晉、楚、秦,「晉阻三河,齊負東海,楚介江淮,秦因雍州之固,四國迭興,更為伯主。」6 分別於北(晉)、東(齊)、南(楚)、西(秦) 雄踞一方,都處於邊陲地區,一則疆域易於擴展,二則邊陲多外族,必須隨時保持高度戒備,防範異族入侵,厥為強盛的重要原因。四強各擅勝場,剛好應了孟子所說:「入則無法家拂士,出則無敵國外患者,國恆亡。然後知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也。」7 春秋時的燕國所處環境,似符合孟子的理論,地處邊陲,周圍滿佈邊族,時時處於憂患,故能生存下來。然與上列四強比較,國力顯然遜色許多。
探討燕國長壽原因,必須要了解其內在生存條件,及外在的客觀環境(國際情勢)因素。關於國際情勢,可以從統計東周以降所有諸侯國的存滅情形得到一個概況。了解春秋戰國時期,各國發展、兼併的情況,以及國際上形勢的變化, 從而推論出燕國處於相互爭戰、兼併激烈的時代,仍得以存活未遭滅亡的若干因素。
檢視相觀史籍,西周時代社會變動不大,各諸侯國的變化也有限。但春秋戰國社會發生劇變,各國興衰、強弱、存滅的變化極大,燕國如何在經濟、政治方面因應變局適應環境,這是本文探討的重點之一。

二、燕國的始封

燕國歷史文化可以追溯到商朝。根據河北省文物部門調查,整個河北地區商代文化遺址、墓葬,已發掘了 135 處。主要出土的文物有:兵器、禮器、工具、等青銅器,以及陶器、玉器、石器、漆器,說明工藝水準相當高。「燕」字在商代出土的甲骨文作「妟」,這是方國的名稱。是故在召公封於此之前,這兒已是古燕國的所在了,以部落或方國的形式存在於燕山一帶。8 而且文化水平不低。
根據《史記‧燕召公世家》的記載:召公奭與周同姓姬。周武王滅紂,封召公於北燕。時燕北迫近戎狄,應有戰略上的考量與意義。研究燕國的著作,多半集中在燕召公最初受封的時間與位置。較早的著作認為,武王克殷後的政治勢力達不到古幽燕之地,應該不會分封到此處。9 近年來的相關研究指出,周初「封召公于北燕」是可信的。只是召公歷武、成、康三世,一直留在京師輔佐周天子, 未曾就封,出任第一代燕侯的是其長子「克」,次子留相周室。10 從近年發崛的北京琉璃河黃土坡村出土的克罍與克盉二器,為西周時期燕國的青銅器,證明燕始封地在古幽燕之地無可懷疑。11 作器者「克」,是周初召公奭的長子,受封為第一代燕侯。印證《史記‧燕召公世家》<索隱>所說,燕國「以元子就封,次子留周室,代為召公。」只是時間上應在成王親政之後。
張永山在<召公建燕的年代>一文中用文獻、金文、天象(根據《國語‧周語下》記載武王克商「歲在鶉火」的天象記錄)三者結合起來考察,最後結論是武王滅商應在西元前 1070 年,則召公建燕應該在西元前 1068 年。12 該文將燕的建國定在周開國後兩年,這又是另一種說法了。
又<論魯、齊、燕的始封及燕與邶國關係>一文,認為周初魯、齊、燕三國之封,俱為平叛(三監及武庚之叛)的一種戰略佈局。三國分別受封於平叛之前夕(魯),平叛之始(齊),平叛結束之時(燕)。13 則又是另一種新主張。本文提出這兩種說法只是強調關於燕的始封問題眾說紛紜。總之,近來學者對燕國之受封者的看法漸趨一致,大概都同意實際受封者是召公之子「克」,而召公奭本人則仍留在宗周供職。14
茲將各家著作對召公奭身世、受封,及燕國初封位置的記載或解釋表列於附錄, 以供參考。15

三、燕國的生存條件之一—–地理環境因素

(一)東周諸侯國滅國概況

要解釋燕國長壽的原因,首先要了解當時外在環境的因素(國際情勢),以及內在的生存條件(立國條件)。關於國際情勢,可以從統計東周以降所有諸侯國的存滅狀況獲得一個輪廓。參考顧棟高:《春秋大事表》、陳槃:《春秋大事表列國爵姓及存滅表譔異》16、宋‧羅泌:《路史》17、劉伯驥:《春秋會盟政治》18、顧德融、朱順龍:《春秋史》19 等書,表列並統計各國存滅情形,從統計數字顯示,東周以降各國滅亡情形,進而了解當時各國生存的客觀條件之梗概。從「東周時期諸侯國滅亡一覽表」20 中,得到以下幾點觀察:
1.本表總共蒐集 143 個遭到滅亡的國家(扣除資訊不詳者),其中有 4 個進入東周以前已不存在,佔 2.79%,有 115 國亡於春秋時期,佔 80.42%,24 個滅於戰國以後,佔 16.78%。而滅於戰國的國家,其中有 8 個是相對的大國: 陳、蔡、吳、越、鄭、宋、魯、衛,佔 33.33%。(所謂「大國」,係指被列入《史記‧十二諸侯年表》者,越國雖未納入《十二諸侯年表》,而句踐曾為霸主,越為大國應無疑義。餘均屬「小國」。)其餘 16 個都是小國:中山、許、隨、薛、代、劉、郯、杞、莒、滕、豲、蜀、巴、小邾、邾、大荔等。而在春秋時期滅亡者,僅有曹國為大國(註:因曹國列入《史記‧ 十二諸侯年表》中,故稱大國。亡於西元前 487 年,被宋所滅。),是唯一的例外,餘均為清一色的小國。
2.被滅之國與滅人國者絕大多數均有地緣關係,亦即被滅者與滅人國者均為鄰近國家。僅有兩國例外,比例極低:
(1)被秦滅之滑國(滅於 627 B.C.),位於今河南偃師緱氏鎮,距秦國較遠。
(2)滅於晉(563 B.C.)之偪陽(妘姓),位於今山東峰城南,距晉較遠。
3.大國侵略或兼併鄰近小國的高峰期大約集中在西元前 722 至 487 年的 235 年之間,此期間共 106 個國家被滅,佔總數(143 國)的 74.12%。
4.在 143 個國家中,僅是楚國就滅了 68 個,比例高達 47.55%。
5.綜上所述,可以作下面兩點推論:
(1)大致上,國勢越弱,疆域越小,被滅時間越早。因此,國祚長短,與疆域大小、國勢強弱,大體形成正相關。
(2)凡是地理位置越接近楚、晉、秦、齊四強的國家,被滅的機會越大。所以,欲存活久一點,最好遠離上述強國的發展動線。

(二)燕國的地理環境

1.地處偏僻,遠離中原戰場

西周時代周王室極有權威,大致可以維持封建秩序,國際形勢變化不大,諸侯彼此兼併情形極少,此期滅亡的諸侯國也不多。故擬自春秋時期說起。
燕國的地理位置明顯偏北,大致在今河北境內(關於疆域問題容後再作討論),春秋時期燕國與中原各國幾乎不相聞問。21 中原自古即為四戰之地,因此春秋、戰國,不論是戰爭、會盟的位置多半在中原一帶。依據劉伯驥《春秋會盟政治》22 一書所統計,春秋時期各國會 101 次,盟 89 次,同盟 16 次,共 206 次。23
據《春秋大事表》24 卷 26 至 37,各國<爭盟表>及<交兵表>所列爭盟及交戰之次數,經統計春秋時期齊楚爭盟 53 次,宋楚爭盟 17 次,晉楚爭盟 131 次,吳晉爭盟 15 次,齊晉爭盟 9 次,共計 225 次。25 秦晉交兵 27 次,晉楚交兵 29 次,吳楚交兵 32 次,吳越交兵 12 次,齊魯交兵 42 次,魯邾莒交兵 83 次,宋鄭交兵 54次,終春秋之世,國際間發生大小戰爭共計 279 次,這個數字頗為驚人。不論會盟或是交戰,完全不見燕國側身其間。而燕國地處偏僻,遠離國際政治焦點及動線,因此在春秋時期以前,諸強國並未將燕當作攻擊目標。
春秋四大強國(晉齊楚秦)似對燕國的領土毫無興趣,從未有發兵侵佔燕國土地的紀錄。就相對位置而言,晉與齊鄰近燕國關係較密,楚、秦與燕相距甚遠, 較不易發生關連。
燕國壽命極長,其國勢則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由弱轉強。大致從西周到春秋時期國力偏弱,疆域也較小。26
春秋以前,對燕國的威脅並非來自中原,反而是來自北方少數民族的侵擾。《史記》言「燕北迫蠻貊」,《鹽鐵論》也說「燕、齊困於濊、貊。」27 在燕國北方有許多少數民族。燕國夾於戎狄之間,戎狄入侵,燕自然首當其衝。周桓王 14 年(706B.C.),山戎越燕伐齊。燕桓侯在位時(690~679B.C.),因受山戎威逼,遷都臨易(今河北雄縣)。燕莊公 27 年(664B.C.),山戎侵略燕國,燕國向齊告急,齊桓公乃興師伐山戎,破孤竹、令支(今河北盧龍一帶)而還。莊公陪齊桓公出境, 桓公曰:「非天子,諸侯相送不出境。」於是將燕莊公所至之地割給燕國,成就一段國際政治的佳話。28 此外,還叮囑莊公復修燕之先祖召公之政。納貢於周室如成康之時。燕曾在此建「燕留城」,作為紀念。
燕襄公(在位四十年,657~618 B.C.)即位後,將國都由臨易北遷至薊城(即燕國上都;今北京市附近)。這一方面齊破山戎解除對燕的威脅,另方面也反映燕的實力增強,國之重心北移。29

2.腹地深廣,國力厚實

燕國的壽命極長,其疆域的廣闊應該是重要因素。但燕國的疆域大小,卻是各家說法不一。童書業的《春秋史》認為:「春秋中期以後似有今河北東北半省之一部。」30 由此看來,其國土不大。但後兩行又提到春秋各國疆域大小依序為:楚國最大,晉次之,吳次之,齊次之,秦次之,越燕次之,宋次之,魯次之,衛、鄭、周為最小。作者又將越、燕兩國疆域視為大小相類。而在同頁描述越國疆域大致為:「今浙江北半省的大部份,東至海,南或至今浙江中部,西或至今江西省境內,北至今嘉興一帶,與吳接界。」如此越國領土頗大,似有兩相矛盾之處, 令讀者不知所從。另一書則認為春秋時期,燕國的核心地帶在河北東部及北部, 此外已經領有遼東。31
晉景公從邲之戰失敗之後不久霸業再興。景公六年(594B.C.)伐赤狄,將赤狄最強的一支潞氏之狄滅亡,次年又滅甲氏、留吁、鐸辰等赤狄,541 年晉又敗無終,北逐白狄。解除中原國家長期受狄族威脅的困擾。對燕國而言,同樣解除了心腹大患。因此這對燕國疆域的擴張,實為一大有利的發展契機。從考古發掘可見春秋晚期燕國貴族的墓葬,已遠擴至河北唐山、承德、及遼寧西部的朝陽,山西渾源一帶。32 墓葬應不致埋在國土以外的地方,則此時燕國疆域已經非常可觀了。至於疆域何時、以及如何開拓,現存史料並未記載。
至於戰國中期,由於燕將秦開,襲破東胡,拓地二千里。燕國疆域,向北擴展到內蒙古一帶。設置上谷、漁陽、右北平、遼西、遼東等郡。燕國疆域比起春秋時期擴大不少。(同前註)領有燕山南部的山前平原,河北境內的灤河流域、內蒙 東南部與遼西接壤的大凌河流域,直到遼河平原都為燕國所囊括。33《戰國策》, 卷 29,<燕策>一,「蘇秦將為從北說燕文侯」一文,說明燕國的疆域深廣,擁有朝鮮、遼東,對活躍於中原的各強國而言,過於遙遠。且燕地處北方,其南界有呼沱河及易水可為天然屏障,又有趙國在其南方,恰好成為燕國的另一道防護。此為地理方面的自然條件。軍事方面,燕有甲兵數十萬,車七百乘,騎六千疋, 粟支十年,軍隊強大,後勤充足。經濟條件方面,南有碣石、鴈門之饒,北有棗粟之利,民雖不由田作,棗栗之實,足食於民矣。此所謂天府也。看來極為富庶。政治上,不見覆軍殺將之憂,可見政治環境相當安定。34 儘管國際之間戰爭頻繁, 殺戮極慘,燕國卻是極少發生國際戰爭。
又據《史記‧六國年表》35:蘇秦說燕的時間,繫於燕文公 28 年(334B.C.),此時燕國尚未經歷昭王改革,因此燕國自認為是小國或弱國。換一種角度思考, 此時在昭王改革前二十餘年,燕國已擁有如此厚實的軍事與經濟條件,故昭王在既有的基礎下進行改革,於是一躍而躋身強國之林。
燕王喜二十九年(226BC),秦攻陷薊都,燕王逃亡遼東,斬太子丹獻秦。三十三年(222B.C.),秦拔遼東,虜燕王喜,滅燕。36 腹地深廣的好處,從燕王喜幾乎亡國的情況下,逃至遼東後,還多活四年可見。

四、國祚綿長的經濟因素

經濟條件是國家富強的基本要素。在高上雯撰<論經濟發展對春秋齊國稱霸之影響>一文中,強調春秋齊國稱霸的經濟基礎,在於齊國統治者運用原有之優越條件,漁業、冶鐵業、煮鹽業、紡織業等加以大力提倡發展。37 燕國在春秋時期雖稱弱國,然於國境內,同樣擁有漁業、鹽業、冶鐵等得天獨厚的天然資源,堪稱優良的經濟條件,以及進入戰國以後高度開發的農業。雖然燕、齊兩國強弱有別,由此觀察戰國中葉以前的燕國,雖無法與六雄爭霸,至少具備雄厚的生存條件。
如前所述,燕國在春秋晚期疆域的逐步擴展,對其社會經濟發展的自然條件的增進大為有利。考古學者在今河北易縣、興隆、巡寧、撫順、鞍山和內蒙老虎山出土大批鐵製農具,還有 V 字型鐵犁,反映戰國中期燕國農業耕作技術的進步。燕文侯(361~333B.C.)在位時,燕國已有大量糧食儲備,粟可支十年,還有蠶桑、棗栗之利。38
在今燕下都(武陽)遺址和興隆縣,出土多種鐵製農具和兵器,還有淬火鋼劍, 這兩地是燕地的冶鐵中心。鐵製工具的大量生產和廣泛應用,促進農業與手工業的發展,鐵製兵器的使用改善軍隊的裝備。
《史記‧貨殖列傳》:「夫山西饒材、竹、穀、纑、旄、玉石;山東多魚、鹽、漆、絲、聲色;江南出柟、梓、薑、桂、金、錫、連、丹沙、犀、玳瑁、珠璣、齒革;龍門、碣石 北多馬、牛、羊、旃裘、筋角;銅、鐵則千里往往山出棋置: 此其大較也。皆中國人民所喜好,謠 俗被服飲食奉生送死之具也。」39 上言龍門、山西,俱屬晉地,江南則屬楚國,山東則為齊國。晉、楚、齊各有足以構成強國經濟條件的物產。至於秦國「天水、隴西、北地、上郡與關中同俗,然西有羌中之利,北有戎翟之畜,畜牧為天下饒。然地亦窮險,唯京師要其道。故關中之地, 於天下三分之一,而人眾不過什三;然量其富,什居其六。」40 同樣擁有雄厚的經濟條件,下至戰國中期以後,秦國成為獨強局面。
齊、楚、秦、晉都是如此。燕國擁有若干經濟條件,其實是可以成為強國的。

(一)鐵製品的大量生產

燕都分為上、下,上都為薊,下都為武陽(今河北易縣)。根據考古發現燕下都有十幾個產鐵的作坊遺址。在春秋戰國時代,能夠生產鐵製品,這是一項極為優越的經濟條件。燕下都是重要冶鐵地點,在遺址內發現冶鐵作坊三處,總面積達三十萬平方米。燕國在今河北省興隆縣也有官營冶鐵手工業地點。近年在興隆發現戰國時代鑄造工具的鐵範八十七件,其中十多件鑄有〝右廩〞二字,知為官營冶鐵手工業產品。41
1953 年河北興隆燕國冶鐵遺址出土大批鐵質鑄範,包括六角梯形鋤範、雙鐮範、钁範、斧範、雙鑿範、車具範等,大多數是複合範,構造複雜,製作精美, 說明這時鑄鐵的鑄造工藝已達相當完美的程度。同時間在興隆縣一帶發現鐵斧、鐵鋤等。此外在今河北、山東等省所發現的鐵工具和車具,從其形制和金相組織來看也有不少是用金屬型鑄成的。42 其中鐵鑄範係高溫液態還原法鑄造而成的白口生鐵製品。43
1966、1978 年兩次在燕下都,即今武陽台村西北的戰國中晚期製鐵和鑄銅作坊址,出土大量鐵器。包括 8 件農耕器具。44 這遺址有南北兩區,北區出土大量鐵製品,其中許多農耕器具。(同前註)。鐵器的廣泛使用便利了砍伐樹林、興水利、開墾荒地和深耕細作,促進農業生產的發展。從河南輝縣固圍村和燕下都遺址出土鐵口犁來看,犁頭全體如 V 字形,前端尖銳,後端寬闊,….它只能起破土劃溝作用,不能翻土起壟,但比起依靠人力用耒耜墾耕,是耕作技術上的一次重要改革。燕下都遺址發現五齒耙,既可用來挖土,又可以翻土起壟,作為墾耕的工具。….. 總的來說,這時耕作技術進步了。用當時的話叫做〝深耕易耨〞。(孟子梁惠王上篇)」45
戰國中、晚期鐵製兵器以楚國和燕國使用較多。1965 年在燕下都出土,戰國末年燕國墓中一批鐵製兵器,有劍、矛、戟等種類,還有冑、鎧甲等防護裝具。46
以兵器而言,鐵器較銅器更具殺傷力。而武器的精良與否,與軍隊戰鬥力有極為密切的關係。鐵製兵器越多,軍隊的戰力越強。

(二)漁鹽業的充分開發

《管子》卷 23,<地數篇>,頁 4:
桓公問於管子曰:「今亦可以行此乎?」管子對曰:「可夫。楚有汝漢之金, 齊有渠展之鹽,燕有遼東之煑;此三者亦可以當武王之數。」47
管仲將楚之金,齊、燕之鹽,三者相提並論、等量齊觀,可見三地產品同樣的重要。鹽為民生必需品,燕地產鹽,當可獲利豐厚。齊之富強,因有漁鹽之利。燕亦有類似的經濟條件。
又《史記‧貨殖列傳》提及燕地同樣擁有「魚鹽棗栗之饒」48,卻不知發展情況如 何。齊國有《管子》一書流傳,燕國則無,無法像齊國有詳細的史料記載。而燕國的鹽,如何產製,如何運銷,則一無所悉。但可以肯定的是,遼東的海鹽,其產量必然相當豐沛,供應燕地應不是問題。這是極為重要的經濟條件之一。

(三)農業耕作高度發展

燕國農業發達,由於水利的興修、鐵農具的使用,促進農業生產的發展。南部的督亢地區是燕地最肥沃地區。據《水經注》記載,當地有督亢澤、督亢陌,位於幽州南界,土壤肥沃,素稱「膏腴之地」。49 故燕太子丹派荊軻刺秦王時,荊軻便是奉上督亢的地圖,以吸引秦王的注意。
已出土的燕國的鐵農具,數量、種類均多。在河北易縣武陽台發現的燕下都四十四號墓中,找到一批生產工具,諸如:鋤、钁等鐵製農具,數量相當多。經過考察證實有六件是純鐵或是鋼製品,有三件是經過柔化處理的生鐵製品。可以看出燕的冶鐵技術已經達到極高水準。50 在當時不論砍伐林木、墾荒開土、整地除草幾及收割農產都已使用鐵製農具,為促進農業發達不可或缺的條件。
當燕昭王之世,燕國以躋身強國之林,其條件之一便是「殷富」,燕之糧食儲備狀況「粟支十年」已不輸於其他強國。這便是農業耕作高度發展的明證。

(四)商品經濟的發達

燕國貨幣以刀幣出土最多,圜錢其次,布幣較少。刀幣中又有尖首刀和明字刀之分。尖首刀出土較少,明字刀出土最多。51 燕國出土的明字刀幣,據統計有重量、數量可查者,已達 3800 餘市斤零 58000 餘枚。在河北滄縣肖家樓村一處戰國
遺址中,一次出土刀幣 10339 枚,皆捆綁成束,排列整齊。燕下都遺址有十餘地
點出土明刀,共 33315 枚。另出土鑄造燕明刀的陶範和泥範,可以證明燕明刀確為燕國所鑄造。52
出土貨幣數量如此龐大,反映當時燕國地區商品經濟相當發達。亦說明燕國經濟實力極為雄厚。
戰國時期的燕國使用刀幣。從地下出土的貨幣數量驚人,且出土範圍包括河北、河南、山西內蒙遼寧山東等地,甚至遠達朝鮮、日本。顯示燕國商業貿易範圍廣闊,以及社會經濟繁榮的象徵。53 商業經濟的發展也促進交通的開拓與繁榮。戰國時期的薊城,已有輻射狀的交通路線通達四方,而與趙都邯鄲、齊都臨淄、楚國宛城、東周洛陽等大都會齊名。此時燕國的富強,可從《戰國策》證明:「南有碣石、雁門之饒,北有棗栗之利,民雖不由田作,棗栗之食,足食於民矣。」54

(五)都市的繁榮

據考古資料顯示,周初召公封燕時,燕國都於今琉璃河董家林古城。55 而到西周中期隨著燕國勢力的逐漸強大,併吞薊。為便於繼續向北拓展疆域而遷至古薊城(即今之北京市)。大約春秋早期後段,由於戎禍之害向南遷都於臨易。56 然臨易靠近燕國西南,而鄰近地區有鮮虞、中山等少數民族勢力仍強,國都的缺點暴露無遺,因此從燕莊公(西元前 690~658 年)開始經營上都薊,至襄公(西元前658~618 年)正式遷於此城。(同前註)
都市的繁榮與否,係這個國家經濟力量強弱的重要指標。
燕國都薊城就是一座重要的商業城市。《史記‧貨殖列傳》:「夫燕亦勃、碣之閒一都會也。南通齊、趙,東北邊胡。上谷至遼東,地踔遠,人民希,數被寇, 大與趙、代俗相類,而民雕捍少慮,有魚鹽棗栗之饒。北鄰烏桓、夫餘,東綰穢貉、朝鮮、真番之利。」57 地處南北交通要道,不僅是聯結遼西、遼東、右北平、上谷等郡,以及聯結下都的中心,也同是周圍諸侯國齊、中山、三晉、代以及東北甚至朝鮮、日本的聯結中心。《鹽鐵論》云:「燕之涿、薊,…..富冠海內,皆為天下名都。」58 故薊城是南北交通樞鈕、政治中心,也是重要商業貿易中心。
燕下都可以說明這一點。
根據考古發崛,燕下都(又名武陽,今河北易縣)是個極為發達的城市。《水經注》謂始建於昭王初年,59 特別為對付南方的齊國而擴建。之前的簡公、易王、王噲都曾遭受齊的侵襲,尤其是子之之亂時幾乎亡國。燕下都西北有紫荊關,西南有下關,兩者中間為太行山,東為河北平原,居高臨下,進可攻退可守。北接薊都,易於通達,南接齊越,適於應對。是燕國南部的軍事戰略要地。距北方戎狄稍遠,不易遭受戎狄各部的侵擾。60 該城南北分別有易水和濡水,兼有水路運輸和城防固守的功能。城垣遺址東西長八公里,南北寬四公里,至今仍在地面的主體建築依舊雄偉壯觀,顯示戰國後期燕國富強的一面。《水經注‧易水篇》:「咸言昭王禮賓,廣延方士。至如郭隗、樂毅之徒,鄒衍、劇辛之儔,宦遊歷說之民, 自遠而屆者多矣。」61 燕下都是繁華的都會,在此地出土不僅有明刀,還有安陽安邑茲氏半口等列國貨幣,可知來此地從事貿易的商人相當多。燕下都分為東、西二城,西城可能是軍馬駐守之處,以防齊越。

五、國祚綿長的政治因素

(一)國君保持萬世一系

在春秋後期,許多重要國家,如:晉國的六卿,韓厥、荀瑩、荀偃、趙武、韓起、魏舒、士鞅、趙鞅、荀瑤等人自西元前 573 至 475 年輪流執政。至 453 年韓、趙、魏聯合攻滅知氏,三家分晉態勢形成。魯國的三桓,仲孫氏、叔孫氏、季孫氏,自 660 年至 491 年輪流執政。鄭國的七穆,為鄭穆公七公子之後,自 601至 477 年輪流執政。衛國孫、寧二氏,宋有華、向、樂、皇四氏,自 710 至 468 年,掌握政權。齊國的國、高、崔、慶四氏,輪流執政,到最後政權落入田氏手中,篡了姜齊。62 春秋末年,中原各國得政權都在大夫手中,列國間弒放君主和叛亂的事屢見不鮮。宋有司馬向魋和大尹專政之亂,衛國也疊次發生內亂連周天子在國內的政權也已下移到王臣手中,到戰國時期周便分為東西二周了。魯國季氏政權曾下移到家臣陽虎手裏,拘執季孫桓子,殺放季氏親黨,專橫已極。最終落個叛國遭逐的下場。叔孫孟孫也都發生類似狀況。魯哀公想去三桓,反被逼逐出國。三桓之強勢可知。齊國陳恆弒國君簡公,立平公,自為國相把持國政,至此已形同篡齊。故曰春秋時期弒君六,逐君十二。63 但這種篡弒情形絕少發生在燕國, 而世卿專政則未見記載。

燕國公室世系表如下:
召公奭—-傳九世至惠侯 38—-釐侯 36 年—-頃侯 24—-哀侯 2—-鄭侯 36—-穆侯
18—-宣侯 13—-桓公 7(諸侯表作「公」,世家作「侯」)—-莊公 33—-襄公 40—-
桓公 16—-宣公 15—-昭公 13—-武公 19—-文公 6—-懿公 4—-惠公 19—-悼公 7—-
共公5—-平公19—-簡公12—-獻公28—-孝公15—-成公16—-湣公31—-釐公30—-
桓公11—-文公29— -易王12—-王噲9—-昭王33—-惠王7—-武成王14—-孝王3—-
王喜 33(亡)

從《史記‧燕召公世家》看燕國歷史,召公到王喜,四十二代國君,始終維持同一世系。64 在八百餘年的燕史之中,政權發生變亂只有三起:(1)因恐懼而逃走的有一起(惠公);(2)自動禪讓給大臣的一起(王噲);(3)而真正被屬下所弒者(惠王)只有一起,即燕相成安君公孫操弒惠王。(272B.C.)」65
據《史記‧燕召公世家》卷 34,頁 1553 載:「六年(539B.C.),惠公多寵姬,公欲去諸大夫寵姬宋。大夫共誅姬宋。惠公懼奔齊。四年(541B.C.),齊高偃如晉,請共伐燕入其君。晉平公許,與齊伐燕,入惠公。惠公至燕而死。燕立悼公。」66 大夫共誅寵姬宋,惠公奔齊,無異發動一場政變。這是惠公自己多行不義而招惹的禍事。而惠公至齊長達四年,國內無君,何以無人乘虛自立君位,或另立國君? 直到惠公再入而死之後,方立悼公。這四年的國君空窗期,究竟發生何事,史無記載。
惠王七年(272B.C.)燕相成安君公孫操弒君,其後惠王子武成王即位,而成安君並無篡位之舉。以上三次在燕國發生的政治事件,可說是戰國史上相當特殊的案例,與當時其他各國篡弒頻繁的政局比較,應該算是相對穩定了。

(二)春秋時代的燕國

春秋之時的燕國,極少在國際舞台上露臉。因地緣之故而與東鄰齊國的關係較為密切。《史記‧匈奴傳》:「山戎伐燕,燕告急于齊,齊桓公北伐山戎。」《史記‧燕召公世家》:「(燕莊公)二十七年,山戎來侵我,齊桓公救燕,遂北伐山戎而還。燕君送齊桓公出境,桓公因割燕所至地于燕。」67 這是史籍所見的第一次燕與齊發生關係。惠公元年,齊國高止奔燕,六年,因國內發生變亂,使惠公(燕伯款)奔齊。四年後,齊國高偃說服了晉平公,共同伐燕並將惠公送回燕國。而齊雖與晉共同伐燕國,目的只為將燕君送回國內,並無進一步的侵略行動。惠公至燕而死,燕國方立悼公。

(三)戰國時期的發展

1.周旋於列強之間

進入戰國時代,燕國在文公(361~333B.C.)以前,「夫安樂無事,不見覆軍殺將之憂,無過燕矣。」何以能「不犯寇被兵者?」原因是「以趙之為蔽於南也。」
68 燕國控制了趙國的後方。但燕國在昭王實行改革強大以前,如何能在強國之間求生存?僅以趙國為屏障是極危險的。何況齊國(戰國時的齊與春秋時大不同)在側,虎視耽耽。處此情況,運用靈活的外交手腕周旋於各國之間,方為上策。「燕處弱焉,獨戰則不能,有所附則無不重。南附楚,則楚重,西附秦則秦重,附韓魏則韓魏重。且茍所附之國重此必使王重矣。」69
燕文公時,秦惠王嫁女兒給燕國太子,秦燕兩國透過婚姻結好。文公卒,易王立,齊宣王乘機攻取燕國十城。蘇秦便為燕國游說宣王:「今燕雖弱小,強秦之少婿也。王利其十城,而深與強秦為仇。今使弱燕為鴈行,而強秦制其後,以招天下之精兵,此食喙之類也。」70 最後迫使宣王吐出十城歸還燕國。足見燕國此時雖仍偏弱,但已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不可小覷。

2.燕王噲勵精圖治

《韓非子‧說疑》:「燕君子噲,邵(「邵」與「召」古字相通)公奭之後也。地方數千里,持戟數十萬,不安子女之樂,不聽鐘石之聲,內不湮汙池臺榭,外不畢弋田獵,又親操耒耨,以修畎畝。子噲之苦,身以憂民,如此其甚也。雖古之所謂聖王明君者,其勤身而憂世,不甚於此矣。」71 說明子噲之時,勵精圖治。燕國「地方數千里,持戟數十萬」,已有相當深厚基礎。惜王噲犯了一個極為嚴重的缺點,「不明乎所以任臣也!」(同前註),到頭來落得「身死國亡,奪於子之,而天下笑之。」下場。否則王噲應有更多作為的。

3.燕昭王政治革新

戰國時代尚賢主義興起,各國國君均極力蒐求人才,通過政治與軍事的變法改革,俾於最短時間達到富國強兵的目標。如魏文侯用李悝,楚悼王用吳起,韓昭侯用申不害,齊威王用鄒忌,秦孝公用商鞅。而這些人才確實不負厚望,上述國家經過整頓,迅速強大。於是國際上知名人士便周遊於列國之間,待價而沽。昭王即位(311 年)後立即展開政治革新。72 卑身厚幣以招賢者。謂郭隗曰:「孤極知燕小力少,不足以報。然誠得賢士以共國,以雪先王之恥,孤之願也。」先生視可得身事之。郭隗曰:「王必欲致士,先從隗始。況賢於隗者,豈遠千里哉!」於是昭王為隗改築宮而師事之。以此方式果然吸引各國賢才。於是樂毅自魏往, 鄒衍自齊往,劇辛自趙往,士爭趨燕。燕王弔死問孤,與百姓同甘苦。二十八年, 燕國殷富。73
昭王的改革,《史記‧燕召公世家》僅此數語。從這段文字只知道燕王自各國招攬人才,禮賢下士,弔死問孤,與民同甘苦。於是吸引樂毅、鄒衍、劇辛、蘇秦等各國人才爭相前往。然後燕國強大起來。至於革新的內容則無從得知。雖然, 由此推想,燕國原本若無相當的經濟基礎,又如何能至於「殷富」?
《戰國策‧燕策二》樂毅的<報遺燕惠王書>,書中所稱「聖賢之君」,指的就是昭王,用人大公無私,「不以祿私其親,功多者授之,不以官隨其愛,能當之者處之。」74 書中明讚昭王能招才任賢,實則暗諷惠王昏庸無能,識人不明。故昭王
「自五伯以來,功未有及先王者也。」(同前註)而惠王卻於即位之後,立刻走馬換將,「劣幣驅逐良幣」的結果可想而知。前後兩任君王作為如此不同,實是極為鮮明的對比。
歷經二十八年的努力,燕國達到前所未有的富強,因此樂毅能結合五國聯軍伐齊,攻下齊國七十餘城,佔領五年之久。這是燕國史上從未有的功業。
據《資治通鑑》載:「燕王悉起兵,以樂毅為上將軍。….樂毅并將秦、魏、韓、趙之兵以伐齊。….齊師大敗。…」樂毅乘勝長驅,齊城皆望風崩潰。他「修整燕軍,禁止侵略,求齊之逸民,顯而禮之。寬其賦斂,除其暴令,修其舊政。」這些政令得到齊民的歡迎。接著就分兵五路:一、左軍渡膠東、東來(今山東平度、萊西、乳山等縣東北一帶地區);二、前軍循泰山以東至海,略瑯邪;三、右軍循河濟,屯阿、鄄以連魏師;四、后軍旁北海,以撫千乘(今山東高青縣東北);五、中軍據臨淄而鎮齊都。在燕軍進入臨淄,「祀桓公、管仲於郊,表賢者之閭,封王蠋之墓。齊人食邑於燕者二餘君,有爵位於薊者百有餘人。」。這些政治、軍事上的撫恤懷柔政策,效果顯著。僅六月間,就攻下七十多城,都改為燕國郡縣。75

4.秦開的開疆拓土

燕昭王即位後,命秦開「為質於胡,胡甚信之。歸而襲破走東胡,東胡卻千餘里。」76 向東北擴張至今遼東,拓地千里。至置上谷郡(今河北懷來、宣化一帶)、漁陽郡(今北京市懷柔、密雲地區)、右北平郡(今天津市薊縣以東至河北灤縣以北)、遼西郡(今秦皇島東北至錦州)、遼東郡(今遼陽至丹東)並修建長城,西起造陽(今河北懷來境),東到襄平(今遼陽市),計千餘里,用以防衛東胡侵擾。77

六、軍事因素

(一)修築長城強化邊防

燕國進入戰國時期,如同其他國家,需要強化邊界。在西元前四世紀時,在燕將秦開破東胡後建築長城。據《史記‧匈奴列傳》曰:「燕亦築長城,自造陽(今宣化東北,楊守敬定在獨石口)至襄平(今遼陽北七十里),置上谷、漁陽、右北平、遼西、遼東郡以拒胡。」自北京西北的獨石口經承德、凌源、朝陽(燕山山地),到遼東的遼陽,位於今長城以北,這是燕國的北邊長城。今日在內蒙古赤峰市以北仍有遺址。赤峰市紅山北方沿西戛河北岸有燕長城遺址向東延伸,經老爺廟、八家子、徹水波等村,全長約三十多里。這段長城連接築有三格小城堡,即所謂「障」,西端可和今赤峰市東北。卓蘇河南的土城、小城堡相連接。在長城遺址內外有不少小城堡遺址。78 戰國中期以後,大國間的兼併存亡之爭迭起,西元前295 年,趙滅中山,齊國和趙國分別在燕的東、南、西三面形成包圍之勢。燕國一方面將武陽城擴建為軍事重鎮,以拱衛上都薊城;另方面南長城的修建也極為必要。在《戰國策‧燕策》裏所說的「易水長城」,其西端在今河北易縣西南與新安之間,其東端在今永清以西,中段則在今容城、雄縣之南,徐水、任丘之北。79 大約就是此時期所修築。

(二)軍隊眾多裝備精良

燕簡公 35 年(380 年),齊攻燕,取燕桑丘,(今河北徐水縣西南),三晉救燕,敗齊師於桑丘。七年後,燕國敗齊師於林營。80 說明燕國此時已逐漸強大起來,不再是當年弱小的國家。燕文公(在位,361~333 年)時,燕地方二千里,帶甲數十萬,兵車七百乘,騎六千匹。根據《戰國史》81 製作各國兵力比較表可知,燕國雖非最強,然與其他國家相較,已不輸他國了。因此在昭王改革之前,燕國已有數十年的基礎。
裝備除武器之外,到戰國時代趙國率先發展胡服騎射。因此馬匹變得極為重要。軍隊的戰力高低,馬匹的數量多寡,馬匹品種的優良與否,便成為衡量軍隊的重要指標了。戰國時代戰爭方式改變,步騎兵的野戰和包圍戰代替車陣作戰,騎兵有襲擊衝鋒的作用。特別是秦趙燕三國與善於騎射的遊牧部族為鄰,需要加強騎兵的作戰能力,因此秦趙燕一方面從北方遊牧民族引進良種馬。…另方面秦趙燕等國都已講究對良馬的馴養。例如燕國有牧養「狗馬之地」,有著名的「燕、代良馬」。」82 此外,《戰國策‧趙策二》記縱橫家所造蘇秦說辭,說:『大王(指趙王)誠能聽臣,燕必致氈裘狗馬之地。』《戰國策‧楚策一》記蘇秦遊說辭,說:『大王(指楚王)誠能所臣之愚計,….燕代良馬、橐他(駝)必實於外廄。』燕國既能培養良種馬,對其軍隊的戰力必然有加分的效果。

七、結論

環顧近、現代的世界歷史,在在可證明一個國家要能立足世界,要受到國際上的重視,在國際舞台上有揮灑的空間。首要條件就是搞好經濟,讓舉世不得不重視這個國家的存在。否則遭人輕視,或被邊緣化,更遑論立足於國際舞台上。
日本在明治維新後發展成為強國,便向中國耀武揚威,自從甲午一戰打敗清朝後,更加猖狂。進入二十世紀後,軍國主義當道,更大倡三月亡華論。不可否認,日本工業發展的確令人刮目相看,軍事工業讓人不敢小覷。但在發動太平洋戰爭後,惹惱了美洲巨人,雖然一時之間,日軍幾乎襲捲整個太平洋世界,但該國資源不富,經濟條件不足以維持廣大的戰區,最後敗得極慘,以無條件投降收場。美國在戰後直到現在,始終扮演支配世界的角色,所依賴的還是其雄厚的經濟實力,才能維持龐大的軍事支出。
回觀春秋、戰國時代的強國,無一不是有雄厚的經濟條件,進而維持強大的政治、軍事實力。從春秋到戰國,七雄仍是脫胎於四霸,齊、楚、秦與三晉,莫不如此。唯獨燕國不同於其他六國。在春秋時期默默無聞,其國勢直到戰國中葉才開始由弱轉強,但別忘記了,燕國始終都擁有豐富的經濟資源。因此春秋時代可以算是蟄伏階段,雖然偏弱,由於地理位置的緣故,處於邊陲,而無中原國家前來侵略攻擊。反倒是周邊的少數民族曾一度令燕國幾乎瓦解,還有賴齊桓公協助復國。進入戰國中期以後,又歷經一次幾乎亡國的危機。81 前後兩次都能起死回生,而都與齊國有密切關係。在昭王政治改革後,因應時代潮流,重用國際人才從事政治改革,故而一躍成為七強之一,而在國際舞台上擁有揮灑空間,與其他強國一較長短。燕昭王的政治改革固然居功第一,但若沒有厚實的經濟力量,他豈能在短時間內鹹魚翻身。
解讀司馬遷「豈非召公之烈邪!」之語,或者因為史料不足,或者司馬遷真的以為燕召公功業彪炳,所以能庇佑後代子孫,而使燕國國祚綿長。

附錄一:召公奭身世、受封,及燕國初封位置一覽表

著作 召公奭的身世 召公奭的受封 燕國初封位置 頁碼
《尚書‧君奭》序:召公為保,周公為師,相成王為左右
《詩‧周南召南譜》:周召者禹貢雍州岐山之陽地名。(今陜西省岐山縣一帶)
《左傳》昭七年:燕人歸燕姬
《左傳》僖公三十年,杜預注:召,采地,扶風雍縣東南有召亭。
《穀梁傳》莊公三十年:周之分子
《禮記》釋文、《甘堂》正義引皇甫謐:召公為文王庶子
《史記‧周本紀》:封召公奭於燕
《史記‧周本紀》正義:周武王封召公奭於燕,地在燕山之野,故國取名焉。
《史記‧燕召公世家》:與周同姓;武王封召公於北燕;成王封為三公
《史記‧燕召公世家》索隱:周之支族;文王取岐周故周、召地分爵二公,皆在岐山之陽。後武王封之北燕。元子就封,次子留相王室。 在幽州薊縣故城
《史記‧燕召公世家》集解,引《世本》:居北燕。宋衷曰:有南燕,故曰北燕。
《白虎通》,卷三<王者不臣篇>:文王子
王充《論衡‧氣壽篇》:周公之兄
皇甫謐《帝王世紀》:文王庶子
《逸周書‧作雒解》:召公與周公為兄弟關係
《太平寰宇記》,卷 67,頁 7(註:宋‧ 樂史:《太平寰宇記》(台北,文海出版社)):易縣,廢淶水縣在易州北四十,周封召公於此。
《路史‧國名記戊》,頁 22:易縣,故淶水縣城在易州北四十,周封邵公於此。
陳夢家<西周銅器斷代>(二):武王為周公、召公之兄
王彩梅<關於召公奭歷史的幾個問題>:召公為文王之子;頁 164
楊寬<西周列國考> :(召)為西周初召公奭的封邑。;今陜西岐山西南八里。;頁 167
王宇信<《史記》〝封召公奭於燕〞的武王為宏觀〝武王(時期)〞說>(註: 見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北京建城 3040 年暨燕文明國際學術研討會議專輯》(北京燕山出版社,1997 年 3 月),頁80):主張「周武王滅紂,封召公于北燕」為正確

附錄二:東周時期諸侯國滅亡一覽表

國名 姓氏 始封 所在地(今名) 滅於何國 滅亡時間
(西元前)
1.酆 姬姓 文王子始封 今陜西鄠縣 成王 19 年黜酆侯 成王 19 年
2.那處 姬姓 今湖北荊門東南 滅於楚 西周末年
3.杜 祁姓 堯後 今陜西西安東南 春秋前已絕封
4.管 姬姓 文王子叔鮮 今河南鄭州 春秋前已絕封
5.鄶、檜 鄖姓 祝融氏之後 今河南新鄭西北 滅於鄭 769 年
6.東虢 姬姓 周文王弟虢仲始封 今河南汜水縣 滅於鄭武公 春秋前;767 年
7.韓 姬姓 武王子始封 今陜西韓城縣 晉文侯 24 年滅韓 757 年
8.絞(佼) 偃姓 今湖北鄖縣北 滅於楚 春秋初期
9.呂 姜姓 今河南南陽西 滅於楚 春秋初期
10.鄢 鄖姓 今河南鄢陵 滅於楚 春秋初期
11.皖 偃姓 今安徽潛山 滅於楚 春秋初期
12.酈 偃姓 今河南內鄉東北 滅於楚 春秋初期
13.申 姜姓 今河南南陽北 滅於楚 春秋初期
14.共 今河南輝縣 地入于衛 722 年以後
15.夷 今山東即墨縣 夷地後屬之齊 722 年以後
16.向 姜姓 今安徽懷遠縣東北 滅於莒,或疑滅於宋 隱 2 年;721 年
17.極 姬姓 今山東魚臺縣西 滅於魯隱公 2 年 721 年
18.東呂 姜姓 今河南新蔡呂亭 滅於楚 春秋早期
19.郜 姬姓 文王子封國 今山東成武東南 滅於宋 春秋前
20.蔣 姬姓 今河南固始西北 滅於楚 春秋前期
21.邘 姬姓 武王子始封 今河南沁陽縣 春秋初已併於鄭 712 年 前
22.唐杜氏 杜 相傳為堯之後 今陜西長安東南 滅於秦寧公二年
714 年
23.戴 子姓 或微子後,或姬姓之後 今河南考城縣東南 滅於鄭 隱 10 年;713 年
24.州(一) 姜姓 今山東安邱縣東北 魯桓公 5 年,州公如曹 707 年
25.穀 贏姓 今湖北穀城西北 國亡,入於楚 705 年以後
26.翼 位置不詳 滅於曲沃武公 704 年
27.絞 今湖北鄖縣西北 附庸於楚 703 年;一曰 701 年以後,年代不詳
28.鄾 今湖北襄陽東北 滅於楚 年代不詳
29.荀 姬姓 今山西新絳縣 滅於晉 703 年以後
30.賈 姬姓 今陜西蒲城縣 滅於晉 703 年以後
31.貳 今湖北隨縣南;或曰應山縣 滅於楚 701 年以後,年不詳
32.軫 今湖北襄陽縣西
南;或曰應城縣 滅於楚 701 年以後,年不詳
33.鄖 鄖姓 今湖北天門縣西北;一說湖北京山安陸一帶 滅於楚 701 年以後;或春秋初期
34.州(二) 今湖北監利縣東 滅於楚 701 年以後
35.羅 熊姓,或羋姓 今湖北宜城縣西羅川城 滅於楚 700 年以後,或春秋初期
36.紀 姜姓 今山東壽光南 滅於齊 690 年
37.彭 彭姓 湖北保康西 滅於楚 690 年
38.申 姜姓 相傳為伯夷之後 今河南南陽及其北) 滅於楚文王時 688 年
39.繒 姒姓 今河南方城 滅於楚 688 年
40.小虢國 今陜西寶雞 滅於秦武公 687 年
41..宿 風姓 太皞後 今山東無鹽城,後遷至安徽宿縣 併於齊 莊 10 年;684 年
42.譚 子姓 今山東濟南東南 滅於齊 684 年
43..遂 媯姓 相傳虞舜之後 今山東寧陽西北 滅於齊(註) 681 年
44.息 姬姓 今河南息縣西南 莊 14 年滅於楚 680 年
45.應 姬姓 河南魯山東 春秋早期
46.鄧 曼姓 一說今湖北襄樊北,一說今河南鄧縣 莊 16 年滅於楚 .678 年
47.聃 姬姓 文王子季載始封 今湖北編縣 滅於楚 時間早於權
48.權 子姓 今湖北荊門縣西南 滅於楚 676 年以後,年不詳
49.郭 今山東東昌府 莊 24 年亡 670BC
50.鄣 姜 今山東東平 莊 30 年齊人降鄣 664 年
51.耿 姬或贏姓 今山西河津東南耿鄉城 閔元年滅於晉 661 年
52.霍 姬姓 文王子叔父始封 今山西霍縣西南,一說河南臨汝西南 滅於晉;或滅於楚 661 年;或春秋早期
53.魏 姬姓 今山西芮城東北 湣 2 年滅於晉 660 年
54.陽 姬姓 今山東沂水縣南 閔 2 年齊人遷陽 660 年
55.冀 今山西河津縣 僖 2 年見,後地入於晉 658 年之後
56.弦 姬或隗姓 今河南潢川西北,或說光山西北之仙居鎮 滅於楚 655 年
57.西虢 文王弟虢仲封國,平王時遷至上陽,人稱北虢; 今河南三門峽 滅於晉獻公 22 年 655 年
支族留原地稱小虢。虢仲另一支,人稱南虢。 今山西平陸南
58.虞 姬姓 仲雍後虞仲 今山西平陸東北 滅於晉獻公 655 年
59.柏 今河南西平縣 僖 5 年之後滅於楚 655 年
60.溫 己姓 司寇蘇公始封 今河南溫縣西南 滅於狄 650 年
61.黃 贏姓 相傳為金天氏後裔,台駘之後, 在晉境內,不能確指其地(今河南光州定城西) 滅於楚;一說滅於晉 僖 12 年;648 年
62.項 今河南項城 滅於魯,後為楚地 .643 年
63.英氏 偃姓 皋陶後 今安徽六安縣 滅於楚 643 年
64.密 姬姓 今河南密縣 滅於鄭 643 年以後
65.梁 贏姓 今陜西韓城南少梁城 滅於秦穆公 19 年 僖 19 年 ;641 年
66.芮 姬姓 今山西芮城縣 滅於秦穆公 20 年 640 年
67.郇,一作荀 姬姓 文王子始封 今山西新絳縣西南;或今山西臨汾東北 滅於晉 636 年以後;一說 703 年
68.蔣 姬姓 周公子始封 今河南固始縣西北 滅於楚 636 年以後
69.邢 姬姓 周公四子封國 今河北邢台 僖 25 年滅於衛 635 年
70.原 姬姓 文王子始封 今河南濟源縣西北 僖 25 年,王以其地賜晉,晉遷原伯貫於冀 635 年
71.樊 仲山甫始封 今河南濟源縣西南 僖 25 年,王以其地賜晉。 635 年
72.夔 羋姓 今湖北秭歸東南 滅於楚 634 年
73.滑 姬姓 今河南偃師緱氏鎮 滅於秦 627 年
74.江 贏姓 今河南正陽縣西南 文 4 年滅於楚 623 年
75.六 偃姓 相傳為皋陶後 今安徽六安北 滅於楚 622 年
76.蓼 偃姓,或姬姓 相傳為皋陶後 今河南固始東北;一說河南唐縣 滅於楚 622 年;一說 701 年以後,年代不詳
77.上鄀 允姓 今河南淅川西 滅於楚 約 622 年
78.須句 風姓 太皞後始封 今山東東平 文 7 年滅於魯 620 年
79.宗 偃姓 安徽廬江西 滅於楚 615 年
80.巢 偃姓 群舒之國 今安徽六安東北,一說安徽巢湖東北 滅於楚 615 年;一說滅於吳 518年
81.舒 偃姓 今安徽舒城縣 文 12 年,疑滅於楚 615 年
82. 麇 羋姓 今陜西白河縣,一說湖北當陽 滅於楚 611 年
83.庸 今湖北竹山東 滅於楚 611 年
84.黎 今山西黎城縣東北 魯宣公世赤狄奪其地 608~591 年
85.舒蓼 偃姓 相傳為皋陶之後,有舒、舒庸、舒蓼、舒鳩等國,統稱群舒 散居今安徽舒城、廬江、巢湖一帶 滅於楚 601 年
86.牟(根牟) 今山東萊蕪縣東 宣 9 年滅于魯 600 年
87.蕭 子姓 宋封蕭叔大心之國 今安徽蕭縣西北 滅於楚 597 年
88.柏 今河南西平縣 僖 5 年(655)之後 春秋中期
89.道 姬姓 今河南確山東北 昭 13 年(529)復之 春秋中期
90.房 祁姓 今河南遂平 滅於楚 春秋中期
91.潛 子姓 今安徽霍山 滅於楚 春秋中期
92 慎 贏姓 今安徽潁上北 滅於楚 春秋中期
93.鄟 今山東郯城縣東北 滅於魯 585 年以後
94.舒庸 散居今安徽舒城、廬江、巢湖一帶 滅於楚 574 年
95.鄫 姒姓 禹後 今山東嶧縣東 滅於莒 567 年以後
96.萊 姜姓 今山東昌邑東南,或說黃縣東南故黃城 滅於齊 567 年
97.偪陽 妘姓 今山東峰城南 滅於晉 563 年以後
98.邿 今山東濟寧 滅於魯 560 年以後
99.舒鳩 散居今安徽舒城、廬江、巢湖一帶 滅於楚 548 年
100.厲 姜姓 厲山氏後 今河南鹿邑縣;一說湖北隨州北 滅於楚 538 年
101.賴 今河南商城縣南 滅於楚 昭 4 年;
538 年
102.不羹 今河南襄城東南 滅於楚 531 年以後
103.肥 子姓或姬姓 白狄別種 今河北篙城縣西南肥纍城 滅於晉 530 年
104.賴 今湖北隨縣東北 滅於楚 538 年
105.州來 今安徽鳳台 滅於吳 529 年
106.鼓 祁姓 白狄別種 今河北晉縣 滅於晉 520 年
107.鍾離 贏姓 今安徽鳳陽東北 滅於吳 518 年
108.毛 姬姓 文王子叔鄭始封 今河南宜陽縣 昭 26 年,毛伯奔楚 516 年
109.徐 贏姓 相傳為伯益後 今安徽泗縣西北 昭 30 年滅於吳 512 年
110.鍾吾 今江蘇宿遷縣西北 昭 30 年滅於吳 512 年
111.桐 子姓 今安徽桐城北 滅於楚 508 年
112.沈 金天氏苗裔臺鮐之後 今安徽臨泉 滅於蔡。(召陵會上,晉要蔡擊沈);一說滅於晉 507 年 ?
113.唐 今湖北棗陽東南 滅於秦、楚聯軍(為絕吳軍後援) 505 年
114.鄀 今湖北荊門縣北 滅於楚 504 年以前
115.頓 姬姓 今河南項城西之南頓故城 滅於楚 496 年
116.胡 姬姓 今安徽阜陽;或河南郾城 滅於楚 495 年
117.蠻氏(戎蠻) 晏姓 今河南臨汝西 滅於楚 491 年
118.曹 姬姓 文王子叔振鐸始封,都陶丘 今山東定陶西南 滅於宋 487 年
119.淮夷 贏姓 今安徽淮水之南 滅於楚 春秋末年
120.許 姜姓 相傳為太岳之後(一說伯夷之後),文叔始封 今河南許昌東,數遷至容城 一說滅於楚,一說滅於魏;一說滅於鄭 戰國時
121.隨 姬姓 今湖北隨縣 滅於楚 戰國初
122.薛 任姓 黃帝後奚仲始封 今山東滕縣西南有薛城 滅於齊 戰國初
123.陳 媯姓 相傳為虞舜之後,都宛丘 今河南淮寧縣 滅於楚 周敬王 41年 ;479 年
124.代 今山西東北部,河北、內蒙部分 滅於趙襄子 475-425 年
125.吳 太伯仲雍後 今江蘇蘇州 滅於越 473 年
126.劉 姬姓 匡王子 今河南偃師縣南 周貞定王時絕封 468~441 年
127.大荔 古戎國,秦獲 之,改曰臨晉。 今陜西大荔縣《戰國史》頁
284:今陜西大荔東南。 滅於秦厲共公 16 年 461 年
128.蔡 姬姓 叔度始封 今河南上蔡西南 滅於楚 楚惠王 42年 ;447 年
129.杞 姒姓 夏禹之後,東樓公始封,都杞 今河南杞縣,後徙山東安丘縣 杞簡公滅於楚 楚惠王 44年 ;445 年
130.莒 己姓 相傳為少昊之 後。茲輿期始 封,初都介根,後都莒 今山東膠縣東南; 今山東莒縣 滅於楚 楚 簡 王 元 年 ;431 年
131.滕 姬姓 文王子叔繡始封 今山東滕縣西南 越朱句 20 年,滅於越 429 年
132.郯 己姓 相傳為少皞後 今山東郯城西南 滅於越 413 年
133.中山 今河北寧晉、柏鄉、臨城、徐、滿城、完、唐等縣間地 滅於魏,380 復國,復滅於趙 406 年;一 說 296 年
134.鄭 姬姓 宣王弟桓公友始封,初都鄭遷新鄭 陜西華縣北; 今河南新鄭北 滅於韓 鄭康公 21 年、韓哀侯 2年;375 年
135.豲 甘肅隴西縣地 滅於秦 361 BC
136.小邾 曹姓 邾文公子友 今山東滕縣東 滅於楚 春秋後六世,即戰國時期
137.邾 曹姓 顓頊苗裔挾始封後改為鄒 今山東鄒縣東南,或數遷至湖北黃岡 滅於楚 春秋後八世,即戰國時期
138.蜀 四川西部沿長江上游以北,陜西西南部分 滅於秦 316 年
139.越 姒姓 少康後,都會稽 浙江紹興 滅 於 楚 ; 一說亡於秦 306 年
140.巴 姬姓 原居湖北襄樊,後遷四川巴縣 滅於秦 戰國時
141.宋 子姓 微子啟始封 今河南商邱縣 宋王偃 43 年滅於齊 齊湣王 6 年;295 年
142.魯 姬姓 今山東曲阜北 魯頃公 24 年滅於楚 楚考烈王 7 年;256 年
143.衛 姬姓 康叔始封,都朝歌 今河南淇縣 滅於秦二世 衛君角 21 年;209 年
附註:
(註):齊邀宋陳蔡邾等國在北杏(今山東東阿)會盟,以平宋內亂,征召遂國赴會,遂使不至。齊乃藉機滅遂。
1.表列總計 143 個國家。
2.未知滅亡年代者不列,如:胙、茅、畢、雍、檀、鑄、焦、楊、邶、姒、蓐、黃、鄅、桐、郭,計 15 國。
3.未註明滅亡者不列:祭、郕、南燕、凡、葛、於餘丘、任、顓臾,計 8 國。
4.戰國七雄不列。

附錄三:春秋時期河北一帶少數民族一覽表

民族名稱 活動詳細地點或範圍 活動時間 本書出處 資料原始出處
北狄 狄環繞成周自西而北,與衛燕等華夏諸國犬牙交錯,成 為周室東土的北方邊患。春秋時期晉、衛、燕、邢等國內憂嚴重,無暇外顧,北狄內徙,深入中原。 西周末 頁 25 《國語‧鄭語》
伐邢、入衛、伐晉、滅溫、侵鄭、侵齊。奔馳於陜西、 山西、河南、河北、山東 春秋時期 頁 23 《春秋大事表‧四裔表‧狄》<續清經解>本
廧咎如 廧咎如屬赤狄六部之一。受迫竄至河北南部魏縣與大名 一帶。 春秋中 頁 33
鮮虞 鮮虞,逐漸形成白狄國家。中心區域在河北唐縣、定州、靈縣、平山一帶。 頁 39 《讀史方輿紀要》卷一
中山 戰國時中山一度強大,趁燕國子之之亂,大舉入燕。進 入河北一帶勢力頗大。 戰國中 頁 40
肥、鼓 皆鮮虞屬國。肥為白狄。鼓,白狄別族。在今河北晉縣西北。肥遷至河北肥累城,今河北槁城縣西南,滅於晉。
肥子奔燕,燕封於此地也。 魯昭公 22 年 頁 41、42 《漢書‧地理志》(下)
貊 貊國地近于燕。 頁 51 《山海經‧海內西經》
長狄 北狄之一。南遷至北京及河北境內。 頁 52
潞氏 赤狄之一。原都于山西東部潞縣,占地很廣,勢力遠達 河北東南。 頁 57
穢貊 西周初封召公之子于燕,建都易縣;封堯後裔于薊;穢 貊人帶來重大脅,迫使穢貊族四散遷轉。貊國滅于燕。部分北逃至燕山地區,成為燕國勁敵。 頁 66~67
春秋時期齊桓公自稱:「北至於孤竹、山戎、穢貊。」孤 竹在灤河下游東岸,山戎在河北薊縣,穢貊則在燕國北部之燕山地區。這支貊人長期在此一帶活動直至楚漢之際還前來助戰。 頁 67 《管子‧小匡》
西周末春秋初,穢貊隨韓侯東遷,再度居於河北東部、 遼寧西部一帶。 頁 70
武王克殷,封箕子于今盧龍,建朝鮮國(即辰國)。後成 王踐奄,復封召公子于邶,建立燕國。「燕故都在易州城東南,後併薊地,遂遷于薊。」 頁 79 馬承源<商周青銅器銘文選>(四)頁560
山戎、北戎 山戎先分散于河北北部和山東西部,後大規模深入晉冀 北境,是為北戎。大致而言,山戎在魯莊公中期以後, 活躍於晉冀北部。 魯莊公中期以後 頁 91
山戎北遷晉冀北部,建無終國。繼與冀北的北山戎、令 支、孤竹等結盟。對北燕、晉等構成嚴重邊患。莊公三 十年,「山戎伐燕,燕告急于齊。齊桓公救燕,遂伐山戎。」 頁 94 <史記‧齊世家>
令支、孤竹 兩國均與無終為鄰。齊桓公伐山戎,弗令支,斬孤竹。灤河下游之地遂入燕國版圖。 頁 96
驪戎 頁 192~195
附註:本表參考《春秋少數民族分佈研究》(台北,文津出版社,民國 83 年 3 月)一書。

附錄四:燕國大事年表

西元前 燕國紀元 事略 備考
664 莊公27 年(註
7) 山戎來侵,齊桓公救燕,北伐山戎。 <燕召公世家>34/1552
657~618 襄公 將國都由臨易北遷薊城
539 惠公 6 年 惠公欲殺公卿立寵姬宋,公卿誅寵姬,惠公恐,奔齊。 <燕召公世家>34/1553
536 惠公 9 年 齊、晉伐燕,入惠公。惠公至燕而死。 <燕召公世家>34/1553
373 釐公 30 年 伐敗齊於林營。 <燕召公世家>34/1554,按<六國年表>15/717 作:「林孤」。
332 易王 1 年 齊宣王因燕喪伐燕,取十城。蘇秦說齊,使復歸燕十城。 <燕召公世家>34/1554
323 易王 10 年 燕君為王。蘇秦與燕文公夫人私通,懼誅,乃說王使齊為反間,欲以亂齊。
316 王噲 5 年 讓其臣子之為國君,顧為臣。 <十二諸侯年表>15/732
314 王噲 7 年 燕國大亂。齊伐燕。噲及子之均死。 <燕召公世家>34/1556~7
311 昭王 1 年 卑身厚幣以招賢者,從郭隗建議師事隗。樂毅、鄒衍、劇辛等人才,爭相趨燕。二十八年而燕國殷富。 《戰國策‧燕策一》29/1064~66
296 昭王 16 年 齊燕兩國戰於權之地,燕再戰不勝。趙不救,郭任說昭王割地求和於齊,趙遂出兵救燕。 《戰國策‧燕策一》29/1044
284 昭王 28 年 以樂毅為上將軍,聯合趙、秦、韓、魏攻齊,破齊臨淄,陷齊七十餘城。封樂毅為昌國君。
272 惠王 7 年 燕相成安君公孫操弒惠王。 <燕召公世家>34/1559,史記本文未載。索隱引《趙系家》之言。
265 武成王 7 年 齊田單伐燕,拔中陽。 <燕召公世家>34/1559
251 王喜 4 年 燕伐趙,趙破燕軍,殺燕相栗腹,圍燕。令將渠處和,方解燕圍。 <燕召公世家>34/1559
250 王喜 5 年 燕攻齊,陷聊城(山東)。
243~242 王喜 12~13年 燕攻趙,趙使龐煖擊之,取燕軍二萬,殺劇辛。拔武遂、方城。 <燕召公世家>34/1560;<十二諸侯年表>15/751
241 王喜 14 年 趙聯合楚、魏、韓、燕五國攻秦。
226 王喜 29 年 秦攻燕,拔薊,王喜亡遼東。斬太子丹獻秦。 <燕召公世家>34/1561
222 王喜 33 年 秦拔遼東,虜燕王喜,滅燕。 <燕召公世家>34/1561
註:《史記‧燕召公世家》34/1552,將齊桓公為救燕伐山戎,繫於燕莊公 27 年,<十二諸侯年表>卻繫於莊公 28 年。

注释:
∗ 本文於 2006 年 6 月 5 日在開南大學「2006 年大學基礎教育國際學術研討會」發表,經修正後刊登
∗∗ 實踐大學通識教育中心講師
2:姜文奎:《夏商西周年代考》(台北,國立編譯館,2000 年 12 月),頁 75,將年代定在 1049 年。宋健編:《武王克商之年研究》(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1997 年 11 月)則蒐集當代各家論文,其所定年代五花八門,自 1127B.C.至 1018B.C. 都有,總計有 36 種見解。文中說法係參考王仲孚:<中國上古史研究的新里程—-兼談「夏商周斷代工程」的意義>《中國上古史論文集》第二本,(台北,蘭臺出版社,2002 年 12 月),頁 291。近來大陸集合上古史學者,從事「夏商周斷代工程」的研究,已將西周建國年代定調為「1054 B.C.」。故本文採用此種說法。
3:燕建國年代較有爭議,若照《史記》(台北,鼎文書局,民國 70 年 9 月),卷 4,《周本紀》說法,燕封於周武王時,則為 832 年,若依不同說法,燕的建國在成王親政之後,如李先登:<燕國青銅器的初步研究>(《北京建城 3040 年暨燕文明國際學術研討會會議專輯》,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編,北京燕山出版社,1997 年 3 月),頁 306,便持這種看法。若然,則燕壽命便短十年,約 822 年,仍然很長,因此無關宏旨。
4:漢‧司馬遷:《史記》,卷 34,<燕召公世家>,頁 1561;以下簡化為《史記‧燕召公世家》。
5:《史記‧燕召公世家》字數偏少,內容疏漏。自召公以下九世至惠侯,全無姓名。司馬貞《索隱》言:「又自惠侯以下皆無名,亦不言屬。惟昭王父子有名。」以《史記‧十二諸侯年表》為例,在「燕國」一欄中,自西元前 841 年至 477 年中,燕國僅於 675 年(8 字)、674 年(5 字)、544 年(5 字)、539 年(6 字)、536 年(3 字)、535 年(5 字)等幾年各一條,共六條事情,總計 32 字。至於《史記‧六國年表》關於燕國的記載稍多,但亦有限。自西元前 476 年至 221 年秦併天下。載燕國之事,分別為:373 年(4 字)、334 年(4 字)、323 年(3 字)、318 年(4 字)、316 年(10字)、314 年(10 字)、312 年(7 字)、284 年(16 字)、265 年(6 字)、251 年(9 字)、243 年(7 字)、242 年(5 字)、232 年(9 字)、227 年(12 字)、226 年(12 字)、222 年(10 字),總計 16 條事情,共 128 字。其餘大多數的欄位僅載燕國君的諡號,而無事蹟可考。以上所述均可以說明燕國史事記載之疏漏。林小安:<琉璃河 1193 號燕侯大墓發掘當議>《北京建城 3040 年暨燕文明國際學術研討會會議專輯》,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編,北京燕山出版社,1997 年 3 月),頁 164,也同樣感嘆史料不足。又如顧棟高的《春秋大事表》,之卷 4<春秋列國疆域表>,臚列各國疆域有:周、魯、齊、晉、楚、宋、衛、鄭、秦、吳、越等十一國,卻不論燕之疆域。又卷7<春秋列國都邑表>,列舉之國有:周、魯、齊、鄭、宋、衛、曹、邾、莒、杞、紀、徐、晉、虞、楚等十五國之都邑,卻仍不見燕國在列。難道燕國連「邾、紀」等蕞爾小國都比不上嗎?非也!唯一的原因就是史料闕乏之故。(註:參閱清‧顧棟高 撰:《春秋大事表》(一~六)(台北,廣學社印書館,民國 64 年 10 月)
6:《史記》,卷 14,<十二諸侯年表>,頁 509
7 :漢‧趙岐注:《重刊孟子注疏》,《十三經注疏本》(京都,中文出版社,1974 年 5 月),卷 12 下,頁 13
8 :蔣寶德、李鑫生主編:《中國區域文化》(山東濟南,山東美術出版社,1997 年 3 月),頁 2009、2010、2014)
9 :如傅斯年在<大東小東說>中,(《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二本第一分冊,1930 年)即認為武王封召公于燕應在河南郾城。又如楊寬在《西周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 年 4 月),頁 125,就引《括地志》、《史記‧魯世家》<正義>、《詩地理考》等云:「周公城在岐州岐山縣北九里。」主張周公封邑在今岐山北,在太王建都周邑之西。
10 :燕國始封問題,參考任偉:《西周封國考疑》第五章 <燕國始封與召公家族及相問題>頁 153~154
11 :李先登:<燕國青銅器的初步研究>(《北京建城 3040 年暨燕文明國際學術研討會會議專輯》,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編,北京燕山出版社,1997 年 3 月),頁 306
12 :(《北京建城 3040 年暨燕文明國際學術研討會會議專輯》,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編,北京燕山出版社,1997年 3 月),頁 93-96
13 :陳恩林:<論魯、齊、燕的始封及燕與邶國關係>《北京建城 3040 年暨燕文明國際學術研討會會議專輯》,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編,北京燕山出版社,1997 年 3 月),頁 104
14 :劉桓:<從金文看燕國之始封>《北京建城 3040 年暨燕文明國際學術研討會會議專輯》,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編,北京燕山出版社,1997 年 3 月),頁 143
15 :參考附錄一。
16 :陳槃:《春秋大事表列國爵姓及存滅表譔異》(台北市,中研院史語所專刊,民國 86 年)
17 :宋‧羅泌:《路史》(《四部備要》本,台北,中華書局,民國 54 年)<國名記>
18 :劉伯驥:《春秋會盟政治》(台北,中華叢書編審委員會,民國 51 年 3 月)
19 :顧德融、朱順龍:《春秋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 年 4 月)
20 :參考附錄二。
21 :黎東方:《先秦史》(台北市,中華文化出版事業委員會,民國 45 年 7 月),頁 61
22 :劉伯驥:《春秋會盟政治》,第五章,<霸主領導之會盟>,頁 216
23 :同前書,頁 2 的解釋:「凡有事而相會,不協則訂盟,會者以解決事端,而盟者則主於誓以結信也。葉夢得分析:『歃血以為約,謂之盟。約信命事,殺牲而不歃血,謂之會。天子言會不言盟,諸侯….言盟不言會。』」
24 :清‧顧棟高 撰:《春秋大事表》(一~六)(台北,廣學社印書館,民國 64 年 10 月)
25 :在《春秋會盟政治》一書中,將「會」、「盟」、「同盟」分別統計。《春秋大事表》則僅用「爭盟」二字。故本文沿用之。
26 :根據柴曉明:<論西周時期的燕國文化遺存>(《北京建城 3040 年暨燕文明國際學術研討會會議專輯》,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編,北京燕山出版社,1997 年 3 月),頁 284,燕國於西周時期的疆域,就所出土的文化遺存所作結論,其直接控制區域大致在北京以南的平原地區。
27 :桓寬:《鹽鐵論》(臺灣商務印書館,民國 45 年 4 月)卷 16,<地廣>,頁 62;有關河北一帶的少物民族,亦參閱林惠祥:《中國民族史》(台北,商務印書館,民國 56 年),頁 84
28 :《史記‧燕召公世家》,頁 1543
29 :參考任偉:<燕國始封與召公家族及相關問題>(《西周封國考疑》,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04 年 8 月),頁 183~194、201,周初燕國都於今北京西南 43 公里處的琉璃河古城,隨著燕勢力強大,滅掉古薊國,約在西周中期遷都於薊(今北京市),至春秋早期燕桓侯為避山戎,南徙臨易(今河北雄縣)。至戰國時期,燕有二都,一為上都薊城,一為下都武陽,遺址在今河北易縣東南,為燕國西南部的軍事重鎮。參閱繆文遠:《戰國制度通考》(四川,巴蜀書社,1998 年 9 月),頁 230、231
30 :童書業:《春秋史》(台灣開明書店,民國 64 年 11 月),頁 121
31 :《戰國制度通考》,頁 231~233
32 :《中國地域文化》頁 2015
33 :後漢‧班固:《漢書》(台北,鼎文書局,民國 68 年),卷 28 下,<地理志>下,頁 1657 云:「燕地,尾、箕分野也。武王定殷,封召公於燕,其後三十六世與六國俱稱王。東有漁陽、右北平、遼西,遼東,西有上谷、代郡、雁門,南得涿郡之易、容城、范陽、北新城、故安、涿縣、 良鄉、新昌,及勃海之安次,皆燕分也。樂浪、玄菟,亦宜屬焉。」
34 :高誘注:《戰國策》(台北,藝文印書館,民國 58 年 10 月),卷 29,頁 1
35 :《史記‧六國年表》,卷 15,頁 290
36 :《史記‧燕召公世家》,頁 1561
37 :見王仲孚主編:《中國上古史研究專刊》創刊號,(蘭臺出版社,民國 90 年元月),頁 57~82
38 :同註 34。
39 :《史記‧貨殖列傳》,卷 129,頁 3254
40 :《史記‧貨殖列傳》,卷 129,頁 3262
41 :李眾:<中國封建社會前期鋼鐵冶煉技術發展的探討>(載《考古學報》1975 年,第 2 期))
42 :參考鄭紹宗:<熱河興隆發現的戰國生產工具鑄範>(《考古通訊》1956 年,第一期))
43 :楊根:<興隆鐵範的科學考察>(《文物》,1960 年,第二期),頁 20
44 :河北文物研究所:《燕下都》(文物出版社,1996 年),頁 129~163
45 :《重刊孟子注疏》,卷 1 上,頁 12
46 :喬衛平等:《中國文明史》,(台北,地球出版社,民國 80 年 12 月),<先秦時期>上冊,頁 167
47 :《管子》卷 23,<地數篇>,頁 4
48 :《史記‧貨殖列傳》,卷 129,頁 3265
49 :後魏酈道元撰、戴震校:《水經注》(台北,世界書局,民國 51 年 11 月),卷 12,<巨馬水>,頁 165
50 :李江浙:<燕國破齊的背景及準備>《燕文化研究論文集》(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年 7 月),頁 47
51 :石永士、王素芳:<燕國貨幣的發現與研究>(《燕文化研究論文集》,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 年 7 月),頁 350
52 :《中國區域文化》,頁 2021;又據石永士、王素芳:<燕國貨幣的發現與研究>,頁 359 稱:「其他地區出土最多一次是河北班河縣,一次出土明字刀幣 762 市斤。北京市 1953-1983 年,共出土明字刀幣 40 起,96.85 公斤 5 捆零 4855 枚。出土明字刀幣 50 公斤以上地點還有河北承德縣八家子台、灤平縣張家溝、圍場縣和滄縣肖家樓。」
53 :《中國區域文化》,頁 2017
54 :《戰國策‧燕策一》
55 :石永士:<姬燕國號的由來及其都城的變遷>(《北京建城 3040 年暨燕文明國際學術研討會會議專輯》,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編,北京燕山出版社,1997 年 3 月),頁 177。
56 :<燕國始封與召公家族及相關問題>(《西周封國考疑》,頁 201);在<姬燕國號的由來及其都城的變遷>一文中認為,燕桓公(西元前 697~691 年)時山戎勢力強大,迫不得已放棄董家林古城,向西南方遷徙。頁 177
57 :同註 48
58 :《鹽鐵論》卷 1,<通有第三>,頁 19
59 :《水經注‧易水篇》,卷 11,頁 150
60 :參閱<姬燕國號的由來及其都城的變遷>,頁 180
61 :《水經注‧易水篇》,頁 150
62 :參閱黎東方:<春秋戰國之分期與再分期>(《中國上古史八論》,中國文化大學出版部,民國 72 年 9 月),頁 84、107~120
63 :同前書,頁 80
64 :葛英會:<燕國的部族及部族聯合>(《燕文化研究論文集》,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 年 7 月),頁 36~38,認為「歷代燕侯諡號反覆重疊過於嚴重,這在列國也是罕見。」並以齊國為例,齊國世系的重覆現象,因為田氏篡齊造成的。故作者大膽假設燕侯世系分屬三個階段,乃是由燕國部族聯合首領在各分族之間的轉移造成的。
65 :《史記‧燕召公世家》卷 34,頁 1559<索隱>之言。
66 :《史記‧燕召公世家》,<索隱>:春秋昭三年(539BC)「北燕伯款奔齊」,至六年,又云「齊伐北燕」,一與此文合。左傳無納款之文,而云「將納簡公,晏子曰『燕君不入矣』,齊遂受賂而還」。事與此乖,而又以款為簡公。簡公去惠公已五代,則與春秋經傳不相協,未可強言也。參閱晉‧杜預集解、唐‧孔穎達正義:《春秋左傳注疏》《十三經注疏本》(台北,藝文印書館, 民國 82 年 9 月)卷 42,頁 16
67 :《史記‧燕召公世家》,頁 1552
68 :《戰國策‧燕策一》,頁 1
69 :同前書,頁 5
70 :同前書,頁 2
71 :王先慎:《韓非子集解》(台北,藝文印書館,93 年 10 月)卷 17,<說疑>,頁 16
72 :《史記‧趙世家》「(趙武靈王)十一年,王召公子職於韓,立以為燕王,使樂池送之。」集解則曰:「按燕世家,子之死後,燕人共立太子平,是為燕昭王,無趙送公子職為燕王之事,當是趙聞燕亂,遙立職為燕王,雖使樂池送之,竟不能就。索隱燕系家無其事,蓋是疏也。今此云『使樂池送之』,必是憑舊史為說。」
73 :《史記‧燕召公世家》,頁 613;《戰國策‧燕策一》29/1064~66
74 :《戰國策‧燕策二》,卷 30,頁 7;亦見《史記‧樂毅列傳》卷 80,頁 2341,兩者詳略有異。
75 :(註:司馬光:《資治通鑑》(台北,世界書局,民國 68 年 5 月),卷 4,頁 125、136,周赧王三十一年、周赧王三十六年條。按:樂毅在齊所施德政,僅見於《資治通鑑》,《史記》、《戰國策》均未見記載。而《史記‧燕召公世家》載:「燕兵獨追北,入至臨淄,盡取齊寶,燒其宮室宗廟。」;《史記‧樂毅列傳》,頁 2431、《戰國策‧燕策二》,頁 8 則云:「珠玉財寶,車甲珍器,盡收入燕。大呂陳於元英,故鼎反於歷室,齊器設於寧臺,薊丘之植,植於汶篁。」前後兩段文字有所牴觸。「珠玉財寶,車甲珍器,盡收入燕」云云,係出自樂毅自己所言,應較可靠。而《資治通鑑》的撰寫已晚至北宋,不知作者所引何書?頗有疑義。再者,若樂毅在齊五年果真施以德政, 何以在其書信中完全不曾提及?甚為可怪。三者,樂毅果如《通鑑》所言,如此惠政,長達五年, 應已發揮效果,齊人豈不感念樂毅,何以田單一役,便全然恢復疆土?未免過於迅速。故《通鑑》所載之真實性頗有問題。其次,若筆者推論果真屬實,則樂毅之政治眼光與作為,便要大打折扣了。
76 :《史記‧匈奴列傳》卷 110 頁 2885
77 :《中國地域文化》,頁 2018
78 :佟柱臣:<赤峰附近新發見之漢前土城址與古長城>(瀋陽博物館專刊,《歷史與考古》第一號,1946 年 10 月)
79 :參考陳夢家:<西周之燕的考察>(《燕文化研究論文集》,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年 7 月),頁 1-2
80 :《中國地域文化》,頁 2016
81 :《戰國史》,頁 340-342
82 :同前書,頁 373
81 :春秋時為齊國所救,戰國時卻幾乎被齊滅亡。

參考書目

一、文獻
1.晉‧杜預集解、唐‧孔穎達正義:《春秋左傳正義》《十三經注疏本》(台北,藝文印書館,民國 82 年 9 月)
2.徐元誥:《國語集解》(北京,中華書局,2002 年 6 月)
3.管仲:《管子》《四部備要本》(臺北市,臺灣中華書局,民國 54 年)
4.王先慎:《韓非子集解》(台北,藝文印書館,93 年 10 月)
5.漢‧司馬遷:《史記》(台北,鼎文書局,民國 68 年)
6.後漢‧班固:《漢書》(台北,鼎文書局,民國 68 年)
7.宋‧羅泌:《路史》(《四部備要》本,台北,中華書局,民國 54 年)
8.清‧朱右曾輯:《古本竹書紀年輯校》(《叢書集成》三編之六,《學術叢書》第五函)(台北,藝文印書館,民國 60 年)
9.漢‧趙岐注:《重刊孟子注疏》《十三經注疏本》(京都,中文出版社,1974 年 5 月)
10.漢‧桓寬:《鹽鐵論》(臺灣商務印書館,民國 45 年 4 月)
11.後魏酈道元撰、戴震校:《水經注》(台北,世界書局,民國 51 年 11 月)
12.高誘 注:《戰國策》(台北,藝文印書館,民國 58 年 10 月)
13.宋‧司馬光:《資治通鑑》(台北,世界書局,民國 68 年 5 月)
14.清‧顧棟高 撰:《春秋大事表》(一~六)(台北,廣學社印書館,民國 64 年 10月 ) 二、著作
15.宋健 編:《武王克商之年研究》(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1997 年 11 月)
16.任偉:《西周封國考疑》(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04 年 8 月)
17.金岳:《北方民族方國歷史研究》(河南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 年 10 月)
18.林惠祥:《中國民族史》(台北,商務印書館,民國 56 年)
19.河北文物研究所:《燕下都》(文物出版社,1996 年)
20.姜文奎:《夏商西周年代考》(台北,國立編譯館,2000 年 12 月)
21.徐喜辰、斯維至、楊釗主編:《上古時代》(上冊)(《中國通史》,第三卷,白壽彝總主編,上海人民出版社,1994 年 6 月)
22.陳槃:《春秋大事表列國爵姓及存滅表譔異》(台北市,中研院史語所專刊,民國 86 年)
23.舒大剛:《春秋少數民族分佈研究》(台北,文津出版社,民國 83 年 3 月)
24.童書業:《春秋史》(台北,台灣開明書店,民國 64 年 11 月)
25.喬衛平等:《中國文明史》,(台北,地球出版社,民國 80 年 12 月),<先秦時期>上冊
26.楊寬:《西周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 年 4 月)
27.楊寬:《戰國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 年 4 月).
28.翦伯贊:《先秦史》(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1 年 5 月二版)
29.黎東方:《先秦史》(台北市,中華文化出版事業委員會,民國 45 年 7 月)
30.劉伯驥:《春秋會盟政治》(台北,中華叢書編審委員會,民國 51 年 3 月)
31.蔣寶德、李鑫生主編:《中國區域文化》(山東濟南,山東美術出版社,1997 年3 月)
32.繆文遠:《戰國制度通考》(四川,巴蜀書社,1998 年 9 月)
33.顧德融、朱順龍:《春秋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 年 4 月)

三、論文
34.王彩梅:<關於召公奭歷史的幾個問題>(《周公攝政稱王與周初史事論集》,郭偉川編,北京圖書館出版社,1998 年 11 月)
35.王仲孚:<中國上古史研究的新里程—-兼談「夏商周斷代工程」的意義>《中國上古史論文集》第二本(台北,蘭臺出版社,2002 年 12 月)
36.石永士:<姬燕國號的由來及其都城的變遷>(《北京建城 3040 年暨燕文明國際學術研討會會議專輯》,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編,北京燕山出版社,1997 年 3月)
37.任偉:<從考古發現看西周燕國遺民之社會狀況>(《中原文物》,鄭州,2001年 2 月),頁 55~59
38.佟柱臣:<赤峰附近新發見之漢前土城址與古長城>(瀋陽博物館專刊,《歷史與考古》第一號,1946 年 10 月)
39.李江浙:<燕國破齊的背景及準備>(《燕文化研究論文集》,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 年 7 月)
40.李先登:<燕國青銅器的初步研究>(《北京建城 3040 年暨燕文明國際學術研討會會議專輯》,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編,北京燕山出版社,1997 年 3 月)
41.李眾:<中國封建社會前期鋼鐵冶煉技術發展的探討>(載《考古學報》,1975年,第 2 期))
42.林小安:<琉璃河 1193 號燕侯大墓發掘當議>《北京建城 3040 年暨燕文明國際學術研討會會議專輯》,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編,北京燕山出版社,1997 年 3月)
43.柴曉明:<論西周時期的燕國文化遺存>(《北京建城 3040 年暨燕文明國際學術研討會會議專輯》,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編,北京燕山出版社,1997 年 3 月)
44.高上雯:<論經濟發展對春秋齊國稱霸之影響>(《中國上古史研究專刊》,創刊號,蘭臺出版社,民國 90 年元月)
45.陳夢家:<西周之燕的考察>(《燕文化研究論文集》,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 年 7 月)
46.陳恩林:<論魯、齊、燕的始封及燕與邶國關係>(《北京建城 3040 年暨燕文明國際學術研討會會議專輯》,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編,北京燕山出版社,1997 年 3 月)
47.張碧波:<論周初的肅慎族與周人對東北的經營>(《學習與探索》,哈爾濱,2001 年 1 月,頁 128~133)
48.張永山:<召公建燕的年代>(《北京建城 3040 年暨燕文明國際學術研討會會議專輯》,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編,北京燕山出版社,1997 年 3 月),頁 93-96
49.傅斯年:<大東小東說>,(《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二本第一分冊,1930 年)
50.葛英會:<燕國的部族及部族聯合>(《燕文化研究論文集》,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 年 7 月)
51.楊根:<興隆鐵範的科學考察>(《文物》,1960 年,第二期)
52.楊樹森:<春秋戰國時代經濟之研究>(《中國歷史學會史學集》刊,第 8 期,民國 65 年 5 月)
53.管東貴:<戰國至漢初的人口變遷>(《中研院史語所集刊》,第 50 本 4 分,民國 68 年 12 月)
54.鄭紹宗:<熱河興隆發現的戰國生產工具鑄範>(《考古通訊》1956 年,第一期))
55.劉桓:<從金文看燕國之始封>(《北京建城 3040 年暨燕文明國際學術研討會會議專輯》,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編,北京燕山出版社,1997 年 3 月)
56.黎東方:<春秋戰國之分期與再分期>(《中國上古史八論》,中國文化大學出版部,民國 72 年 9 月)

(後記:本篇論文承蒙王仲孚教授指導鼓勵與觀念啟發,並提供許多相關資料, 及康才媛教授的評論指正,特申謝忱。)

附图表格: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