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周初青銅器看殷商遺民的流遷

下载全文:從周初青銅器看殷商遺民的流遷

從周初青銅器看殷商遺民的流遷
Analysis on the Migration Route of Shang Dynasty People by Studying on Bronze
李宏Li-Hong 河南省博物院研究員

摘要:商末周初,中華民族文化在戰亂中走向整合與新生。在這其間,殷商遺民作為先進的商代青銅文化之負載者,從中原腹地向關中、洛邑、北燕、齊魯江淮、宋衛之地遷徙,在聚集與擴散中與周邊民族匯融。本文追溯殷遺民的流徙路線, 結合周初青銅器的特徵與分布情況,以期探求商周文化的撞擊在華夏文明發展中所產生的深遠影響。

【關鍵詞】殷遺、遷徙、青銅器、商周。

一、前言

商周的交替,是華夏諸民族從血緣性極強的氏族社會走入部族聯合的國家之起點。是東方文化的一次變革與新生。從這個意義上講,武王克商,如一石擊水。當時處于先進層面的殷商文化在這種變革中,隨著其主要負載者殷遺民的流遷而輻射、擴散開來,與周邊民族文化融匯,從而形成華夏民族文化的主流。從周初青銅器的分布、製作、銘文等方面的分析上,我們可以更為深刻地理解這種變革的內涵和意義。

二、商周文化的發展與融匯

商周兩個部族的發展與融匯,經歷了一個漫長的歷史階段。姬周民族原本羈於西部一隅,從古公亶父的離豳遷岐,周脫離了穴居野處的戎狄生活,開始具備國家的職能和設施。為以後的商周抗衡乃至滅商打下了基礎,《詩.魯頌》周人在追述祖德時言“后稷之孫,時維太王,居岐之陽,實始翦商"。太王,是周人對古公的美稱,也是從此時起,商人的勢力開始從關中逐步東撤,周原一帶遺址與商代風格類同的也多止於殷墟一期。而同於晚商類型的遺址、墓葬和青銅器群, 多見於陝北的綏德、清澗和陝南的城固一帶,而在周人活動的關中地區。文化遺存也開始呈現出商周匯融的特徵。有關商周交往的最早文獻記載是《竹書紀年》卷十四中稱武乙三十四年古公亶父之子“周王季歷來朝"並娶商王族摯氏女為婦。在周原和殷墟兩地出土的甲骨卜辭中,有不少反映商周關係的:多子族的伐周、周人祈商先王之佑、周王被冊封為方伯等辭條。1說明了周在遷岐後進入了商人的勢力範圍,商對周的頻頻征伐擄掠,可能就是古公乃至季歷對商俯首稱臣的開始。隨著周人統一西部進而東漸南次,商人感到了來自西土的威脅,商王的殺季歷、囚文王,都沒有阻止周人形成對商的包圍趨勢。《史記.周本紀》詳細地記載了文王伐“犬戎"“伐密須"“敗耆、邗"“伐崇侯虎"“伐黎"等一系列征戰,在周原出土的文王時期的卜骨中,還有徵巢、伐蜀、楚子來告的記錄。2在當時的整個政局中,周人東向從西河之虞芮進入晉南豫西,“如拊朝歌之背";中路克崇伐黎,直入中原商王畿,南向得江漢汝流城眾諸侯;周王“三分天下有其二, 而服事殷"其取而代之已成必然。加上商晚期紂王惡腐殘戾,喪盡民心,在其東夷眾叛,疲於奔命之際,一舉以西土小邦殲滅中原大國商。
商代的青銅文化,以其先進文化的強烈輻射力,影響周邊民族。以黃河中游的商王畿為核心地帶,西到汧渭、北達幽燕、南抵江漢、東至齊魯,其間青銅器風格呈現出高度的一致性。關中華縣、蘭田、耀縣、西安老牛坡一線,早期青銅器的風格與鄭州白家莊、殷墟一期的器物相似,說明了關中平原受商代青銅文化波及的年代,應該是從二里岡上層至殷墟一期開始;3殷之北方的石家莊,藳城台西大型遺址出土了與商殷墟一期前後器物相一致的青銅器,這裡應該是商王朝的北方重鎮;山東濟寧、菏澤以及蘇皖北部,商代特別是晚商遺址分布密集,濟南益都蘇埠屯,出土了“亞醜"器和大型的奴隸陪葬墓,證明這裡是商代封國的活動區域;4湖北黃陂的盤龍城,從城市建制至遺存,都與商中期文化有強烈的一致。5這些與商文化有著密切淵源關係的文化遺存,是商與周邊民族的聯結紐帶,使得殷商文化在這樣一個廣袤的範圍內形成一個整體。這個整體是商周文化在更為廣大的區域內結合併走上成熟的基礎。

三、周初殷民的身份

周滅商之初,由於周王對殷遺的懷柔政策,商民身份並沒有完全隨著商王朝的滅亡而突變。周初殷人的身份,根據《尚書》中周人追述的殷制,周王朝統治者對殷遺的稱謂,以及銅器銘文中周人和殷遺的自述中,我們可以知道,周初殷民的主要階層的分類情況:

1、《尚書.酒誥》中,周人對殷制的追述
“我聞惟曰在昔殷先哲王,--越在內服:侯、甸、男、衛、邦伯;越在外服,百僚庶尹,惟亞惟服,宗工,越百姓裡居"

2、殷遺的自述
洛陽出土的令彝,是服務於周王室的殷遺臣作冊矢令受明公令同卿事僚,賞其鬯金小牛,感而作此器以追祭其父丁的。作器者作冊矢令本人,據器銘末的徽識,應是殷商作冊之遺族,銘中有關對成周百官的稱謂,實際上是對殷系貴族階層情況的概述:“--明公朝至於成周,誕命,舍三事命, 暨卿事僚,暨諸尹,暨裡君,暨百工,暨諸侯、侯、甸、男,舍四方命。--"

3、《左傳.定公四年》記載周初分封時對殷遺民的迫遷情況“分魯公以-
-殷民六族,條氏、徐氏、蕭氏、索氏、長勺氏、尾勺氏,使帥其宗氏,輯其分族,將其類醜,--"分康叔以“殷民七族--"據陳夢家言:這六個或七個氏族同為子姓的氏族,其每個氏族下有若干同宗的宗族(宗氏),而每個宗族下要若干同宗的家族。--許多氏族構成了“百姓",他們的子孫稱為“百姓裡居"。6周初的這種整族遷移的行為,保持了氏族乃至社會結構的完整性。也使得殷商
文化傳統在很長一個歷史階段中保存了下來,直到春秋時期,魯國中代表商氏族宗教文化的亳社依然是民間信仰的支柱。

4、《尚書.多方》中所稱的“有方多士"“殷多士"“用告商王士"。商代的多士,是對一個階層的總稱,這個階層的許多人,在周初臣服於周王室,在《尚書.多方》中所記述的遷居洛邑的殷多士,尚有自己的土田居邑,可見不是一般的平民。詩經中所記為周王行灌屍之禮,將殷之典章文化帶到周的殷士,至春秋時淪為民間的相禮者,也就是《禮記.士喪禮 既夕禮》中所提到的商祝。
周與商的激烈撞擊在中原所留下的影響,遠甚於其它地區。殷遺民在分化、迫遷中與西來就國的周人和周邊民族合流。武王克商以後,對中原殷民採取撫慰政策,散鹿台之財、封比乾之墓、表商賢之閭,以紂王子武庚繼殷祀,不僅保留了殷商社會的結構,也保持了原有的文化傳統。因此,社會變革後,文化面貌改變的滯後現象,在中原一帶表現的尤為突出。在河南出土的眾多周初墓葬中,酒器在青銅器群中仍占很大比率,就是對商代傳統的固守。7

四、周初青銅器的歸屬

商周交替時,彝器文化的主要負載者是殷屬各氏族集團,故而周初彝器多半保留殷式遺風或為殷式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商周混合式。從全國各地銅器考察中可見,為一歷史時期的銅器就有以下三個方面的歸屬:
殷式銅器:商滅後被分流、攜帶至各地的商器,作器者是商人和商之方國諸族,這些器物分別見於周人、殷遺的墓葬或窖藏。如陝西寶雞的柉禁組器,關中一帶所見的晚商器物,梁山諸器中的小臣艅尊,安徽、浙江、兩湖等地所出的屬於西周初年的商器,這些器物從其形制、紋飾和銘文風格上看,與殷墟出土的器物高度一致,均屬於商之中晚期風格。
殷系銅器:不同於殷式銅器,而是西周時期的殷遺貴族及其後裔所作的,其器物組合、形制、紋飾和銘文中的稱謂、徽識上都帶有濃厚殷商遺風。這些器物在西周中期以前占有西周青銅器的相當大一部分,其分布地點需要進行認真的鑒別和考察,以見出周初殷人的活動足跡。
殷器與周器的區別,前人呂大臨《考古圖》基本遵循的標準,陳夢家、郭沫若等人都有論述,其標準主要有五個:款識、形制、出土地點、日月祀倒敘形式紀年,以十乾為人名。依白川靜之見,如果具備了以上五個條件之一,就可以大致判斷為殷系銅器。8殷系銅器的主要特徵,應主要在於對氏族徽號與日名的共存延續使用上。在河南、河北、山東、安徽、江蘇、湖北、江西、浙江等地出土的周初器物中,有不少帶有明顯的殷系文化特點。這些殷系器物上所帶的徽識, 一般都可上溯到殷代卜辭和商器銘文中找到,在商末周初這個特殊時期有一定的連續性。
周器:滅商後周人所制的器物,有關中一帶,也有周人東征時留下的器物, 這些器物在承繼商人風格外,還帶有明顯的周人自己的特徵。如利簋、天亡簋等在器形上明顯是商周混合的式樣,在器物銘文明確記載有武王伐商,籌建洛邑, 東伐諸夷、王室貴族的徙國移封等周初王室的大事,以及與此相關聯的器物。
其它:屬於商之方國和一些邊遠區域的地方性青銅器,其與商王朝的文化面貌基本一致。

五、周初殷民的遷徙方向

從周初殷系青銅器的分布上,可見當時殷商遺民,特別是貴族階層的分流和遷徒,大致有這多幾個去向:

遷西:

孔子曾言:“周因於殷禮,所損益可知也"9周王朝對商代典章制度、文化傳統的繼承,大多是通過西遷於周的殷遺臣而實現的。《詩經.大雅.文王》“殷士膚敏,裸將於京–"意即殷之諸侯大夫,美好敏疾,在周京助行祭禮。記述的就是殷之士吏以殷禮服務於周王室之史實。遷殷大夫於宗周王畿的舉措,一來削弱殷商故地的亡國遺臣之勢力,強乾弱枝,二來以舊殷人才服務於王室,將先進文化帶入西周王朝,這些殷商遺臣,多是舊王室的祝宗卜史,對周王室的制度文物影響頗大。在周原一帶,有不少殷系銅器的出土,這些器物在形制和銘文稱謂、徽識上,在很長一個歷史階段乃至西周中期以後,都保持著舊有的傳統習慣。
扶風莊白微氏家族窖藏銅器群,出土於 1976 年,一百零三件器物,完整的排列了商末的高祖、周初成康時的微史乙祖、作冊折、豐、墻乃至西周中晚期微伯 興七世的家族發展史跡。特別是墻盤銘文,完整地敘述了“微史烈祖乃來見武王,武王則命周公舍宇於周--"證明微氏家族作為殷商王族後裔,遷移至關中,臣事周王,漸而身居要職,成為王室重臣的過程。徐中舒認為,微氏的高祖應是帝乙的庶長子,殷三仁之一的微子啟,而殷滅後來見武王的的“微史烈祖" 則是周滅武庚後封於宋的微子在周的質子。而許倬雲則認為“微史烈祖"是舊殷史官,屬於滅殷後繼續服務於周王室的“殷士膚敏"。10這群銅器中年代最早的商尊、商卣(庚嬴尊、庚嬴卣)器形完全是商晚期風格,銘文中庚嬴應是微氏之婦, 祖乙之配,自稱商“商作文辟日丁寶尊 "銘末徽識,亦見於殷墟侯家莊西北 崗出土的銅器,作 "其後裔的折器、豐器、墻器 器,都有作器者祖輩、 父輩的日名與氏族徽號共存的現象,這種殷商舊貴族的習俗,一直沿用至周中期後的微 之子(夷王世)的惠鼎上,仍有族徽出現。11此時無論是周王朝還是 微氏家族,都已經走上了沒落。
陝西出土的師氏諸器,很多是來自東方的殷商舊族,西周金文中任師某的, 很多是來自殷紂之舊部而參與周王室征伐的殷官,師旅鼎中的旅,與旅鼎的製作者當是一人,旅鼎銘末有“用作父寶尊彝"之語,還署上了氏族之徽識“ ", 故旅當是殷遺。從師旅鼎的銘文中看,旅的下屬在周征伐於方時因逃避征戰未從王師而受到重罰,很明顯,這是殷人對抗周勢力的事件。在陝西出土的其它師某作器,一直到西周中晚期,器物銘文仍有受祭者以日名出現的殷商遺俗。師克盨、師虎簋銘“用作朕烈考日庚寶尊彝--"、訇簋其祖為乙伯,訇簋銘上“則乃祖奠周邦"證明訇的祖先當是周之異族。12
1975 年出於扶風莊白 諸器十八件,80 年在扶風黃堆出土 作旅簋, 另有傳世 器八件,其銘文中人名和事件相同,錄、 、 應為一人, 不同處在於莊白冬器中伯 稱其父為“文考甲公"或“烈考甲公",稱其祖父為
“文祖乙公"錄 稱其父為“文考乙公",錄稱其父為“文祖辛公",可見,這是 同一家族的器物。13
長安鬥門鎮花園村 M15、M17,是兩座並列的西周早期後段的墓葬,墓主分別為禽、 進,M15 出土的禽鼎銘文有“--禽作文考父辛寶鼎"銘末綴有“亞朿",M17 出土的方鼎有“作父辛寶亞,朿",銘文周匝以亞形括之,與其相同還有 進所作的方壺、圓壺、甗等,二墓均為父辛作器,可見是同族兄弟。束和亞朿,在商之卜辭和金文中可見,在殷墟西區墓葬中也曾出過帶有“亞朿"銅器。從這兩墓出土銅器的形制來看,有典型殷式器物如方鼎,附耳的簋、帶狀獸面紋的甗、和尊、爵、觚等酒器,也有具有明顯西周特徵的方座簋、蓋上帶稜的卣、垂腹的圓鼎等,李學勤與黃盛璋先生都認為墓主是周之異族,亞朿其人,見於商期之卜辭,是商之望族之一,花園村禽與進組器物,應是亞束之後裔的西遷。14(此处异体字)器組,有(此处异体字)簋、和陝西黃堆發現的(此处异体字)觥蓋,簋銘為 “從王南征伐楚荊,有得,因作父戊寶尊彝吳"與(此处异体字)觥蓋的作器者、族徽、祭祀對象完全相同, 應是隨周昭王第一次伐楚的殷之舊部。15
盂,系殷商舊族之一,盂尊、盂卣出於關中,是盂人遷徒所致。其銘受祭者干支廟號與氏族徽號 “(此处异体字)”同出。白川靜所考,眉縣所出的大小盂鼎與此盂尊盂 卣作器者當是一人,當是殷之舊貴族。大盂鼎銘有雲“—王受天有大命—我聞殷述墜命–"將殷滅周興看作天命所致,這是對自已臣服於周行為的最好解釋16。
隨商滅周興而遷於陝的,還有商王族子奠之後,卜辭中屢見的“子奠",是商諸王子之一,陝西華縣的西鄭和中原的南鄭當是周初鄭人分流所致,陝右之鄭當是商舊地鄭人的西遷,西周中期後封於周宣王之母弟,乃有“鄭虢"和“鄭井"之分稱。

陝西出土其它殷系銅器,不少出土地與作器者不明,但明顯都是遷於周的殷人所為,殷系銅器在陝西所出的周初青銅器中,占有很大比例。說明殷人將先進的青銅文化帶入周地,周人在此基礎上,融匯舊有,創立新機。殷末周初青銅風格極為近似的現象,正說明了這種青銅文化的交接與過渡。

遷洛:

武王滅商時,已有“宅此中國,自此義民"的心願,周召二公遷殷民以營建洛邑的記載,見於《尚書.召誥、洛誥、多士》《逸周書.作洛》等諸多古文獻中。新邑的營建完全是按國都的規格,城內建築布局“左祖右社,面朝後市"既成後,成王以殷禮在此舉行元祀大典,召告天下云:“今朕作大邑於茲洛,予惟四方罔攸賓--"其意就是把洛邑作為四方諸侯雲集朝會的政治中心。成周之稱應從此始。洛邑、新邑、新大邑、成周,是同一地名互稱。從此,成周成為與宗周並立的,撫鎮三事四方的又一王權所在地。終西周一世,歷代周王在成周活動頻繁,迄今發現載有“王在成周"的青銅器已有三十多件。以洛邑為中心的西周官道,連結四方,西達宗周豐鎬;北上衛、邢抵燕;東經檜、譚到齊魯;南穿穎汝流域,東折入曾到漢陽諸姬;東南抵淮。四方輻湊,貢賦朝會之地,使得西周王朝的勢力很快通過中原控制了全國。正是由於洛邑成周的政治、軍事、經濟作用,中原和周邊地區才很快穩定得以發展。
在數十年的洛陽西週考古進展中,不少學者的目光越來越關注到澗河以東, 瀍河下游這一帶,從這裡所發現的遺址、墓葬的文化內涵分析中發覺,西周初年的廛河下游,曾是人口密集,物業發達的區域。這裡發現的西周時期墓葬、遺址、車馬坑、祭祀坑等,占洛陽西週考古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瀍河西岸龐家溝西周貴族墓地發掘墓葬 400 餘座,在歷代擄掠之餘仍有不少收穫。距此不遠的西周早期鑄銅作坊遺址,占地達十四萬平方米,是目前全國發現的最大的西周冶鑄作坊遺址。北窑村與隔河的瀍東,特別是塔東、塔西延至塔灣一帶,發現了數處聚族而葬的西周初年殷人墓。另外,還有從解放前開始已流散於世界各地的洛陽西周傳世青銅器,是出於馬坡、廟溝等地的矢令組、臣辰組、競組、守宮組、作冊組等殷遺貴族的器物。周人和殷人,在瀍河下游的新大邑中實現了真正意義上有文化交融。這些發現,為我們研究西周初建洛邑成周時移民的成份,作了相當明確的提示:
1963 年以來在瀍河西岸的龐家溝發現的大量西周貴族墓,出土的銅器主義銘文中豐伯、毛伯、康伯、伯懋父、大保、王妊等,均為史書和文獻中屢屢出現的西周王室宗親與顯貴。這些墓中還隨葬了大量青銅兵器和車馬配件,反映出這些貴族多數是留駐成周,擔任軍中武職的官吏。陶器風格表現出對早周的承繼關係, 其墓葬結構和同出的陶器與陝西早周風格一致,很明顯,他們是西周早中期留在成周監殷的姬姓的王室成員和官吏。
距此不遠,1973 年來發掘的大面積的西周鑄銅作坊遺址。從出土的銅器范模和熔爐殘壁上,可見出該作坊的主要產品是鼎、簋、卣、尊、爵、觚等禮器,採用的是當時先進的分鑄法,其熔銅、制范、澆鑄的工藝直接源於殷商的鑄銅技術, 而且,從遺址年代看,這是一處西周早期的供王室役使的手工作坊,這裡從事鑄銅業的手工業者,正從殷墟迫遷於成周為周宗室貴族服務的殷民“百工"。17
近年來,在瀍河東岸的塔東、塔西乃到塔灣一帶,發現聚族而葬的周初殷人墓,這些墓與瀍西的西周墓地有著明顯不同,均帶有殉狗的腰坑、個別槨外的二層台上的殉人現象,其隨葬器物的組合形式仍以酒器為主,墓葬習俗一如殷墟晚期墓葬。在塔灣的西周墓,墓主器物上所帶的族徽,在殷墟商墓中也可見到,這表明墓主人是由殷墟遷至成周的殷遺。18殷人墓的發現,正是商滅後大批庶殷迫遷於新邑成周的明證。他們在移居地仍是自成聚落,攸田而居。解放前,從洛陽的馬坡、廟溝、北窯等地,流散至國內外大量西周青銅器,這些傳世的青銅器大多數製作精良、有銘文,具有濃厚的商殷遺風。其中矢令組器、臣辰組器、競組器、卿組器等,從銘文內容中看,這些器物的擁有者,都參與過周初王室的祭典、朝會、征伐等大型活動,接受過周王及王家重臣的賞賜。從其社會地位和擁有的物質實力看,他們在周初社會中仍占有相當大的權勢和財富。在他們所製作的器物,銘中仍保持著殷商貴族受祭者日名和族徽並存的習慣,其中的族徽如鳥冊、光(先)、丙、子黑等都見於殷末的甲骨卜辭和銅器銘文中。無疑,這是遷居成周洛邑,臣事於周王室的殷商舊貴族,至少在殷墟晚期就是舊王朝的祝宗卜史, 上層統治集團文化的持有者。

遷北:

“周武王滅紂,封召公於北燕"《史記.燕世家》,關於召公初封燕之都城, 隨著北京琉璃河一帶考古發掘的進展而逐步明暸。在 1989 年琉璃河 M1139 中發現的匽侯克罍和克盉的銘文上,明確記載了周王初封匽侯時授土授民的歷史事實。銘中 、羌、馬 、於、馭、微"等,是授於匽侯的舊殷諸邦。19
近三十年,北京琉璃河一帶西周燕國遺址的發掘工作,有了重大的進展,大批西周貴族的墓葬,以及西周居址、城墻遺址被發現,特別是近年來琉璃河西周居址和古城的發掘,琉璃河文化遺存的內涵越來越清晰,它不僅說明這裡是召公封燕最早建都的地方,而且可以看出早燕文化組合的特徵,不僅帶有強烈的西周文化因素,同時又有濃厚的商文化氣息和一些土著文化成分。這種濃厚的商文化氣息,來自遺址中最具代表性的器物是商式的袋足鬲,來自城內居址 G11 區的灰坑中發現的卜甲刻辭,其字體風格不同於周原卜辭而更接近於殷墟晚期卜辭風格。更能說明商代遺民在西周初期燕文化之重要地位的,是出土於西周燕之墓地中大量帶有殷商遺風的青銅器。20
琉璃河西周早期墓葬 M50、52、53、54 的隨葬青銅器群,多數具有明顯的商殷風格。21M52 的復鼎、復尊,同為父乙作器。鼎銘“郾侯賞復□衣、臣妾、貝, 用作父乙寶尊 "M53 的攸簋銘中的攸,同樣是受匽侯之賞貝而為父戊作器。出於琉璃河黃土坡 M253 的堇鼎,銘曰“匽侯令堇饌大保於宗周,庚申,大保賞堇貝,用作大子癸寶尊 "從諸器的銘文內容看,其共同特點在於文末都帶 有族徽,這些徽識都見於殷未的器物中。銘中的父母名諱也都是以干支命名。這種干支命名和族徽的共存現象,說明了作器者仍保留著殷商舊習,且此三人都接受過燕侯的朋貝、臣妾之賞。與匽侯是主臣從屬關係。從墓中豐厚的隨葬品和人殉、牲殉情況,可見這些殷遺仍保持著貴族的地位。黃土坡 M251 出土的伯矩鬲和癸伯矩盤,可以與傳世的伯矩諸器相參照。癸伯與殷未的子癸器當有聯繫。甲骨卜辭中的癸,指人名、地名和國族名,癸伯矩應作為商殷舊邦首領而皈於早燕。
遼寧大凌河流域,是中原通向北方的主要通道。近五十年來,這裡先後發現過多次重要的商未周初的青銅器窖藏。這些器物中除明顯具有西周時代特色,如凌源馬廠溝的郾侯盂、史伐卣,喀左北洞二號坑的方座簋外,其餘多數器物帶有舊殷族 徽,風格造型也完全是殷式。其中最多的是商代亞其。喀左北洞二號坑出 方鼎,銘中 是亞矣之後,同出 父辛鼎,這與河南浚縣辛村衛墓 的亞矣卣 獻是同樣的組合。22辛村衛墓的陸姓墓主,是臣服於衛侯的殷遺。亞矣其侯諸器在北京和喀左一帶頻頻出現,蘆溝橋 1897 年發現的亞盉,順義牛欄山的亞矣器群,琉璃河 M54 的亞矣妃盤等,其侯矣為商王室主要成員,在武丁時,就以內服的諸侯身份出現。其地之地望就在商王畿之內。帶有 "形 徽識的銅器,在商未周初,分布於全國很多地方。山東胶縣 父癸爵、湖北 江陵的北 鼎、湖南寧鄉有 鼎等,但較為集中和有著完整組合關係的, 要屬北京與遼寧出土的器群,這不僅說明了商代孤竹之地望與殷遺北奔所以駐留的地域,就在關內與東北之交接處,也為商王胄箕子在商滅後輾轉赴朝的歷史傳說提供了線索。
北方殷商方國部族,深受中原商文化的影響,周初三監之亂被平後,王子祿父北奔,說明北方是商人聚族而居之地。封於燕的召公奭,與周公並為西周早期之名臣。關於召公之身世,史家說法不同。一說召公商之封於郾召(在今河南南召縣北的郾城縣),早燕之“匽"應是舊商郾邑的移封。這在周初的諸侯封國中已是慣例。召公既是有功於周王室的異姓舊殷顯貴。也是在周王侯中唯一的沿用商習而被其子輩稱為“召伯父辛"的人。召公既與商殷有過很深的聯繫,在早期燕國起用了大量舊殷人才,使得燕國文化在形成過程中深受商文化之影響。早燕一帶出土的青銅器明顯沿襲了商代青銅器的鑄造工藝和形制。與這種歷史原因有直接關係。
除上述遷西、遷洛、遷北三個主要去向外,殷遺的遷東與遷南,封宋與居衛, 都與周初動盪的政治局勢有密切關係。商奄與淮夷之反,三監的叛亂與存滅,商文化在齊魯民間的延亙,宋衛的商祀之續,都有待進一步的深入探索,才能較全面地勾勒出周初殷民遷徙在殷系青銅器分布上所留存下的軌跡,以此了解商代青銅文化在華夏文明發展進程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商滅後遷於各地的殷遺,從服務於王室的舊貴族到整族遷徒的殷民、到被迫效力於周王室的奴隸百工、參與周王室征伐的殷師官吏卒眾,都是殷商先進文化的負載者,是文化傳播中的主要因子。從周初殷系青銅器的銘文、徽識、製作工藝中,我們可以深切的感受到這一點。

注释:
1 孟世凱《甲骨文所見商周關係再檢討》《西周史研究》人文雜誌叢刊第二輯第 255 頁。
2 陝西周原考古隊,《陝西岐山鳳雛村發現周初甲骨文》文物 79、10
3 《河北藳城台西村商代遺址》文物 79、6
4 《山東益都蘇埠屯墓地與亞醜銅器》考古學報 77、2
5 《盤龍城商代二里崗期青銅器》文物 76、2
6 陳夢家《西周文中的殷人身份》歷史研究 54、6
7《河南出土西周青銅禮器的研究》中原文物 93、2
8 白川靜《周初殷人之活動》《日本學者研究中國史論著選譯》第三卷 128 頁,中華書局 1993 年版。
9 揚伯峻編著《論語譯注》《論語、為政》第 23 頁
10 許倬雲《西周史》第 116 頁 三聯書店 1994 年版
11 金岳《微方伯歷史文化研究》文物季刊 95、2
12 《陝西金石文獻彙集》336 頁三秦出版社 1989 年版
13 黃盛璋《錄伯冬器及其相關問題》考古與文物 83、5
14 李學勤《論長安花園村兩墓青銅器》文物
15 周文《新出的幾件西周銅器》文物 1972 年 7期
16 白川靜《金文通釋》卷一上第 390 頁
17 洛陽文物工作隊《1975—1979 年洛陽北窯西周鑄銅作坊遺址的發掘》考古 83、5
18 張劍《洛陽兩週考古概述》《洛陽考古四十年》科學出版社 1996
19 《北京琉璃河出土西周有銘銅器座談紀要》考古 89、10
20 《1995 年琉璃河周代居址發掘簡報》文物 96、6
21 《北京西周奴隸陪葬》考古 74、5
22 《遼寧喀左縣北洞村出土的殷周青銅器》考古 94、5

 

附图: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