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燕国的五座都城

下载全文:论燕国的五座都城

2011 年 2 月 第 36 卷 第 1 期
河北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Hebei University ( Phil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
F eb. 2011 V ol. 36 N o. 1

论燕国的五座都城
薛兰霞1 , 杨玉生2 ( 1. 中央司法警官学院, 河北 保定 071000; 2. 中共保定市委党校, 河北 保定 071002)

摘 要: 燕国在八百年的历史中, 曾建有五座都城, 研究这五座都城的建立和几次迁都的过程, 对认识燕国历史和燕文化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 燕文化; 都城; 迁都
中图分类号: K 878. 8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 1005- 6378( 2011) 01- 0088- 06

在历时八百多年的姬燕历史中, 前后曾几次迁都, 这主要是“外迫蛮貉, 内措齐晋”的产物, 并且代表着燕国历史的几个主要阶段。考察姬燕的 几座都城, 追索其迁都踪迹, 可借以了解燕文化的发展线索和各个时期的面貌特征。但由于年代久 远, 对这些都城的地点和年代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 常多异词。由于史实记述太简单而且不明确, 依靠史料已不能解决问题。随着现代考古的不断 发展, 特别是琉璃河、燕下都等地考古的深入, 西周燕国五座都城的面貌逐步显示出来。本人根据 大量考古资料对西周燕国五座都城进行了论述, 对燕国的几次迁都及其原因也依据考古材料提出 了一些看法。

一、西周燕国第一座都城——琉璃河董家林古城

琉璃河董家林古城是燕国第一座都城燕城, 是历史记载“封召公奭于燕”的始封地, 因此, 第一座燕国都城的发现确立对于燕国历史和燕文化的 研究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西周燕国在北方建立 后, 曾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演出过威武雄壮的史剧, 特别是到战国时期, 燕昭王南锁强齐, 威镇战国七雄, 创造了丰富的燕文化。但是, 由于燕国早期历史《燕之春秋》在汉初就已失传, 因而后代对燕国历史及其与燕国有关的物质文化的认识始终 是模糊的。既使是《史记》这样的史学著作, 对燕国历史的记述也很少, 自召公奭直到惠侯, 九代燕侯失传, 给我们留下了一大段空白。史记对西周封召公于燕有明确记载, 但对于封燕的时间、所封地点以及召公奭是否去燕就封等问题没有记载, 后代其他历史著作也没有这些问题的答案。所以 人们曾长期怀疑召公奭是否封于燕的问题。召公 封燕问题以及对这一问题的研究, 是燕国历史和燕文化研究中非常重要的问题, 因为这一问题如不解决, 其它问题的研究就无法展开。这个问题的突破, 得益于近几十年来考古新成绩, 特别是北京琉璃河考古发掘的重要成果。一大批考古工作 者把大量考古资料与历史文献相结合, 对这一问题进行了系统的整理和研究。
琉璃河商周遗址的发现发掘和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它结束了人们对燕国历史的认识模糊状态, 使燕国历史的脉络逐渐清晰展现在人们面前。琉 璃河遗址的发掘, 为我们揭开燕国历史之谜提供了线索和根据, 也是燕文化研究的一大突破。

( 一) 燕国第一座都城琉璃河遗址的发掘
燕国第一座都城琉璃河商周遗址位于北京房山琉璃河镇东北 2. 5 公里处。琉璃河商周遗址包括城址和墓葬两部分。1962 年秋季, 为了进一步了解遗址, 北京市考古队决定试掘, 并请社科院考古所的专家到工地给予指导。1964 年黄土坡村一农民在挖菜窖时发现了两件有铭铜器, 鼎铭为“叔乍宝彝”, 爵铭为“父癸”, 这一重要发现, 为解读该遗址的性质提供了重要线索。1972 年秋, 为配合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教学实习, 在刘李店、董家林两地再次进行试掘, 重点挖遗址, 发现方形房址和灰坑等遗迹以及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具。
1973 年春, 北京市文物管理处考古队、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房山区文教局共同组成琉 璃河考古队, 开展了较大规模的考古发掘, 当年发掘了 16 座墓, 其中有 2 座奴隶殉葬墓以及 1 座车马坑。从 1973 年到 1977 年, 共发掘 61 座墓, 5 座车马坑。1981 年秋至 1983 年发掘了 93 座墓, 从1981 年至 1986 年发掘了 214 座墓。

( 二) 燕国第一座都城琉璃河商周遗址的研究
对琉璃河遗址的研究成绩主要集中在以下几 个方面:
通过发掘写出了一大批有价值的发掘报告和科研论文。通过对琉璃河西周燕都古城址及其 墓地的研究, 写出了许多发掘报告和研究论文, 形成了很多重要的观点, 这些观点都是燕文化研究中非常重要的问题, 因而对认识燕国历史和进一步研究燕文化具有重要的价值。
确立了琉璃河遗址即是西周初年燕国都城燕城, 从而肯定了召公封燕的史实。通过考古确定了琉璃河即是西周燕国都城。1995 年秋考古工作者在该遗址又发现筒瓦残片, 证明该地应有过大型宫殿, 因而这就解决了长期以来悬而未决的问题, 是燕文化研究重大成果。
1995 年 9 月, 由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和北京大学考古系正式组成联合考古队, 对琉璃河遗址进行了较大规模的钻探和发掘, 在居住区和墓葬区两处共有4 个发掘点, 发掘面积约 1 300 平方米, 出土陶、原始青瓷、铜、玉骨器等一批重要文物。其中用卵石砌成的排水沟在我国已发现的西周遗址中尚属首次, 对研究古代城市排水问题具有重要作用; 所发现的云雷纹陶范, 为燕国能制造青铜器提供了依据, 并为进一步寻找铜器作坊提供了线索; 筒瓦的发现证明了该地曾有过大型宫殿。这些遗迹物的出现尤 其是克盉、克罍的发现和研究, 证实了董家林古城就是燕国都城, 就是《宗国都城记》中“周武王封召公奭于燕, 地在燕山之野”的所在地[ 1] 。
确定了董家林古城的建筑年代。董家林古城于 1962 年进行了正式的考古调查, 1972 年作过复查, 1976 年秋至 1977 年春分别在东城墙的北端和北墙的东端进行了试掘。参加该项工作的学者 通过对出土遗迹遗物的分析研究, 并参照有关文献, 认为董家林古城址就是“封召公于燕”的西周燕国都城遗址。由于这一论断以考古材料为依据, 又有古代文献记载的支持, 在学术界已得到广泛认同, 这应该是一个有事实依据的科学结论。
对燕国之封始于何人提供了宝贵资料。在确立了召公封燕的地点后, 燕国历史研究中另一重要问题就是: 谁是西周燕国的第一代封主? 琉璃河商周遗址的发掘为回答这一问题提供了宝贵 资料。
召公封燕, 始于西周初年, 这在古籍中是有明确记载的。司马迁在《史记 · 周本纪》中记述武王灭商后曾分封功臣谋士, 提到的有齐、鲁、燕、管、蔡等国, 其中明确写有“封召公奭于燕”。在《史记 · 燕召公世家》中, 又一次提到“周武王灭商, 封召公于北燕”的内容, 把封燕之事记在召公奭名下。但是, 历来学者们对召公奭是否去燕就封多有疑惑。其主要原因是由于召公在周王朝中身居要职, 地位重要, 如《书 · 君奭 · 序》所云: “召公为保, 周公为师, 相成王为左右。” 因而认为召公奭是难以离开宗周而放任的。特别是周公虽也被封于鲁, 后因留佐成王, 由其长子伯禽代就封于鲁, 所以有人提出召公之封燕, 犹如周公那样, “亦以元子就封, 而次子留相王室代为召公” ( 《燕世家》索隐) 。近代学者对这一说法也认为合理。但是, 召公是否去燕就封, 代封之元子究竟是谁, 研究者虽不乏推断之说, 却都没有实证, 这就使燕国之封始于何人, 成为燕文化研究上又一悬案。而 1986 年琉璃河商周遗址的发掘, 尤其是 1193 号大墓的发掘, 找到了这一问题的答案[ 2] 。
1193 号大墓出土了铸有周王“令克侯于匽”等重要铭文的青铜盉、罍各一件, 盉、罍上的铭文明确记载了周武王册封太保召公奭于燕的史事, 为解决西周早期召公封燕所在地提供了最可靠的材料。《考古》1989 年第 10 期刊登了一些学者对这篇铜器铭文看法的座谈纪要, 1990 年第 10 期又发表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市文物研 究所琉璃河考古队的《北京琉璃河 1193 号大墓发[ 3]掘简报》, 还发表了一些学者的文章, 对 1193 号大墓出土的文物、墓的形制以及大墓的主人进行了 研讨, 研讨形成了共识, 即琉璃河西周燕国墓地就是燕国第一位君侯的墓地, 董家林古城为召公封燕的 始 封 地。燕 城 作 为 姬 燕 第一 座 都 城 约300 年 。

二、桓侯徙临易

董家林古城的下限, 似定在“桓侯徙临易”为宜。桓侯迁都的原因, 参以《左传》及《齐太公世家》是因为受到北面山戎部落的侵扰胁迫, 知其为山戎部落联盟所破, 所以迁都不久有齐桓公伐山戎之举, 其时已近春秋前期。琉璃河古城结束是燕国第一次迁都, 该城址堆积的年代下限和古文献关于迁都的记载正相接近。
山戎为燕国以西一古部落群, 主要在今军都山以西蔚县、灵丘地区, 经营山林狩猎及高山放牧业而行山居, 被称为“山戎”, 本名或作“无穷”, 或作“无终”。以山戎为首的部落联盟主要成员, 除孤竹外, 还有一些部落。长期以来, 山戎部落联盟击灭蓟国, 驱逐肃慎, 围攻燕侯, 并渡黄河攻击齐国。燕力量虽强也敌不住山戎的进攻。宣侯死, 燕城陷, 其子桓侯不得不避居容城之易城。《世本》云“桓侯徙临易”年代在春秋早期。《括地志》 云: “ 易县故城在幽州归义县东南十五里, 桓侯所迁都临易是也。”《太平寰宇记》归义县云: “ 本汉易县, 属涿郡。按今县东南十五里, 有大易故城, 是燕桓侯之别都。”该地原属雄县, 今属容城, 近年在容城晾马台、南阳一带出土有“西宫”“左征尹”铭文的铜壶, 显然不属一般之物, 或与上述记载有关。不过器物年代仅及春秋战国之际, 与桓侯迁临易的时间距离较远。此城堆积尚未揭露, 还不明其和琉璃河古城的关系, 目前发现的燕国遗存, 春秋时期的较少。容城古城址的发现是非常值得注意的。对临易的解释, 目前有两种, 一种认为是在容城, 还有一种认为是在易县。临易, 以濒易水而获称, 省称曰易。易水, 指今易水及其下游白沟河及大清河。临易之城, 《世本》未言何地, 宋衷谓即东汉河间国易县, 则知在今容城。容城之易, 西汉虽曾属涿, 与今易县同郡, 但今易县在西汉时为故安县, 而不名易, 因此, 桓侯徙临易是指容城。桓侯所居易城, 据《水经注疏》在雄县北十五里, 即东汉末公孙瓒筑“易京楼”以拒袁绍之所, 其所筑碉堡群即因位于燕桓侯“易京” 故址而取名。今容城县东有古贤村古代为易城, 咎村古代为易京。咎读作瓒, 咎村即公孙瓒之村, 即公孙瓒易京楼故址。该城晋时尚在, 在北方是一重要军事要塞。赵王石虎伐蓟城归, 途经此城, 患其坚固, 发卒两万人将其破毁。该城之创建者为北殷氏, 北殷氏破后属姬燕, 故燕国桓侯得以为都城。
临易故城古籍记在唐归义县, 近年在容城南阳村发现的相关遗迹和遗物表明古籍所记不虚, 只是出土遗物年代较晚。除一件陶鬲保持西周晚 期作风外, 其余多在春秋晚期至战国时期, 这很可能是因为与这第一次“临易” 时间不长有关。山戎、赤狄两部落联盟的兴起严重威胁着燕的生存, 齐桓公应燕庄公( 桓侯子) 请求, 越黄河征伐山戎, 收复燕城、蓟城, 破山戎于桑干河( 今怀来县古有“桓公城”, 即因桓公屯营而得名) , 而后东出灭孤竹。齐桓公救燕后, 有“命燕君复修召公之政, 纳贡于周, 如成康之时”的话, 显然具有恢复燕国政权的性质。何况临易所在地的容城, 公元前 602 年以前是黄河流经地, 当时燕齐两国“以河为境”在古代交通不发达的情况下, 作为国都长期偏居边境也是不适宜的, 所以大概此后不久, 燕都即迁回到燕亳故地。此次迁都原因是由于山戎部落联盟瓦解, 齐桓公割燕留城( 在今安平县) 以北予燕庄公, 命他“恭贡于天子如成周时职 ,,复修召公之法。”为北方诸侯长, 时为燕庄公二十八年。山戎的侵扰没有了, 这才迁都。总计自燕桓侯( 在位七年) 元年至燕庄公二十八年, 燕国失其都邑达三十五年之久。由于城已为河水所毁, 故此后即废而不都。蓟城之为燕都, 是否始自庄公, 不得而明。庄公受齐桓公之命后五年死, 即使在这五年中迁都蓟城, 易城也常为燕国副都。临易作为燕国都城约 40 年迁到上都蓟。

三、燕国迁都蓟城

燕都迁回到燕亳故地, 但不是回到琉璃河董家林古城, 而是在附近蓟地另建新都, 开始了燕国以蓟为中心的历史, 迁都时间约在齐桓公打败山戎之后, 燕庄公就逐渐营建上都蓟, 并逐渐迁都于此, 至燕襄公时( 公元前 657 年 ) 公元前 618 年) , 上都蓟就成为燕国的国都。
燕国蓟城的方位在北京附近, 但具体地点文献记载很少, 因而探索其位置, 地下出土实物资料特别重要。几十年来考古工作者做了一些调查发掘。发掘表明, 历史上的蓟城并不是相沿使用的, 其城位置有过变更, 变更的时间在东汉末年。因此, 东汉以前为前期蓟城, 东汉以后为后期蓟城。后期蓟城在西晋后是相沿使用的, 目前通过遗址遗物结合文献研究, 后期蓟城大体定位, 前期蓟城位置还不确定。
1965 年北京西郊八宝山南侧修筑地下铁路时, 发现了西晋王浚妻华芳墓。墓志记载, 此墓“假葬于燕国蓟城西二十里”。而北京广安门外道教建筑白云观之西原有土丘一座, 1974 年在此地发现残城墙遗址。如果与华芳墓志记载结合, 残城正位于华芳墓地之东略南二十里。据此可以认 定, 残城所在即西晋蓟城。由于没有发现早于西晋的有关遗址遗物, 可以认为, 这里是东汉之后在这里初筑的蓟城, 而前期蓟城不在这里。
在西晋蓟城内西北部地势较高, 为一带丘地。
郦道元《水经注》“蓟城内西北隅有蓟丘, 因以名邑也。犹鲁之曲阜, 齐之营丘矣”。郦道元是河北涿县人。对蓟城与蓟丘的关系、方位说的很清楚, 很可能到过蓟城。《战国策》有“蓟丘之植”, 《天府广记》有“北登蓟丘望”, 可见蓟城是因该城“西北隅有蓟丘”而取名。以上是后期蓟城即东汉以后的蓟城所在地。
前期蓟城即战国以前燕国蓟城的所在地目前还不能确定。根据几十年来考古发掘情况, 在北京广安门南七百米护城河西岸发现了战国饕餮纹瓦当等物, 是战国遗物。燕国宫室, 《史记 · 乐毅传》有记载: 公元前 284 年燕将乐毅伐齐国, 大胜,“珠玉珍宝, 车甲珍器, 尽收入于燕。齐器设于宁台, 大吕陈于元英, 故鼎反乎磨室”。《史记正义》 引《括地志》注解: “燕元英、磨室二宫, 皆燕宫。在幽州蓟县西四里, 宁台之下。” 这是唐人的纪录。唐代幽州城内有蓟县, 这里幽州蓟县, 实际上是后期蓟城, 而所说旧日燕宫在幽州蓟县西四里, 也即后期蓟城之西四里, 当是前期蓟城所在[ 4] 。
召王二十八年遣乐毅伐齐, 掳回之珍宝重器仍置于蓟城宫殿之中, 说明燕召王时期蓟并未失去国都的地位。燕国在蓟城建都约 150 年后迁往燕下都。但由于蓟城在迁往燕下都后仍作为副都, 因而是作为燕国都城时间最长的都城。

四、燕文公徙易

春秋晚期, 北方的戎狄各部又逐渐强大, 迫使燕国又一次徙都。《水经注 · 易水》云: “易水又东迳易县故城南, 昔燕文公徙易, 即此城也。” 据《史记 · 燕召公世家》记载, 燕有两个燕文公, 一在公元前 554 ) 公元前 544 年, 一在公元前 361 年) 公元前 333 年。公元前 361 年) 公元前 333 年在位的燕文公, 疆域广阔, 国富民强, 不存在迁都问题, 因此只有公元前 554 年 ) 公元前 544 在位的燕文公才具备不得不迁都的条件。因为这一时期北方戎狄各部又强大起来, 不断南侵。国都蓟偏北, 易受戎狄各部的直接攻击。为避免戎狄的锋芒, 燕不得不考虑另辟新都问题, 这次燕文公没有选择距蓟 200 里之遥的今容城的废易城, 因这里地处平原, 无任何天险可守。这次燕文公徙易的易是今易县燕下都。燕下都虽地处平原, 但它可挖堑筑城, 它西北有险关紫荆关, 西北至西南是数十里的山岳地带, 东部和东南部是华北大平原, 自然条件优越, 城址选在中易水和北易水之间, 城池坚固, 便于防守, 因此, 燕国遂在太行山东麓的南北交通要道上挖堑筑城, 兴建了燕下都。
对于燕文公徙易, 究竟是在原来的临易故城还是在燕下都之地, 尚有争议。一种意见认为仍是在临易故城。如《史记》集解引《世本 》说: “燕文公徙易, 即此城也。”寿鹏飞在其所纂《易县志稿》认为:“秦时上谷郡之易县及《水经注》之易县故城, 同为雄县也, 而燕文( 公) 徙易亦即此城, 盖前后两迁皆在于雄。《雄县志》以为桓侯徙临易而后必又返蓟, 至燕文( 公) 乃复返雄, 事或然矣。逮子之之乱, 临易燕都悉已残破, 地入于齐, 昭王既立, 乃不得不迁都以避之, 复来今易。《水经 · 易水志》: ‘昭王礼宾, 广延方士, 不欲诸侯之客伺隙燕邦, 故修建下都, 馆之南陲, 昭王创之于前, 子丹继之于后。’所云下都, 武阳城也。”
然而此说法随着对燕文化研究的深入和考古 发掘的进展, 受到了一些质疑。陈梦家在《西周铜器断代》中说: “雄县临易, 易县亦临易, 故所谓‘临易’. 亦可以指今易县。”认为燕文公徙易之易在今易县[ 5] 。从对燕下都的考古发掘来看, 20 世纪 60 年代以来, 文物考古工作者对燕下都城址进行了大量勘察和发掘工作, 通过对遗址和墓葬的发掘, 反映了城址的年代内涵。1958 年的调查报告认为”燕下都建于战国时期”。1961- 1962 年的报告认为, 下都的东城年代不会晚于燕昭王时期, 应在战国中期。北京大学考古专业的讲义说: “现存燕下都的城, 即在彼时( 燕昭王) 扩建[ 6] 。”通过对城址内 4 处手工作坊和居住遗址的发掘, 从出土遗物看, 一部分只能笼统地定为战国时期, 而有一部分如鬲和釜器常见于春秋至战国中期的墓中, 盖豆是战国早、中期的形制。
在东周列国都城内, 均发现有同时期的墓葬, 或自成墓区, 或与民居作坊杂处, 说明春秋时期有把死者葬于城内的习俗。在燕下都城址东城内西 北角的虚粮冢、九女台为两处贵族墓葬区, 其中虚粮冢墓区的 8 号墓和九女台墓区的 16 号墓已发掘。九女台 16 号墓位于墓区的最北排中间, 该墓规模较大, 随葬的陶器大多是仿铜礼器而制作, 所仿铜礼器有的是战国早期的器物, 陶礼器使用九鼎八簋制, 车马坑出土的车轊 使用金线、金片等镶嵌纹样, 显示了墓主人非同一般的身份, 应是战国早期一座燕侯的墓葬。由于该墓在出土前已被盗挖, 墓室及文物损毁严重, 从现有文物中还不能确认此墓葬的是哪一位燕侯。虚粮冢 8 号墓经发掘出土了一批文物, 经专家鉴定此墓应为战国晚期一座王侯墓。虚粮冢、九女台墓区的 23 座坟茔是否全为燕王侯墓或贵族墓还有待发掘证实。
16 号墓的发掘为燕下都建城年代提供了有力的证据。16 号墓位于九女台墓区最北排的中间。从葬制或规模看, 其墓主身份应是燕国贵族。墓已被盗, 但出土了 135 件陶器, 并有完整的陶器组合。这种在随葬品中以陶器代替铜器的现象开始于战国中期, 而陶器形成鼎豆壶盘匜的基本组合, 在中原地区亦在战国中期, 因而 16 号墓至少战国中期就已经存在。
据张政烺5庚壶释文6 研究, 燕文公三年、齐庄公二年( 公元前 552 年) , 齐国曾联合山戎等戎狄部族之王共击燕师, 迫使燕文公迁都。此时燕齐关系已不同于齐桓公和燕桓侯时, 那时是齐桓公出兵伐山戎以救燕, 燕桓侯迁都临易地近于齐, 以便寻求齐的保护。而燕文公面临的是齐主动联合 戎狄各部向燕进攻, 如果燕文公再将都城迁临易, 就会时时面对齐国的直接威胁, 所以燕文公再迁临易说存在着诸多疑问。当然燕文公所迁是否为燕下都, 燕下都是否营建于燕文公时, 由于目前还缺乏直接而明确的资料证明, 仍难以下结论。
燕昭王时, 燕下都为鼎盛时期, 在这里发生了一系列关乎燕国命运的大事。秦王政二十年、燕 王喜二十九年( 公元前 227 年) , 燕太子丹遣荆轲刺秦王未遂, 秦将王翦、辛胜攻燕, 在易水打败燕代联军, 燕下都城破被毁, 为秦所占。从目前发掘出土情况来看, 燕下都是燕国几座都城中规模最为宏大、文物遗存最为丰富的一座。
燕文公徙易后, 三百余年更不徙都。

五、燕国最后都城辽阳

燕太子丹谋刺秦始皇事败, 秦将王剪、辛胜兵临易水, 燕王喜与逃到代地的赵公子嘉联兵与秦在易水西决战, 失败后, 燕军主帅太子丹逃匿于衍水, 被秦将李信追斩, 燕王喜不得不弃蓟城, 率兵退到了辽阳。五年后秦将王贲俘燕王喜, 燕国遂亡。
总计燕国自召公封燕至燕王喜共传 42 世,828 年, 先后建五都, 即燕城、临易、蓟城、燕下都、辽阳。其中都蓟城时间最久, 燕城次之, 燕下都、临易又次之, 辽阳时间最短, 仅 5 年。

收稿日期: 2010- 10- 05
作者简介: 薛兰霞( 1953- ) , 女, 河北高碑店人, 中央司法警官学院教授。

[ 参 考 文 献 ]
[ 1] 陈光. 燕文化研究论文集[ M ] .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5.
[ 2] 张亚初. 太保罍、盉铭文的再探讨[ J] . 考古, 1993( 1) :
62- 69.
[ 3] 杨玉生. 论召公封燕及其对燕文化的影响[ J] . 河北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6( 6) : 52- 59.
[ 4] 司马迁. 史记[ M ] . 上海: 商务印书馆, 1959.
[ 5] 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考古学报: 第十册[ M ] . 北京:
科学出版社, 1995.
[ 6] 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研究室. 战国秦汉考古讲义[ M ] .
北京: 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教研室. 1973.

[ 责任编辑 卢春艳]

 

A Research on the Five Capitals of Yan Dynasty

XUE Lan-xia1 , YANG Yu-sheng2
( 1. T he Cent ral Inst it ut e f or Co rrect ional Po lice, Baoding, H eibei 071000;
2. Baoding Schoo l of T he Comm unist Part y o f China, Baoding, H eibei 071002, China)

Abstract: In t he hist ory of 800 year s, Y an dy nasty has built f ive capit als. T he research o n it s est ablish- m ent o f capit als and several relocat ion processes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f or t he st udy o f Y an dynast y and its cult ure.
Key words: cult ure of t he Y an; capital; relocat io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