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燕独运之沿革

20世纪末在民间是否有主张本土脱支独立的人士不得而知,可能是有的,但是当时信息流通不便,估计没有留下可靠的文字记录,而且应该也没有什么较为完善的理论和相应的影响。进入21世纪,由于互联网的便捷,网络上开始出现许多主张本土独立的宣传。

●1984年1月21日:香港信报《人在香港》专栏的一篇《“楚独”屈原》里提到了“燕独”,可能是当代最早使用这个词的,但其指的是战国时期的荆轲,而且作者是宣传大一统的。详见:https://forum.hkej.com/node/51469

摘选:“于今之世,要宣传屈原,不如宣传张仪为佳,张仪“连横”之说,将齐、楚、燕、韩、赵、魏各个击破而实现全国的统一,实在是伟大的天才。张仪的如簧之舌,他的纵横捭阖无所不用其极的手腕,在正人君子看来,不无贬意,但为了实现统一大业,为了秦始皇扬名后世,并且使其接班人能万代传下去,那又算得了什么?也正因为如此,“楚独”的屈原,“燕独”的荆轲,“赵独”的廉颇、蔺相如,“齐独”的田横等等,均不宜作宣传,他们的语录不宜被引用,有关他们的剧目和书籍,也应列入“精神污染”之列。”

2016年的一个论坛里有人把荆轲称作燕独恐怖分子(http://bbs.wenxuecity.com/taiwan/484342.html):“所謂"韓獨"、"趙獨"、"魏獨"都是分裂祖國統一的罪惡分子,尤其是所謂"燕獨",竟然以恐怖分子荊軻對我大秦領導人發動恐怖攻擊,這些暴力打砸搶集團,遲早都必須付出代價”

一篇写于2017年反驳大一统主义的文章《楚独分子”屈原成为爱国诗人是中国历史的老常态》: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a695bd0102xfkh.html

摘选:“文化大革命确实是一场触及灵魂的大“革命”,触及得让人的灵魂到了无所依托的程度。比如批林批孔运动、评法批儒、大讲儒法斗争史的时候,宣传秦始皇、曹操是法家,统一中国或统一北方有大功劳。于是,荆轲成了“亡命徒”、“恐怖主义分子”、“燕独分子”;刘备成了“大儒”;诸葛亮“大智”过了头,物极必反,聪明反被聪明误,成为鼓吹国家分裂的“大愚”。这都颠覆了千百年来中国历史文化的常识。尤其是,孟姜女也受到激烈批判。批林批孔批孟姜女,真是欺负人欺负到家了,连个小寡妇也不饶过。幸好这场运动还没发展到批斗屈原的程度,议论议论就不了了之了。”

●2011年5月2日,推特有人提到燕独,看似玩笑话:

“你搞燕独好了。 RT @tianshanml: 燕国人民申请旅游免签 RT @Michae1S: 坚决支持鄂独、皖独、豫独、湘度、赣独… RT @straightbar: 坚决支持沪独!@shevalxj11: 恩恩恩”

●2012年07月2日:上海人蒲汇塘渔夫写的《红朝宫廷评话-原名:王立军事件给人的启示》,第三章第八回,亦提到了“燕独”一词。原文:“看来,18大以前,P民都要老老实实的才可以,否则就是反革命暴徒了。那些国企现在又可以高枕无忧了,反正谁对国企的产品或者服务有意见,就是反CP,反社会主义,颠覆国家了。若是新疆人,就是疆独分子,若是西藏人,就是藏独分子,若是东北人,就是满独分子(现在这个还不太流行,以后会流行的。),要是湖北人,就是楚独分子,四川人,就是川独分子,河北人,燕独分子,上海人,申独;浙江人,宋独;广东人,南蛮独!台湾人,不用说了。搞不清那里人,就是圆圆门徒了。(要扣帽子,说书的也会啊。)”(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3476/201207/1024.html

●2013年8月25日:blogspot博主张裕聪发文主张在京津冀与山西地区建立“北洋共和国”。这是网络上已知最早较为认真提出独立主张的。详见《华北独立运动之正名》:http://freekitan.blogspot.com/2013/08/blog-post.html?spref=tw

摘选简介:“华北独立运动,就是为山西,河北,北京,天津两省两市脱离中国而独立建国的运动。独立后,国名可定为北洋共和国,而英文定为Republic of Kita,届时北京不再作为首都,可以改称幽燕特别市。”

另有《北洋共和国——国土,人民,国家象征》一文:http://freekitan.blogspot.com/2013/09/blog-post.html

●2014年4月:人人网的黃浚宇写了一篇《單純就是想整理記載一下李碩的藍圖》,提到了燕国,摘选:“支那解体后,各国军政首脑在燕国首都燕京签署《燕京协定》,成立支那联盟The Chinese Union,支那联盟是一个自由贸易区,并且有比较松散的议事机制。之后各国又签署了《天津协定》,实现了成员国公民互相免签证待遇。由于支那联盟成立于欧元彻底崩溃之后,所以并没有统一货币。”、“ 燕国独立后是北支那的一支劲旅。面积不大,但人口与晋国相当。首都与最大城市是燕京,第二大城市天津,第三大城市塘沽,京津塘都会区占燕国人口60%。第四大城市石家庄,第五大城市唐山,第六大城市保定。燕国土地贫瘠、资源匮乏,尤其缺水。粮食主要从满洲和中国进口,电力与能源从晋国进口。塘沽海水淡化厂是世界最大的海水淡化设施。燕国独立后,环燕京贫困带问题得到了缓解,很多农民进城务工,环渤海地区成为世界工厂之一。此外燕国比较发达的产业还有教育、医疗、旅游、交通运输和金融服务。”

http://blog.renren.com/share/239735378/17188956991

●2014年6月27日天涯社区有人发帖提到了未来可能出现的“燕族”《梁大岭:假冒子孙求平等,是泛汉主义得的甲骨病》:http://bbs.tianya.cn/post-free-4442835-1.shtml

摘选:“不久前网上传出台湾民族与香港民族,把皇汉吓得半死。假如再传出吴族,楚族,齐族,闽族,湘族,秦族,粤族,客家族,皇汉非气得上吊不可! 为什么呢?因为泛汉主义的本质是皇汉主义,害怕人权,民权,特别害怕汉族以母语聚族求民族自治权,从而实现均分皇权民主!汉族什么时候大声说:我不是炎黄子孙,不是汉族,不是中华民族,我们是吴族,楚族,湘族,秦族,齐族,燕族,晋族,粤族等了,民主宪政才会开启大门!”、“但是,由于受境外日本渗透建立的同盟会及苏俄渗透建立的国民党错误,人造汉族,各汉方言民族的知识分子脑残,推波助澜,不知聚族求民主,联邦合众国,反而结党建党国,将汉奸党父误认为国父,走上邪路而不知回头,以至由于缺乏吴民族,晋民族,燕民族,秦民族,赵民族,齐民族,鲁民族,楚民族,越民族,闽民族,湘民族,蜀民族等民族意识及责任而走不出秦政怪圈。”、“汉人的母语是秦语,晋语,齐语,吴语,楚语,燕语,湘语,闽语,越语,粤语等,因共用一套官主的甲骨文而无法创造出秦文,晋文,齐文,吴文,楚文,燕文,湘文,闽文,越文,粤文,因而无法阻止秦政施暴,两千两百年来把强奸当幸福!”

●2015年8月6日:知乎网有人发问,提到了一位信仰天主教的14岁保定少年已不认为自身属于汉族,而是“河北族”。详见: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4180365

原文:“我表弟今年十四了,家住保定,最近不知看了什么东西,整天声称自己不是汉族,是热爱自由的北地游牧人的子孙,应该叫做「河北族」。还说,如果不是北京人从中作梗,冀东自治政府就能保留下来,东闾中华圣母就能感召全河北的人都信天主,信真理,今天河北就会像台湾一样繁荣和文明,不会像今天这样,被首都压榨得半死不活的。我表弟的爸爸(我二伯)是个忠诚的老党员,听了这话打我表弟好几次了,但是越打我表弟的信念就越坚定,最近已经流露出了要去受洗为“坚定的天主子民”的想法。我二伯都快气疯了,准备要送我表弟去少管所了。请问我该怎么劝我表弟不要惹我二伯生气?”

●2015年之后,在巴蜀学者刘仲敬先生(阿姨)“发明民族”的号召之下,其读者群体中陆续产生了中国大陆各地的分离主义运动,包括满洲利亚(Manchuria)、巴蜀利亚(Bashulia)、粤人的加通尼亚(Catonia)、闽越(Hokkienam)、吴越(Goetland)、晋兰(Jinland),以及荆楚、江淮、赣鄱、湖湘、齐洲、夜郎、“大不列滇”、“桂尼士兰”、等各地独立分子,后来被称为诸夏主义者(Cathaysianism),但当时燕独分子并不活跃,在刘仲敬的文章里也没有提到过燕独,而且他在那时候比较倾向于把京津冀豫鲁皖陕这一带北支那官话平原区划入所谓的“四边形中国”,不认为这些地方可以发明出独立的民族,是未来大洪水的重灾区,西安以东会被“核平”。笔者也是在这一年开始经朋友介绍而接触姨学,此后历史观发生了很大改变,但笔者当时并不热衷于政治,也没有人宣传燕独,因此笔者在当时也对他们那些主张并不在意,不参与他们的话题,也不觉得家乡能够独立建国,打算以后跑路。

●2016年4月:有人在Facebook建了些个包括“河北獨立-自決建國”等一样后缀词的各省市独立主页,不过看样子只是瞎搞的,作者应该不是燕人,主页里也没有什么具体内容。

同一时期,诸夏主义者的开篇作《诸夏自由同盟宣言》里面提到了“燕赵”复国:

摘选:“最理想的情形,當然是圖博、晉國、滿洲、燕趙、齊國、巴蜀、楚國、吳越、諸閩、粵國、大不列滇紛紛復國。但現實是各個邦國復國的難易程度不一,內陸地區普遍讓人絕望。如果能在沿海某地先實現一個實體,就可以結晶生長的種子,也便於支內右狗前來避難,在其中可以積攢力量 ,待局勢穩定,可以幫助更多的邦國恢復秩序。”

●2016年5月2日:冬川豆的微信公众号发表了一篇《燕虽旧邦,其命维新》,署名作者为“燕有乔”的文章,此为诸夏主义者内首次介绍燕独,这文章很大程度上鼓舞了我,便打算留下来帮助家乡父老发明一个幽燕民族,并完善共同体,让同胞们能够度过未来的洪水期。

微信原页面为:http://mp.weixin.qq.com/s/34OOI3V97plAW4ppnInG3Q,全文见:https://yuyencia.wordpress.com/2017/01/04/%e7%87%95%e8%99%bd%e6%97%a7%e9%82%a6%e5%85%b6%e5%91%bd%e7%bb%b4%e6%96%b0-%e5%86%ac%e5%b7%9d%e8%b1%86/

5月中旬,诸夏主义者建立了自己的一个小论坛,其中亦有燕国专栏,地址:http://www.cathaysianism.com/forum.php?mod=forumdisplay&fid=59

●2016年9月7日:YouTube用户王守悉发布了一段视频《【中國情報】北京独立,燕幽复国的可能性》,以他自己的观点评论了当代的燕独,认为不会成功。https://youtu.be/0vDCTQdru4c

其中的开头语:“您可以作一期燕独,也就是北京独立的影片吗?因为我们(北京/北平)现在也有更多本土化的思潮。希望您分析一下可能性。另外联合天津建国也可以是选项吗?”

●2016年11月27日:刘仲敬在《诸亚与诸夏》里面提到了“中山民族属于内亚”,中山民族(Kashgaria)指的就是现在的石家庄人。

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E8%AF%B8%E4%BA%9A%E4%B8%8E%E8%AF%B8%E5%A4%8F-e8748e3b7633

●2016年的大部分时间笔者仍然是以关注教会传统的问题为主,直到年末那段时间开始相信,如果想帮助教会恢复梵二前的正常状态,就必须借助政治力量。民族国家虽然在起初对教会是不利的,但在当前相对应于现代左派分子优势的世俗无神主义,显然民族主义要比其优越,而对教会最有利的政权形态虽然是中世纪传统的封建君主制,但在当前的环境下,已经不可能将其全面恢复了,所以就应该鼓励民族主义来抵制左派分子对传统基督教社会的腐蚀,特别是波兰民族那种,做波兰人和做一名天主教徒是相同的,坚决抵制异教徒占领基督徒的欧洲,使得波兰人成为了基督教欧洲最后的几个堡垒。随着支那大一统帝国在未来数十年内解体为多个民族国家的必然结局,再加上梵二后现代主义教廷对忠贞教会的抛弃,我们幽燕的忠贞教会应该利用这个时机,率先发明一个信仰天主教的幽燕民族,并且还要建立相应的自治的幽燕独立教会,以维持一个传统的基督徒所统治的社会,成为正统天主教信仰在整个远东的中心。
12月初,笔者开始独立地对当代幽燕民族进行了初步的建构工作,以作为燕独的理论基础。12月28日开始在Twitter上以“雅各·比約”为名介入相关话题的讨论(后来把“各”改为了“格”,起初的ID为“enoya33”,现在为@Yuyencian)。
2017年1月6日在Facebook建立了相关的主页进行宣传,12号通过的审核,最初名为“大燕復國運動”。后开始在Wordpress博客上分享相关资料,最初名为“聖教興燕”,ID为“domdionysius”。
1月27日基本的理论体系架构了出来,随后在博客发布了《大燕民族的建构与复兴》一文,分别介绍了幽燕民族的定义,民族教会,民族语言,民族文化,地理环境,领土范围,国史简编,以及对复国的规划等内容。
4月7日设计了正式的组织徽章,以东闾圣母为主体,之前只是简单的“燕”字图案。
5月末开始以“幽燕”取代了“大燕”一词,首文也就改为了现在使用的“幽燕民族与幽燕独立运动”,英文名也由“Dayansia”改为现在的“Yuyencia”,Facebook主页则改为了现今的名称“幽燕獨立運動”(地址:https://www.facebook.com/Yuyencia)。
6月末,因传言诸夏主义者被共党有关部门定为了非法组织,一些支持者便隐遁了起来。
7月16日设计了最初的国旗“幽燕十字旗”(后来又新设计了几版)。
8月25日在维基百科创立了“幽燕民系”条目,以作为介绍幽燕民族的页面,本来以为这个词应该不会有什么争议,30日又创建了“幽燕独立运动”条目,但被一些支那五毛举报,9月5日两个条目都被管理员删除,不过燕独也借此得到了较好的宣传,被更多人知道了。
9月30日在笔者与晋人的领土争论中,刘仲敬评论道:“張家口是蒙古在東亞殖民地的上海、滿洲國不可或缺的金門安全區、晉蘭民族和語言的耶路撒冷、幽燕民族血肉相連的腹心之地。誰的民族發明更早更成功,漢薩同盟的但澤自古以來就屬於波蘭的格但斯克。誰發明民族更晚更失敗,亞美尼亞的阿拉拉特山就只能留在國旗上。誰拒絕發明民族,就會像普魯士一樣滅亡。” 这应该是他第一回公开的使用“幽燕民族”这个词,他的支持对我的燕独宣传有很大帮助。
10月22日整理完成了幽燕近现代史简编(20世纪至今的时期)。
11月5日因系统错误举报,博客被管理员封禁,便暂时使用备用的域名“jacobpius”,到8日网站恢复正常,名称改为了新发明的“Yuyencianism”一词(幽燕民族主义)。同一天刘仲敬在其公布的《諸夏紀事本末》节选里提到了“幽燕西亚(Yuyencia)”,补充了编年史里面反清独立战争时期的燕人名单。
12月4日以组织徽章为基础设计了国徽,并且重新设计了现在使用的幽燕盾徽旗。
12月7日建立“燕獨運”小组(地址:id=344620419257465),作为聚集FB燕独支持者的地方。

截止编写这篇小文的时候,也是笔者发起燕独运整整一年了,脸书主页上已有74个赞,91个关注者,推特上则有668位关注者,但其中并不都是了解或支持燕独的。这一年来,在推特的小圈子有了一部分支持者,包括刘仲敬先生的许多次帮忙转发推文加以宣传。这期间有的老人走了,有的新人来了,但大多数都是泛泛之交,并没有形成一个团队。此外还和其他一些民族的独派分子维持了友好的关系,比如关陇和闽越,还和一些人结下了梁子,特别是一些自称吴越人的,晋兰人的,满洲人的,但笔者向来不会和敌对者在网上浪费时间吵架,既然看不顺眼那就面对面打一架,打不了的话那就直接拉黑了事。
虽然目前笔者仅仅是在“墙外”的网站宣传燕独运,但并不只想在网络宣传,也并不急于宣传,待更完整的幽燕国史完成以后,主要的游说对象是身边的教会神职与教友,因为他们才是复国的主力。目前我的这一主张仍然没有向他们正式介绍过,可想而知支持者在当下不会很多,所以我的正式计划是先花大概十来年的时间成为一名司铎,即天主教神父,也是我在发起燕独运之前很早就已计划的,成为神职以后再号召教友加入这一运动就会容易的多了,但在此期间认同笔者文中理论的朋友当然也可以自由宣传,能提前建立起相应的组织更好。
这些年来,燕独运从无到有地浮现出来,从一开始支那人的嘲讽,然后被人不经意间将这个词作为一个未来可能出现的事说了出来,继而是出现了本土的爱国者粗糙发明的北洋国、河北族,以至于燕族人的燕国在人们的评论里逐渐成为了理应存在的民族和国家,直到诸夏主义的大旗横空出世,独派力量越加壮大,虽然刘仲敬他老人家本来根本不相信燕地能够发明民族独立复国,但随着幽燕爱国者们不甘堕落,拒绝中国人这个污名,并努力建构新一代的燕民族,整理燕国史,燕独运终于被很多人认可,不再被视作无可救药的费拉,将来也必会一步步走向成熟。目前我们的理论部分基本已经完成,下一步就是组织化了,也就是从纸上画的蓝图,动手来变成现实,相关计划已经在博客首文里讲过了,也就是建立海外复国军团,以及获得金主的赞助。
当然笔者作为身在大陆沦陷区的燕独分子,也清楚将要承担的政治风险,就像我早先就希望加入忠贞教会成为一名被共匪迫害的天主教司铎一样,对此早已有心理准备,但我对此复国大业能够做的事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即便我今后身陷囹圄,但这个种子已经落入幽燕沃土,将来也必有无数爱国者前赴后继,终将邪恶的入侵者驱逐,光复我们的祖国。

One Comment on “当代燕独运之沿革

  1. I am from Slovenia. I can help with build this forum. Thanks for approved.

    Jaz sem Slovenka. Lahko pomagam pri razvoju foruma.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