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平原两侧新石器文化关系变化和传说中的洪水

下载全文:河北平原两侧新石器文化关系变化和传说中的洪水

【作者】 韩嘉谷
【关键词】河北平原 新石器文化 洪水 海侵
【出版日期】2000-05-25
【摘要】 洪水,在我国古籍中记载颇多,它是全新世大暖期的产物。当其时,气候炎热,冰川消融,雨量增多,千山万壑的陆地水夺道而下,不遵其道,恣意泛滥,肆虐达2000年以上。横亘于我国北方的黄河,流程万里,流域面积75万平方公里。它满载洪流,高原直下,冲出三门峡后,直泻华北平原,游荡无羁,任意改道,危害尤烈,一度成为阻隔平原两侧交往的严重障碍。这种危害在当地古文化遗存的发展和关系变化过程中留有痕
【刊名】考古

洪水,在我国古籍中记载颇多,它是全新世大暖期的产物当其时,气候炎热,冰川消融,雨量增多,千山万壑的陆地水夺道而下,不遵其道,态意泛滥,肆虐达2000年以上。横亘于我国北方的黄河,流程万里,流域面积75万平方公里。它满载洪流,高原直下,冲出三门峡后,直泻华北平原,游荡无羁,任意改道,危害尤烈,一度成为阻隔平原两侧交往的严重障碍。这种危害在当地古文化遗存的发展和关系变化过程中留有痕迹,而这些痕迹又成为了解洪水的发生时间、规模和灾害程度的重要线索,同时又赋予传说历史以新的科学内容。

一、距今八千年: 统一的文化区系
黄河流经的河北平原两侧,从太行山东麓到黄海之滨,包括渤海西岸、南岸和环泰山地区,是苏秉琦先生提出的新石器时代相对稳定的六大文化区系之一,即以山东及其相邻地区为中心的黄河下游区系‘卫。迄今在此范围内发现年代最早的新石器时代遗存,是河北徐水县南庄头遗址「,,碳十四测年达距今9980土100年至距今10815士140年,出土遗物有石磨棒、磨盘和釜(罐)、钵类陶器。尽管认为其制陶技艺早已迈过萌芽期、发生期③,但由于出土遗物较少,因此文化面貌尚不够清晰。
距今8000年前,古文化遗存逐渐增多,并且在不同区域出现了不同特征的遗存,按目前发现的资料,主要有三个考古学文化(类型),即磁山文化、后李文化和镇江营类型。 磁山文化④用盂和支脚构成复合炊器,支脚多呈倒靴形。共存陶器还有细颈瓶、深腹罐、三足钵等。纹饰主要有绳纹、蓖纹、细泥附加堆纹等。碳十四测年在距今7900一7500年之间⑤。这类遗存在络河流域发现较多⑥,较北的地点有安新梁庄下层砂和易县北福地一期乙类⑧,南面见于淮阳西水坡遗址⑨,分布重心在太行山东麓南段。
后李文化⑩一期遗存用釜和支脚构成复合炊器。釜多叠唇,深腹,圆底;支脚多呈牛角或窝头状,另外还有碗、钵、细颈瓶、三足钵等,纹饰有划纹和横条链式堆纹⑧,碳十四测年在距今8500一7500年之间。这类遗存在鲁北地区发现较多,目前发现的还有章丘小荆山⑩、西河。等遗址。据报道,近年“在充州西桑园遗址的发掘中,发现比北辛遗址更早的北辛文化遗存,在这种遗存之下,叠压着一种类似或属于后李文化的遗存伽。类似的遗存在宿县小山口⑩、滩溪石山子⑩也有发现,表明其分布范围颇广。
镇江营类型第一期遗存⑥,以该遗址H39为代表,叠压在具有后岗一期文化特征的地层之下,出土陶器有釜、盆、钵和鼎足等⑩。釜作敛口,圆底;碗、钵多“红顶式”,基本素面。碳十四测年为距今8030士80年和9070土70年⑩。根据较此年代略晚、文化特征和此相近的易县北福地遗址一期甲类陶器群观察①,此类遗存也应使用釜和支脚作组合炊器。类似的遗存在蓟县下捻头⑩、弥勒院①也有发现,这类遗存主要分布于太行山东麓北段至燕山南麓。
这些考古学文化虽然在具体特征上表现出较大差异,但都使用釜和支脚作复合炊器。裴李岗文化。、老官台文化。和大地湾一期文化①,使用鼎、罐、三足罐等作炊器,构成黄河中上游区系陶器群的基本特征;兴隆洼文化、新乐下层文化等以筒形罐作炊器,成为燕(山)辽(河)地区陶器群的基本特征,并且一直延续到战国。磁山文化、后李文化和镇江营类型都以釜和支脚作复合炊器,使北起渤海,西傍太行,东及海岱的辽阔范围内,出现了又一个炊事方式基本相似的原始 ·58〔总442)·文化分布面,属于这个区系内的诸考古学文化,即使不是同源,彼此间也必然有着密切联系

二、距今七千年: 紧密联系,齐头并进
黄河下游新石器文化,至距今7000年前进人迅速发展的阶段。发展中一方面充分展示它们各自的个性,另一方面又表现出由于彼此联系密切而产生的共性
在鲁北地区,后李文化演变为西南庄类型矛,釜和支脚继续使用,但由釜和支脚结合到一起的鼎已经产生,并且成为炊器的主角。釜仍保持后李文化施横条链式堆纹的特征;支脚有馒头、圆柱等状;鼎是在深腹尖圆底的釜下加三个圆锥形足,多饰不连续曲折划纹,亦饰横条链式堆纹;其他共存器物还有“红顶碗”、小口双耳罐、盆和饰嚎状乳钉纹的尖圆底器等_属此类型的遗址发现颇多,有淄博张店,、浮山骚、董家、章丘董东,和青州桃园⑩ 鲁中南地区的北辛文化诬和西南庄类型,陶器群有基本相似的一面,包括钵形鼎、釜形鼎、釜、小口双耳罐等,以及成组窄泥条堆纹和曲折划纹不同之处是西南庄类型有较多数量的夹蚌陶,陶胎厚重,窄泥条堆纹不如北辛文化发达,可认为西南庄类型是北辛文化在鲁北地区的一个地方类型。关于北辛文化的源头,有裴李岗文化、磁山文化等不同说法,由于后李文化和它的传承者西南庄类型的发现,以及在充州西桑园也发现后李文化遗存,并且北辛文化中的一些主要器类,如鼎、釜的形制和链式堆纹等,都有传承后李文化的特点,因此和西南庄类型一样,同源于后李文化,只是发展过程中受到相邻磁山、裴李岗文化等的影响,因而出现了某些相似因素。北辛文化的碳十四测年为距今7200一6300年。从距今8000一7000年,环泰山地区古文化一脉相传
考古在河北平原西侧的太行山东麓北段,镇江营类型演变为北福地一期甲类,出土陶器主要有釜、支脚、鼎、深腹双耳壶、小口双耳壶、红顶碗、盆、器盖等,器表基本素面。釜的数量占全部陶器的三分之一,形制和镇江营类型相同。支脚呈倒靴形,有空心和实心两种。从釜的形制看,它当源于镇江营类型。类似的遗存还见于沫水炭山。
太行山东麓南段,磁山文化去向被认为是一个谜。但在界段营类型。从仰韶文化(后岗一期文化)中区别出来后,为寻找磁山文化的去向提供了线索。同类遗址还有磁县下潘汪。、武安赵窑寻、西万年。、永年石北口3等。以釜、灶为复合炊器,有少量支脚,不见鼎。碗、钵居大宗,“红顶式”发达,多平底器这类遗存过去被归人“仰韶文化后岗类型”,可是它使用釜、灶和支脚作复合炊器,不见鼎,缺乏彩陶,碗、钵皆平底等特点,和后岗一期文化明显不同。这类遗存在后岗遗址也有发现,即1972年发掘的HIO,叠压在上面的第3、4层堆积,属典型的后岗一期文化遗存气表明它早于后岗一期文化,或可归入界段营类型
界段营类型的陶器群,明显包含有来自镇江营一北福地甲类系统的因素,如釜的造形,以及发达的“红顶式”碗、钵等。然而多平底器这一传统只能来自当地的磁山文化。在石北口遗址早期和西万年遗址的界段营类型遗存中,都包含有较多磁山文化因素,如盂和倒靴形支脚等,大大缩小了两者的距离:在淮阳西水坡遗址。发现两者的叠压关系,该遗址第一阶段早期出土有盂、支脚、罐、碗等,被认为近似磁山文化;第一阶段晚期有灶、钵、碗、盆等,与下潘汪后岗类型(即界段营类型)相似;第二阶段为典型的后岗一期文化。这三类遗存顺序叠压,年代衔接,不仅提供了它们相对的年代关系,还透露了当地在文化发展脉络的重要线索。界段营类型和磁山文化的分布范围接近,且多有叠压 第5期现象,陶器群中还经常能见到一些磁山文化的因素,表明它应是由当地的磁山文化发展而来的。它包含的若干镇江营一北福地甲类的因素,是发展中受到较多影响的结果。
界段营类型和北辛文化、北福地甲类都有较多相通的因素,包括侈沿敛口囿底釜、小口双耳壶、红顶式碗钵等,因此有学者认为它们之间的“共性已超过了个性……,它们之间的联系已远非年代相近的缘故,而是文化属性的相同性所决定的⑩”。对于这一点,似乎需要做更深人的分析,在看到它们共性的同时,还应看到它们都有比较突出的个性,更应看到它们各自的文化源头。以北辛文化和北福地甲类为例,在陶器中居核心地位的虽然都是鼎、釜和支脚,但两类之间大多数的形制、纹饰各不相同。北辛遗址的11式釜和北福地甲类的釜相似,但更多的I、m、W、V式釜,以及也应是釜的深腹圆底罐,都不见于北福地。北辛文化纹饰繁复,北福地甲类基本素面,两者文化面貌呈现出明显反差。还需注意到的是,两者相似的小口双耳罐、碗、钵等器,在确定考古学文化属性中缺乏典型性,类似的小口双耳罐在裴李岗文化中也有较多出土,碗、钵类几乎在相邻的年代相近的文化遗存中都能见到,不属于某一考古学文化的特有器物。界段营类型和上述两类遗存相比,个性更显突出,如有灶无鼎便是一例。何况这三类遗存源头和分布范围,发展自成体系,把它们归为同一考古学文化显然是不合适的。不过它们之间存在较多的共性因素确是事实,表明在从8000年前到7000年前的发展过程中,彼此间曾经存在着紧密联系。

三、距今六千年: 各自发展,分道扬镰
河北平原两侧新石器文化的发展,到距今6000年前,明显呈现出不同的发展倾向。59(总443)平原的东侧,北辛文化演变为大汉口文化⑩。早期大汉口文化的陶器群中,包含有大量承袭北辛文化的因素,如罐形鼎、盆形鼎、釜形鼎、三足钵、小口双耳罐等。但又出现了一系列新的富有特征性的器物,如瓤形器、豆和一般视为大汉口文化陶弩祖型的带把壶形三足器,这些器物贯穿大波口文化始终,演变脉络清楚,成为文化的主要标志。碳十四测年,大汉口文化的开始时期约在距今6100年前后⑧。
鲁北地区的北辛文化西南庄类型,通过后李二期演变为大坟口文化,出土的鼎、钵等器和大汉口遗址下层⑩的同类器物已十分接近。此后大坟口文化遗存在这个地区亦有广泛分布,见诸报道的有广饶五村吼寿光三元王、西侯南。、淄博张店西寨⑩、青州大关营⑩等,文化面貌与鲁中南地区基本一致,只有个别遗址表现出较强的地方色彩,如青州王盘石。
平原西侧的太行山东麓,距今6000年前出现的是后岗一期文化,陶器群为鼎、罐、盆、碗、钵、细颈瓶和器盖等,以碗、钵数量居多,“红顶式”发达,另有宽带或并行直线图案的简单彩陶花纹。类似陶器群主要分布在豫北、冀南地区,迄北在正定南杨庄叭房山镇江营、密云燕洛寨妙、蔚县四十里坡⑩等地也有发现,覆盖整个太行山东麓,碳十四测年有距今6135士140年、距今6340士200年等数据,和大坟口文化早期相近。
后岗一期文化的源头有磁山文化、裴李岗文化等不同说法,自北福地遗址发现后,有人主张北福地一期甲类是后岗一期文化的直接前身。从陶器群看,这两类遗存确有许多相通的因素。但从后岗遗址的发掘资料看,情况并不如此简单,该遗址“平底钵多出土于较早的灰坑或文化层中,晚期极少见,而圆底钵在较早的灰坑或文化层中只出饰刺纹或指甲纹的两种”⑩。这就是说,后岗一期文化的早期,应与以平底钵为主的考古学 ·60(总444)·文化接轨,圆底钵是在稍后的发展过程中逐渐占据优势的。在太行山东麓,早于后岗一期文化的,正在以平底钵为主和以圆底钵为主的两个不同文化系统,前者即界段营类型,后者为北福地甲类。在豫北冀南地区,界段营类型经常与后岗一期文化叠压或共见于同一遗址,如淮阳西水坡、安阳后岗、永年石北口、武安赵窑、磁县下潘汪等都是这样。界段营类型的陶器和后岗一期文化的同类器物多有相似之处,透露出界段营类型有可能是后岗一期文化的重要来源之一。
但在后岗一期文化中居核心地位的鼎,却不见于界段营类型。这种鼎最早见于北福地甲类,由侈沿敛口釜发展而来,独具特征,自成体系。侈沿敛口釜最早见于镇江营类型,也是北福地甲类的代表性器物,界段营类型和北辛文化也有少量出土,无疑是镇江营类型一北福地甲类系统的影响所致。但这个系统对豫北冀南地区的影响没有到此为止,后岗一期文化的鼎,以及它后期出现的碗、钵等器的圆底化,显然也是此系统影响的延伸和扩大。位置略偏北的正定南杨庄遗址,也出土具有界段营类型和后岗一期文化特征的器物,可是该遗址的碗、钵多数囿底,平底者极少,显然是较早接受北福地甲类影响的缘故。可见后岗一期文化的来源,实包含有磁山文化一界段营类型和镇江营一北福地甲类两个系统,磁山文化一界段营类型变异在先,镇江营一北福地甲类影响在后根据其文化渊源,将其从不属于此系统的仰韶文化中分离出来是应该的。
距今6000年前,在河北平原东西两侧分别出现的大汝口文化和后岗一期文化,按其谱系,都属于8000年前以釜和支脚为复合炊器的文化区系,这个区系在接近两千年的发展过程中,不同地区之间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可是至此一反传统,出现了分头发展、分道扬镰的倾向。两者的陶器群,从陶系、纹饰到器类、造型,都表现出愈来愈大的 考古反差尽管承袭上一阶段,两者都使用鼎作炊器,但造型几乎无相似之处。其他陶器更大相径庭,大汉口文化(早期)的壶形三足器、豆、瓤形器等绝不见于后岗一期文化,后岗一期文化的小口细颈瓶、瓮等器也不见于大汉口文化这两支文化发现之初,一个被归人仰韶文化,另一个被看作接近典型龙山文化。,足见其整体文化面貌差距之大。
这两支文化对周围地区都曾产生过广泛的影响,然而奇怪的是,它们的传播各有范围,径渭分明,互不相干尽管地缘相邻,彼此却缺乏交往,后岗一期文化的遗存,在山西。、张家口、甚至河套地区。都有发现,燕山以北的红山文化中也能明显见到其影响,却不见于黄河以东的山东和黄河以南的河南地区,大坟口文化(早中期)的遗存沿海岸向南远播东南沿海。,向北越渤海海峡至辽南。,向西沿黄河南岸至豫西。,却不见于相邻的河北和黄河以北的河南(豫北)地区这一情况的发生,必是其间出现了阻隔彼此交往的障碍,并且在当时是难以逾越的

四、距今五千年: 文化相异,联系复苏
距今5000年以降,平原东侧的大汉口文化进人晚期阶段。到距今4300年前后,大坟口文化演变为典型龙山文化。,脉络清晰,顺序流畅,成为海岱地区原始文化发展的重要特点。
平原西侧的情况与此有较大区别。后岗一期文化以后,年代略晚但前后相近的文化遗存,目前见到的主要有两种,即钓鱼台类型,和大司空村类型,。钓鱼台类型遗址发现数量较少,分布面也窄,主要在太行山通往山西的谷道附近,从类型学的角度看,应是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的一个分支,从山西进人河北的,与后岗一期文化分属不同谱系第5期 和后岗一期文化相似,在太行山东麓有广泛分布的另一种新石器文化是大司空村类型。关于这两种遗存孰早孰晚的问题,经过长时期的讨论,已取得了基本一致的看法,即后岗一期文化早于大司空村类型。,但大司空村类型的来源却是一个谜。
和后岗一期文化相比,两者确有若干相通的因素,如碗、钵、罐、盆的数量多,弦纹罐和“红顶碗”互见。但相异的一面更加突出,大司空村类型常见的折腹盆、钵、豆、高颈小口罐、花牙饼底斜腹钵等,在后岗一期文化皆不见,彩陶中广泛流行的蝶须纹、对顶弧线三角纹等母题,以及作花带状的布置,也和后岗一期文化的彩陶风格不同。作为后岗一期文化的核心因素的鼎不见于大司空村类型,罐、小口双耳罐、盆、钵等的造型也多有不同,缺乏承袭关系是清楚的。
环视周围,东面是大汉口晚期文化,陶器群中有饼底斜腹钵、豆等器类与之相似,但主要器类及其造型,以及彩绘图案等皆格格不入,鼎、瓤形器、弩、背壶、高足杯等大坟口文化代表性器物,在大司空村类型更是不见,看不出它们之间有任何渊源关系。
西面是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分布区,此文化虽一度通过太行山谷道到达太行山东麓,但从发现的数量和分布范围看,并没有在这里取得优势。严文明先生曾认为“大司空村类型应是钓鱼台类型发展起来的。”,但他已注意到它们之间的区别,尤其是不见鼎和小口尖底瓶这两种庙底沟类型的代表J胜器物。山西地区的庙底沟类型遗存进一步演变为西王村类型,然而在河北地区不见,表明庙底沟类型在河北地区立足时间不长,为大司空村类型取代,但决不是大司空村类型的源头。
南面的郑洛地区,约相当于大河村三、四期。的秦王寨类型,也有一些和大司空村类型相似的因素,如肩部饰S形和网格纹图案的彩陶罐,以及彩陶母题中的弧线三角纹等,但整体面貌的基本区别也是清楚的。
北面冀南一带的百家村类型,包括邯郸百家村。、磁县下潘汪第一类型、邢台柴庄甲类。等遗存,文化面貌和安阳地区的大正集、大寒南岗母等基本一致,可视为同一文化类型。冀中地区为容城午方类型。,尽管学术界亦将其归人大司空村类型,但陶器群中有些现象值得注意,尤其是彩陶中由平行直线组成的三角形纹彩带,以及半重环纹、垂条纹等彩绘母题,皆不见于大司空村,而和辽西的小河沿文化。有关。除彩绘外,其它如夹砂陶中的筒形罐、双耳罐,泥质陶中的折腹盆、敛口钵、小口高领罐等,也多和小河沿文化一致。所不同的是,小河沿文化的尊形器、刻划或彩绘的雷纹图案,在午方类型未见;午方类型的箕耳盆也未见于小河沿文化。但就文化面貌的整体而言,两者的共性似乎更胜过个性,把午方类型看作是小河沿文化的一个地方类型,似乎并不为过。
大司空村类型和午方类型接近,午方类型又和小河文化接近,这样便出现了一条从辽西经河北到豫北的文化传播索链,午方类型是中间环节,从而透露了有关大司空村类型来源的线索,小河沿文化是重要源头之一。有助于说明这一点的是,此时太行山东麓的炊事方式也整个发生历史性的变化。如前所述,在大司空村类型和午方类型的分布范围内,自距今8000年前开始,先是用支脚和釜(或盂)作组合炊器,后来发展为鼎,前后延续了三千年以上,可是现在都变成为用夹砂罐作炊器。午方遗址出土的夹砂罐,造型和小河沿文化的筒形罐相近;下潘汪遗址陶器中可能用作炊器的,应是两件类似罐的陶瓮;大正集老磨岗、鲍家堂、大寒南岗等遗址中的炊器,也应是夹砂罐一类器物。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现象。用筒形罐作炊器,是燕山逸北古文化的传统特征,从兴隆洼、赵宝沟、红山,一直到小河沿文化都是这样,现在太行山东麓也变为用夹砂罐作炊器,这不能不认为是一个深刻的变化,涉及到这个地区的传统,主导变化的因素却来自北方这是一次大规模的北方文化南下,大司空村类型在此社会大变动中形成,它保存了部分原先后岗一期文化的因素,如弦纹罐和“红顶碗”,也吸收了一些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的因素,如彩绘中的弧线三角纹,但在陶器群的多数器类、造型和彩绘风格中,都可看到属于小河沿文化和午方类型的影子。
在接受北方文化强烈影响的同时,和黄河以东、以南地区的联系亦开始复苏。在大司空村类型中,可看到部分和海岱地区晚期大坟口文化相通的因素,如敛口钵、饼足花牙钵、雾耳盆、小口高领罐、浅盘豆、以及彩绘中的三角、疏网、波折纹等。也可看到部分和郑洛地区秦王寨类型相通的因素,如敛口钵、小口高领罐、饼底斜腹钵,和彩绘中的网纹、弧线三角、S形纹等。这种情况在后岗一期文化时期是没有的。
大司空村类型通过永年台口一期类型。演变为龙山文化太行山东麓龙山文化主要以后岗二期类型为代表,主要遗址除后岗外,还有汤阴白营。、邯郸涧沟边,、磁县下潘汪和台口二期等,基本上属河南龙山文化系统,但经常能见到一些山东典型龙山文化的因素,如白陶餐、鬼脸式鼎足和蛋壳陶等。值得注意的是类似后岗二期类型的遗存还发现于在平尚庄。,表明平原两侧的关系又进一步扩大。
冀中地区的龙山文化面貌比较复杂,已发现有唐山大城山心类型、任邱哑叭庄。类型和昌平雪山二期。类型。大城山类型含有较多典型龙山文化的因素,也是平原两侧联系恢复的反映。哑叭庄类型的龙山文化,除含有后岗二期和大城山类型因素外,又明显受到陶寺。类型的影响。雪山二期类型也含有后岗二期和大城山类型的因素,但更多器物和张家口④、忻州。、河套移和陕北地区’,龙山文化中的同类器物接近,这是一个特殊的 考古龙山文化群体,有着独有的器物群和分布范围,京津地区是其东部边缘之;,在此基础上产生出北方系青铜文化

五、洪水在平原两侧文化 关系变化中的作用
河北平原两侧新石器文化之间的联系,在距今8000一7000年时十分密切,到距今6000年前一度中断,距今5000年后又逐渐复苏,从发生的时间、地点和表现特点看,应和传说中的洪水有关。因为社会原因不可能在这么长的时间内,使两地的文化联系完全隔绝
洪水发生在新石器时代中、晚期,文字诞生以前,因此见于古文献的记载都是传说。关于发生的时间、过程和可能达到的规模等,皆不够清晰,需从相关的自然科学资料和地下埋藏中去寻找。其中尤以全新世海侵的资料最有直接参考价值,因为它和洪水是同一事件的不同侧面,当巨额陆地水流注海洋而使海面升高的时候,洪水也随之发生J
地质资料表明,在以往第四纪冰期末期,气候奇寒,地球上凝聚起巨大冰川,比现在约多47.3又106万立方公里。,于是海面降低,最低时比现在低130一150米,不仅使整个渤海干涸,黄海也只剩下了涓涓细流。约从1 2000年前起,气候转暖,海面逐渐上升,渤海又重新出现,不过到距今l。。00年时,海面仍较现代海面低10多米。。此后海面继续升高,到距今6000年时竟上升到高出现代海面3一5米嗽今天的天津平原大部被淹没,洪水亦在此时出现。海侵在天津平原地下留下了丰富的遗迹,成为了解这次海侵和洪水绝好的资料。。
遗迹之一是海侵前地面植被形成的泥炭,包括当时生长的树木。天津市区一带埋深13一16米,碳十四测定为距今10000一8000年。武清县曹子里树干埋深7 .5米,碳 第5期十四测定距今7260土100年。宝低县南部大白庄树干埋深7米,距今6680土200年;中部辛务屯埋深6米,距今6345士120年。反映了海水逐步由南向北淹没平原的过程。
遗迹之二是平原淹没后在浅海区域形成的牡砺滩。。以宝抵县东南部牡砺滩离现代海岸最远,碳十四测定,东老口为距今6654士109年,黄庄为距今6744士87年,顶部高过现代海面1米。宁河县北部牡砺滩多在距今5900一5000年之间,顶部高度较宝抵县境内者略低。宁河县南部牡砺滩多在距今3劝0一25的年之间,高度普遍在大沽高程一1米以下。反映了海侵时海水曾达到的高度及其回降过程。
遗迹之三是贝壳堤,即古海岸遗迹。渤海湾西岸已发现五条年代不同的堆积,其中最早的一条在静海县西翟庄和黄弊县苗庄之间,开始堆积时间为距今5000年,这也正是宁河县北部牡蜗滩死亡的时间,天津平原自此堤以西开始成陆。不过顶部高度仍达黄海高程4米,高海面还未过去。第二条位于天津东郊张贵庄和大港区沙井子之间,开始堆积为距今3900年,顶部高度已接近现代高潮线位置,高海面至此平复。
上述天津平原地下海侵遗迹,反映了海侵的基本过程。这个过程的变化曲线,在时间上恰和河北平原两侧原始文化关系的变化相呼应。10000多年前气候变暖,海面随之升高,到8000多年前淹没今天津市区迄南平原地区,此时平原两侧以原始农业为基本特征的新石器文化获得明显发展,彼此间表现出相近的谱系。距今8000多年前我国进人大暖期。,海面继续上升,两地古文化在适宜的气候条件下发展迅速,彼此间仍然保持着密切联系。持续上升的海水到距今6500年前达到高峰,海水淹没天津平原北部地区,平原两侧古文化之间的联系奇迹般地陷人隔绝。6000年前气候出现激烈波动,高海面逐渐回降,到距今5000年前出现突变,天津平原出现海侵后的第一道贝壳堤,平原两侧古文化之间的联系又开始恢复。高海面到距今4000年前平复。,洪水期在夏初亦告结束。两者的内在联系是显而易见白勺。
如果以距今6500年前平原两侧古文化之间联系中断作为洪水期开始的时间,前后整整延续了约2500年,其中前1500年是鼎盛期,后1000年虽仍有波动,总趋势是逐渐平复。巨额的降水使海面上升100多米,在陆地上造成的危害可想而知,尤其在大江大河下游平原更加严重。《淮南子·览冥训》云:“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滥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撷民,鹜鸟攫老弱。”所说便是当时气候炎热,洪水和猛兽同时肆虐的场面。《尚书·尧典》云:“汤汤洪水方割,荡荡怀山襄陵,浩浩滔天”。《吕氏春秋》云:“河出孟门,大溢逆流,无有丘陵沃衍,平原高阜,尽皆灭之,名日洪水”。所说即是黄河出三门峡后的下游地区,河北平原两侧古文化之间的隔绝,便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
不过若单纯是满载洪水的黄河,也并不能隔绝两地的交往,因为在当时也有黄河相隔的豫西和晋南,乃至有渤海海峡相隔的山东半岛和辽东半岛之间,联系都没有中止,可见河北平原两侧交往的隔绝,主要是由于这里的特殊地理环境。自古以来,泰山和太行山之间的谷地一直是黄河人海的主要通道,原先的地势比现在要低得多。馆陶附近出土的10()00年前河蚌壳埋藏深度达30米;沧州杜林发现的龙山文化遗址,埋藏深度也达9米。现在的平原地貌主要是由黄河泥沙堆积形成的。历史上黄河大部分时间经此流注渤海,《禹贡》“冀州”下的“北播为九河”,流经平原西部;“充州”下的“九河既道”,则在平原东部。鲁西北的小清河和天津的海河,都曾经是黄河的人海口。现在无法估计洪水时期黄河通过这里的流量,但决非正常情况所能比拟。黄河主流的滚滚洪流,加上发源于太行山和泰山地区的其他河流,还有数不清的沼泽湖泊和被黄河犁开的一道道沟壑,人们要通过此地貌复杂的洪水区域,比通过地貌单一的渤海海峡和黄河中上游河面,显然要困难得多,当然,这一洪水区域也便成了当时难以逾越的隔离带。
隔离带的出现,使泰山和太行山之间原先由平原相连的统一地理单元,变成为两个各不相干的环境,直接影响到文化的发展平原东侧海岱地区,东、北两面是海,西面是洪水区,只有南面敞开。大汉口文化区在此环境中获得稳定发展,并广泛分布到苏北地区,同时又沿海岸向南、向北传播,达于东南沿海和辽南。但向西只能沿黄河南岸和仰韶文化分布区发生交往,于是和黄河北面的后岗一期文化的联系则被隔绝,到晚期才恢复。
平原西侧的太行山东麓又是一种情况。洪水区阻隔了它东、南两面,西面和北面虽是太行山和燕山天然屏障,却有谷道相通。在此环境中发展起来的后岗一期文化,向西可至山西、河套,燕山以北的红山文化中也能明显见到其影响。但绝不见于山东:向南止于大f玉山,大f玉山以南是仰韶文化分布区④,大概当时洪水直薄山下,到距今5000年洪水高峰过去,代后岗一期文化而起的大司空村类型崛起,才南过大任山,和秦王寨类型建立联系,这在新乡洛丝潭遗址。的一期遗存中表现得颇为清楚。
在传说中,洪水经历了尧、舜、禹三代,但实际上它曾持续了2500年,远远超过“三代”之数:传说史料中撷项便是一例。传说他的居地在“天下之中”的淮阳,故有人认为和出土“摆塑龙”的蹼阳西水坡后岗一期文化有关,他就曾和“奎防百川,堕高湮库,以害天下”的共工氏发生过激烈的斗争。共工氏的住地传说是汉代的共县,即今辉县一带,这个集团延续时间颇长,最后在与夏族集团
考古的斗争中失败后被迫北迁,今在北方地区发现具有汤阴白营早期龙山文化的代表性遗物,当不属偶然。
传说史料中其他历史人物,尽管没有与洪水有关的记载,但并不意味着一定不是洪水期的人物,没有记载只是由于活动范围不在洪水区,因此没有和洪水直接发生关系而已。例如黄帝,银雀山(孙子兵法》记:“黄帝南伐赤帝,……战于反山之原。”反山当是其他古籍中的琢鹿阪泉,则其早期活动区应是在此以北的红山文化分布区。黄帝成为(史记·五帝本纪》的第一人,极可能和红山文化以及小河沿文化南下有关。黄帝族并没有超出洪水期的年代范围,他的年代位置似应重新审视。
小河沿文化南下也是由气候变化引起的。距今5000年以降,洪水鼎盛期过去,北方地区逐渐变得干冷起来,原先的农业部落被迫南迁,西拉木伦河以北地区由畜牧业占更大比重的富河文化代替红山文化,代红山文化而起的小河沿文化遗址数量也比红山文化要少得多。此时长城地区古文化从西到东出现一片躁动,并由此逐步发展为经济生活和中原迥异的北方古文化。洪水期及其前后的气候变化,对不同地区和环境中居民的影响是不同的。河北平原两侧新石器文化关系变化和传说中的洪水@韩嘉谷$天津市历史博物馆!天津市300170

洪水,在我国古籍中记载颇多,它是全新世大暖期的产物。当其时,气候炎热,冰川消融,雨量增多,千山万壑的陆地水夺道而下,不遵其道,恣意泛滥,肆虐达2000年以上。横亘于我国北方的黄河,流程万里,流域面积75万平方公里。它满载洪流,高原直下,冲出三门峡后,直泻华北平原,游荡无羁,任意改道,危害尤烈,一度成为阻隔平原两侧交往的严重障碍。这种危害在当地古文化遗存的发展和关系变化过程中留有痕河北平原;;新石器文化;;洪水;;海侵

① 苏秉琦:《关于重建中国史前史的思考》,《考古》1991年第12期。 ② 保定地区文物管理所等:《河北徐水县南庄头遗址试掘简报》,《考古》1992年第11期。 ③ 金家广、徐浩生:《浅议徐水南庄头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存》,《考古》1992年第11期。 ④ a.邯郸文物保管所:《河北武安磁山新石器时代遗址试掘》,《考古》1977年第6期。 b.河北省文物管理处:《河北武安磁山遗址》,《考古学报》1981年第4期。 ⑤ 严文明:《黄河流域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的新发现》,《考古》1979年第1期。 ⑥ 河北省文物管理处:《河北武安洺河流域几处遗址的试掘》,《考古》1984年第1期。 ⑦ 保定地区文物管理所:《河北安新县梁庄、留村新石器时代遗址试掘简报》,《考古》1990年第6期。 ⑧ 拒马河考古队:《河北易县涞水遗址试掘报告》,《考古学报》1988年第4期。 ⑨ 《华夏考古》编辑部:《濮阳西水坡遗址发掘现场会发言摘要》,《华夏考古》1988年第4期。 ⑩ 济青公路文物考古队:《山东临淄后李遗址第一、二次发掘简报》,《考古》1992年第11期。 (11) 济青公路文物考古队:《山东临淄后李遗址第三、四次发掘简报》,《考古》1994年第2期。 (12) 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山东章丘市小荆山遗址调查、发掘报告》,《华夏考古》1996年第2期。 (13) 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山东章丘龙山三村窑石遗址调查简报》,《华夏考古》1993年第1期。 (14) 王永波等:《海岱地区史前考古的新课题–试论后李文化》,《考古》1994年第3期。 (15)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徽队:《安徽宿县小山口和古台寺遗址试掘简报》,《考古》1993年第12期。 (16) 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安徽濉溪石山子新石器时代遗址》,《考古》1992年第3期。 (17)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北京市拒马河流域考古调查》,《考古》1989年第3期。 (18)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北京考古四十年》,北京燕山出版社,1990年。 (19) 郑绍宗:《河北考古发现研究和展望》,《文物春秋》1992年增刊。 (20) 同⑧ 。 (21) 梁宝玲、宋国:《蓟县下埝头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国考古学年鉴(1990) 》,文物出版社,1991年。 (22) 梁宝玲:《蓟县弥勒院遗址发掘》,《天津市历史博物馆馆刊》第4期,天津古籍出版社,1996年。 (23) 夏鼐:《关于考古学上文化的定名问题》,《考古》1959年第4期。 (24)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一队:《1979年裴李岗遗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84年第1期。 (25) 北京大学考古教研室华县报告编写组:《华县、渭南古代遗址调查与试掘》,《考古学报》1980年第3期。 (26) 甘肃省博物馆文物工作队:《甘肃秦安大地湾遗址1978至1982年发掘的主要收获》,《文物》 1983年第11期。 (27) 山东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山东邹平县苑城早期新石器文化遗址调查》,《考古》1989年第6期。 (28) 淄博市博物馆等:《淄博市张店周村古遗址调查报告》,见《海岱考古》第一辑,山东大学出版社,1989年。 (29) 济南市文化局文物处等:《山东章丘县西部原始文化遗址调查》,见《海岱考古》第一辑,山东大学出版社,1989年。 (30) 青州市博物馆:《青州市新石器遗址调查》,《海岱考古》第一辑,山东大学出版社,1989年。 (31)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山东队等:《山东滕县北辛遗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84年第2期。 (32) a.河北省文物管理处:《磁县界段营发掘简报》,《考古》1974年第6期。 b.张忠培:《后岗一期文化研究》,《考古学报》1992年第3期。 (33) 河北省文物管理处:《磁县下潘汪遗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75年第1期。 (34)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等:《武安赵窑遗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92年第3期。 (35) 同⑥ 。 (36)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河北永年石北口遗址发掘简报》,《文物春秋》1989年第3期。 (37) 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发掘队:《1971年安阳后岗发掘简报》,《考古》1972年第3期。 (38) 濮阳西水坡遗址考古队:《1988年河南濮阳县西水坡遗址发掘简报》,《考古》1989年第12期。 (39) 同(32) b。 (40) 郑笑梅:《试谈北辛文化及其与大汶口文化的关系》,见《山东史前文化论文集》,齐鲁书社,1986年。 (41) 张学海:《论四十年来山东先秦考古的基本收获》,见《海岱考古》第一辑,山东大学出版社,1989年。 (42) 山东省文物管理处等:《大汶口》,文物出版社,1974年。 (43) 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广饶县五村遗址发掘报告》,见《海岱考古》第一辑,山东大学出版社,1989年。 (44) 寿光县博物馆:《寿光县古遗址调查报告》,见《海岱考古》第一辑,山东大学出版社,1989年。 (45) 同(28) 。 (46) 同(30) 。 (47) a.河北省文管处:《正定南杨庄遗址试掘记》, 《中原文物》1981年第1期。 b.文启明:《略谈河北仰韶文化南杨庄类型》,《考古与文物》1985年第4期。 (48)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北京考古四十年》,北京燕山出版社,1990年。 (49) 张家口考古队:《1979年蔚县新石器时代考古的新收获》,《考古》1981年第2期。 (50)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安阳后岗新石器时代遗址的发掘》,《考古》1982年第6期。 (51)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新中国的考古收获》,文物出版社,1961年。 (52) 同(32) b。 (53) 田广金:《内蒙古中南部仰韶时代文化遗存研究》,见《内蒙古中南部原始文化研究文集》,海洋出版社,1991年。 (54) 高广仁、邵望平:《史前陶鬶初论》,《考古学报》1981年第4期。 (55) 佟伟华:《胶东半岛和辽东半岛原始文化的交流》,见《考古学文化论集》第2集,文物出版社,1982年。 (56) 栾丰实:《试仰韶文化时代东方与中原的关系》,《考古》1996年第4期。 (57) 韩榕:《浅谈大汶口文化向龙山文化的过渡》,见《庆祝苏秉琦先生考古五十五年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9年。 (58) 董增凯、孟昭林:《河北曲阳发现彩陶遗址》,《文物参考资料》1955年第1期。 (59) 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发掘队:《1958~1959年殷墟发掘简报》,《考古》1961年第2期。 (60) a.高天麟:《关于磁县下潘汪仰韶文化遗存的讨论》,《考古》1979年第1期。 b.杨锡璋:《仰韶文化后岗类型和大司空村类型的相对年代》,《考古》1977年第4期。 (61) 严文明:《略论仰韶文化的起源和发展阶段》,见《仰韶文化研究》,文物出版社,1989年。 (62) a.郑州市博物馆:《郑州大河村遗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79年第3期。 b.张忠培:《试论东庄村和西王村遗存的文化性质》,《考古》1979年第1期。 c.孙祖初:《秦王寨文化研究》,《华夏考古》1991年第3期。 (63) 罗平:《河北邯郸百家村新石器时代遗址》,《考 古》1965年第4期。 (64) 庚云明:《河北邢台柴庄遗址调查》,《考古》1964年第6期。 (65) 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发掘队:《安阳洹河流域几个遗址的试掘》,《考古》1965年第7期。 (66)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河北容城县午方新石器时代遗址试掘》,《考古学集刊》第5集,1987年。 (67) 李恭笃:《试论小河沿文化》,见《中国考古学会第二次年会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0年。 (68) 河北省文化局文物工作队:《河北永年县台口村遗址发掘简报》,《考古》1962年第12期。 (69) 安阳地区文物管理委员会:《河南汤阴白营龙山文化遗址》,《考古》1980年第3期。 (70) 河北省文化局文物工作队:《河北邯郸涧沟村古遗址发掘简报》,《考古》1967年第4期。 (71) 山东省博物馆等:《山东茌平县尚庄遗址第一次发掘简报》,《文物》1979年第4期。 (72) 河北省文物管理委员会:《河北唐山市大城山遗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59年第3期。 (73)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等:《河北省任丘市哑叭庄遗址发掘报告》,《文物春秋》1992年增刊。 (74)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北京考古四十年》,北京燕山出版社,1990年。 (75)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山西工作队等:《1978年~1980年山西襄汾陶寺墓地发掘简报》,《考古》1983年第1期。 (76) 同(49) 。 (77) 忻州考古队:《山西忻州市游邀遗址发掘简报》,《考古》1989年第4期。 (78) 汪宇平:《内蒙古清水河县白泥窑子村的新石器时代遗址》,《文物》1961年第9期。 (79) 西安半坡博物馆:《陕西神木石峁遗址试掘简报》,《史前研究》1983年第2期。 (80) 杨杰:《晋陕冀北部及内蒙古中南部龙山时代考古学文化初探》,见《内蒙古中南部原始文化研究文集》,海洋出版社,1991年。 (81) 《中国大百科全书·地质卷》,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0年。 (82) 彭贵等:《渤海湾沿岸晚第四纪地层碳十四年代学》,《地震地质》第2卷第2期,1980年。 (83) 李元芳:《天津北部全新世海侵》,《地理集刊》第18号,1987年。 (84) 韩嘉谷:《一万年来渤海西岸环境变迁及其对古文化发展的影响》,见《环渤海考古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知识出版社,1996年。 (85) 王强:《天津地区全新世牡蛎滩的古海洋学意义》,《海洋学报》第13卷第3期,1991年。 (86) 施雅风等:《中国全新世大暖期气候的基本特征》,见《中国全新世大暖期气候与环境》,海洋出版社,1992年。 (87) 赵希涛等:《中国全新世海面变化及其与气候变迁和海洋演化的关系》,见《中国全新世大暖期气候与环境》,海洋出版社,1992年。 (88) 杨守礼:《新乡地区新石器考古综述》,《中原文物》1981年特刊。 (89) 新乡地区文管会等:《河南新乡县洛丝潭遗址试掘简报》,《考古》1985年第2期。

参考文献

[1] 王强, 李秀文, 张志良. 天津地区全新世牡蛎滩的古海洋学意义[J]. 海洋学报(中文版),1991(03):79-88+149-150.[2] 孙祖初. 秦王寨文化研究[J]. 华夏考古,1991(03):66-80.[3] 张忠培. 试论东庄村和西王村遗存的文化性质[J]. 考古,1979(01):39-46.[4] 罗平. 河北邯郸百家村新石器时代遗址[J]. 考古,1965(04):57-58.[5] 金家广, 徐浩生. 浅议徐水南庄头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存[J]. 考古,1992(11):60-64.[6] 杨杰. 晋陕冀北部及内蒙古中南部龙山时代考古学文化初探[C].内蒙古中南部原始文化研究暨园子沟遗址保护科学论证会.海洋出版社,1989.[7] 杨锡璋. 仰韶文化后冈类型和大司空村类型的相对年代[J]. 考古,1977(04):28-32.[8] 山东章丘龙山三村窑厂遗址调查简报[J]. 华夏考古,1993(01):3-12.[9] 山东章丘市小荆山遗址调查、发掘报告[J]. 华夏考古,1996(02):1-23.[10] 汪宇平. 内蒙古清水河县白泥窑子村的新石器时代遗址[J]. 文物,1961(09):2+12-15.[11] 磁县界段营发掘简报[J]. 考古,1974(06):21-28+37+77-78.[12] 彭贵, 张景文, 焦文强. 渤海湾沿岸晚第四纪地层 C~(14)年代学研究[J]. 地震地质,1980(02):73-80.[13] 王永波, 王守功, 李振光. 海岱地区史前考古的新课题——试论后李文化[J]. 考古,1994(03):57-65.[14] The Zhengzhou Museum. 郑州大河村遗址发掘报告[J]. 考古学报,1979(03):33-107+135-148.[15] 高天麟. 关于磁县下潘汪仰韶文化遗存的讨论[J]. 考古,1979(01):53-57+83.[16] 严文明. 黄河流域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的新发现[J]. 考古,1979(01):47-52.[17] 田广金. 内蒙古中南部仰韶时代文化遗存研究[C].内蒙古中南部原始文化研究暨园子沟遗址保护科学论证会.海洋出版社,1989.[18] 苏秉琦. 关于重建中国史前史的思考[J]. 考古,1991(12):55-64.[19] 栾丰实. 试论仰韶时代东方与中原的关系[J]. 考古,1996(04):47-60.[20] 郑绍宗. 河北考古发现研究与展望[J]. 文物春秋,1992:3-23.[21] 张忠培, 乔梁. 后冈一期文化研究[J]. 考古学报,1992(03):3-22.[22] 高广仁, 邵望平. 史前陶鬶初论[J]. 考古学报,1981(04):23-55.[23] 夏鼐. 关于考古学上文化的定名问题[J]. 考古,1959(04):3-6.
引证文献

[1] 常文鹏, 王刚. 从考古学角度试论“黄帝在涿鹿”[J]. 文物春秋,2013(03):14-18+22.[2] 常怀颖. 试论河北补要村遗址仰韶文化晚期遗存[J]. 考古,2011(03):71-78.[3] 张兆祥, 张鸿鹰, 刘化成. 河北三河县刘白塔新石器时代遗址第二次试掘简报[J]. 华夏考古,2005(2):3-12.[4] 胡金华. 河北省中南部新石器时代遗址分布与成因的探索[J]. 华夏考古,2007(02):54-62.[5] 闫凯凯. 磁山文化研究[D].山东大学,2012.[6] 胡金华. 河北中南部地区新石器时代遗址的环境考古学研究[J]. 文物春秋,2003(06):22-32.[7] 王一夫. 后冈一期文化陶器分期及渊源探讨[D].辽宁大学,2014.[8] 邢东升. 魏晋南北朝时期河北区域经学的时代差异与地域分异[J]. 南京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04):126-132.[9] 韩建业. 论雪山一期文化[J]. 华夏考古,2003(04):48-56+78.[10] 刘化成, 吕冬梅. 河北三河县刘白塔新石器时代遗址第二次试掘简报[J]. 华夏考古,2005(02):4-13+51.[11] 王静, 沈睿文. 一个古史传说的嫁接——东魏邺城形制研究[J]. 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03):87-92.[12] 田广林. 论虞夏之际中原文化的北向传播[J]. 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2003(02):25-29.[13] 陈昌远, 陈隆文. 论先商文化渊源及其殷先公迁徒之历史地理考察(下)[J]. 河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42(2):72-77.[14] 河北三河县刘白塔新石器时代遗址第二次试掘[J]. 文物春秋,2004(02):42-53+58.[15] 吴庆龙, 张培震, 张会平. 黄河上游积石峡古地震堰塞溃决事件与喇家遗址异常古洪水灾害[J]. 中国科学(D辑:地球科学),2009(08):142-153.[16] 夏正楷, 杨晓燕. 我国北方4 ka B.P.前后异常洪水事件的初步研究[J]. 第四纪研究,2003(06):84-91.[17] 韩嘉谷, 纪烈敏. 论蓟县青池新石器时代遗存的混合型文化[J]. 考古,2014:65-74.[18] 田广林. 关于夏家店下层文化燕北类型的年代及相关问题[J]. 内蒙古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3(02):88-92.[19] 郑钧夫. 燕山南北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存研究[D].吉林大学,2012.[20] 李开封, 朱诚, 王鑫浩. 旧石器时代至商周时期贵州遗址空间分布及其自然环境背景[J]. 地理学报,2013(01):60-70.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