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孙种属

有学者总结关于乌孙种属有三种说法:一认为属于亚利安人种,二认为属于蒙古人种,三认为兼有两者特征[29]。大部分学者偏向认为乌孙属于亚利安人种,有中国考古学家相信乌孙兼有两者特征,认为乌孙偏向亚利安人种,可是并未有肯定的结论。最早说乌孙外表的是焦氏易林,说他们“乌孙氏女,深目黑丑”,深目高鼻,肤色甚黑(可能是印度地中海人种型)。颜师古在《汉书》注释说他们其型最丑,红须青眼,有白人特征(可能是北欧人种型)。
早在19世纪下半期,俄国学者就开始了对乌孙的研究,有学者认为乌孙是操突厥语的民族[7]。1930年代起,以伯恩斯坦姆(A. N. Bernshtam)为代表的大部分前苏联学者认为乌孙极可能属于印欧语系的东伊朗语支的民族。前苏联考古学者库沙耶夫(G. A. Kushaev)与伊犁考古队队长阿基舍夫(K. A. Akishev)合著《伊犁河流域的塞人和乌孙的古代文化》(1963年),书中总结前苏联在伊犁河流域及伊塞克湖的发现,约百份之八十的乌孙头骨属于欧罗巴种,乌孙时代那一带的居民主要欧罗巴人。伯恩斯坦姆、库沙耶夫与阿基舍夫相信乌孙可能是希罗多德《历史》中的伊塞顿人(Issedones)。
汉学家Jarl Charpentier相信乌孙可能是萨尔马提亚人的祖先或族人[37]。美国学者麦高文(W. M. Mcgovern)都认为乌孙是高加索人种,并且操伊朗语[19]。加拿大汉学家蒲立本指出大月氏应该属于吐火罗语族,而乌孙与大月氏同样地设立翕侯头衔,因此乌孙与吐火罗语族可能有所连系[38]。日本学者羽田亨在《西域文化史》则指出乌孙操突厥语,可是不能据此就认定他们属于突厥人种(蒙古人种)[39]。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的中外关系史研究室主任余太山赞成乌孙属于欧罗巴人[40]。希罗多德所著的《历史》载有伊塞顿人,即是波斯文献中的塞迦(塞人),Asii是部落盟主。Asii可能是《左传》中的允姓之戎,而乌孙可能是允姓的异译。他推断部分Asii很可能在前177/前176年被大月氏人从伊犁河流域迫迁至河西地区,即是汉史中的乌孙。
中国著名人类学家韩康信根据接近300个前1800年-300年出土自新疆古墓人头骨,当地古民族的族源是多样的[41]。西方人种自西与及蒙古人种自东迁入新疆,以前者的迁徙比较大规模和密集。约前十世纪已经有西方人种迁至新疆,蒙古人种最早要在秦汉时期才迁入新疆。他指出从乌孙头骨的分析结果来看,乌孙的人种成分也是复杂的,例如前苏联考古学家伊斯马戈洛夫根据七河地区(巴尔喀什湖东南)出土的61个乌孙头骨,指出当中53个欧洲人种头骨中就有四种不同类型[42]。形成乌孙人类学类型的基础是欧洲人种,乌孙的体质形态上保存着原始欧洲人种(Proto-European)古欧洲人类型的特点,主要是安德洛诺沃型(Andronovo)。前苏联及中国考古结果显示,乌孙的北欧人种特征占优势,又具有少量蒙古人种的特征。
从中亚地区出土的古人类学材料证明,各地方的乌孙是体质上比较一致的种族[42]。不同地区出土的乌孙头骨之间,形态的一致性远较它们的差异明显。此外,虽然蒙古人种特征的强弱,在不同地区出土的乌孙头骨不完全一样,但是差异没有类型学的意义。到底是蒙古人种哪一支影响了乌孙的成分则尚未确实。
有些学者认为只有属于蒙古人种的古人类遗骨自河西走廊出土,据此推断乌孙西迁前应该是纯粹的蒙古人种[42]。不过,乌孙不大可能在活跃于西域的时间内急剧地从一个大人种类型(蒙古人种支系类型)变成另一个迥然不同的人种(以欧洲人种特征为主)。乌孙西迁前应该是以欧洲人种为基础的种族。
有中国学者推断乌孙的祖先是先秦西戎部落“昆”,读作“浑”,是西戎支族“绲戎”[25]。乌孙王号“昆靡”,“靡”读“mi”,突厥语的辅音“m”及“b”可以相通,因此“弥”相当于魏晋南北朝时期操突厥语民族的官号“匐”(读 bi)。例如后赵石勒的祖先世代为部落小将“匐”,与及南北朝时期高车王阿伏至罗自号“侯娄匐勒”(hulug bir)。“侯娄匐勒”相当于后世维吾尔族及哈萨克族的“乌鲁伯克”(ulug beg)。“昆靡”可以解释为“昆人的伯克”。因此乌孙人改称乌孙之前,自称“昆人”。乌孙及祖先昆人的族源可以追溯至中国西北的氐人。

中国的《乌孙研究》提到北魏以后,没有有关乌孙与中原政权联系明确史料[6]。北魏高僧宋云、慧生西行取经,走遍葱岭及其以南,不见有乌孙国[43]。60多年后,中国进入隋朝,隋炀帝准备经营西域,令大臣裴矩向西域商人调查西域诸国情况,写成《西域图记》三卷, 《隋书》卷八十三《西域传》根据《西域图记》写成,其中不见乌孙国。专家推断葱岭乌孙部众不多,很快被塞人(塞迦)所同化,逐渐融入葱岭及以南的各民族中[44]。魏晋南北朝以后,乌孙融合在铁勒、突厥诸部中[45]。有俄罗斯学者认为乌孙和邻近部族在五世纪中叶臣属了嚈哒人[46]。
根据俄罗斯人的意见,突厥阿史那氏的土门、室点密可汗来自乌孙的咄陆部。乌孙的猎骄麛与阿史那始祖也有被狼所救的传说,乌孙的咄陆部与突厥也有为阵亡将士立石的习惯。[来源请求]俄罗斯人阿里斯托夫说他们是唐代西突厥的弩失毕部。最后一次提到乌孙是辽代乌孙国王府。 哈萨克族内有名叫“乌孙”的部落,史料和出土文物证明了乌孙与同哈萨克族族源有关的诸多部族,如塞Saka、匈奴、月氏、康居等,曾经进行长期的文化交流,因此“乌孙是哈萨克族的族源、[47]。乌孙不仅是哈萨克族大玉兹的核心部落,而且也与哈萨克族中帐中的阿巴克克烈、克宰和穆润及小帐中的一些部落有着血源关系。此外,有中国学者认为乌孙是除康居、奄蔡外一个哈萨克族的主要族源,哈萨克更是乌孙的对音[48]。大帐的一些部族如杜格拉特、阿勒班、札剌亦儿、素宛也与乌孙有关[49]。哈萨克族的主要族源是乌孙奄蔡、南北朝的曷萨、隋唐的突厥可萨。日本学者说柯尔克孜族与哈萨克族也是乌孙后人。

转自维基百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