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二文件谬误评述

C2S49EAW8AEfx4t

本文原作者为Fr. Pierre-Marie , 由微信公众号GladiusMariae翻译 , 发布于2018年6月12日
原标题《梵二小姿势》


前言

梵二与其它会议不同。这次会议,举行于梵蒂冈圣伯多禄大殿,总共四期会议,时任教宗为若望二十三世(1958-1963)与保禄六世 (1963-1978)。它是历史上已知的教会内最大的危机时刻,如果不是它的初衷。

有关这次会议的研究是很多的,通常是巨大且具有技术性。我们认为,善意地向天主教徒提供相关短文是有帮助的,可以解释梵二宣布了什么,有什么是不可接受的(对于那些愿意忠于教会之传统不可错误教导的人来说。)

简短介绍会议的权威后,我们将以主题的次序来简要分析16个文件。


 

介绍

梵二会议的权威

什么是主教特别会议?
主教特别会议是:教宗为了主持这次会议,召集全世界的主教于一处,不论是直接的,或由使节展示诏书。他们对整个教会具有深切含义。从325年尼西亚会议到1870年梵一会议,教会已经举行了20次主教特别会议。

梵二与其它会议一样吗?
梵二是一次不合规的会议,因为召集并主持这会议的教宗们,若望二十三世与保禄六世,宣布这不是一次教条的会议,而是牧灵会议。换言之,它的目的不是为了确定教理以驳斥错误,而是为了更新(aggiornamento赶上时代、现代化 )这教理,以适应我们同时代人的思想。

梵二包含了无误的教导吗?
这里再次说明,与之前所有主教特别会议不同,梵二没有包含任何无误教导。一次会议若要无误,它必须发出庄严判决,但梵二拒绝这么做。

即使它不是无误的,能否不承认梵二由圣神相助?
吾主耶稣基督许诺圣神会帮助教会传递启示:但那护慰者,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派遣来的圣神,他必要教训你们一切,也要使你们想起,我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若望福音14:26)

但是,会议没有放弃传递启示,它提出使教会现代化(aggiornamento)等等,适应现代世界,尤其是在教会内引入“两个世纪的自由文化的最佳阐释的价值观”,并且致力于“圆滑地走向人类合一”。

为何圣神不会帮助教会取得“曾被清楚并纠正的自由文化价值观”?
自由主义是一个错误,两个世纪以来,它被教会教权的教导所定罪。鉴于教会的普世普通教权(Universal Ordinary Magisterium)之德能,如此定罪是无误的。

因为圣神不能违背自己,他不会帮助会议中的教父们,使这些自由主义价值观进入教会。

为何圣神不会帮助教会致力于走向人类合一?
教会被建立是为了拯救灵魂,并使他们与吾主耶稣基督结合。如此,教会间接地制造和平,在灵魂中传播爱:你们先该寻求天主的国和它的义德(藉着恩宠与吾主耶稣基督结合),这一切(包括和平)自会加给你们。(玛窦福音6:33)

但如今,共济会企图通过人的方法改造人类的合一(“全球主义”),并藉着世俗主义明确地将吾主耶稣基督排除在外。

会议后(国家世俗化,宗派间会议),可以特别看清,教会里的人藉着宗教自由化,普救论,宗派对话,勾结在一起,做着破坏教会的工作。圣神不会帮助教会朝着不是自己的方向走。

教宗与主教们在会议中发言了,难道不应该服从并接受梵二吗?
会议中的教父们决定采用“探究的形式与现代思想的自由主义构想”,建立于现代哲学的“新神学”。如今,哲学变成了主观的:真理不是来自外部,圣统制无法利用它:因此,会议开创了一种教权的新类型:失去了固有特性的“生活的与对话的教权”。

为何会议中的教父们采用这种新神学?
既然他们想要改编教会教导来迎合现代世界,他们不得不找一个方法来修改教会教导。解决方式就是采用现代主观主义的哲学,正如我们说的,根据此哲学,真理来了,至少是部分地来自已知学科,并随之进化。昨天还是真的(比如教会不能接受宗教自由),今天就不是真的了。
因此,由于新的神学,一个人就可以更新教会,使之与现代世界调和。

会议中是否有蓄意的歧义?
Schillebeeckx神父自己在荷兰的Bazuin回顾 (23 January 1965)中肯定了这点。在第二期会议中,面对保守派,我已经向一个教理委员会的神学家表达了对教宗权的共享制度表达了失望。那个神学家安抚我说,“我们会对外解释这个,但会议之后,我们会引用含蓄的结论。”

会议是否受到了外部影响?
媒体的力量发挥了巨大影响。庇护十一与庇护十二正是害怕这个影响,才放弃再次召开梵一中断的会议。
会议受到的影响也许多多少少来自和东正教、誓反教、犹太教、共产党和共济会之间的秘密协议。
——与东正教和共产党:为了邀请东正教观察员参加会议,若望二十三决定不定罪共产主义。
——与犹太教:1962-1963年的冬天,在临近会议召开时,在斯特拉斯堡的和平社区中心,犹太领导人秘密接待了神父Congar O.P.,他是枢机Bea以若望二十三的名义派遣的,为了询问犹太人对天主教会议有什么期盼。1963年3月31日,枢机Bea本人抱着同样目的在纽约秘密访问了犹太人的美国委员会。
——与誓反教和共济会:1961年9月,枢机Bea在米兰秘密会晤了牧师 Willem A. Visser’t Hooft,他是教会间泛基督教会议(起源于誓反教的共济会组织)的秘书长。之后的1965年7月22日,同一个会议发布了有关宗教自由的七个要求。他们都满意于会议的《人类尊严》( Dignitatis humanæ)文件。


会议文件:综述

会议有哪些文件?

会议公布了16份文件:

— 4份宪章(核心教理内容:前两份被核准为《教条》,第四份为《牧灵》):

* Lumen Gentium (LG) : the Church.(万民之光:教会)
* Dei Verbum (DV) : Divine Revelation.(天主圣言:神圣的默示)
* Sacrosanctum Concilium (SC) : the liturgy.(神圣不可侵犯的议会:礼仪)
* Gaudium et Spes (GS) : the Church in the contemporary world.(喜乐与希望:教会在当今世界)

— 9份法令(实用法令与具体应用)

* Christus Dominus (CD) : the pastoral duty of bishops.(吾主基督:主教的牧职)
* Presbyterorum Ordinis (PO) : the ministry and life of priests.(司铎圣秩:司铎的职务与生活)
* Perfectæ Caritatis (PC) : the renovation and adaptation of religious life.(完美的爱德:宗教生活的更新与适应)
* Optatam totius Ecclesiæ Renovationem (OT) : the formation of priests.(整个教会更新的祈愿:司铎们构成)
* Apostolicam Actuositatem (AA) : the apostolate of the laity.(教友传教法令)
* Ad Gentes (AG) : the missionary activity of the Church.(往万民去:教会的传教活动)
* Orientalium Ecclesiarum (OE) : the Eastern Catholic Churches.(教会朝向东方:复活的天主教会)
* Unitatis redintegratio (UR) : ecumenism.(合一的复兴:泛基督教主义)
* Inter Mirifica (IM) : the mass media.(在惊奇中:大众传媒)

— 3 份声明 (texts addressed to all men) :

* Dignitatis Humanæ (DH) : religious liberty.(人类尊严:宗教自由)
* Nostra Aætate (NA) : the relations with non-Christian religions.(我们的Aætate:非基督宗教)
* Gravissimum Educationis Momentum (GE) : Christian education.(教育的重要影响:基督教教育)

这些文本来自哪里?
会议之前有个重要的准备。大约20个预备计划被放出。但大多数计划,被会议的教父们驳回了,因为它们受到传统教理影响。因此,正如教宗若望二十三的要求,计划从一开始就采用了《自由思想的调查形式与文学表述》。

这个教导是完全的吗?
这个教导是广泛的:会议行动的版本包含了700多页。然而它缺少一份关键文件:如同之前的会议已经做的,定罪当今危及信仰的错误。那时甚至还有准备好的计划,有教条部分来保卫完整的信仰,但它与其它计划一起被驳回了。教宗若望二十三呼吁“仁慈的医药好过激烈的武器,教会认为她充分解释教理的有效性可以满足今天的需要,而不是通过定罪。”然而,“好教宗若望”认同“有…假教理,观念或需要避免与驱散的危险”。在那些假教理中,有被《信仰宝库的教条部分》定罪的《新神学》等等。被梵二与会议教会(Conciliar Church)所推广的文本中,人们可以找到很大部分(假教理)。


四份宪章第一部分:教条宪章Lumen Gentium (万民之光)之于教会

这份宪章的重要性在哪儿?
它是第一份宪章,由于新的神学是主观的(之前提到过),会议的教父们首先聚焦于主观之物(教会),之后才聚焦于客观之物(需教导的教理)。但他们在修改教会概念时,采用了一个“新的教会学”,梵二会议颠覆了整个教会并开启了她的自我毁灭。

这份宪章里的主要错误是什么?
这份宪章改变了教会的概念,提出了共同掌权与礼仪革命的原则。

这份宪章在何处改变了教会的概念?
梵二以前,教会是这样一个团体:一个人藉着有效的洗礼而进入教会,藉着叛教,异端,分裂或绝罚而离开教会。

在万民之光(Lumen Gentium)中,教会的定义不再是精确的了。
*LG说,“教会在基督内,好像一件圣事,就是说教会是舆天主亲密结合,以及全人类彼此团结的记号和工具”(§1),这就允许了,为教会的特有终向(通过吾主耶稣基督与天主结合),添加第二个终向(联合全人类)。
*LG说,教会是“天主的子民”(“people of God”,这个表达方式在LG中出现40次),这允许了教会包含下列人:
——非天主教徒,他们出于错误而自称为“基督徒”,这来自于联合的理念(coniunctio:这表示在基督内存在着某一种不完美的共融,它能达到一个“在圣神内的真实结合”,§15)
——甚至是不以基督徒自称的人,这来自普遍的理念(ordination:这表示他们与同一个天主,或多或少存在着某种共融,但却是不完美的。)
最后,LG说,基督的教会在天主教中得到供养( the Church of Christ “subsists in” the Catholic Church )(§8),而不是肯定他们是完全相同的。
所有的这些主张,模糊了教会的界限,当然也为“泛基督教主义和跨宗教对话”铺好了路,梵二后也正是如此行事的。

这份宪章在何处,把双头论(bicephalism=有两个头的状况)引入了教会?
LG再次声明教宗“对教会拥有全部,至高与普世的权力”后,立刻补充说“主教圣秩,继承于宗徒团体并使之继续存在,主教们也对普世教会拥有至高的全权”(§22). 梵二前,教会一直是君主政体,教宗独自拥有至高权,LG突然肯定了两个至高权,一个双头教会。除了教宗,主教团(包括教宗)也有至高权。
这个教理的改变是如此显著,以至于教宗保禄六世认为有必要进行干预,他起草了“nota explicativa prævia” (初步注释)并加入到这份宪章,他减轻了这个改变:“所以,属于罗马教宗的的全权不成问题[…]主教团永远且必要地包含教宗,因为在主教团内,他不受妨碍地保有基督代理人的职能,作为普世教会的牧人。”
这个注释阻止了主教团在教会里独立行使至高权,否则就成了异端,但这并没有镇压“双头论”。天主教法典1983版,在新的canon 336里批准了双头论的教理:“世界主教团是以教宗为元首,以主教们为成员[…]是普世教会最高全权的主体。”

这份宪章哪里提出了共同掌权的原则?
LG除了把至高权分给主教团,也肯定了“祝圣主教时,连同圣化的职务,也授予训导及管理的职务”(§21),“一个人接受了圣事的祝圣,保持着与主教团的首领及其他团员的圣统共
融,就是主教团的一份子”,“主教团 ”“同样是普世教会至高全权的主体”(§22)。
因此,LG暗示主教们在从教宗那里接受司法权之前,就已经有了某种司法权,至少是对普世教会,而且“nota explicativa prævia” (初步注释)并未纠正这点。
恰恰相反的是,庇护十二的1958年的传统教理重复教导我们,主教们对自己教区的独特司法权来自于教宗,教宗给了他司法权,而不是圣秩圣事。而且,只要教宗愿意,就能通过联合主教们,让他们在主教特别会议中参与训导与管理的至高权,但仅仅是在主教特别会议期间。

这份宪章在哪里提出了民主原则与礼仪革命?
直到梵二,教会一直是圣统制的,圣职人员有独特的神圣权力,他们独自拥有三重权力(命令,司法与教导)。至于世俗人:“因着神圣的制度,圣职人员有别于世俗人”(1917 Code of Canon Law, c. 107).
总之,LG在讲论圣统制(第三章)之前,先谈论了“天主的子民”(第二章),好像圣统制来源于”天主子民”似的。它把“信徒的普通司祭职”置于“神职司祭职”之前,好像天主教的同一司祭职有两种不同形式似的。
它就是要忘记教会的圣统制形成了信徒团体:吾主耶稣基督组建了十二宗徒,他们建立了教会:“你是伯多禄(磐石),在这磐石上,我要建立我的教会”(玛窦福音16:18)。
它也要忘记,根据这个词的独特意义,只有神职的司祭才是一个司祭。Sacerdos (司祭) 来源于 “sacra dans“:那个给予圣洁牺牲之物的人,单单指那些接受了圣秩权力的人:受洗过的世俗人只有权力接受圣洁之物。
就差明明白白宣布了,大门打开以便世俗人(男人、女人)入侵教会的管理之位(从教区礼仪委员会到罗马法院)。礼仪革命也有了教理基础,它降低了司祭的地位,使之沦为会众的主持者。于是保禄六世写下了新礼弥撒的异端定义:“上主的晚餐,或弥撒,是天主子民聚在一起的神圣会议或集会,藉着司祭的主持,大家一起庆祝上主的纪念。因着这个理由,基督的许诺在圣教会的当地集会中显著地实现了:“那里有两个或三个人,因我的名字聚在一起,我就在他们中间。”

LG中还有其他错误吗?
第29段,这份文件提供了一种可能:没有完全禁欲的已婚者,可以被祝圣为执事。这违背了保存在西方教会自宗徒以来的惯例。保禄六世完成了这个(突破),在1967年6月18日的自动手谕中,他特别参考了LG的这个段落。


四份宪章第二部分:教条宪章Dei Verbum(天主圣言)-关于默示的来源

这份宪章包含了哪些主要错误?
这份宪章朝着誓反教神学迈出了一大步,即拒绝清楚地辨别默示的两个来源。它用现代主义的方式提出了传统的发展,美其名曰:“活生生的传统”(living Tradition)。

DV如何更改了教理:默示的两个来源?
脱利腾会议与梵一会议钦定了默示的“两个来源”(传统与圣经),但DV弃之不顾,把传统与教权汇聚于圣经中:“神圣传统与圣经[…]以某种方式合二为一,并趋向于同一终点。[…他们]形成了天主圣言的一个神圣宝库。(§ 9 and 10). ”
注意段落里的表达方式“以某种方式(quodammodo)”:如果不敢直白地指出错误,事物便会处于不稳定中。我们将在其它地方找到这种表述方式。
这就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向誓反教异端妥协,否认传统为默示的来源。

DV是如何述说传统的发展?
根据天主教会不可错误之教理,默示随着最后一位宗徒的去世而终止了:因此关于信仰宝库,不可能再有客观的发展 (藉着可被启示的新的真理) ;最多会有主观的发展 (对于信仰宝库中的真理,给予更加精确的定义)。
DV并未做出对此主要的区别,反而承认了传统的发展:“如今宗徒们传下来的事物[…]藉着圣神的帮助,在教会里发展[proficit]。随着世纪更替,教会不断前进,朝向神圣真理的圆满,直到天主的话在教会里完全实现(§ 8)。”

DV如何引进现代主义的概念:活生生的传统 (living Tradition)?
在第12段,DV说,阅读圣经时,应该考虑到“整个教会的活生生的传统”。
这也是一种歧义的表达方式,它可以基本上有个正统的解释(受自宗徒们的不变的传统延续到今天且在当下传递着,教会之活生生的教权),但是显然,根据上下文,它支持了现代主义理念(传统是活的,因为它是天主子民对信仰的感觉之表达,因此容许进化)。

正是第二个意义,会在梵二后被使用:藉着活生生的传统之名义,会议教会(Conciliar Church)将试图绝罚蒙席Lefebvre,并为“持续更新的释经学”正名(号称梵二后的教会延续了梵二前的教会,因为在活生生的主观方面有延续性,哪怕在教理程度上没有延续性)。

DV还有其它错误吗?
时值梵二40周年,Le Sel de la terre(地上的盐)(pp. 26-38)指出了争议性的要点:
*一个假概念~~~默示乃天主之超性真理之宝库,DV2却将之描述为:关于救恩的语录,与天主交谈。
*一条通向信仰的新道路~~~DV5认为誓反教徒藉着相信信仰,现代主义者藉着对信仰有感觉,使得人与天主和解,免于完全抛弃。
*DV11将圣教会变得誓反教化,尤其是抛弃了关于圣经无误的传统观念,为了救恩才使圣经无误。
还可以说,DV鼓励对于圣经的泛基督教解释,这在教会内是闻所未闻的新奇。

注释:
DV6否认或混淆了自然秩序与超性秩序。
DV5信仰被视为一种感觉,一种相信,而非理智的认知。The faith viewed as a sentiment, a trust, and not as an intellectual knowledge .
DV19圣经不再是一个奥秘:给人留下一种思考的可行性,它并非无误的。
DV22但愿能有机会,并经教会权威者的许可,与分离的弟兄们合作翻译圣经,供给所有基督徒使用。


四份宪章第三部分:关于礼仪的至圣议会宪章(Constitution Sacrosanctum Concilium on the liturgy)

这份宪章包含哪些主要错误?

SC没有清楚地主张错误,但它开了一扇门,梵二会议后这扇门开得特别大。

例如:
在 §22,它说宗座单独以及主教(在某些限制条件下)可以调节礼仪。但是在§23却允许了创新,如果有用的话。
在 §36,它清楚确认“拉丁语的使用将保留在拉丁礼仪中”。接下来一段,你可以震惊地看到:“但既然母语使用[…]频繁,可能为民众很有益处,它的使用限制可能被放宽。”

你能举出“故意模糊”的例子吗?

SC频繁地说到信友在礼仪中“积极参与”。这种表达(大约有20次)如果是指精神方面的参与,那是可以理解的。因为« 圣事德能与教友努力的合作,天主教徒的严谨生活,对精神完美的真诚趋向,以上这些一起构成了鲜活信仰对奥秘。 »

然而,如同接下来发生的,以积极参与的名义,礼仪落得越来越吵闹,世俗人过来取代了神职人员的位置,等等,这些事对信友毫无益处。

SC还有其它错误吗?

各位不妨对比一下誓反教的某些教理:

●复活奥迹(Paschal mystery),强调了我们的救赎(以吾主复活为背景)。复活奥迹的概念除去了礼仪中赎罪的真实性(译者注:誓反教认为礼仪不能赎罪)。(§§ 5 and 6);
●弥撒中基督的临在,可以同等的理解为,祂在做礼仪的司铎身上临在,临在于圣事的德能中,在祂的话语中,以两三个以祂的名聚集的人中(§7);
●§34 要求一场礼仪改革以使他们回归到高尚简朴的光辉中,并减去“无用的重复次数”(这种理性主义与反礼仪影响,将导致新礼弥撒以一个简单的“呈现礼物”来取代牺牲奉献仪式sacrificial offertory);
●根据 §37,可以发现多样礼仪中的本地化和所谓的合一,这些都对抗了教会与罗马精神的真正合一;
●§47的用词,对于弥撒神圣牺牲的标明,没有使用脱利腾大公会议的“repræsentatio(呈现)”,也不是后来教宗(庇护十二以及他以前)的“renewal(更新)”,而是说“perpetuating(永留)”和“memorial(记念)”;
●§55要求,在某种特别情况下,以誓反教的方式给予圣祭的两种形式(译者注:圣体和圣血);
●§81要求,为了抑制关于死亡的忧郁思想,可以用其它礼仪颜色来替换黑色。这取悦了誓反教徒,他们不知道炼狱,也不知道为亡者祈祷。

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这份宪章?
藉着果实来判断树:灾难性的礼仪改革是SC的果实。总之,我们知道礼仪在梵二前是以天主为中心,梵二后以人为中心。对人的崇拜取代了对天主的钦崇。


四份宪章第四部分:牧灵宪章《喜乐与希望》(Gaudium et Spes)– 关于教会在现代世界中的地位

这个文件的重要性在哪里?
考虑到梵二会议意图更新(现代化)教会,使之贴近现代世界,这份宪章极具代表性。梵二以前,庇护十一纲要(Syllabus of Pius IX)在某种程度上成了教会存与现代世界的执照,同样,GS宪章是会议教会(Conciliar Church)的执照:

爱与喜乐(连同一些宗教自由和世界宗教的文件)是对庇护十一纲要的修改,一种反纲要。[…]这份文件的作用就是反对庇护十一纲要,它是一次尝试,企图将教会与世界调和,正如1789年开始的那样。

这份文件的主要错误是什么?
这份文件的主要错误(也是梵二会议和会议教会的错误)是尝试“官方地将教会与世界调和,正如1789年开始的那样”。 然而教宗庇护十一在纲要最后一主题中,预先严肃地定罪了这种态度: “罗马教宗可以,也应该,自我调解并跟上进步,自由主义与现代文明” (被定罪的主张).

蒙席Gaume在他的纲要小教理中很好地解释了这点:
教宗既不可以也不应该与这三样东西调解。因为它们意图摧毁教会权威的保护者,降低人类,使人成为可怜的。
事实提供了证明,梵二后,教会的权威被毁,降级人类,人的可怜处境都快速发生着。

共济会对这文件有影响吗?
共济会教理清楚地出现在文件中,如同出现在宗教自由文件中。同样,这两份文件是总主教Lefebvre在会议中唯一拒绝通过的。

共济会的诺斯替主义教理出现在哪里?
在一些地方,尤其是当文件承认“人性内存在者某种来自天主的种籽” (§ 3, 2) ,以及“因为天主圣子降生成人,以某种方式,同人人结合在一起。” (§ 22, 2)。

GS 承认了每个人(的尊严);这只有在诺斯替主义的观点下才能理解,根据诺斯替主义,在人内心深处有一个神圣的火花,人应该重新感觉到自己的尊严,而非需要信仰与洗礼。

让我们注意 § 22, 2 ,我们发现这个表达方式“in some fashion(以某种方式)”它允许了阐述一种异端但不肯定地说出来。但之后,“in some fashion(以某种方式)” 就会被强调,普救论异端将被清楚教导,尤其是若望保禄二世。

关于人道主义的共济会教理出现在哪里?
共济会的人道主义是诺斯替异端的结果; 因为人 “像神”, 人应该承认自己的尊严,使自己成为宇宙的中心. GS 非常坚持人的“尊严”。
GS 整个第一章节是关于人类尊严,尤其是他的良心, 无论他是否跟随道德律: “不少次,良心的判断为了无可避免的无知而发生错误,但良心并不因此而失掉其尊严。” (§ 16, 1)
人的尊严并未失去,哪怕他坚持错误: “应当在错误本身和错误的人之间,加以清楚的分辨:错误常应摈绝,而错误者,则虽为虚妄或不甚正确的宗教思想所迷乱(一○),但仍保有人格尊严。” (§ 28, 2).
甚至所有人的这个“尊严”也因着“天主降生成人”而被增加: “就因为祂曾取了人性,而并未消灭人性(二二),故我们所有人性,亦被提升至崇高地位。因为天主圣子降生成人,在某种程度内,同人人结合在一起。” (§ 22, 2).
所有人的尊严相等(§ 29, 3); 私人及公共机构应为此服务(§ 29, 4); 它建立的教会与世界的关系(§ 40, 1); 比其它更甚,教会确认了对人类尊严的尊重 (§ 41); 有必要在社会经济生活中光荣并提高人类尊严; 在我们的时代增加对人类尊严的意识(§ 26 and 72), 等等c.

但是GS最不可思议的是确认了:

“大地上所有的一切,其应当趋向的宗旨是人;人是万有的中心与极峰。这点几乎是人人共有的主张,无论其为有信仰者或无信仰者。” (§ 12).
蒙席Tissier de Mallerais评论道 “这个会议段落是人类中心论的表达,几乎是亵渎天主的” 。
关于人权的共济会教理出现在哪里?
文件频繁地提到人权(比人的责任多三次),说教会根据委托她的福音,以福音的德能宣讲人权(§ 41, 3), 要求在各个承认人权的体制下发展人权(§ 41, 3), 人权是普世的且不可侵犯的(§ 26, 2), 有必要尊重它们(§ 65, 66, 75), 保护它们 (§ 26, 2),文件肯定这是“社会主义化”的优势之一 (§ 29), 促进人权(包括私下及公开“表达个人意见与表明宗教信仰”的权力(§ 73), 保护人权(包括有必要的罢工—尽管在某些文明国家罢工是被法律禁止的,比如瑞典某些法律).

总之

« 应克服并扬弃为了性别、种族、肤色及社会地位,或为了语言或宗教,而在社会及文化等基本人权上,有所歧视,因为这是违反天主的计划的。基本人权尚未在各地获得相当的保障,的确令人感到遗憾。[§ 29, 2]. »

众所周知,共济会散布的人权教理,之前藉法国革命传播,接着是美国,然后被教会定罪,因为它是一种新人权的表述,不是基于自然律或福音,而是基于普遍意志(这是被教宗庇护六世批驳且定罪的)。

结果,最近的教宗们在面对极权主义时,一直力求宣布关于“基本人权”的正确教理。然而,无论成果如何,GS文件支持了共济会版本的人权,虽然它没有明确提到任何被定罪的新人权。

GS是否批判世俗主义?
没有,和梵二会议其它文件差不多,但这本该是牧灵会议应该批判的, 就像“瘟疫感染了社会”, 它坚持否认吾主耶稣基督对于社会的权力. 显然,GS要求天主教徒在社会生活的框架下行事(§ 43, 1), 但它指出这是“按照天主教徒良心,使天主的法律深刻在此世的生活中 (§ 43, 2). 这种改口说“良心” 足以废止社会服从基督君王的客观强制性。世俗主义接近于共济会,难怪梵二会议没有攻击它。

共济会的目的在哪里实现了?
共济会的目标是“重建寺庙”,比如在巴贝耳塔事件后,重新统一分散的人类。这种共济会的“大工程”是在普世大建设的指导下执行的,其实就是路基弗尔想代替天主被人崇拜,它也正在预备敌基督的到来。 一旦它的目的实现,它就能领到世界政府。

如今,我们已经看到梵二会议自己的目标就是为“统一全人类”工作(§ 42, 3), 而且最重要的是,在GS中表达了这样的渴望.。在序言中,文件将“全人类兄弟”这个观念 (§ 3, 2) 加入到诺斯替异端理论(“神性的种子”埋藏在全人类中):

« 大公会议除声明人所有极其崇高的使命,并肯定人性内存在者某种来自天主的种籽外,进而替人类提供教会衷诚的合作,俾能获致适合这使命的友爱精神。[§ 3, 2]. »

结果就是,GS回到那个关键点,承认这是宪章的目的,“全人类兄弟”包括信者与非信者。

«上述一切,是大公会议依照教会真理而陈述的,目的在使我们这时代的人们--无论是信仰天主者,或不明白承认天主者。更清楚地认识其完整使命,而建造一个符合人性尊严的世界。追求一个根深蒂固的、世界性的友爱团结,并在爱德的激发下,慷慨豪爽,通力合作,以响应我们这时代的迫切需求。 [§ 91, 1]. »

可否鉴定一下GS教导或支持的其它错误?
文件暗示了婚姻的反转,定罪了天主教教理的正义战争。 (§ 82), 支持谨慎反对( conscientious objection) (§ 78 and 79), 向其它合法政府提倡民主(notably § 31, 3 and 7515), etc.
人们甚至可以指出GS恶心的沉默,一个牧灵宪章,居然服务于当今的问题,服务于残忍迫害天主教徒的共惨猪意,然后忽视450多位主教的请求 。但是,沉默来自于私密的罗马-莫斯科协议。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