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格比约答复有关燕独提问

该文为2019年2月9日站主雅格比约对 Dylan Levi King提问的答复。

另参见 Dylan Levi King 在3月13日撰写的诸夏运动专栏文章:《China’s intellectual dark web and its most active fanatic


提问原文:

My name is Dylan Levi King and I’m a writer and translator based in Tokyo.

I am preparing an article on the national independence and de-Sinicization movement. I’d love to ask some questions to better understand your proposal and avoid misunderstandings.

1.What role does Roman Catholicism play in the nation myth of Yuyencia?
2.Are national independence movements all mostly right wing?
3.Before beginning this campaign, did you consider yourself on the left or right wing?
4.What is your view of the future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5.How many of your members are currently living outside of the PRC?


1. 罗马天主教在幽燕西亚的民族神话中扮演什么角色?
答:罗马天主教在现代幽燕民族的建构中至关重要,因为对天主的信仰就是一个民族的灵魂。燕族人之所以与中国人不是同一个民族,并不主要是因为种族和语言问题,而是宗教信仰。
历史与现实已经证明,中国人是不可能成为一个天主教民族的。要知道中国是一个帝国,而不是一个民族,它的诞生就是通过吞并东亚、东南亚、东北亚、内亚各地域内的不同国家,消灭各地不同的本土文化与民族,强制同化,充满着暴力和仇恨,秦帝国的例子最为明显,而我们所主张的便是要让中国把吞进去的民族一个个吐出来,恢复各地方原本就有的自由。帝国就是圣经创世纪里的巴别塔,本质邪恶。通过中国这个帝国的诞生过程,也可知道中国文化的本质就与基督教文明无法融合,因为它是一个高度发展的异教文明,来自邪恶,只能像是美洲的土著文明被西班牙的殖民文化取代一样。所谓的天主教中国化不仅违背天道,也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更何况现在的共产党就极力鼓吹中国化,这更加说明了它的本质邪恶。中国的传统便是不断的扭曲异化任何外来的宗教,例子比如佛教,所以为了保持一个宗教信仰的纯粹,最根本的解决办法就是消灭中国的帝国统治。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政府对于任何宗教团体都是一个严重威胁,帝国不会允许存在小共同体的自由,如果各种自治的小团体兴盛,帝国本身也就瓦解了。因此我们作为天主教徒,如果想要保持自己信仰的纯粹,就必须反对中国的帝国主义。
这里还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中国人或者汉族并不能作为现代意义上的真正民族,因为它并不存在一个能够把人们凝聚起来的信仰,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是一个弗兰肯斯坦怪胎。它的诞生就是一个谎言,中国这个概念便是帝国主义者因为政治上的需要而发明出来,虽然我们现在也是在发明幽燕民族,但两者的本质差别为我们是一个信仰天主的民族,能够作为一个真正的民族。
燕族人在被秦帝国侵略以前,拥有长达八百多年历史的封建制独立国家——燕国,强大而繁荣的燕国曾跻身于战国七雄,是燕族人的黄金时代,因为那时燕族人有自己的国家。在被中原大一统帝国奴役以后,不屈服的燕族人也发动过许多次复国运动,对于幽燕的地域与文化认同直至中世纪仍然很强烈,一直到燕京被作为帝国中心,这个认同才开始衰落。燕族人传统的民族精神,在被中国殖民统治以后也慢慢衰落,曾经崇尚自由与勇武的燕人沦为了油滑的奴才。但是当天主教信仰传入以后,古老的燕族人获得了新生,那些为了信仰而甘愿殉道舍身,受苦受难的圣徒们,就是幽燕民族复兴的种子。
幽燕作为拥有东亚最大规模和历史最久的天主教社区,这一共同地域内的两百万天主教徒就是现代燕族人。我们作为本地的异类,受到周围中国人的排斥,由于共同的凝聚力,自然就形成了一个独立的民族。我们也是拥有共同政治利益的,为了更大程度的保障我们天主教徒的信仰自由权力,我们就必须强化我们的认同,不仅仅是信仰层面,还要包括共同的地域文化,这样才能够拥有自己政治自主权利,才能对我们的信仰有最好的保护。在经历了数十年甚至数百年来自中国民族主义者的迫害以后,现在是时候对中国说不了,不管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他们都不是自己人,他们是中国人,是秦始皇的精神子孙,因此我们最明智的选择就是独立自治,再次让燕族人统治燕国。
著名的传教士利玛窦神父,进入大陆初期的传教努力均告失败,唯独在幽燕获得了巨大成功,因为他得到了天主在梦里给他的启示,天主告诉他如果他去北京传教,天主就会帮助他。1900年反教会的义和团运动肆虐,但是圣母玛利亚在保定东闾显现,与许多圣徒和天军帮助抵抗拳匪的战士们获胜。共产主义祸乱东亚,幽燕作为帝国控制的核心区,却能存在声势浩大的地下教会运动,出现众多勇于殉道的圣徒。经过那么多的考验,来自帝国的迫害,信仰仍然顽强地延续到现在,可以看出我们的使命就是要作为天主在远东的一个堡垒,并以此为中心,天主的权威可以归化这里最后的异教徒。所以我说天主教信仰就是幽燕民族复兴的根本所在。

2. 民族独立运动大多都是右翼吗?
答: 这里需要先区分什么是左翼什么是右翼,是左还是右只有是在一个真正的共同体内部来说才有意义。在全世界范围内以欧美为中心的整体文明来说,我所理解的右翼应该是以信仰和传统为政治统治的核心,尊重原有秩序,从家庭到君主都应该存在一个统治的次序,核心就是天主,世俗权力不得凌驾于神圣事物,而左翼则以个人为中心,是反教权的,主张通过暴力革命推翻旧的政权,搞大政府,集权制,计划经济,并宣传个人无限自由的重要性大于家庭,比如同性恋之类的。而这个左或右应该是一个水平式的意识形态划分,而民族独立运动则是一种垂直性的意识形态划分,因为它会存在一个清晰的国家边界,是地域性的。所以只能说一个民族内部的左或右谁多谁少,而不能在民族独立这个整体概念里适用。

3. 在开始此活动之前,您是否认为自己处于左翼或右翼?
答: 在此之前我是一个天主教传统主义者(现在也是),只是希望离开中国大陆移民西方,能够拥有正常的信仰生活,当时对政治并没有很大关注,但有机会的话就会参与欧美某些你可称为右翼的政治运动,比如法国的君主主义者。如果在我所主张的这个幽燕独立运动内部来说,我仍然可以算作右翼,因为我主张教会的自治权力与小政府,虽然我认为共产党的统治可以通过武力消灭,并不承认他们的统治有任何的合法性。

4. 您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未来有何看法?
答: 共产主义中国必会垮台,时限不会超过5年,但不会再有大清的幸运,死的样子会很难看,可能会被核武器攻击,大多数地区会沦为无政府状态,不同的暴力团体为争地盘混战,引发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混乱会持续较长一段时间,这种情况在中国历史上的政权更替时期很常见,唯一区别是现在可能会有外部势力的迅速介入,比如欧美与日本势力会在部分对其有利益地区恢复一定秩序,当然来自内亚和东南亚的伊斯兰势力也会扩张过来,也许会再次建立统一的新中国,欧美日的介入如果可以抗衡伊斯兰势力,并且各地方的民族建构工作取得较好效果的话,一个个独立的国家会陆续建立起来,慢慢形成相近于欧洲的格局,这也会是对其最有利的。

5. 您目前有多少成员居住在中国境外?
答: 没有统计过,但可以知道目前是境外没有留在境内的多,因为现在主要是通过中文传播燕独,西方对此还并没有什么人知道。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