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玛窦北京书札

196771-004-fd4485e9
本文为利玛窦神父在北京所发送信件的文集,叙述了他在北京传教期间的经历。摘选自《利玛窦中国书札》,施安东神父(P.Antonio Sergianni P.I.M.E)编,芸娸译,河北信德社2007年出版


(北京之前的传教经历此处省略)

被范礼安神父任命为中国传教团负责人
被范礼安神父任命为中国传教团负责人后,利玛窦神父接受命令前往北京。利玛窦神父和郭居静(Lazaro Cattaneo)神父随同礼部尚书一行,起程同往北京。1598年9月7日抵达北京。由于当时正在进行的抗倭援朝战争,京城笼罩的对外国人的怀疑气氛,使利玛窦神父决定离开北京,返回南部,转道南京。

再次前往北京和再度被捕
1600年5月19日,在南京达官显贵的支持下,利玛窦神父与从澳门来的同会会士庞迪我( Diego Pantoja)神父一起,再次起程前往北京。庞迪我神父从澳门带来了送给明帝万历的贡物。在临清,他们被税监马堂逮捕。这名在当地横行的太监,企图将为万历帝准备的贡物掠为己有,强行要做外国人的引见人。利玛窦神父一行先被困在船上,接着又被关押到天津。税监马堂把他们要求晋见皇帝的各种文书呈递给皇上。在寒冷的冬日里,两位耶稣会士焦急地期待着明朝皇帝的回音。

梦想成真:在大明的京城(北京1601-1610)

——1601年1月24日抵达北京
1601年1月24日,利玛窦神父一行第二次来到北京。

——被关押在蛮人的壁垒里
1604年1月8日,明万历帝颁旨允许利玛窦一行入朝献贡物。

北京的会院
在这里,我们还没有正式的圣堂,但是,可以在一个小堂里举行弥撒圣祭、讲道理、听告解;并在瞻礼时,利用我们现有的条件举行各种圣事。教友们的信德不断成长加强,给我们带来了希望。我们都盼着,当有一天能拥有一座更大的圣堂时,会有更多的基督信徒,信仰团体还会更加壮大起来。(05/1605)
我们的会院总是人来人往,事务繁杂。除这里的事情外,中国其他地区的三所会院都纷纷写信给我,因为我是年纪最大的,他们都与我讨论各种事情。我在这个国度的不同地区度过了24年的岁月,所以,朋友遍及各地。这些朋友也经常不断地给我写信,我也就要不断回信给在中国各地的朋友们。(10/05/1605)
三年前,我买下了一座很大的宅子,我们在这里建起了一座小圣堂。除许多教友外,到这里来的更多的是外教人。他们是出于好奇,来欣赏美丽的建筑和装饰的。利用这个机会,我们可以不出家门向外教人宣讲基督信仰。有些人,就这样皈依了信仰。但是,更多的人仍然坚持他们的信仰,以便更加自由。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天主用我们的行动逐渐感化了他们的心灵。(24/08/1608)

在北京的活动
我的主要活动仍然是不断接待文人墨客们的拜访,同时我也去拜访他们。大家都纷纷询问关于我们的信仰道理、我们的科学知识的问题。每天,我要给我们学习中文的同伴们授课一、两次,有时三次;或着,为那些希望学习我们的科学知识的人授课。我还要为基督信徒讲解信仰的道路。(10/05/16005)

出版物
(……)我创作了一些中文作品。(10/05/1605)
第三版《坤舆万国全图》
《天主实义》(新要理)
第四版《坤舆万国全图》
《二十五格言》
《畸人十篇》
第五版《坤舆万国全图》
第六版《坤舆万国全图》
翻译《圜容较义》
《浑盖通宪图说》
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
我用这些世界地图、地球仪、自鸣钟、星盘和其他作品给人们讲课,在当地人中赢得了世界上最伟大的数学家的称号。尽管我没有任何天文学方面的书籍,但是,利用一些葡萄牙语的星历表和索引等,有时也能比他们的钦天监更准确地算出日食和月食等天文现象的时间。(12/05/1605)

预见遭袭
有的人尽管在口头上批评我们的道理、批评我们,但是,迄今为止,还没有将此类观点付诸笔端。凡是在文字上提及我们的,都是尊重和赞颂的言词。诚然,以后可能会有人对我们进行攻击。但是,天主不希望我们在建立基督信仰教会的初期受到伤害。(09/05/1605)

北京的福传
在这所成立最晚的会院里,我们已经拥有了一百多名基督信徒,其中有几位是地位显赫的重要人物。为此尽管最初这所会院的基督信徒人数比其他会院要少,但是,教友们的水平是很高的。而且,这里的教友们也非常虔诚地勤办告解圣事、勤领圣体。他们都知道,这是好事。(09/05/1605)
皇帝(……)不愿意让我们离开京城,这也正是我们所希望的。因为,我们在这里,在皇帝的支持下所赢得的信誉和声誉,对我们的活动以及其他三所会院的工作起到了很重要的权威作用。此外,我们在这里还有充足的时间去发展更多的新教友。因为,北京的人口太多了,与其说是一座城市,不如说是一个王国。(26/07/1605)
令我们越来越感到欣慰的是,最近一段时间里皈依信仰的教友。他们的皈依,并不是因为我们的作为,而纯粹是因为他们被圣洗圣事的神圣源泉所吸引了。同时,也是被他们的亲人和友人中的那些老教友们的表率感化了。(18/10/1607)
在这里听道理的人数超过了上面提到过的其他地方。简而言之,我们甚至连吃饭和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尽管在众多的人们中,只有十五个人成为基督信仰团体中的一员,但是,我们希望下一次,能够有更大的力量去接纳他们。进教的人数,也希望能够增加一些。他们中有一名青年学士,此人非常重要,而且十分热衷于宣讲道理。(18/10/1607)
今年,我们北京的会院共发展了一百三、四十名基督信徒。其中的一些人是非常好的,是文人墨客,提高了我们的信誉。(08/03/1608)
在北京的这座会院里,尽管只有三百多名基督信徒,但是,许多都是文人和很好的基督信徒。(22/08/1608)

传教遗嘱
得罪皇帝,以至颁布一些反对我们的命令的主要原因有两点,其中之一是,同外国人接触,让人们知道在中国之外,有人支持我们,并来回通风报信;另外一点是,在中国宣讲新的道理。这第二点,是我们不能不做的,因为这是我们来到这里的最终目的。我们只能把一切都完全托付给像现在这样不断行奇迹帮助我们的天主圣意,同时,我们也十分谨慎小心地行事,尽量低调,采用好的道理和作品,向文人墨客们讲解我们的信仰真理。让他们知道,我们的道理不但不是坏事,而且还有助于官府及国家的和平。基于这些原则,我们尽力培养好的基督信徒,可能的话,逐渐发展些文人和缙绅。并利用他们的权威,安抚这个国度中对我们所宣讲的新鲜事务感到害怕的人。一旦我们的基督信徒人数达到一定程度时,皇帝肯定也就会知道我们了。(15/02/1609)
上面引述的,是1609年,利玛窦神父在去世前一年写给巴范济( Francesco Pasio)神父的长信中的一段。这封信堪称是利玛窦神父的“精神遗嘱”。巴范济神父早在1582年,就陪同接替范礼安( Alexandre valignani)神父担任耶稣会日本和中国省会副省会长的罗明坚( Michaele ruggirei)神父一同传教。
从上面这封信,以及最后几年里从北京发出的其他许多信件中可以明显看出,利玛窦神父的方针是利用新的传教战略、新的方式去理解传教工作——发展*和培养好的基督信徒。同时,这也是他历来在中国坚持的传教目的。最终,将是这些基督信徒“言传身教地去感化更多人的心灵”;告诉其他人,做一名基督信徒并不意味着背叛,或者拒绝,而是巩固传统和满全传统。
这种传教战略并不是由于失望才产生的,而是利玛窦对历史的充分了解,并不断根据实际情况改变战略,开辟崭新的和更加可靠的福音道路。
*那些对我说,希望看到中国出现一些新的重要的信仰皈依的人应该知道,无论是我,还是这里的其他人,我们日思夜想的就是这个。为此,我们才远离了我们的祖国和亲人,穿起了中国的服饰。无论是语言、衣食住行,我们都遵从中国的风俗习惯。(14/08/1599)我们的上主似乎已经拣选了这位神父来增加中国的基督信仰。此外,他心里想的,夜里梦的,无不是这些人的皈依。因着他的满腔激情,激发了我的热情。

与中国社会显贵的关系
在这个宫廷里,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接待不断来拜访的达官贵人们。他们到我们这里来,渴望了解我们的情况。即便是比我强许多的人来应付他们,也会忙得不亦乐乎的。10/05/1605)
我现在的工作之一就是接待来访的客人,许多地位显赫的人都来拜访我。似乎所有有身份和地位的人,都要争先恐后地来看我。(26/07/1605)

范礼安神父之死
范礼安( Alessandro Valignano)神父,今年,除遭遇各种以往常见的困难之外,我们失去了中国传教区之父范礼安神父。失去了范礼安神父,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悲痛,使我们成了孤儿。尊敬的神父,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挽回这一损失。(15/08/1606)

完成的事业:开启了中国的大门
我们历来渴望得到今天借助天主的恩宠所获得的一切,我们在这个王国里创立了耶稣会的会院,在其他主要城市建立了另外两、三所会院。由此,奠定了开启基督信仰事业的坚实基础。在这一稳固的基础上所开创的事业,是不会轻易坍塌的。(10/08/1605)

1611年5月11日利玛窦神父安息主怀
5月3日,疲惫不堪的利玛窦倒在了床上,他知道这不是时常袭来的普通头痛,而是生命的最后时刻来临了。几天后,他领受了终傅圣事。5月10日,利玛窦神父出现了谵妄症状,口中不停地重复着中国的信仰皈依和中国皇帝的皈依。5月11日恢复意识,他要求以他的名义写信给同会兄弟科通( Pierre Coton)神父。因为,他听说科通神父已经是法国亨利四世国王的告解神师了。并且,成功地将耶稣会重新发展到法国。利玛窦神父渴望向科通神父表达他的喜悦之情,并介绍中国的传教情况。不久,利玛窦神父便安祥地闭上了眼睛。
尊敬的神父,您可以想象,利玛窦神父死后,我们成了孤儿。而且,他的威望和名声历来是我们大家的保护伞。我们衷心希望,他在天乡给我们更多的帮助。我在这里就不多叙述他的去世了;而只想强调,所有人,无论是教友还是认识他的外教人士所表达的悲痛和哀悼之情了。我只想说,如果我们的人能够达到利玛窦神父那样的水平、赢得他那样的声誉时,那我们真的可以说已经很成功了。而且,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天主的工程,Non Est Abbreviata Manus Domini*。龙华民( Nicolo Longobardo)神父致函在罗马的耶稣会总会长克劳迪奥·阿夸维瓦( Claudio Acquaviva)神父(23/11/1610)
*依59,1:“看哪!并非上主的手短小而不能施救。”利玛窦:“没有缩短”。

明万历帝与利玛窦神父之死
明万历帝颁布一项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法令,允许一名外国人安葬在中国的土地上,御赐利玛窦神父二里沟坟茔。

利玛窦神父的安葬
中国人通常将亡者的遗体存放在家中,直到找到适宜的安葬之地。一年后,安放利玛窦神父遗体的棺木被放置在了距离祭台不远的小圣堂里。这里是属于我们的一座别墅,我们在这里保存利玛窦神父的灵柩,直到建成他的墓地和一座小圣堂。(《耶稣会士进入中国》,1582-1610年,第595页)


●北京之梦(P 126)
我想跟您讲讲我刚刚到这里不久时做的一个梦。当时,我正在为此行未能取得成功、旅途劳顿而闷闷不乐。突然,我遇到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他对我说:“你就是愿意来到这片土地上,要打破陈规陋习,传播天主道理的人吗?”我听后感到非常惊异,心想,他怎么会知道我在想什么呢?就回答他说:“你是魔鬼还是天主?”他说:“我不是魔鬼,而是天主。”我就说:“您明明知道我的心思,可是直到现在,您为什么从不帮我呢?”他回答说:“你们可以到那座城市去。”我觉得他给我指的是北京,并说,“在那儿,我会帮助你的”。
我满怀信心地来到了北京,而且没有遇到任何困难。这就是我的梦。想到我们在进入南京时发生的事,我觉得天主是在用那个梦来安慰我。愿天主让我的梦能够成真,成为现实。(28/10/1595自南昌致函耶稣会士吉罗拉莫·科斯塔 Girolamo Costa神父——锡耶纳)

———————————————————————-
●历经考验(P 166)
我们的每个会院都有许多人领洗进教,其中还有贵族、皇亲国戚、儒士和官吏,儒士和官吏的威信甚至比贵族还高。我们的教友人数已经超过了一千多人。北京的教会历史最短,但也有一百多名教友了。而且,教友的身份地位都十分显赫,能够扩大基督信仰的影响,吸引更多的人领洗进教。因为,长期以来,我恪守的宗旨就是宁缺勿溢。我们对这些教友进行了十分严格的考核,给他们打下了十分扎实的要理基础。
我们在这里还没有正式的圣堂,只是在一间小堂口里举行弥撒圣祭、宣讲信仰的道理、听告解。在大瞻礼时,尽我们的可能举行隆重的圣道礼仪。从而激发和增长教友们的信德,也给我们增添了希望。一旦我们有了大的圣堂,那么将会有更多的教友。去年圣诞瞻礼时,我们在祭台上原来悬挂救主圣像的地方装饰了一幅圣路加的圣母抱耶稣圣像。这是会院里的一位年轻会士绘制的,十分精美、栩栩如生。他曾经在日本同乔瓦尼·尼格劳神父学习过绘画,画艺精湛,深受大家的喜爱。
一些教友希望整夜都留在我们的会院里;有的人则连望三位神父主持的共九台弥撒圣祭。总之,每位教友都要望三台以上的弥撒。会院里的教友人来人往,连续不断。有的教友是从南京赶来的,我们为他们唱三、四台大弥撒,用琴伴奏。一些新教友表示,他们倍感莫大的安慰,就像我们一样。我们非常高兴看到他们在至圣的圣体中深情地拥抱基督信仰。(02/1605自北京致函耶稣会士卢多维科·马塞利Ludovico Basell神父-罗马)

●培养严肃的传教员(P 165)
至于我,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完成我的工作;除了传教之外,我根本没有时间去做其他事情。而范礼安神父,似乎也无意让我离开传教工作。我每天给会院的同会会士们介绍中文书籍;给外面的人讲授数学、辩证学。而且,听课的人非常多。来拜访我们的人也络绎不绝,我还要一一回访。所以,占去了许多的时间。此外,我要给新教友们讲要理、准备主日的弥撒道理和当日的圣人瞻礼;处理教务和其他许多事情,根本没有时间写书了”。(02/1605自北京致函耶稣会士卢多维科·马塞利 Ludovico Masell神父-罗马)

●立足中国是一个奇迹(P 129)
我们听说,一些回到罗马的外国人在描述这里的信仰饭依时与事实有出入。他们说什么,中国的皇帝也进教了,有些人还真的轻信了他们的话。的确,皇帝让我们留在京城了,并给我们俸禄、保护我们免受那些试图伤害我们的人的陷害。而且,他还非常欣赏我们敬献的自鸣钟、三棱镜和其他贡品。现在,我们在中国两京(南京和北京)和其他两座重要城市,共有十三位会士、四位修士,可以自由传教,并受到达官显贵们的敬爱。凭借我们对中国人对待外国人的态度的了解,只能说,这种结果是我们全能上主的力量所创造的奇迹,否则,我们是无法想像和言传的。为此,我也多次依赖上主赐予的超性的帮助,而不是人的力量和智慧。(02/1605自北京致函耶稣会士卢多维科·马塞利 Ludovico Maselli神父-罗马)

●新教友的度诚(P 172)
一名教友亲口告诉我,他身染重病躺在家里。可是后来,又说已经好多了,因为,他看到了身着白衣、怀抱圣婴的圣母显现。并且,圣母还告诉站在她身边的一位老者让这名教友出汗,教友立即感到好多了,并真的痊愈了。我认真研究了这名教友的经历,他对我说这不是梦,是真的,他的痊愈足以证明这是真的。后来,他还多次提起这件事。最令我们感动的是,教友们热衷于参与圣事,有些人甚至常常泪流满面,为自已的罪过而痛心疾首。教友中有一位地位十分显赫的贵族,非常重视告解圣事。他本人、他的妻子、孩子和家人都经常办告解。尤其令我敬佩的是,他的妻子居然能够诵念拉丁文的痛悔经。对于中国人来说,这种发音是很难的。
几天前,一位十分虔诚的教友跪倒在我面前,说是要办告解。他一边将苦鞭放在我的手里,边开始脱去衣服。他还痛哭流涕地告诉我,自己犯了大罪,理应受到惩罚。我极力劝说他,告诉他教会里是没有此类习俗的。我开始听他依照圣教会的规矩告解,并发现他并没有犯下什么要挨鞭打的滔天大罪,只是一些不拘小节之举而已。迄今为止,每当回忆起这件事时,我的心中仍然倍感无限欣慰。因为,天主让我们的新教友从内心惧怕犯罪。(02/1605自北京致函耶稣会士卢多维科·马塞利 Ludovico Maselli神父-罗马)

●圣母的显现(P 79)
一名曾经患病的教友亲口告诉我,他已经感觉好多了。因为,在重病缠身的时候,身着白衣怀抱圣婴的圣母显现给他了。圣母还命令身边的一位长者,让这名教友出汗,于是,他果然立即感到浑身舒适,健康如常了。在分析这件事,我觉得这并不是梦,而是真实的。因为,他病情的好转,身心上的康复足以证明这是真的。(02/1605自北京致函耶会士卢多维科·马塞利 Ludovico Maselli神父-罗马)

●奇迹(P 79)
我们知道,通过那些外国人传到罗马的关于这里的人皈依基督信仰的消息与事实有些出入。比如说,传说皇帝已皈依了信仰,有的人甚至还相信了。但是实际情况是,我们只是在皇帝的许可下留在了朝廷里,享受宫廷俸禄;并受保护,使我们不会受到那些别有用心者的中伤。而且,皇帝非常欣赏我们为他献上的神龛、自鸣钟和其他一些东西。现在,我们在中国的北京和南京,以及另外两座大城市中共有十三名司铎和四名修士。我们自由地发展了许多基督信徒;并同许多朝廷中地位显赫的重臣和官宦们接近。在深知中国人是如何对待外国人的情况下,我们深感目前的处境简直是太理想了。这是我们连想都不敢想的,所以,只能说这是至高无上的天主之手所发挥的强大力量。为此,我宁愿将这里的许多事情都寄希望于超性的天主的帮助,祈求天主给我们聪明才智和力量。(05/1605自北京致函耶稣会士卢多维科·马塞利 Ludovico maselli神父一罗马)

●预想到可能遭遇残酷攻击(P 141)
一位享有盛誉的作家,在他的作品中引用了我们的《交友论》。这本书已经在中国很多地方印刷出版,并再版多次了。有的人尽管在口头上批评我们的道理、批评我们,但是迄今为止,还没有将此类观点付诸笔端。凡是在文字上提及我们的,都是尊重和赞颂的言词。诚然,以后可能会有人对我们进行攻击。但是,天主不希望我们在建立基督信仰教会的初期就受到伤害。(09/05/1605自北京致函耶稣会士法比奧·德·法比 Fabio de Fabii神父-罗马)

●基督信仰教义(P 153)
如果可能的话,我会立即给您寄一本我们正在印刷的《天主实义》。您便会知道我们为此所经历的种种艰辛。我们的确费了一番功夫,才把这本迫切需要的《天主实义》翻译成中文。我们进行了多次修改。以前,四所会院所用的版本全都不一样。为了翻译这部新版的,我花了很大的力气,补充了一些新的内容,并要求在中国的所有会院都统一印刷和使用新版译本,其他的版本就不再使用了。在中国,我们必须使用和创造许多新的基督信仰专用术语。而且,每当首次遇到新的词汇时,我都用很小的字体注上简短的说明。首先是天主经,然后依此为圣母经、天主十诫、信经、十字圣号、神形善工、真福八端、七罪宗、七补赎或者七德、人体五官、灵魂的三能、三超德。最后,用我们的语言注明了七件圣事。我用小字体注上简短的说明,使读者能够清楚其中的含义。
尊敬的神父,您要知道,中国的文字里没有大写的字体来强调一些名字。如果中文要重点突出一些名字或者其他什么,就会用横线标出,或者空出一、两个格来。于是,我们就在天主、耶稣、圣父、圣子和圣神的名下空两个格;在玛利亚的名下空一个格。
我们不仅把这本《天主实义》送给教友们,送给教外人,希望他们能够成为基督信徒。我们自己的会院里就能刻版,而且是属于我们自己的,所以只花些纸钱就可以了。我们中间有人会印刷、有的会装订。一些教友和外教人送了我们很多纸,既可以用来印要理,也可以印我们的其他作品,送给所有人。(09/05/1605自北京致函耶稣会士法比奥·德·法比Fabio de Fabi神父-罗马)

●一个基督信仰友爱的典范(P 164)
去年年底,我们的一位教友遭到一位在官廷中很有势力的人的诬告,说他谋杀和盗窃。而这位可怜的教友,在官廷里却没有能帮他的人。其他教友闻听此事后,便纷纷向他伸出援手,展示手足情深。在朋友们的鼎立相助下,诬告教友的人落得了作茧自缚的下场。就连当初偏向他的,负责案子的法官大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了。因为,法官也害怕我们这边的人。我们的基督信徒们所表现出来的友爱精神,感动了被诬告教友的亲属,一些人甚至还表示愿意皈依基督信仰。
这对北京的会院来说,无疑是意外的收获。诬告教友的人受到了公开的责罚,而被诬告的教友也获释了,我们大家都因此感到莫大的安慰。(09/05/1605自北京致函耶稣会士法比奥·德·法比 Fabio de Fabij神父一罗马)

●新归化的教友(P 168)
尊敬的神父,每当提笔给您写信时,经常会有说不完的话。直到不得不去做其他的事了,才被迫收笔。尊敬的神父,请在您的圣祭和祈祷中总记着我,因为我太需要您的祈祷了。我肩上的担子,似乎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不断要同有形的和无形的敌人战斗。耶稣打败了这些敌人,挽救了许多造物主的儿女,使他们重新回到天主的怀抱。我们砸毁了许多邪神像、焚烧了许多人们多年迷信的此类书籍和偶像。这样,皈依的教友人数很多。
有一位教友,仅他一人就在我们的会院里焚烧了两、三抽屉的迷信书籍和邪神像。通常,这是外教人皈依基督信仰时所作出的牺牲。我们知道一些外教人在决定皈依信仰后,便将迷信书籍和偶像送人;有的人皈依信仰的信念还不坚定,对打破这些古老陈旧的异神像顾虑重重。于是,我们便告诉他们,不应该将这些书籍和偶像送给他人或者出售而应该自己亲手把它们毁掉,或者交给我们,由我们来处理。
昨天是圣弥额尔总领天神瞻礼,也是复活瞻礼后第四主日,一位77岁的望教者同教友们一起来参与弥撒圣祭。他带来了许多神像,都是镀金的铜制品,做工精致,大约有12尊或15尊。老人把这些东西和他以前看的那些迷信书籍都扔在了地上,只将我们送给他的救世主的圣像留在了家里。对于在场的教友来说,实在是一个非常动人的场面,给他们树立了榜样。老人很穷,购置这些神像至少花了他三、四十斯古底。可他并不吝惜那些铜像。所以,看来他已经被天主拣选了。不久,他便彻底放弃了这些邪神像。很快,还会同全家六、七口人一起领洗进教。我为他取圣名法比奥,以纪念尊敬的神父您。尊敬的神父,请您为老法比奥、也为我祈祷吧。(09/05/1605自北京致函耶稣会士法比奧·德·法比 Fabio de Fabi神父-罗马)

●徐光启博士(P 179)
有一位进士,地位显赫,在京城官廷里任高官。他领洗进教已经两、三年了,圣名保禄。他是一位出色的教友,在朝廷里也非常有声望。并通过他的地位,在朝廷里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给我们提出了许多建议。无论是他待我们,还是我们待他,都不像是与新教友的相处方式,就如同我们是多年的故交一样。他虔诫地办告解,领圣事,甚至感动得泪流满面。
他曾经告诉我,自从在南京第一次见到我后,从我嘴里听到的只有我们敬礼唯一天主的道理。他还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一座庙宇,其间坐落着三座小的殿堂。中间的殿堂里,坐着一位长者,他被告知那是天主圣父;另一位,据说是天主圣子;而第三座殿堂中,却没有人。保禄教友先后跪拜了中间殿堂中的长者,和他身边一座殿堂中的那位。第三间殿堂中因为没有人,所以,他也就没有跪拜。直到听了道理,成为基督信徒后,他才醒悟到,自已梦中所见的就是天主圣三。但是,他并没有声张。因为,他知道基督信徒是不应该相信梦的。
几天前,我在讲道理时告诉他们,天主有时也会在梦中启示人们,他才把这个梦告诉我。由此,足见他是天主拣选的中国天主教会的顶梁支柱,所以才以特殊的方式指导他。他将在我们这里所闻所见的全部益处,无论是宗教方面的,还是关于我们的科学方面的,凡是有助于弘扬基督信仰声望的内容,都记载下来,准备编辑成书。(10/05/1605自北京致函耶稣会士吉罗拉莫·科斯塔 Girolamo Costa神父-罗马)

●多妻制与偶像(P 138)
目前,我们已经有一千多名教友了。还有许多人愿意进教。如果不是迫于各种阻碍,他们也早已经成为基督信徒了。而我们所遇到的最大障碍,就是多妻制。有的人的妾已经生了很多子女,实在很难把他们赶出家门去。一些人因着天主的恩宠,把妾安置妥当了。这些新教友们十分虔诚,他们热心参与弥撒圣祭,听道理,参与其他教会活动。而且,他们都经常来我们的会院,有的人甚至要长途跋涉很远的路程。
这里有一位七十二岁的老人,每个主日和瞻礼,他必徒步三、四里地来参与圣事。有的时候,还要冒着雨雪赶来。另外一位同全家人一起皈依信仰的人,他虽是一名新教友,而且我们还没有公布教会瞻礼和守斋的日期。但是,他会跑到我们的会院来询问,并严格恪守圣教会的规矩。所有主日和瞻礼,都会来参与弥撒圣祭。他还让自己十四岁的儿子学习辅祭。第一次给我辅祭时,他和全家人都来了,场面十分隆重。
在等待领洗时,这个人还将家里的许多邪神像、三箱内容有害的宗教书籍都扔掉了。现在,他经常办告解、领圣体、做善工,热衷于归化基督信徒,并表示愿意为信仰致命。(10/05/1605自北京致函乔瓦尼·巴蒂斯塔·里奇 Giovanni Battista Ricci-马切拉塔)

●圣迹(P 170)
前天,一位77岁的望教者带了许多铜制和木制的邪神像,以及画像、迷信书籍等,我们将这些东西全部砸毁、烧掉了。教友们为此欢欣鼓舞,而老人和他的妻子、孩子及家人共七、八个人,后来都成了基督信徒。
一位教师带着他的七、八名学生也进教了。另有一名十三岁的学生想领洗,但是,老师不愿意,因为这名少年还不能自已做主。可是,一天,他被雷电击中了,昏迷了三天。冥灵之中,他见到了天主。而天主的样子,就是他在学校里朝拜的圣像上天主的样子。尽管,他还不是基督信徒。显现的天主对他说,暂且不收他的灵魂。而且,要求他的老师为他代祷。痊愈后,这名少年也进教了。大家还因此给他起名闪电弥额尔。
另外一位教友染上了重病,他看到了身着白衣的圣母怀抱圣婴显现了。圣母的身边还站着一位老人,圣母对老者说:“让他出些汗吧,病就会好的。”于是,这位教友大汗淋漓,很快就好了起来。现在,比以前更加健壮了。还有一位教友被诬陷盗窃和谋杀。为此,他被投入了监狱。这位教友感到非常担心,因为诬陷他的人非常狡猾、势力还很大。负责案子的法官,也担心会作出模棱两可的判决。当夜,他在梦中看到了吾主耶稣,那样子就是他曾经在我们的会院中看到的圣像上的样子。耶稣问他,为什么不去帮助那位受到诬陷的教友。第二天,法官不但释放了这名教友,还严惩了诬告者。
一位名叫保禄的教友,是知名的学者,并在宫廷中担任要职。他告诉我,在未领洗前,曾经在梦中见到了天主圣三奥迹的显现。
我无法把所有的事情都道来,只能用这短短的几行来安慰您了。(10/05/1605自北京致函乔瓦尼·巴蒂斯塔·里奇 Giovanni Battista Ricci-马切拉塔)

●圣三的显现(P 78)
一位名叫保禄的教友,是知名的学者,并在宫廷中担任要职。他告诉我,在未领洗进教前,曾经在梦中见到了天主圣三奥迹的显现。我无法把所有的事情都一一道来,只能用这短短的几行来安慰您了。(10/05/1605自北京致函乔瓦尼·巴蒂斯塔·里奇 Giovanni Battista Ricci-马切拉塔)

●开启大门中的巨大困难(P 128)
过去几年中,每年都能收到您的信。而我的信,如果能够平安到达的话,你们就会了解我在这里的情况了。而且,都是好事。因为,尽管为了在这个地域辽阔的国度里为我们的神圣基督信仰开启大门,大家历尽了各种艰辛,但是,我们毕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愿上主永受赞美,祈求上主利用我去完成更加伟大的事业。(10/05/1605自北京致函乔瓦尼·巴蒂斯塔·里奇 Giovanni Battista Ricci-马切拉塔)

●开辟中国这片处女地(P 124)
现在,我满怀喜悦地提笔给我的吉罗拉莫神父写信,子言万语却又不知从哪里下笔。于是,便又重新拾起您的信读起来。也算是复习一下我那已经生疏的意大利语。字里行间,我再次感到了无限的关怀,尽管我们分离多年、相距遥远,但是,您对我的爱不但没有减少,相反增加了许多。我想,因为我们的爱是奠定在我们的救主耶稣圣心之上的,所以才会持久,而且不断增加。正如我在以前给尊敬的神父您写信时提到的,您的信给饱受各种磨难的我带来了巨大的安慰。这磨难是永受赞美的天主给我安排的,要让我在中国这片从未开垦过的处女地上耕耘。
尽管目前尚未到收获的时节,但是,随着工人的增加,一切都更加游刃有余,丰收在即了。尊敬的神父,您在信中多次让我向您叙述中国所发生的一切。可您肯定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随着这里的事业的不断开拓,我的工作也越来越多。每天,我只能勉强完成必要的工作。特别是在京城,每天不用干别的,只要迎来送往那些客人,时间就被占得满满的。他们源源不断地到会院来找我们,听我们讲述信仰的道理。如果能有一位比我更能干的神父就好了。但是,这样说并不是想让尊敬的神父您和其他想得到我们消息的神父们感到失望。事实上,最初我们只有两个人,后来增加到四个人、六个人,迄今已经增加了一倍。所以,肯定会有神父给您们写信汇报中国的情况的。当然,人多了,我们便会有更多的时间做事了,而不只是写信。大家的热情都很高,他们的工作都非常值得写。
感谢天主的恩宠,迄今为止我们获得了我们曾经强烈渴望的。我们在中国的两京,以及其他两三个重要城市都开设了会院,为我们开辟的基督信仰事业奠定了基石。而且,十分稳固不至于倒下。因为,天主清晰地展示给我们,使更多的中国人皈依基督信仰并不难。主要的困难是,由于没有得到皇帝的正式承认,所以如果让大批中国人依基督信仰,那么,我们的神父在中国就无法立足了。现在,尽管我们尚未得到正式承认,可皇帝还是给了我们很多帮助和支持。近年来,我们在中国的四座会院以天主的名义宣讲天主的圣言,我们已经皈依了一千多名基督信徒。更令人鼓舞的是,基督信仰在这里的声望很好。然而,我们不断会遇到各种困难,并且还会继续不断遇到困难。但是,圣伯多禄的船就是借着这风浪前进的。而且,如果在这片从未开垦的处女地上没有遇到任何困难,一帆风顺的话倒令我感到怀疑了。(10/05/1605自北京致函耶稣会士吉罗拉莫·科斯塔 Girolamo Costa神父-罗马)

●对外国人封闭的大门(P 127)
除此之外,我们已经在中国落实了七、八项计划。我们的每座会院里都有三位神父。除郭居静( Lazzaro Cattaneo)神父和我们正在等待的其他人外,目前,我们在中国的耶稣会士共有十八位。几年前,我还觉得在我有生之年是看不到这一天的。愿天主永受赞美、永享光荣,因着他那万能之手,终于将中国这扇向外国人关闭的大门打开了。(12/05/1605自北京致函耶稣会士若昂·阿尔瓦雷斯 Joao Alvares神父-罗马)

●为了更好地完成使命的数学家(P 128)
我觉得,如果能够派一位数学家来就好了,就能把我们的历法翻译成中文,这在我来说是很容易的。从而,能够更加赢得中国人的信任,进一步拓展通往中国的大门;我们也可以更加稳定和自由地留在这里。(12/05/1605自北京致函耶稣会总会长助理若昂·阿尔瓦雷斯 Joao Alvares神父-罗马)

●形象、见证与生活(P 161)
院长李玛诺神父( Manuel Diaz)有一本纳塔利神父的《福音历史图集》,是为他的会院专用的。我就写信给卢多维科·马塞利神父( Ludovico Maswlli),希望他能给我们的会院也找一本。因为,这本画册比圣经还管用。有的时候,当我们找不到合适的言词来表达时,看图就一目了然了。(12/05/1605自北京致函耶稣会总会长助理若昂·阿尔瓦雷斯 Joao Alvares神父-罗马)

●读经台(P 157)
尊敬的神父,您以极大的爱德和辛劳给我们带来的从刚刚安息主怀的圣塞维利纳枢机那里得到的圣经,掉进了水里。所幸,被一些水手给捞出来了,放在了木抽屉里。感谢天主,我们只花了不到三文钱就买了下来。而在印度,这至少值三百斯古蒂。而我们只花了一点儿钱,就得到了。我想,这是天主希望借此来安慰我们,并倾听了尊敬的神父您的祈祷,因为圣经比什么都重要。而且我知道,即便是这部遗失了,您还会设法给我们再送来一部的。可是,这又要花上许多时间了。
这部圣经虽然着了水,损坏了,但是,仍然可以用。而且,这部精美的圣经不仅是我们的工具书,又再次令中国人惊叹不已。尽管他们不懂,可看到如此精致的杰作,他们认为,想比其中一定是高深的道理。的确,无形中又给我增添了一些麻烦。来参观这部圣经的人太多了,我要回答所有儒士们提出的种种问题,他们非常希望看看这部用四种文字完成的共八册的套书。而且,他们还认为,圣经所采用的四种文字中没有中文,实在是美中不足。我却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他们,因为,他们的要求实在是理所当然的和诚恳的。好几次,我都答应了他们要翻译,却又因没有时间而向他们表示歉意。并对他们说,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需要许多人和时间才能完成。我还以《七十贤士本》为例子,向他们说明。有的时候,我告诉他们需要教宗批准才能翻译圣经;有时候,我跟他们说,圣经的全部精华都在《天主实义》内包括了。这本要理是我刚刚翻译的,我们已经印刷,并在全中国各地推广使用了。而且,这是我花了两年的心血,逐字推敲才完成的。我认为,日本的文字同中文基本相近,但是,与我们的文字截然不同。
再说这部圣经,从水里捞起来后,我们把它尽可能地晾干。镀金保存完好,在圣母升天瞻礼这一天,全体教友都来参与弥撒圣祭了。圣道礼仪结束后,我让人在圣堂内放上桌子,把圣经庄重地放在桌上。我身着小白衣,给圣经献香,全体教友激动不已,纷纷跪下来敬拜圣经。大家非常高兴,不断感谢天主。一来,是为了这部圣经长途跋涉远道而来;二来,是为了从海水中,并经异教人的手救起了圣经。(12/05/1605自北京致函耶稣会总会长助理若昂·阿尔瓦雷斯Joao Alvares神父-罗马)

●首批基督信徒的声望(P 175)
三所会院的基督信徒人数都明显增加。他们中有许多人还是真正的皇室宗亲。也正是为此,我们才能得到皇家俸禄,这是我们迫切希望的。此外,还有许多文人墨客和士大夫,他们都担任文武高官要职。由此,基督信仰逐渐赢得了很高的声望。
这座京城的教友人数增加了一倍,会院的领洗簿上已经登记了一百多人的名字了。这里是京城,开教才短短几年的时间,所以,这个数字已经着实不少了。我们极力使教友们接受最好的信仰教育,多听道理。由此,许多教友常办告解,一些教友还常领圣体,并且非常度诚。新领洗的教友中,有一位七十八岁的老人,他非常热心,令我们倍感欣慰。某大瞻礼时,许多教友纷纷赶来参与弥撒圣祭。这位老人从家里拿来了许多他以前曾经朝拜的邪神像和迷信书籍,并当众焚毁了。那些神像多是铜制镀金的,价值不斐。所以,来参与弥撒圣祭的教友们,纷纷将金属和木制的邪神像摔在地上,以示不屑。我们为这位善良的老人起圣名为法比奥。(26/07/1605自北京致函耶稣会总会长克劳迪奥·阿夸维瓦 Claudio Acquaviva神父-罗马)

●瘟疫与基督信仰的爱德(P 164)
今年,北京爆发了一种病,就像是瘟疫一样传播开来。这给了我们的教友展示基督信仰爱德的机会。我们竭尽全力帮助那些染了病的人,教友们的表现也非常出色,努力照顾病人。其中一名22岁的青年,每天顶着烈日走到离我们会院三里地以外的地方,去看望一位重病在身的教友。在大家的精心照顾下,这名教友已经痊愈了。(26/07/1605自北京致函耶稣会总会长克劳迪奥·阿夸维瓦 Claudio Acquaviva神父罗马)

●如同置身于初期教会(P 142)
尽管我们的工作正如前面所叙述的,进展良好。但是,这种局面与初期基督信仰教会的情况十分相像,我们不断遭遇各种困难。然而,最令我倍感安慰的是,这是天主的事业,所以,天主会让这项事业继续下去的。(26/07/1605自北京致函耶稣会总会长克劳迪奥·阿夸维瓦 Claudio Acquaviva神父-罗马)

●我们几乎站稳脚跟了(P 129)
至于这里的情况,我想我可以说我们在中国基本安全了。这并不是因为人们不再害怕基督信仰了,而是因为,四所会院的基督信徒人数都在不断增加。对于那些怀疑我们的人来说,也就越发感到危险了。但是,他们是不会把我们赶走的,因为我们了解中国,所以,他们宁愿把我们继续留在中国,而不愿意我们被赶走后会做有害于中国的事。(15/08/1606自北京致函耶稣会总会长克劳迪奥·阿夸维瓦Claudio Acquaviva神父-罗马)

●基督信仰的事情(P 98)
传教区的管理工作没有变化,为此,与澳门公学没有任何关系,只隶属于日本副省会长。我们作出了这样的决定,并认为对促进传教工作十分有益。这样,由从事传教活动的人直接管辖,总比由院长或者顾问们来管更合适。因为,这些院长或者顾问们,有时对传教工作并不了解。(15/08/1606自北京致函耶稣会总会长克劳迪奥·阿夸维瓦 Claudioaia Acquaviva神父一罗马)

●书籍(P 130)
此外,我所完成的书籍,也保障了我们在此立足。由此,我的基督信徒和非基督信徒朋友们都清楚地知道,我们是为和平而来的,修身养性,恪守服从原则。而绝不是为战争,或者叛乱来的。为此,许多人还劝我多写些书。但是,我无法做到。因为,我们在这里没有获得印刷的许可,也没有总会长您以及印度审查长神父的批准。我的这四、五本书,都是中国人未经我的允许印的。尊敬的视察员神父也表示可以让他们印刷,而且还要求校对好。只有我写的《要理问答》和翻译的《天主实义》,是获得了印度审查长批准的。我觉得,尊敬的神父您可以把印刷的权利下放给省会长,可以自由地印刷经过审议的书籍。像日本那样,获得印度审查长神父的批准后可以随时印刷。这一点在中国尤其重要,因为,所有邪教都是通过书籍,而不是口传,发展壮大起来的。一些达官显贵也是通过写书,而不是口才获得显赫地位的。此外,省会批准的各种书籍,只要让懂中国话和中国文学的人校对后就可以出版了。此外,我们所编辑撰写的这些书籍并非什么新内容,全部是从我们的书籍上有针对性地为中国选择的,solum interponumus indictun in seligendo*。(15/08/1606自北京致函耶稣会总会长克劳迪奥·阿夸维瓦 Claudio Acquaviva神父-罗马)
*只需选择而已。

●天主对新教友的慷慨恩宠(P 173)
天主的恩宠是十分慷慨的,天主对新教友们的保护也是十分慷慨的。此类例子不胜枚举,在此,我只给您讲述两件事。
一位教友怀了九个月的身孕后,胎儿不幸死在了腹中。妇人的性命也危在旦夕,邻居们想尽了种种办法救她的命可是,胎死腹中的孕妇通常是很难活命的。她的丈夫简直快急死了,眼看就要连失两条人命了。于是,他想到了向救主求救。他来到家中的圣像前,说道:“上主啊,您知道我一直恪守您的诫命,并竭尽全力忠于职守。我还知道,只要您愿意,我的妻子就可以不死。我祈求您答应我,别让我的孩子们沦为孤儿。如果您能答应我,我保证一定不辜负您。”这名好教友向天主祈祷后,死婴很快便顺产了。母亲也顺利地幸存下来,恢复了健康。凡是亲眼看到和听到这件事的人,无不感到万分惊奇。据说,此类事件在中国从未发生过。另有一位女教友名叫爱莲娜,她在梦中看到了一个可怕的魔鬼,将绞索套在她的脖子上,要勒死她。这位女教友对魔鬼说:“见鬼去吧,现在,我是基督信徒了,恪守天主的诫命。”听了这话,魔鬼真的不见了。后来,魔鬼又在这位教友的梦中先后出现了两、三次。每次,都被这位教友以同样的话击退了。最后一次,魔鬼对她说:“我对你束手无策,但是,我会杀死你们家中的另外一个人”。第二天,一名外教的女佣真的死去了。(18/10/1607自北京致函耶稣会总会长克劳迪奥·阿夸维瓦 Claudio Acquaviva神父-罗马)

●利玛窦神父的首批中国教友(P 169)
感谢天主,尽管困难重重,但是这里的工作进展顺利;越来越多的外教人来听道理。现在,我们在中国的耶稣会士已经有二十位了,这的确不少。我们还希望让更多的会士来,在中国的北京和南京以及其他各地传播基督信仰;在借助我们同会会士们皈依的教友们的力量,以及圣教会的书籍,把基督信仰的道理传到中国各地。
目前的教友已经有两千多人了。数量的确不多,因为,在这些大城市,我们的宗旨是少而精。如果数量很多,却并不符合基督信徒之名,宁可没有。(06/03/1608自北京致函耶稣会士吉罗拉莫·科斯塔 Girolamo Costa神父-罗马)

●参与圣事的次数(P 173)
北京和南京的情况都十分平静。今年,我们这所会院共有一百三四十名教友。他们中的一些人非常虔诚,还是儒士。由此,在当地人中为圣教会树立了威望。最令我们感到安慰的是,主日或者大瞻礼时,堂里总是挤满了教友,他们非常虔诚地祈祷,办告解。一些教友还领圣体。(08/03/1608自北京致函耶稣会总会长克劳迪奥.阿夸维瓦 Claudio Acquaviva神父-罗马)

●友谊与访问(P 150)
我们在北京的计划全部如愿以偿了。京城里的达官显贵们都非常尊重我们,也常来我们的会院,十分客气地拜访我们。我们还在交通十分便利的地方买了一个很好的宅院。来拜访我们的人也越来越多,以至于,我几乎每天都留在家里接待来访的宾客了。每隔三、四天,我再出去回访,非常疲劳, Che Possiamo Dire Fatica Supra vires nostras*。但是,却又不能不这样做。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或者没有这座宅院,那么,我们就可能被视为野蛮人。一旦这样,便会破坏我们所要达到的传教目的。
如同所有有地位的大户人家一样,我们也有一名衣着整洁的仆人在门口招呼客人,接收来往客人的名帖。这种名帖平均十二页一本,主要写着来访者的名字,有的是已经来过的客人。此外,门房的登记簿上则记着客人来访的日期、客人的姓名、身份、住址、客人登记簿的大小、礼物等。这样,三、四天后,我们再去一一回访。有一次,一天就收了二十份名帖。而且,新年和重大节日的时候,甚至会达到上百份。
正如我说过的,这种应酬非常累人。但是,这样的交往可以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声誉。几乎所有的贵客都会参观我们的圣堂;敬拜精心装饰在祭台上的救主圣像和圣母像。尽管我们很清楚,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是出于对我们的绘画、印刷品、圣像和钟表的好奇才来的。然而,对我们来说,这都是进行福传的良机,向他们介绍我们的基督信仰道理、指出迷信的虚假。于是,都不用我到他们的家里去,他们便主动找上门来了。又给了我们到他们的家中回访,继续给他们进步解释救赎道理的机会。我们的教友,几乎都是这样皈依基督信仰的。(22/08/1608自北京致函耶稣会总会长克劳迪·奥阿夸维瓦 Claudio Acquaviva神父-罗马)
*“超过了我们力所能及的”。

●法比奥老人(P 176)
我觉得,这里人的聪明才智是无需过多赘述的。而且,其他东方民族都俯首于中国,他们都很清楚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如果说中国没有伟大的哲学家,应该说是因为他们从没有过真正的哲学。但是,一旦有人教给他们,那么,我认为,他们不仅不会逊色于我们的哲学家,而且,还会在许多方面超过我们的。
宗教也是同样的,他们不相信那些僧人道士,而且已经意识到他们所宣讲的内容的虚伪性了。为此,我们完全可以充满信心,只要向中国人传授真正的信仰道理,他们是不会拒绝的。这些进教的少数教友,便是最好的证明,他们既对教会的道理感到惊喜,也会共同感谢天主的恩宠。最后,我只给您讲述我们这里一位八十五岁老人的事迹。这位老人的圣名叫法比奥,他于几个月前刚刚安息主怀了。法比奥领洗进教五、六个月了,非常虔诚。他将一篮子铜制和木制的邪神像送到我们的会院里,让我们了、烧了。这些,都是他八十多年来朝拜的邪神。进教后,他十分虔诚,虽然常受到骚扰,令他倍受困扰。
尽管年事已高,但是,他仍然虔诚本分地办了告解。眼看病得越来越重了,他要求领圣体。老人已经十分虚弱,无法到圣堂里来,又不能让人抬到堂里来。可是,他家里既没有适宜举行圣事的地方,也不能送圣体到他家里去。为此,我们决定不给他送临终圣体了。
老人病入膏肓,已经徘徊在死亡的边缘了。他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就等着领临终圣体了。他得知我们决定不给他送临终圣体了。主显节那天,我们和一些教友正在圣堂里准备弥撒圣祭时,法比奥老人躺在一扇门板上,由四名男仆抬着来到了圣堂里。他已经奄奄一息了,仍迫不及待地嚷着要在临死前领基督圣体。大家都深受感动,他的愿望更强烈地震撼了我们。于是,我让人把他抬到我的房间,放在我的床上。他的脉搏已经时断时续了,我真担心他会死在我的床上。我匆匆为他主持了弥撒圣祭,竭尽我们的可能做到庄严隆重,全体教友一起伴随着圣体来到我的房间。
在领圣体前,老法比奧高声请求天主宽恕他的罪过,并宽恕那些得罪他的人。在场的人,无不为之深深地感动了。老人也终于如愿以偿,领了圣体。休息了一会儿后,人们将他抬回了家。他的家距离我们的会院大约两、三英里远。其间,老人的情况有些起色。但是不久,病情再度恶化。在领受终傅圣事后,法比奥老人安息主怀了。
临终前,他还叮嘱妻子和年仅十岁的独生子,丧葬之事一切都听从神父的安排。果然,法比奥的丧事也的确都是按照圣教会的规矩料理的。一位神父主持了他的葬礼,并陪同他的亲戚朋友和一些教友送至墓地安葬。守丧期间,他家的门上贴着谢绝所有僧人和道士入内的条幅。左邻右舍们,都为这种新的殡葬方式感到惊异不已。
他的妻子是一位正在望教的慕道者,表现非常出色。由于她害怕亲朋们会拿走自己家里的东西,便将珠宝等贵重物品放在了我们的会院内。因为,放在我们这儿很安全。而且,没有按照外教人的规矩举行葬礼,还给她省下了三、四十个斯库蒂。不仅如此,我们的神父为她家服务又分文不取,这令她非常高兴。(22/08/1608自北京致函耶稣会总会长克劳迪奥·阿夸维瓦 Claudio Acquaviva神父-罗马)

●修会是我们的母亲(P 109)
尊敬的神父,您年纪也大了,而且,这段时间以来,修会的工作繁忙,您一定十分劳顿。但是,您为我们慈母修会的管理工作所付出的辛苦以及您的爱德,将会得到相应的赏报的。
尽管面临着各种困难,但是,这里的工作就在这样那样的磨难中日益好转起来。我深感我们非常需要人手,因为这块天地太大了。如果能很快派来一些德才兼备的传教士来就好了。因为,我们在这里要同非常有修养和有学识的人打交道(……)。(17/02/1609自北京致函耶稣会总会长助理若昂·阿尔瓦雷斯 Joao Alvares神父-罗马)

●皇家圣经(P 160)
首先,我很抱歉,尊敬的神父您还不知道,您送给我们的皇家圣经*已经到了。这部圣经在旅途中遭遇了种种磨难,在快到北京时,我们的船翻了。两百多斯古蒂的财宝全被水冲走了,圣经也掉进了水里。后来,一些水手从湍急的河流中将圣经捞起。然后,我们花了三文钱就赎回来了。尽管有些浸湿了,但是仍然十分精美,保存完好。一天,我把这部圣经展示给中国人看,他们对其装潢之精美赞叹不已。通过这部圣经,他们开始重视我们的基督信仰了。我第一次向基督信徒展示圣经,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礼,好像是在圣母升天。那天,我在弥撒圣祭后穿着白衣,把圣经放在圣堂中央的桌子上,在全体教友面前燃香敬礼家都跪着感谢天主,从那么遥远的地方给我们送来了他的神圣真理。
这部圣经还是我房间里的最好装饰。北京和全国各地的达官显贵们来拜访我,参观我的房间里摆放的书藉。一边是中文书艚;一边是我们的,外表全都镀金,富丽堂皇,明显不同于中文书籍。(17/02/1609自北京致函耶稣会总会长助理若昂·阿尔瓦雷斯 Joao Alvares神父-罗马)
*耶稣会士们不断要求欧洲的同会兄弟们给北京寄些圣物、宗教书籍、特别是充分展示欧洲文明之伟大以及基督信仰教义的印刷品。传教士们要求最多的,是由希伯来文、希腊文、拉丁文和加尔丁文字完成的著名圣经版本。在西班牙国王菲利浦二世的资助下,这部圣经于1569年和1572年分别印刷出版。为此,得名皇家圣经。

●其他人写了一些与事实不符的事(P 103)
去年年底时,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是首批来华传教士中唯一在世的了。除我以外,再没有知道这里的主要传教情况的人了。所以,最好应该按照事件发生的顺序把我们的经历记录下来,我已经动笔将一些亲身经历的事写下了。但是,有些事与事实不符。我想完成这样一份报告,会令修会方面感到非常高兴的。如果能在有船开往印度之前完成这部作品的主要部分的话,我就立即把它先送到罗马去,供长上您赏阅。但是,由于我的工作繁忙,很担心是否能如愿以偿。(17/02/1609自北京致函耶稣会总会长助理若昂·阿尔瓦雷斯 Joao Alvares神父一罗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