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三坡明代遗民

相关记载:

野三坡,顾名思义,分上、中、下三坡,那么,为何又称之为“野”呢?这还要从当地居民说起。据华全发电机组了解,三坡居民原为明朝遗民,数量达数千户。他们崇敬明朝,力主反清,生活习俗一如明代旧例,比如男人不剃发;女人则穿着类似朝鲜的钩子鞋,配红绿色鸳鸯裤等。既不与外界交流,也不与外人通婚,数百年来一直如此。当然,作为特定群体的独居现象,这并没有什么。三坡的独特之处在于,在“大清一统”的情况下,他们却能够跟朝廷对着干,况且离京城又是如此之近。三坡人坚持不剃发、不裹脚,不服从清廷的教化,有时还会伏击附近的清兵。清政府也曾派兵镇压,无奈三坡人反击甚烈,加之当地地形因素,朝廷终究无可奈何,只好作罢。后来,大清皇帝还颁布诏令,禁止三坡人参加科举考试,并赐一“野”字,意指桀骜不驯、野性未开。野三坡由此得名。另外,华全发电机组也了解到,在野三坡,没有乡长、村长的说法,而是每坡推举一名“老人”作领导,统辖各村“催头”(村长)。并且“老人”只有三年任期,不可连任。(来源


《八路军军政杂志》第2卷第6期:平西根据地的环境(一九四○年六月二十五日)陕缨

从晋察冀边区的东北,跨越紫荆关,在河北省的西北角与察哈尔东南方,包括昌平、宛平、宣化、涿鹿、怀来、房山、良乡、涞水及涿州等县,这就是耸立在北平西郊的平西抗日根据地。地处平汉线极北端之西,平绥线南口、居庸关之南,西北接宣化、出张家口,东南达高碑店,直伸展到高易支线的平原。北拒马河及永定河蜿蜒于平西南北部的谷,除了平汉线之琉璃河、松林店两侧,有一片平地之外,差不多全是乱石沟道和峰峦层叠的高山。翻上清风岭,可以看到蒙着寒雪的内蒙古的察南大山,与东南方属房涞涿的平原。运动在百花山及妙峰山顶的神奇的八路军,可以看到北平夜问绵密的灯火。
民国二十六秋,南口失守前后,平西十余万人民,就跌入恐怖徬徨之中。不久,八路军也就开入这动乱的平西,负起了号召和领导平西人民抗战,保卫平西,驱逐日寇的神圣责任。
平西是河北省最落后的地区,一直到抗战以后,还带着不的古代部落色彩,像涿县三坡区,房山龙门台九区,都是昔日政权鞭长英及僻隅地方。农民们还穿着明朝时代的服饰,直到民国十八年才知道天下是变成了“民国”了。
他们是这祥生活着:如夏天,三坡、蒲洼、龙台一带的女人,梳着龙门髻,光着上身,露着乳房,在山中走着;在做庙会的节日,她们带上沉重的银环圈,铃铃地响着,倚在穿着小背心的两个男人的胳膊上,嘻嘻哈哈地摇摆。在冬夭的黄昏,男人常常裸露着粗黑的肉体,在深山旷野烤火。
他们不知有祖国,也不知道日本帝国主义。他们是盲目的排外主义者。他们有优秀的射手,有土炮、新式步枪,甚至有自动步枪和机关枪。只要有外路人进来,他们吹起号角就出来战斗。这样就不知曾有多少人给他们活理了。就是当八路军邓支队进入平西的时侯,他们都在自己村庄的四周山头,筑起工事,架起机关枪。
但是现在他们终于走上了光明之路。


《杨成武回忆录》第四章 挺进敌后 :斋堂合编与东、西庄大战(P430)

七月下旬,一个燥热的午间里,我们忽然接到聂司令员急电,说赵同已叛变投敌,五支队人心波动,高鹏、纪亭榭等主要领导人要求军区速派千部,率部队前往斋堂协助整编五支队。聂司令员要我去完成这个任务。
五支队就是“国民抗日军”。我们和他们在蔚县分手后,他们又奉聂司令员的命令开拔到河北阜平整训,编为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五支队,四月奉军区命令北返平西斋堂地区,建立了五分区和几个联合县的抗日政权。接到聂司令员的电报后,我心里十分不安,立刻率二团一个营和分区特务营星夜兼程北上,由涞源城,越紫荆关,于第二天黄昏,来到一片苍莽群山中一个叫“野三坡”的地区。从这里开始,面前只剩一条尺把宽的小路了,两旁深草没人、天还没黑,山中已传来阵阵凄厉的狼嚎。虽是盛夏,这里的风却还是冷冰冰的,吹得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我命令先头部队提高警惕,边搜索边前进。四周沟谷密集,各种树木参天,在这里即使伏下千军万马,也不会露痕迹的。何况,这还是个愚蛮未化的地区呢。外人到此,非得小心谨慎不可。

“野三坡”在奴才岭以南,蓬头以北,分上坡、中坡下坡,方圆百里全是深山老林,散居着几千户人家。他们从来不与外界交往,不受政府管辖,甚至不知道如今已是民国了,还在坚持要“反清复明”。
这里的男人头上都束发,女人裹足的很少,服装大都是黑布短袄,头上缠一块青布头巾,面色黧黑。男女老幼都善奔跑、攀援,都善使长刀、火铳。“三坡”举岀三位年岁最大的老人做首领,死一个,补一个。“三坡”老人掌管这一方天下的生杀予夺之权,谁都不敢违抗。“三坡”人自给自足,不纳税,不交粮。国民党兵来了,他们捉住就杀。汤恩伯、卫立煌的部队从南口败退下来后,路过这里,被他们缴了一个多营的枪,还杀了一百多人。一些抗日队伍过路,也常常遭到他们的袭击。早在一九三八年春,邓华同志率领季光顺问志的第二团来到平西山区开创平西抗日根据地。张梓华科长及分区地方工作团的吴光启等同志,均被“野三坡”附近的群众活埋。不久前,五支队的工作队长唐老寿和一个队员因公过往此地,一个被枪杀,一个被活埋。总之,他们不准外人来。
“野三坡”的中心镇叫紫石口,镇面不大,却安然矗立着一个高大的天主教堂,那里不时传出沉悠的钟鸣声,几个外国传教土出出进进,说是布道讲经。肴到那景象,我很气愤:真是咄咄怪事,在这片荒蛮之地,国民党政府用枪杆子也建不起政权,外国教会势力却能够安然潜入,口称“开顽化愚”,实则利用宗教作掩护,进行文化侵略。仅此一斑,也可见国民党当局治国无术,腐败透顶!

紫石口是五支队通往晋察冀军区的咽喉要道,又是我房(山)、涞(水)、涿(县)联合县政府所在地。这里有一个县大队,大队长王文和政委那恕是五支队派来的党员干部,中队长和队员都是本地人,内中不少是旧日的保镖、散兵和土匪,枪支是财主们捐献的,队伍极不巩固。恰在赵同叛逃的同时,这支县大队里的一些人,勾结当地的土匪武装也叛变了,杀害了那恕同志,绑架了王文等其他干部。平西根据地通往军区的道路至此也被割断了。五支队各部正各镇一方,还要处理赵同叛逃带来的问题,一吋也就不能集中兵力对付“野三坡”地区的叛乱。我来之前,已通过电报和五支队约定好了,我们率兵北进,五支队一营西来,共同合击“野三坡”,合击地点就是紫石口。

眼见阳光在山头上逝尽,部队不宜在“野三坡”久停。我命令前卫连做好战斗准备,朝紫石口快速前进。
紫石口到了。不出所料,这里除几只归巢寒鸦在枝头嘶鸣外,渺无人迹。教堂大门敞着,教士和佣工也跑光了。镇中心是一条石板街,以往三日一集,各地山货土产都在这里买卖。现在房棚已朽,地上尽是些鸡毛和绳索,看来,叛兵已经藏进深山。

我正要派人侦察,山头上传来零星枪声,战土立刻提枪要往山上冲。
我忙道:“不要去,隐蔽起米。”我估计山头上的人可能是五支队的同志。
从望远镜里看:山头上有人影晃动,像是正在抢占路口。
“发信号,问问他们是哪一部分的?”
司号员吹起军号,枪声随即停止。稍过一会,他们回答了。果然是五支队一营。我的老秘书陈子端急忙跑去接应。几分钟后,陈子端同志领着一人快步走来,向我介绍说:
“这是营长兼教导员王建中同志。”
王建中同志擦着汗说:“接到合击命令后,我们从清水出发,翻过老爷岭、奴才岭,一直赶到这里,没遇见一个敌人。”
我问:“你估计他们会跑到哪里去呢?”
“他们都是地头蛇和土匪,很可能钻进山里去了。”
我们分析了情况,这伙叛匪正扣押着我们的同志,倘若搜山硬打的话,恐怕我们的同志会受害,再说,天色已晚,也无法搜寻。于是,我们只好暂时驻下来,另选良策。

后来,五支队找到当地老百姓,请他们去和叛匪谈判,叛匪怯于我们的武力,不得不放回那些被扣押的同志。不久,大伙叛匪也被我们消灭了。而“野三坡”的群众,经过我们艰苦的工作和反复的开导,终于和我们站到一起。他们打起日军来,分外勇猛,以致“野三坡”成为分区最可靠的抗日根据地之一。
当天夜里,我们加派了岗哨,大队就驻扎在紫石口镇。第二天清晨,留下一个营在此警戒,我和王建中同志便率领大队径直往斋堂赶去。

斋堂是一道大山川,漫山遍野的红枣、柿子、板栗、山楂、杏子等果树,是平西有名的山货产地,果实下来,当地百姓只愁运不出去。
这里家家都养有几箱蜜蜂,由于蜂蜜收得多,山货有的是,好些富户也全家吃素。一次,有家地主请我们赴宴,摆了满满两桌,全是面筋、豆腐、栗粉、蘑菇加以蜂蜜、香油调配烹炸成的素鸡、素鱼。
这里的家禽也特别贱,两毛钱可以买一只大母鸡,两分钱能买三个蛋。川内农家淳朴而富裕,老人、妇女多数笃信宗教。西面有个杨家坪大教堂,住着四十多个外籍教土,这伙人又传教又放高利贷,还兼做买卖,以低价收进干果、蜂蜜,运到北平去卖高价,几乎完全控制了斋堂的农家经济。


《聂荣臻回忆录》摘选:

有些很偏僻的深山地区,山沟里只有几户人家,那里的群众同外界接触很少,高达千仞的山峦,使他们和外界隔绝起来,形成了一个独立的世界。像房山、宛平和涞水、涞源交界的“野三坡”,那一溜几个村子,一直过着与世隔绝、自给自足的生活。他们长时间打着“反清复明”的旗号,到民国十八年(一九二九年)才知道清朝已经灭亡了。“野三坡”的群众说:“就是燕王扫北的时候,也没有到过我们这儿。”他们推举三位老人管理这一地区的事情,老人去世一位再替补一位。这里的男人不剃头,女人不裹脚,清朝的统治始终没有能进入这一地区。像这种什么外人也没有进去过的地方,我们都深入进去了。又如易县的杨家台,旧政仅时代,几十年间都没有行政管理人员去过,老百姓没见过当兵的,不知道军队是个什么样子。这些偏僻的山沟,要不要去做发动群众的工作?有的同志听到传闻,说那里民性强悍,不敢进去开展工作。我当时提出过个要求:“要把每一条山沟的工作做好”。因为,山沟里的工作是很重要的,要开展游击战争,要进行反“扫荡”斗争,每一条山沟,都是我们的回旋之地,没有群众的支持,不用说别的,进山出山都十分困难。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