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燕殉道诸圣堂


一、简介:

这座教堂是为流亡美国的幽燕天主教徒而准备的,是燕族人第一个海外社区的信仰中心,一座能够自由崇拜天主的圣殿。

名称:幽燕殉道诸圣堂(英语:All Saints of Yuyencian Martyrs Catholic Church)

效果图绘制时间:2019/08/22-24西大门;2019/08/24-31西正立面;2019/09/12-14南侧面;2019/09/17-19东侧&北侧;2019/09/20-21外部平面图;2019/11/20-21内部平面图;内部设计图尚未完成。

设计人:雅格·比约

位置:目前为规划阶段,拟定地点为美国华盛顿州金县范围内,候选地包括以下几处。

1.秋城(Fall City)市区旁边的一处土地,30英亩,38万美元,道路在西侧和南侧,北部是一片沼泽,南部有一片树林,公路南侧是斯诺夸尔米河(Snoqualmie),土地适合种植,出产过蓝莓。由于处于河谷低地,洪水威胁严重,地方政府不允许建造教堂,已放弃候选。【https://www.redfin.com/WA/Fall-City/343-SE-39th-Pl-98024/home/103931851

2.武丁维尔(Woodinville)东部的一处土地,4英亩多,47万美元,面积较小,周围住宅与宗教建筑较多,但植被茂密,该地现在是一片杂木林,南部和东部临街。【https://www.redfin.com/WA/Woodinville/176-NE-Woodinville-Duvall-Rd-Unknown/home/146401158

3.瑞文斯代尔(Ravensdale)东部的一个小山丘南麓,20英亩,50多万美元,周围都是林地,南面有下山的道路,海拔350米左右。【https://www.redfin.com/WA/Ravensdale/28910-327th-Way-SE-98051/home/22681810

4.奥本(Auburn)东部绿河与白河之间的高地草场,20英亩,32万美元,适合放牧。海拔超过一百米,道路在西南部和南部。属于麦加索部落的印第安保留地。【https://www.redfin.com/WA/Auburn/15200-SE-372nd-St-98092/home/145126778

5.埃纳姆克劳(Enumclaw)的火山高原,有两处候选土地。
市区西南部的一处,25英亩,50万美元,靠近白河,土地肥沃,适合种植,其中包括一片林地,道路在西部和南部。【https://www.redfin.com/WA/Enumclaw/221-SE-464th-St-98022/home/168807725
市区东部临近的一处,30英亩,47万美元,道路在南部,包含一处可直接居住的房屋,东北角是片小树林。【https://www.redfin.com/WA/Enumclaw/27-SE-440th-St-98022/home/168676665

6.埃伦斯堡(Ellensburg)西南部郊区的一处土地,37万美元,海岸山脉以东的高原,海拔500多米,周围多牧场,道路在东部,临近一个东正教社区。现已售出,因此放弃候选。

主要考虑的条件包括:1. 其位置应当在金县范围内,离西雅图主城区不会太远,最好一个小时内的车程。2. 理想状态下,土地面积应至少20英亩,以能够在拥有一座中等规模教堂的基础上,可以让至少十个家庭能够聚居,之后的剩余土地就可以用来作为农场,为燕族移民提供最基本的工作,达到经济上的自给自足,此外也可以拥有未来社区民兵的军事训练场地。3. 环境不能太偏僻,要临近一个小镇和道路,以能够方便社区的日用品补给,以及电力、通讯的便捷,并能够满足年幼者的就学,或者社区成员在农场之外其他的工作机会。4. 没有严重的自然灾害。

目前看来,以上候选地里面条件最好的是埃纳姆克劳东郊的那处,唯一缺点就是距离西雅图至少两个小时车程。因此,如果实在没有合适的地点,也可采取折中方案,将教堂与农场分开,教堂在主城区临近的地点建造,主要作为朝圣地的用途,因为建造教堂是目前最首要的,可以为基金会的免税制造条件,而短期内,也不大可能有较多的燕族移民聚居起来。

至于建造这座教堂的资金预算,至少会需要两百万美元,其中四分之一用来购买土地,由于教堂采用传统的设计,对材质的要求较高,因此造价也就更为昂贵。我们的基金会暂时只能支出第一笔购买土地的资金,因此在开工建造时期还需要额外的捐助,捐款途径将在网站设计正式完成后公布在幽燕民族基金会的官网上面。


二、时代背景:

自中国共产党统治中国大陆地区以来,幽燕天主教徒与大陆沦陷区其他地方的天主教徒一同遭受了来自中共的压迫,宗教信仰自由丧失。在中共统治初期的20世纪50年代,外籍传教士陆续被驱逐,本地教士则被要求效忠中共,而非教宗,并要求与国外教会断绝关系,服从中共制定的宗教政策,进行“三自”革新运动,并加入受中共控制的傀儡宗教组织“爱国会”,意图将原本有独立传教自由的教会国家化,制造出一个裂教,让天主教会在其统治下彻底消失。不服从这些宗教政策的天主教徒就会遭受监禁,迫害,甚至在狱中殉道。当时的罗马教宗庇护十一世命令所有天主教徒要积极反共,天主教信仰与共产主义者的邪恶思想不相容。众多的天主教徒早就见识了中共的邪恶真面目,在中共匪军入侵燕族人家乡的时候,幽燕的天主教徒就奋起反击,有比利时传教士雷震远神父组织建立的天主教反共武装组织“公教青年报国团”,是当时幽燕地区最大的天主教民兵组织,另有比利时籍圣母圣心会士主教石德懋带领崇礼的民兵英勇保卫家园。正是因为这些顽强抗争,使得中共占领大陆地区以后,疯狂报复境内的天主教徒,特别是在反共军事斗争最强烈的幽燕地区。有重多的幽燕天主教徒拒不屈服,至死忠于信仰。60年代开始的文化大革命,来自中共及其拥护其统治的无产阶级暴徒对天主教徒的攻击达到了顶峰,是自1900年义和团暴乱以来,对天主教徒最严重的一次集体攻击,庚子年之夏的血腥事件再次上演,众多的教堂被拆毁,或被强行占据,天主教徒遭到殴打,许多人为此致命,天主教徒不被允许任何公开崇拜天主的行为。

即便遭受来自中国政府的严厉打压,幽燕的天主教徒仍然在秘密中坚守信仰,幽燕地区著名的地下教会运动开始展开,成为大陆地区抵抗中共宗教迫害的中心堡垒。在地下教会众多的领袖中,最突出的代表是来自保定教区的范学淹主教,正是在他的努力下,在幽燕以至于整个大陆地区的圣统制得以重建,使得1989年建立的大陆主教团作为地下教会的组织中心,得以和中共傀儡爱国会的主教团分庭抗礼。因为这些坚守正统信仰的抗争,来自中共的攻击越加严厉,幽燕教会多位地下教会领袖在90年代殉道,在监禁中被折磨致死,其中就包括著名的范学淹主教,其他教会领袖如苏志民主教则被终身监禁,至今仍然关押在秘密地点,生死不明。中共对幽燕地下教会最严重的一次打压是1996年的东闾朝圣事件,地下教会的中心祈祷所被强行拆毁,中共为了这一行动出动了大量武装人员,事前半年就已开始准备,在那年4月将幽燕天主教徒的朝圣中心东闾村团团包围,使得当地天主教徒没有能力阻止。东闾事件之后,附近地区的地下教会也陆续遭到了同样的镇压,这种严峻局面一直持续至今。即便在2018年9月梵蒂冈与中共签署临时协议以后也没有改变,而梵蒂冈的立场彻底妥协后,不再支持地下教会的抵抗,使得96镇压后地下教会的残余抵抗力量茫然无措,面临来自中梵双方的毁灭性打击。

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有少数幽燕地下教会的天主教徒已看出现在的梵蒂冈教廷就像那些加入爱国会的天主教徒一样已经背叛了信仰,已经丧失了天主教徒对其效忠的资格,因此只能被迫选择独立,加入到了肇因于1960年代梵二会议而持不同意见的罗马天主教传统主义阵营,选择继续坚守不受任何现代主义思潮污染的纯正天主教信仰,即便自身被梵蒂冈权力中心所排斥,被真正的叛教者指控背叛教廷,也要勇敢抗争。

这其中还有人首次自发的开始了以幽燕地下天主教徒为中心的政治运动,其主张以天主教共同体为基础,构建现代意义上的幽燕民族,彻底的与拥护共产主义统治的大中华主义者区隔开,免受其统战威胁。因为过去许多的原地下教会成员,正是因此而放弃了抵抗,所以最好的抵抗办法就是与中国人做切割,以西化文明作为与中国人的最大文化区别,以本土自治为顺应国际上公认的民主政治。只有摒弃中国中心论,让本地人自我治理家乡,才能真正的实现信仰自由。

燕族人的海外社区正是在这一主张幽燕独立,保护民族信仰的原则之下而开始筹备建立的。因为不仅大陆地区的信仰自由没有任何改善,坚持抵抗的地下教会更被梵蒂冈所抛弃,所得到的外部支援越来越少。更严重的是老一辈神职人员大多接受过正统的神学院教育,这是他们在过去几十年里能够支撑起地下教会的关键。但近些年来随着他们纷纷去世,教会传统信仰难以继承,80年代之后依靠艰难环境培养的新一代神职人员本身的能力就已经差很多,有些成功被送到国外的神学院的神父,立场却变得不坚定,最后妥协的更多。至于平信徒情况与之相似,更糟的是他们的子女通过公立学校的共产主义洗脑教育,加上现代世俗主义在社会上的盛行,特别是大陆地区这种物质主义之上的地区,年轻的天主教徒很少能够再拥有他们父辈那样的信仰强度了。

中共的统治虽然已经濒临崩溃,但中共倒台以后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因为那时候不会直接迎来一个民主的中国,大陆地区必然是一片混乱,暴力横行,发生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虽然教会不再遭受政府的干扰了,但人们保护自己的性命已经成了首要问题,更谈不上把教会复兴了。因此,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幽燕地下教会残留的天主教徒都应该流亡到海外。通过这些民主国家的庇护,首先可以直接获得信仰自由,更能接触到传统主义教会,子女的教育和成长环境变得更能符合天主教信仰,更可利用西方自由的政治环境,组建自己自治的流亡政府,当组织还乡团,当有能力介入大陆地区的乱局时,就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将祖国的社会秩序重建。

海外社区的计划是在2018年由燕独联(UYI)的成员开始筹划,2019年6月在美国华盛顿州成功建立了幽燕民族基金会(Yuyencia National Foundation),作为海外社区计划的资金支持。到当年8月,开始选择土地购买,先用于建造社区教堂,一个月以后教堂的设计稿初步完成。该教堂被命名为幽燕殉道诸圣堂,以纪念那些来自幽燕为信仰而殉道致命的圣徒,其瞻礼日为每年11月1日的诸圣节 (All Saints’ Day)。


三、建筑风格:

社区教堂的外观设计主要是参考的是幽燕地区一些传统的老教堂,主体为折衷式风格,以哥特复兴式风格为基础,混合了罗曼式风格的圆拱门窗,以及取自幽燕传统民居上的许多装饰。

教堂主体造型是直接模仿自熙笃会特拉普派在涿鹿杨家坪建立的圣母神慰院主教堂,因为这座精美伟大的圣殿已经被入侵的中共匪军烧毁,如今只剩残迹,所以希望将其再现以做纪念;教堂内外墙壁底部模仿自目前已被共匪拆毁的北京文生大修院的致命者堂(马尾沟教堂),名称也是直接取自该教堂,并且将一些幽燕殉道者的事迹以衣冠冢墓碑的形式,镶嵌于墙壁上面,特别是那些在80年代殉道的地下教会领袖,比如范学淹主教的墓碑早已被中国政府破坏,至今没有恢复。双钟楼部分模仿自宣化主教座堂;中央小钟楼为独立设计;教堂门廊和阳台造型模仿的是建平深井天主堂,其位于燕族人祖源地辽西的红山文化核心区,已不存在的卢龙的永平主教座堂也是这样的门廊,那是一座当年在冀东地区最雄伟的大教堂;山墙顶部的垂花是模仿自天津的安立甘教堂;圆拱旁边装饰模仿自涿州荒废中的的石家务天主堂;罗曼式圆拱窗模仿自保定圣伯多禄圣保禄主教座堂以及东闾圣殿,天津的圣若瑟主教座堂也是这样的罗曼式风格;玫瑰窗的十字花与双钟楼十字花、山墙顶十字架造型都是取自幽燕核心区,京南保北一带传统民居中流行的十字花窗棂格图案,阳台围栏、山墙部位的大面积镶嵌图案也是取自该地区传统民居里面流行的一种花墙砌法,另有钟楼的石制围栏也为旋转了九十度的十字花拼接而成。大院门楼造型也是直接取自该地区传统民居里常见的门楼造型,只是多加了一个三角形山墙。

其中杨家坪圣母神慰院教堂、宣化主教座堂、永平主教座堂,都是建筑师及传教士和羹柏神父(Alphonse De Moerloose C.I.C.M.)在20世纪初设计的杰出作品,和羹柏神父是圣母圣心会会士,他和《内在的敌人》作者雷震远神父都是比利时人。这几座教堂都属于比利时弗拉芒地区的哥特复兴式风格,为梵二前天主教传统的建筑艺术,兴盛于19至20世纪初伟大的维多利亚时代。


四、堂区布局:

主教堂周边是一个不规则形状的院落,包含了与教堂直接相关的所有附属建筑,主要附属建筑都与主教堂在高台之上。院落东北角是司铎宅邸,或称神父楼,即本堂神父居住的小楼,面向南侧教堂方向开有两个门,左门与教堂东北角附带的圣器室相对,圣器室便是神父在举行弥撒圣祭之前,准备所需器具与穿戴祭衣之所,因此要与神父居所相邻。院落东南角是综合办公楼,有三层,主要用于神父接待访客,举行会议,并且作为对儿童以及慕道者者讲解教理的场所,同时包含卫生间,综合楼也是有两个对着教堂的门,最底层西面有一个通向院子的小门,面对南面墙外也有一个主门,平时南部大门可关闭,只开启综合楼的主门,便于访客进入,综合楼西门与高台的夹角处还有一个斜坡通道,便于一些大件物资日用品运送到教堂和神父楼,以及方便坐轮椅的老人或残疾人进入教堂。高台南面有一个长台阶,通向教堂南门,台阶南面对着南部正门,正门为栅栏式,一般在弥撒时间开启,无宗教活动时则以综合楼外门代替。院落西南角为储物室,放置一些平时用不到的物品,可在底部开一个地下室,储存蔬菜或作为酒窖。院落西门为一个传统民居造型的门楼,主要为象征作用,仅在重大瞻礼节庆时候开启,用于队伍巡游,院外还有一个影壁遮挡住正面的拱门。院落西北角是圣母山,也就是用于崇敬圣母玛利亚的场所,源自法国露德圣母朝圣地,为一个小山洞的造型。高台北侧,神父楼西侧的空地可作为教会公墓。神父楼与综合楼在高台上跟主教堂之间的空间形成了一个环形通道,访客可环绕教堂对墙壁上的殉道者墓碑处敬礼,或仅是简要了解殉道者们的生平。


五、教堂结构:

教堂坐东朝西,面对太平洋另一侧的幽燕故土。之所以让教堂里的祭台朝东,也是一个中世纪以来的传统,因为中世纪的欧洲,教堂里举行弥撒时候要面向东方,东方是耶路撒冷圣地的方向也是日出的方向,耶稣就代表光明,日出象征着复活。因此按照传统,神父每天清晨在日出的时候都要在教堂举行每天的弥撒,所以面向东方最合适不过了,清晨的阳光正好会透过花窗照到祭台上,增加神圣的氛围。在建造时,其正确朝向应当是本堂主保纪念日诸圣瞻礼所在的11月1日当天太阳升起时在地平线的方向,但如果环境受限,也可为正东方向。

从最底部的地面算起,中殿高度大约19米,其中包括2.5米高的台基,和北京西什库主教座堂高度相近。教堂宽度大约是28米,长约53米。院落宽约61米,长约104米,总面积有大概1.62英亩(约6573平方米;0.6公顷;31亩)左右。设计图里大门处的人体示意是一米七的身高。

教堂主体使用高宽长比例为1:2:4的青砖,部分装饰处采用不同灰度的青砖与红砖拼砌成多种图案,石材用在墙体的基底,台阶、和拱券、扶壁角,雕像,以及内部的支柱与祭台等地方,铁器主要用于屋顶以及部分窗框,十字架、钟楼等处。

教堂平面为传统的巴西利卡式,主要分为四部分,即门廊、正殿、圣器室和圣所。

门廊为教堂主体西部凸出的一部分,用于保护主门,为圣殿与外部的过渡区,门洞上方的圆拱为石制,下端有一个幽燕传统民居中常见的垂饰。门廊正面上方山墙内有一个拼砖而成的幽燕十字八角星图案,山墙顶部有一个石制小十字,也是幽燕式,门廊两侧有一对角扶壁,门廊洞的大小为大概可四人并排站立。门廊两侧的山墙部位为石砌的,上面有一道将幽燕十字旋转九十度以后造型组成的十字联装饰。门廊西面高台有一道台阶,宽度与门洞相近,高台边缘有一道花砖护栏,采用幽燕传统民居中流行的图案,高台南侧也为同样的造型,有一道面对教堂南门但要更宽的台阶。门廊上方的西侧主立面内有大面积的花窗,以为教堂内部提供充足的光线,分为一个主窗和两个侧窗,主窗顶部为凹进去的一个圆拱,居中的玫瑰窗以幽燕十字为主体,造型简洁,主窗加上侧窗共有13个高而窄的窗户,之间用石柱支撑和区隔开,在钟楼外侧还有对着侧殿的两个小窗。主窗上部的山墙通过将幽燕传统民居里的典型装饰图案“OXO”花墙进行拼接,构成一种斜纹网格背景。山墙正中则为圣母怀抱圣婴的彩绘雕像。山墙顶部为另一个造型的幽燕十字,垂脊部位则各有一条向下凸出的垂饰带。

西侧山墙立面的两边有一对钟楼,主塔低于正殿山墙,但钟楼的铁皮屋顶上的塔尖则高于正殿,钟楼平面为正八边形,屋顶的檐部将下面的塔身遮盖,钟塔与正殿屋顶衔接部位是放置大钟的阁楼,在西面与南面共开有五个小窗,阁楼底部有一道护栏,护栏下面有一组拱形垂饰,正西和正南、正北的一面还各有一个白色幽燕十字图案,正西的白十字下面则有一道高扶壁对塔身进行支撑,与门廊角扶壁一样有两个阶梯。 钟楼是教堂的制高点,站在远处望向教堂其最醒目的部位便是钟楼,按照中世纪以来的教会传统,每天早上六时、中午十二时及下午六时都会敲响钟声,提醒教友祈祷的时间到了,钟声响起应念诵三钟经(Angelus)。

南侧外部墙壁由七道扶壁分隔开,正中间为进入教堂内部的南门,没有门廊结构,只在顶部有一道圆拱装饰。山字形小窗下面为标记有“IHS”符号的墙面,意为“耶稣基督是全人类的救世主”,主门也是矩形对开式,最底部有个三级台阶。南门两侧各有两组侧窗,其造型与南门上部都为三个并排的细高拱窗,窗面较外部墙壁凹进去一些。正殿部位有五个并排的圆形小窗。墙壁顶部与屋檐连接处由一组取自幽燕传统民居的垂饰。正殿与侧殿的屋顶采用东欧地区流行的花顶式,由灰色与白色交错的格子纹装饰,是一种将燕地流行的“OXO”花墙改变成的平铺图案。正殿顶部的屋脊上有一排由众多幽燕十字拼成的装饰。中间则有一个小尖塔,为亭子造型,里面有一个小钟或风铃,底部南北两面各有一个由灰色与白色砖块拼成的幽燕十字图案,小尖塔顶部的十字架为教堂最高点,也可换成中世纪欧洲流行的公鸡造型。东端的圣所顶部低于正殿屋脊,有五个边,七个窗,和六个扶壁支撑,扶壁有四个阶。北侧外观与南侧基本一致,区别只是正中没有门,而在东端靠近圣所的角落有一个圣器室,北部有一个小门面对司铎宅邸。背面山墙的正殿与侧殿两侧各有一道扶壁,正殿山墙有和西侧里面相同的“OXO”花墙镶嵌图案。

围绕进堂的南、东、北三面墙壁底部有一列幽燕教会殉道者的墓碑,上面有十字架标记,以及记述墓主人生平的文字资料和肖像照,该处为放置中共统治燕地以后的殉道者墓碑,主要是地下教会的领袖,他们还并未被梵蒂冈教廷承认为圣徒。

正殿包括侧殿作为教堂主体只有在内部由八根支柱分隔开, 这里是教堂内部的主要空间,为左右对称的布局,中央是一条通往圣所的通道,两侧的长排带跪凳的座椅供给参礼的普通教友使用,按照传统一般是男左女右分开坐,按照设计图可坐满150人左右。在社区规模不大,参礼教友数量较少时期,可以将侧廊的座椅省去,以使得其空间作为走廊便于参礼者出入。侧廊的墙壁上会挂有苦路十四处的画像,按照传统排列方向为自圣所左起顺时针至右端。墙壁底部另有一列幽燕教会殉道者的墓碑,为庚子年致命的五十六位殉道圣徒,他们已在1955年4月17日被教宗庇护十二世册封为真福品,2000年10月1日时任教宗若望保禄二世集体封圣120位在满清至民国年间为坚持信仰而遇害的殉道者,其中就包括来自幽燕教会的五十六位真福。

从西侧正门的门廊进入圣堂以后,最先经过两个钟楼之间的区域,南侧旁边靠墙处有楼梯通往的二层阁楼就是唱经楼,供给为礼仪期间进行咏唱圣乐的唱诗班成员使用,可放置管风琴等乐器,以及唱经班成员参礼的座椅。唱经楼两侧斜角各有一个小门可通过螺旋楼梯抵达钟楼顶部,以便于调制大钟。唱经楼下面的南端是放置洗礼池的地方,西南角的侧殿走廊尽头则放置有一个告解亭。正殿右前端有一个挨着支柱高于地面的讲道坛,用于非弥撒礼仪期间神职人员对教友讲道或宣读某些事情。西门与南门的旁边的墙上都会各有一对圣水钵,用于教友进出圣堂时蘸取其中的圣水画十字圣号。

教堂最东端就是圣所(Altar),或称为祭坛区、弥撒间,是教堂内部最为神圣的一部分,欧洲中世纪时存在的教堂庇护权,所指的便是圣所为任何人都不能擅自闯入的神圣之地,即便是以逮捕犯人为由。圣所为主持礼仪的神职人员所专用,普通教友是不能够进入其中的,圣所与正殿内参礼的教友席之间会有一道围栏加以分隔,祭台栏杆中间有一个对开小门,平时关闭,进行弥撒等礼仪时则打开以供神职人员出入,特别是主日弥撒或大瞻礼需要队伍游行的时候。祭坛区会高于正殿地面两个台阶,栏杆外面台阶上还有一道跪垫,用于弥撒期间教友前往该处跪领圣体。进入祭坛区的左侧会有一个读经台,为神父在弥撒圣道礼期间读经和讲道所用。祭坛区右侧和左侧靠墙部位各有一排座椅,以供司铎和辅祭者中途休息所用,一般为有长时间咏唱的大瞻礼期间。右边墙角部位有一个小桌名为天神台,用于弥撒期间放置所需圣器。天神台旁边墙上有一个放置圣油的小柜子(也可放圣器室),以及一个圣井,用于洗濯后处置圣水或处置圣物焚烧过的灰烬。

主祭台位于圣所的正中心,石制构造,且与圣堂相连为一体,有三级台阶使主祭台高于圣所地面,象征基督登上加尔瓦略山以献祭天主。还有一条华丽的地毯从主祭台前面地面经过台阶通向围栏小门,以供司铎踏上祭台。祭台的台面中心会在圣堂祝圣时镶嵌进一枚圣髑,使得整个台面成圣石,祭台便不可移动。台面由三层白色的帏布覆盖。祭台的中心是圣体龛,用于存放保存在圣爵杯里的基督圣体,可以说整个教堂其实都是围绕着这里而建筑起来的,而不能以为这个部位是来配置给教堂的,因为基督就是万物之主。圣体龛上方会有一枚精致的小十字架苦像,因为司铎举祭时,是必须要面向十字架的。圣体龛的两侧各有三支大烛台,举行弥撒前会点燃,烛台之间也可放置鲜花作为装饰。弥撒期间在圣体龛和两侧烛台前面会各自放置三个经牌,上面写有拉丁语的经文以供司铎在弥撒时念诵。圣体龛后面是高出台面的祭台屏风,上面可以放置本堂主保圣人的画像或雕像。在祭台前方台阶上方会悬挂有一个圣体灯,使得教友在从两个大门进堂时都可以看得到,其点亮时就表示圣体龛内存放着圣体,如看到灯亮在祭台前走过时就必须右膝跪地行礼,如灯灭时则只需行鞠躬礼。

侧廊的东端与圣所相连,南北各有一处小祈祷台,一般放置圣母玛利亚和圣若瑟的圣像,外观仿照祭台样式,前方有可供单人祈祷的小型跪凳。圣所前方的圆拱中间横梁可以放置一个大型的十字架苦像。

祭坛区左边有一个小门通往圣器室,圣器室为司铎在弥撒前后更换衣物和存放礼仪所需圣物之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