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地拆迁村落图集


相关说明见此文:《消失的幽燕村落

以下全部的照片版权 © 归由高阳,本站获其授权转载使用:

在其Flickr账号【KAOIANG】可浏览全部相关照片。《雄安新区拆迁》《河道内村庄拆迁》《张家口冬奥村庄拆迁


——雄安新区征地拆迁——

▼中国政府宣布设立雄安新区后不久,容城平王乡的村委会与传统民居【2017-05-23】:

▼麦地【白洋淀北部有大片土壤肥沃的农田,随着雄安争地,农田上将建为城区】:

▼南阳遗址考古。南阳村周边地区为燕国春秋时期的一个都城临易所在地,随着雄安动工,地下文物可能在施工中遭到严重破坏,因而考古工作者们立即前往当地抢救性挖掘【2017-05-30】:

▼小王营拆迁前村内传统民居:

▼晾马台停工的烂尾楼。因雄安征地,境内的在建楼盘全部强制停工,造成大片烂尾【2017-06-20】:

▼拆迁之前的西里村传统民居:

▼西杨村拆迁之前街景,干农活的当地村民:

▼向村附近的地质勘探:

▼白洋淀的鸭子农场【白洋淀岸边渔民大多从事养殖,随着雄安占地,当地人不能再随意饲养家禽】:

▼仇小王村老人。征地搬迁对于在村里生活了一辈子的老人们来说,伤害最大【2017-06-26】:

▼白洋淀的别墅【白洋淀温泉城本为地方大企业隆基泰和开发的一个别墅区,如同大肆强拆中的昌平别墅区,住在这里的中产居民们因雄安占地也将被迫搬走】:

▼雄县南辛立庄农贸市场【随着雄安征地,为当地村民带来便捷的、物美价廉果蔬日用品的这些小集市都将不存,那些以此为生的小贩们也将失业】:

▼尚存的容城李庄传统民居【2017-08-23】:

▼安新三台镇宣传语【2017-09-18】:

▼容城小白塔村宣传语【2017-11-02】:

▼安新高楼村当地村民自种的大白菜跟教友民居【2017-11-03】:

▼白洋淀渔民:

▼尚存的容城北剧村民居【2018-02-07】:

▼雄县大清河行洪道冬季风景【2018-03-15】:

▼津保路上观看施工的当地村民【2019-11-10】:

▼已拆迁的容城南文村断壁残垣及宣传语:

▼尚存的北郑村:

▼征地通知:

▼拆迁的张市村及宣传语:

▼村庄废墟,无奈看着家园被毁的当地老人:

▼王路村街上宣传语:

▼尚存的留村集市:

▼堆放建筑废渣:

▼白沟的玩具市场,因容城的毛绒玩具工厂作坊纷纷倒闭这些店铺也都被迫关闭【2020-03-27】:

▼南拒马河倒吸虹工地,为河道整治一部分。因南大堤扩宽,容城北昝村部分民居已被拆【2020-04-22】:

▼直升机飞过容城境内村庄上空【出动直升机主要是为恐吓当地人不要阻拦施工】:

▼在原耕地上种的绿化树:

▼玩具巴士【毛绒玩具制作是很多容城人赖以为生的产业,随着雄安征地,曾经繁荣的玩具厂纷纷倒闭】:

▼绿化区的工地【这些工地的工人都是外地人,经常跟当地村民发生冲突】:

▼尚存的北河照传统民居:

▼墙上涂写的拆迁宣传:

▼拆迁之后南八于村孤零零的“钉子户”,大概他们坚持到了当年秋季,仅剩的几户民居也已被强行拆除:

▼尚存的大八于乡村口牌坊:

▼容东安置区工地:

▼容城晾马台高铁附近田野【2020-09-11】:

▼容东工地【2020-09-16】:

▼容城县界处:【2020-10-27】

▼玩具市场依旧关闭:

▼雄安容东工地:

▼八于乡拆迁宣传:

▼公安出动把守工地路口:

▼小贩在拆迁之前到村里走街串巷收购老物件:

▼容城北城村尚存的民居:

▼孙奇逢纪念馆:

▼拆迁宣传语:

▼下地干活的大爷:

▼小集市:

▼北城党支部,墙上贴着征地公告:

▼宣传语:

▼王果庄民居:

▼贾光村民居跟宣传语:

▼拒马河大桥工地:

——河道内村庄拆迁——

▼拆迁之前的东双铺头民居【2017-10-29】:

▼白沟河日落景观:

▼与雄安新区相邻的东马营上空掠过的武装直升机,附近的南、北刘庄为拆迁村【2020-04-22】:

▼东马营为天主教徒聚居村庄,街边挂上了宗教政策宣传栏:

▼保定莲池区黄庄村东的空军基地【镇压反抗村民的军警跟直升机的来源,2020-09-17】:

▼空中盘旋的直升机【附近的东石桥村为河道内拆迁村,6月末曾与大批军警发生暴力冲突,阻止强拆】:

▼高碑店十里铺村拆迁之前的民居【2020-06-25】:

▼自行拆房的住户:

▼电线杆子上的租房广告:

▼当地村民正在往车上搬家具:

▼玩耍的小孩儿:

▼开始拆迁后的十里铺村【2020-07-11】:

▼河畔的十里铺【2020-07-15】:

▼拆迁已经产生争议:

▼正在拆迁【2020-08-03】:

▼因村民不满赔偿,拆迁已停滞【2020-08-31】

▼空房子:

▼留守的老人家:

▼残存的小庙【2020-10-05】:

白沟北刘庄【2020-06-26】:

▼拆迁标语:

▼封条:

▼到处是租房广告:

▼空荡的街道:

▼当地人大多已搬离,留下空房:

▼空宅:

▼痛失爱犬的人家:

▼狗窝也空了:

▼无人照料而枯死的花儿:

▼树林也将不存:

▼村口路障:

▼拆迁之后的北刘庄【2020-10-11】:

▼北刘庄的流浪猫,暂时有个大叔常去喂食它们【2020-11-07】:

▼村庄废墟:

白沟南刘庄【2020-06-27】:

▼人们正把家里作坊的货物拉走:

▼尚存的民居:

▼一片狼藉的空房子:

▼准生证:

▼当地人原本还崇拜毛、习,看来他们有的人要失望了:

▼租房广告、封条:

▼拆迁宣传语:

▼即将流浪的猫:

▼无人采摘的蔬菜:

▼远眺毁坏的民居:

▼河畔牧羊人:

▼白沟河:

▼新城镇境内上空的军用直升机,附近有三个河道内拆迁村【2020-07-15】:

▼已经被夷为平地的安仁村【2020-09-29】:

▼拆迁过后的西孟良营堤内村庄【2020-11-03】:

▼人去房留的新城张贲营村现状【2020-11-27~12-11】:

▼东柴家营现状【2020-12-11~12-21】:

▼尚存的村内民居,因村民不同意拆迁,绝大部分房屋未遭破坏:

▼不同的信仰,同样的下场:

▼毫无用处的宅基地证已被屋主人遗弃:

▼街边墙上的宣传语:

▼屋内遗弃的《“扫黑除恶”宣传册》,其中阻止强拆的人被官方列为了“黑恶势力”之一:

▼官方宣传的新房规划,这些迁居房的质量往往很差,与示意图差距也很大,且大多未动工建造:

▼残留的租房广告:

▼遗弃的箱包辅料(当地人多有家庭作坊,以此为业):

▼村内留守老人,寒冷的冬天,在停止燃气的情况下,他们以烧柴取暖:

▼未搬迁村民饲养的鸡群,附近还养着一些羊:

▼残留的电表与燃气表,说明此房尚有人住:

▼傍晚空荡荡的村庄:

——唐山压煤村庄拆迁——

▼唐山丰润压煤村庄拆迁【东欢坨、何家庄,2018-05-10】:

——张家口冬奥拆迁——

▼下花园矿区村庄拆迁后【2019-11-25】:

▼拆迁后的下花园孟家坟村【2019-11-26】:

▼民国时期修建的郭氏教友家族传统宅院民居:

▼张家口大境门明德北街附近拆毁的民居,当地三座不同宗教建筑天主教堂、清真寺、基督教堂毗邻而居。因举办冬奥的原因,京张高铁沿途各县及崇礼都进行了大规模拆迁,对旧城区改造【2019-12-01】:

▼崇礼即将拆迁的上两间房村当地一位老大爷,老人称自己已经在这活了61年,就因冬奥征地,不得不搬离,对于祖先世代居住的村庄即将消失,老人唏嘘不已,称自己不会搬到城里住楼房,打算拿到补偿款以后自己搬到附近山里住,能够种点儿菜,自在的养老【2019-12-02】:

▼崇礼冬奥宣传:

▼西湾子棚户区改造:

▼滑雪场附近【2019-12-05】:

▼拆迁之前的小夹道沟村(小东梁):

▼拆迁村二道沟【2019-12-06】:

▼面临拆迁的下两间房村:

▼涿鹿县的城中村拆迁【2019-12-20】:


2 Comments on “燕地拆迁村落图集

  1. Pingback引用通告: 消失的幽燕村落 – 幽燕西亞

  2. Pingback引用通告: 消失的幽燕村落 – 幽燕西亞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