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当代拳匪彭凯雷的真面目


首先引用李子迟的搜狐博客的介绍资料:

彭凯雷,生于70后,甘肃兰州人氏,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毕业,当年著名校园诗人、人大文学社社长,现为香港《文汇报》北京分社副社长、总编辑、高级记者,资深媒体人,中国十大新锐记者之一、中国十大两会记者之一,腾迅、新浪微博名博。http://lizichi.blog.sohu.com/304062504.html


这是彭凯雷拥有147万粉丝关注的微博大V账号:https://weibo.com/u/1496883514


此人的造谣习性由来已久,引用司马3忌在2018年的经历:

微博实名注册为@香港文匯報 北京新闻中心执行总编辑@凯雷 ,一直是@崔永元 的坚定支持者,但这并不妨碍我对他的关注,原因在于,公开的平台上,不同立场或者观点的公民之间,尊重客观事实是最大的共识。凯雷在昨天下午,发布了一条微博,捏造了我从未说过的言论或观点,被崔永元如获至宝的转发,招致翠芬们的集结辱骂。我在第一时间内,友善地理解为凯雷也许是记错人了,建议其删除并道歉。数小时后,凯雷故作惊奇的发帖称微博“爆炸了“,然后就是佯装不知的转身去谈其他话题了。我草你妈的彭凯雷,给脸不要的傻逼。你丫的不就是戴个假发头套伪装香港人在两会会场行走听壁角包打听的八卦记者么?哪儿热闹你往那儿凑,造谣倒是很拿手,还怕粪坑里的屎掩盖住你这条蛆的白胖光辉了?@香港文匯報 咋尽养着些你这样的造谣记者?https://k.sina.cn/article_1591684244_p5edf2c9402700cb9b.html


2021年1月4日,中国官方媒体宣称河北突然新增十几例新冠感染者,彭凯雷发微博称输入源“可能与医院有关,但入境机场港口可能性更大!”,并建议“严控各种聚会”。https://weibo.com/1496883514/JBD1hhe0H?from=page_1005051496883514_profile&wvr=6&mod=weibotime

1月5日,随着感染者行踪轨迹由官方公开,彭凯雷开始暗示“到本村参加活动”和宗教有关,虽然他还在伪装,没有直说是传教士,但这条微博评论中有大量反洋教者开始指出这个“活动”就是“地下邪教组织聚会”,可见共匪五毛在这一天收到指令侯就开始集体出动了。

随后,彭凯雷转发了网易的《抓住“牛鼻子”!河北疫情已现小规模爆发!“庄里人”当配合防疫》一文,文中引用了化名为“老K”的媒体人的评论,而这个老K实际上就是彭凯雷,化名取自他名字第二个字“凯”的首位拼写字母。


这一天,微博上的大V【白帽蓝衣】也开始制造舆论,暗示宗教聚会引发病毒传播。

也有人冒出来直接指控天主教堂


1月6日,当宗教活动“引毒”的舆论基础出现以后,彭凯雷这个始作俑者才开始跳出来,企图表明谣言不是他先传出来的,终于说出了对传教士的指控https://weibo.com/1496883514/JBWjibdtO?from=page_1005051496883514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

第二天,他又在网易以媒体人“老K”的身份在《谜!河北疫情源头仍待解!知情人担心“圣诞节”聚集与传教士所致》一文中引用了他在微博的指控:


1月7日,舆论开始升级,微博上的大V【马上评】引用了【白帽蓝衣】之前的博文并配以教会活动的图片,将攻击目标指向藁城的天主教会,这条微博被五毛和“反洋教”的跟风者们大量转发,这也是彭凯雷当初造谣的目的https://weibo.com/2036161077/JC6tHcYMm?ref=collection&type=comment#_rnd1610469769425


这个时候,在大量微信群中也开始传播一个针对天主教的谣言,虽难以确定始作俑者身份,但从时间看,似乎也是因微博上攻击教会的舆论而引出来的:


许多微信公众号也开始煽风点火:

1月7日, 齐风鲁鼓《石家庄疫情发生地藁城:遍布15座教堂》;天下人的天下《石家庄的这次疫情,一丝担心,一丝疑虑》8日, 经济信息速递《河北疫情从何而来?》9日, 海岸政经《万万没想到,石家庄小果庄村的宗教活动竟导致全村疫情沦陷》;左手伤寒右手温病《河北这次疫情凸显的几个特点,宗教,隐瞒,村医!》;青青蔚蓝《石家庄藁城新冠疫情与宗教活动的联系》10日,开始指控地下教会 :炫赫堂《石家庄小果庄村的宗教活动导致全村疫情沦陷!》;孔师傅的杂货铺《石家庄疫情下的“农村非法宗教” | 读了秒懂》;也有人形容谣言传播者就是义和团再现 :新知谷《疫情、教堂、义和团

教会微信号的反驳:

7日,指尖神学《关于石家庄疫情起因天主教的谣言》8日,旷野的声音《『谣言』石家庄天主教与疫情有关?》;亚洲真理Radio《河北教会奋力抗疫,却有人以谣言诽谤中伤教会


石家庄爱国会的辟谣“声明”:


然而爱国会的报警并无卵用中共当局已经着手借此打击各地教会在内的各种宗教

1月8日,多维新闻《河北疫情暴增惊现宗教因素 北京紧急下禁令[图]》;1月9日,亚洲新闻《北京以大流行之名共关闭155个宗教活动场所,并承诺追捕非法集会


回到微博,在彭凯雷将攻击教会的舆论引起来之后,各路五毛大V开始带风向,大肆攻击河北天主教

这其中以拥有269万粉丝的老妖婆【习五一】为首,此人长期攻击各种宗教,她在1月7日开始将病毒和教会联系起来https://weibo.com/1442246695/JC5LRdvV6?from=page_1005051442246695_profile&wvr=6&mod=weibotime

1月8日她又转发了早在2018年藁城地方政府下达的取缔地下教会通知,以此为中共当局继续加大力度打击天主教会制造声势。https://weibo.com/1442246695/JCcPbAyiM?refer_flag=1001030103_&type=comment#_rnd1610474745287

1月9日,【习五一】将一位河北教友创建的微信公众号【公教文化传播网】作为五毛们的发泄对象,抓住其文章中的把柄,指控河北天主教会是反共反华的非法宗教组织,但那篇介绍教会历史的文章只是转载自维基百科“河北天主教”条目,叙述了1940年代天主教会与共产党武装冲突的史实。之后,该公众号消失,可能被腾讯管理员封禁或迫于压力自己注销了。


让我们最后梳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通过将这些线索拼凑起来,可以看出这一系列谣言的始作俑者就是文汇报记者彭凯雷,他作为拥有数百万粉丝关注的媒体大V是传播谣言的最得力人选。但他也并非是真正的元凶,他只是一个奉命行事的小卒,幕后黑手其实就是跟天主教会水火不相容的中国共产党。有理由相信整个藁城小果庄疫情都是中共当局故意制造出来的,目的是以此为借口打压燕地强势的地下教会。

为什么选在藁城,恰恰就因为藁城是石家庄所在的天主教正定教区的教会中心,当地有着这一地区最古老最强大的天主教社区,自满清百年禁教时期,就有躲避迫害的北京天主教徒迁居到藁城,在远离朝廷控制的直隶乡村坚持信仰。1900年义和团拳匪作乱之时,当地的神父教友们就在这里建立了好几个武装防御据点,保护了很多教友。燕地忠贞教会著名的领袖周济世主教也出生在这里,他为坚持信仰不向中共霸权妥协,最后在赣地南昌殉道。在上世纪中叶的反共战争时期,雷震远神父建立的教会反共武装公教青年报国团就在藁城有重要分支,在北桥寨传教的吴雅阁神父等曾在此带领公教民兵英勇剿匪,坚守故土在最后一刻也不愿流亡,1950年遭到共匪抓捕,以身殉教。共匪没有忘了当年藁城教友给他们带来的痛苦,现在就利用中国病毒来报复。

2018年,中梵之间签署了主教任命临时协议,梵蒂冈教廷做出很大妥协,让中共觉得自己腰杆儿硬了,便肆无忌惮的加大力度打击过去那些不服从中共宗教政策的地下教会团体。同时被有限存在的,服从中共统治的爱国会也受到更多的限制,因为共产党的最终目标是消灭整个大陆沦陷区的天主教会,扶持爱国会只不过是利用他们的软弱来离间教会,当地下教会消灭掉之后,就会卸磨杀驴。所以现在中共当局大肆宣传天主教中国化,禁止未成年人信教,将消灭天主教从娃娃抓起,让教会不仅不能对外传教,也不能按照传统通过家庭血缘将信仰传递下去,使得老一辈教友去世后没有年轻教友的教会自行消失。因此在中梵签署协议之时,藁城派出所就已经发布了严厉取缔地下教会的通知,这个打击运动一直持续至今。

无恶不作,毫无底线的中共当局偷偷的研制生化武器,在2020年制造了中国病毒,也就是新冠肺炎COVID-19。不管是意外泄漏还是故意放出,疫情蔓延全球一年之后,欧美各地一片混乱,中共成了最大赢家,暂时躲过了来自美国的直接威胁。而对于沦陷区,中共利用防疫名义,加大了对民间资源的集中,开始割韭菜,夺取许多民企手里的钱财,中央集权越发严重。隔三岔五的封城封村,成了中共当局今后的战争演练。一旦真正进入“战时状态”,奴工们的资源就可以直接强制征用,为帝国续命。

现在通过利用防疫的名义,当局也找到了打压教会的好办法。他们故意选在了这个地点释放病毒,制造出病毒可能来自机场的假象,但同时又紧邻天主教村庄北桥寨,为嫁祸给教会创造了优越条件。可以说这是由“境内反教势力”,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 的一场骗局。

媒体大V彭凯雷就成了这步棋的第一步。从1月4日开始,早已造谣成习的彭凯雷把舆论基础制造出来之后,在1月6日直接指控传教士的宗教活动。1月7日,所谓的“欧美传教士”被五毛跟风者们鼓吹成天主教,从微博到微信,这一谣言在各路大V的推波助澜之下开始大规模传播起来。石家庄的爱国会马上跳出来辟谣,为的是给攻击地下教会铺路,果然很快风向就转到了取缔地下教会非法传教这里。著名的五毛大V习五一成为主要推手,趁机挂出两年前藁城派出所发的通知,以制造出政府要开始取缔地下教会的政策。随后微博上的众多有任务的五毛们开始带风向,通过微信公众号“公教文化传播网”的一篇转载文章,在介绍河北天主教历史的资料里挑出把柄,指控天主教会是反共反华的邪教非法组织。教友公众号被迫关闭只是这场“新义和团反洋教运动”的开端,之后北京市政府宗教局便要求全市教堂全部关闭,并取缔农村地下教会,与此同时邢台市也下达了举报非法宗教活动的通知,这一运动以后还会扩大到更多地区,延续中共当局一贯的消灭宗教的目标。

我们燕独联的成员便是以天主教徒为主,天主教信仰是幽燕西亞独立运动的凝结核,幽燕复国之后教会信仰自由将受国家保护。因此我们作为幽燕西亞爱国者,现在有义务维护教会的权益,故而揭露出这一栽赃陷害天主教会的元凶。对于中共统治系统对幽燕教会造成的任何损失,我们都会追查,并将责任人列入清算名单。这一攻击教会运动中的首犯彭凯雷,其个人信息已经被我们掌握,在这里警告造谣者们,我们不会放过你们每一个人,你们做的恶,今后都要悉数偿还!


~~~~~彩蛋找找~~~~~

彭凯雷身份证号: 620102197607075312 ;户籍地: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
住址: 逸园安慧北里逸园18号楼1单元1
8层1801房间
手机号: 北京移动13901
136244、18210617073;北京联通15510645086 ;邮箱: pkl@sina.com

公司: 北京市东城区安外大街185号京宝大厦418室香港文汇报,电话: 64401818


One Comment on “揭开当代拳匪彭凯雷的真面目

  1. 狗娘養的,拳匪不就是你們幽燕的傑作?一群幽燕的暴民順民奴民刁民殺入北京和天津等地,肆意屠殺傳教士和教民,招致八國聯軍、庚子國變,最後是喪權辱國的辛丑條約!一群幽燕拳匪禍害整個中國承擔責任!人家11國說了:你們中國不是有4.5億人?那好,按照一人一兩白銀的標準,總共賠償4.5億兩!這裡你舔貓腚怎麼不叫囂是你們幽燕人的罪惡連累整個中國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